您的位置:首 页 > 仙侠小说 > 梦醒修真录TXT下载 > 梦醒修真录 > 第二章 当年的兄弟们 谁都有另外一面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章 当年的兄弟们 谁都有另外一面


    刘迦随着耀月龙来到庄园内,转过几处阳廊,来到一间房前。/、qΒ5。\耀月龙念动咒诀,取掉房外禁制,正待说话,却见刘迦奇道:“月龙,李淳风在这房间里面?”耀月龙点头道:“是啊,他一直住在这里。”刘迦更加奇道:“为什么要在房外设禁制?这里不安全吗?你设了禁制,他怎么出来?”耀月龙笑道:“宫主多虑了,那李淳风受伤不轻,我发现他后,一直将他安置在此处,但想到追杀他的是僵尸界的人,我怕那些杀手追到这里,咱们来不及防范,所以在房外设了禁制。”

    刘迦点点头,暗道:“我印象中,他第一次告诉我他找来一个能掐会算的人的时候,他用的是‘抓’这个字,这人城府极深,我得小心了。”小云在脑中立时笑道:“不错,我在你的记忆中也看到过这句话,我已经给你找出来了,原话是这样的:……咱们前些年抓了一个误入修罗天的仙人,这人能掐会算,说是宫主会于近期内出现在修罗天,大家一直兴奋得很,便派出兄弟四处探访……”见小云做事力求精确无误,他心中暗暗好笑。

    刘迦随着耀月龙来到屋内,却见这屋极其富丽堂皇,设备也极现代。转过大厅,来到一间卧室,见床上躺着一人。不待刘迦看清,耀月龙几步上前,低声道:“李淳风,有故人来看您呐。”说着他手臂抄到那人颈后,作出一副要扶起那人的样子,却在暗中微透真元力,封了那人的玉枕要**。这玉枕**乃人身大**,凡人被封,轻伤重死;仙人被封,至少也会长时间晕过去,何也?人的身体内,诸脉真元凝聚,上至头顶百汇,下至气海丹口,气足而通神灵,便是打开百汇这通向成仙之关窍。而玉枕正好在气路走向百汇的最后一道关口上,一通则百通,一堵则百堵……不说别的,大家想想高速公路上的收费站吧,那儿要是堵车了,会是什么后果。

    刘迦走近一看,却见这人面目沧桑、白须零乱、极为瘦削,但他却立时便认出这人即是当年他见过的李淳风,只不过此时的李淳风,看起来已苍老衰弱之极。刘迦心头一酸,神识探过,知其内伤极重,体内真元力若存若失,已退化比之韩怡英尚且不如的地步。

    耀月龙在一旁说道:“宫主,他现在体质极弱,可能没法子同您说话。”刘迦点点头,说道:“我试着帮他恢复一下体力。”耀月龙心中微惊,转而又道:“那我去拿培元丹来。”说着转身就走,刚到门口,猛觉脚下被一股大力回拉,他大吃一惊,欲再挣扎,那力道却更加紧箍,直接将他摔倒在地上。

    身后传来刘迦的冷笑道:“耀月龙,你还真把我当傻蛋啊。”正是刘迦见他欲走,动念以原力缠住他双足。耀月龙一脸疑惑之色道:“宫主,这……月龙不明白宫是何意思?”刘迦哼了一声,摇头笑道:“刚才你扶起李淳风前辈的时候,为什么要用真元力透过他的玉枕要**?你以为我真没看见?你是怕他有什么话要告诉我,是吧?”耀月龙脸色微变,立时惶恐道:“宫主千万别误会,属下绝无他意……”刘迦笑道:“你刚才出门,真想去拿培元丹?只怕是想找个机会溜走吧?”

    耀月龙见被识破,脸色铁青,当下也就不再隐瞒,反而昂然道:“不错,我是想离开,我不愿跟你回天幽宫。”他见刘迦不像是个狠人,当下直承其愿,想借此打击一下刘迦的自尊,说不定反其道而行之,更能起到让他放弃自己的念头。

    刘迦摇了摇头,笑道:“这借口我都听腻了,你以为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我就上当了?我自从见了这星球的现状以后,压根儿就没想过要让你们跟我回去,毕竟你们把这星球整治得很好,我瞧着也挺开心的。但倘若你想利用这些人为你个人权欲卖命,这事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耀月龙念头转得极快,当下做出一副兴奋的样子,欣然笑道:“宫主真愿让咱们在此安心生活?那耀月龙在此谢过宫主了,月龙胆小怕事,猜忌太多,还望宫体谅。”

    刘迦摇了摇头,一脸鄙视道:“耀月龙,你以为你将话题转开,我就信你的鬼话了?你怎么不看看这修罗天王也在此处啊,他对你的了解可不少呢。你做的事情,还有那些你将要做的事情,只怕和安心生活这四个字相差甚远呢。一个安心生活的人,会同修罗天的政治斗争搅在一起?”他原本无甚心机,但与小阿菜相处甚久后,早得知耀月龙与佩达霍豪根勾结,将修罗天扰得大乱,此时不管耀月龙如何诡辩,他都不会再上当了。

    耀月龙闻言一怔,知其心中所想已全被对方识破,那些造福大众、为民谋利等等鬼话,皆是其用来骗刘迦的,此时这招已失去意义,反将自己城府完全暴露,不禁长叹一声,默然无语。小阿菜在一旁笑道:“这厮花样百出,比豪根聪明多了,可惜他只会将修罗天搅得更乱,否则就让他当一下修罗天王又如何?咱们修罗天可从不排斥外来人口。”

    刘迦正待说话,忽感房外大量修行者正在向此处靠拢,他心中一凛,已知耀月龙传音给外面的守卫者,让他们来救人。虽然这些人全不是刘迦的对手,但他总抱着一丝希望,盼着一团混乱之下,趁机逃走。不待刘迦说话,已听到小阿菜向外喝道:“都给我滚出去!”那声浪就如一把巨大铁锤,直接砸在外墙之上,大厅的一侧轰然倒塌,外面的人个个惊呼不已,不少人已瞬间逃离,少数自衬修为尚佳者,虽未离开,但也退至远处,迟疑着该不该弃主而去。

    耀月龙在地上大张着嘴说不出来话,此时此刻,他已明白自己完全没有逃走的机会了。刘迦说道:“月龙,你也不用害怕,我不会杀你,有些话咱们呆会再聊,你先睡会儿吧。”说话间,扬指激出数道混元力,连封耀月龙身前诸处大脉,耀月龙立时晕了过去。

    刘迦转头看向昏迷不醒的李淳风,心中感概万千,对小阿菜说道:“这人是我今生修行的启蒙老师呢。”他体内那辛计然听到此语,对白玉蟾说道:“老白,你不是说,你才是他今生的启蒙老师吗?”白玉蟾脸色尴尬,一时不知该如何辩解,刘迦听到这话,赶紧回念笑道:“文老,白前辈说得不错,他也是我的启蒙老师,与李淳风前辈不分上下呢。”白玉蟾闻言大喜,立时对辛计然笑道:“如何?文老?老白没吹牛是吧?他当年才出道那会儿,啥都不懂,老白教了他不少东西呢。”

    刘迦微微笑过,神识细探李淳风体内,见其不少经脉已经断裂,许多要**已经移位,全靠点点真元力苦苦支撑,心中又惊又悲,摇头道:“我来得晚了。”转头看向躺在地上的耀月龙,对小阿菜说道:“不管这人做过什么,单凭他如此残忍这一事,我就想将他碎尸万断。”小阿菜见他言语中大起愤怒恶杀之意,当下笑道:“那你还不一掌劈了他?”刘迦沉吟道:“不忙,我留着他有用。”小阿菜乐道:“是不是想把小子折磨一下,替你师尊报仇。”刘迦一愣,微带一丝苦意笑道:“你别说,我还真有这个想法,不过……再说吧,先看看我能不能把李淳风前辈治好。”

    他将李淳风脑后玉枕**轻轻透开,在其背心处缓缓注入混元力,他担心自己稍一用力即有可能震断李淳风更多脉络,甚至伤及心神,那时便彻底无法救治了。是以他用力极柔极缓,不敢稍有大意。忽听小阿菜笑道:“又来了一些不怕死的小丑。”刘迦暗道:“有小阿菜在此护法,我大可安心为李淳风疗伤。”此念刚起,忽然捕捉到外面一个念头,心中一凛,立时对小阿菜说道:“别伤外面的人,他们可能是天幽宫当年留在修罗天的人。”小阿菜乐道:“好一个袒护下属的老大。”

    刘迦神识内照,对欣悦禅说道:“悦禅,外面来的人可能是当年天幽宫的人,你和干玉他们出去瞧瞧,千万别伤人。”欣悦禅难得见到他有事召唤自己,闻言大喜,立时叫上干玉、戈帛、达摩克利斯,飞身而出。

    干玉走时不忘对岐伯丢过一个媚眼,同时笑道:“小僵尸,呆会儿回来,咱们再继续演那《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的故事哦。”大丑在岐伯身旁笑道:“其实这故事编得不错,至少没丑化咱们僵尸呢。”岐伯苦笑道:“这话是没错,可故事里面,凡是有能力有本事的人,发威时的特征都和咱们僵尸一样,露出两颗獠牙,连地藏居然也是两颗獠牙,这只怕有些离谱。就好像天下的高人都是僵尸一般,僵尸王要是知道这电视剧,只怕高兴得要死,说不定会直接聘那导演去僵尸界任文艺部部长了。”大丑想了片刻,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别说,还真有这可能。僵尸王特喜欢文化人,总想笼络一些有文化的人来充门面。”岐伯摇头不语,暗道:“我也算有文化了吧?那僵尸王为何没笼络我?想来多是远香近臭的道理。”

    欣悦禅等人刚至大厅,已听到外面有人叫道:“是哪位高人在此显威,天乐宫长老会诸空镜相迎太迟,还望见谅。”欣悦禅转头对戈帛冷冷地说道:“诸空镜?是你的手下?”戈帛微微笑过,一边向外走,一边朗声道:“空镜兄弟,别来无恙?”那外面的人一声惊呼,极诧异地叫道:“戈相?”戈帛转眼已在院内,长笑道:“空镜兄弟,你还认识我?”

    诸空镜见之大喜,立时冲上两步,拉着戈帛的手,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这人面目硬朗、双眼炯炯有神,身材修长,此时见到戈帛,居然双眼透出一丝泪光。戈帛见这人的修为已与此时的自己不相上下,当即拍拍他的肩,叹道:“空镜兄弟,你的修为提高了不少啊。”诸空镜点点头,忽然奇道:“戈相,你的修为怎么反降了?咦,怎么咱俩的修行之路是反着来的?”言下之意,似乎在说,我提高那部分,难道正是戈相失去那部分?……倘若大丑在此,定会用动量守衡来推演其中复杂的关系了……不说了,反正他们天幽宫的人大多是些怪物,说话和想法总与常人不同,虽非语不惊人死不休,但也不能按常人思维去判断呢。

    戈帛毫不介意,笑道:“说来话长,咱们以后慢慢聊,宫主正在此处。”诸空镜闻言一愣,张口结舌道:“宫主……在此处?怎么可能?他老人家什么时候到的?宫主来这里……那修罗天王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全力打过来的!”他心中担忧这平静的生活只怕转眼即逝。

    他后面随行者中,不少已是仙人修为,看到戈帛已觉惊奇,再听到这话,心中更惊。

    戈帛笑道:“不用担心,宫主已经转世重生了,现在大家同修罗天王的关系不错。”诸空镜一脸困惑,挠了挠头道:“这个……宫主行事高深莫测,实在让人费解。咦,宫主现在何处?”却见戈帛身后不远处转过一个黄衣丽人,似笑非笑地说道:“宫主正在替人疗伤呢。”诸空镜见之一惊,立时恭身道:“诸空镜见过西相。”

    戈帛问道:“空镜,当年断后的两仪四象阵中的兄弟,除了你还有谁在此地?”诸空镜叹道:“两仪四象阵威力极大,当年断后时,承受了追兵的大部分攻击,但却没一个兄弟受害。后来咱们见大队人马都安全撤离了,也跟着散阵逃走,但追兵来得太快,立刻把咱们冲散了。我一直躲在一个星球上静修,也不知道其他兄弟如何了。后来耀总管找到了我,带我来到此地……咦,刚才有人说在这里来了恶人,劫持了耀总管,是怎么回事?”

    戈帛正待说话,却听身后有人笑道:“宫人要杀人,只在闪念之间,还需要用劫持这般下流手段?”诸空镜一看这人,立时笑逐颜开,同时乐呵呵说道:“达相的性情还是老样子,豁达开朗,让人佩服之至。”达摩克利斯走上前来,笑道:“咱们换个地方聊吧,宫主此时需要安静。”诸空镜点点头,欲带着二人向一边走去,但又觉三人单独离开,仿佛不妥,抬头看了看干玉,却见干玉笑道:“你们自个儿聊你们的,不管我的事。”诸空镜点点头,当即将二人带到草坪另侧,在一处亭内坐下。

    却说刘迦为李淳风接续经脉良久,方才完成一根支脉的连贯,但他已累得浑身是汗。忍不住对小阿菜说道:“倘若他元神尚能凝固,就算身体不行了,我也有办法在极短时间内替他复原。最多将他元神拉出来,在小云宇宙内重新给他一副身体。但此时他的元神已极度衰弱,神识念力已浑噩不清,我根本不敢乱动,只怕一不心就彻底毁了他。”说着他将李淳风的身体放下,准备休息一会儿再继续此事。

    小阿菜笑道:“我刚才见你替李淳风接续的那根脉络好像是伤在修罗刀煞之下的,但看你的疗伤手段,似对我修罗刀煞颇为了解一般。”刘迦莞尔道:“虽然我记不起前事,但来此之前,曾和一个名叫乌圣的阿修罗打过架,并杀了他。也是因这事,对修罗刀煞的伤人之法颇为了解。后为又和你打了一架,也就更加了解了。”说着他有些疑惑道:“我听戈帛说,那乌圣在修罗天的级别不怎么样,可为啥我却觉得他修为似乎不亚于干玉呢。”

    小阿菜点点头,说道:“阿修罗的级别不全看个人的修为,个人体内的刀煞凶狠毒辣,未必就能战胜对手。还要看这人有没有影响同伴和对手的能力,修罗刀煞的应用高手,于对战之中,转眼即可将对手的情绪扰乱,也能将同伴的情绪极大提高,即使面对修为更高的对手,也能战无不胜,这有助于大规模的争战。”说着他沉吟道:“你说的那乌圣,我不是很了解,想来是修罗天中的游行散者,独来独往的那种人,只顾着提高个人修为。这种人缺乏团队协作的共振力,在外界遇到高手时,很容易反被对手把自身情绪扰乱而自绝生路。”

    刘迦恍然,转而听到床上的李淳风的“嗯”了一声,他立时扭头看去,见李淳风仍在昏迷之中,一时多有失望。看看地上躺着的耀月龙,他自言自语道:“我现下没有想好如何处置这耀月龙,倘若李淳风前辈有救,我能放开心结饶他一命,但如果李淳风前辈终死于非命,我真会将这人碎尸万段。”小阿菜在一旁摇头道:“别说我没提醒你,你现在这种仇恨心理我也能理解,但对你修行一点好处也没有,反而更增业力。我虽未参透佛法,但佛经上说贪、嗔、痴乃人生大贼,迷人真性、毁人修为全在不经意间,逞一时痛快,却给未来留下修行障碍,这笔账得仔细算算才是。”

    刘迦心有所感,转而问道:“可我看见你不是也一样经常动怒吗?”小阿菜苦笑道:“兄弟啊,这道理是道理,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码子事了。我又不是圣人,你干嘛那么严格要求我?我认同这种道理,所以才告诉你,但并非是说我就已经做得很好了……他妈的,我要是已经做得很好了,没了贪、嗔、痴,万缘放下,早成佛去了,还呆着这鬼地方和你这小白脸瞎混?”

    刘迦哭笑不得,忍不住摇头道:“咱俩一般货色,都是那种嘴上说得好听,行动起来却是另外一回事的人。”小阿菜笑道:“你比我好一些,时间多得是,可以慢慢修,我没准哪天就要应劫,忽然一个自爆而亡,啥都没有了。”刘迦见他说得轻松自在,不禁赞道:“你至少比我潇洒得多。”小阿菜乐道:“咱哥俩到互相吹捧的本事也算旗鼓相当。”

    忽见戈帛进来,对他说道:“宫主,诸空镜他们想见见您。”刘迦点点头,随着戈帛走了出来,却见院内空地处已站满了人,大多翘首倚盼,难以说清那是一种见救世主的心态,又或是fans求见偶像的急切。想想当年明正天等人初见玄穹时的心潮起伏,此时易地而处,大家也能理解。

    戈帛笑道:“诸空镜已通知了不少当年的兄弟,大家都想见见宫主。”刘迦忽觉感动,几步上前,那诸空镜立时高声叫道:“诸空镜及……”刘迦见众人准备下跪行礼,赶紧摇了摇手,颇有感触地说道:“大家千万不要这样,你们在这里的人生与我和天幽宫已无太多关联,大家兄弟相称即可。”说着他走到众人身前,一一见过。

    这群人个个兴奋难以言表,似乎又找到了大靠山一般。其中一老者激动地说道:“宫主,您老人家来了,那修罗天的天王可就不敢再来欺负咱们了。”小阿菜在厅内听得有趣,忍不住高声笑道:“他妈的,你们在这里安家后,我啥时来欺负过你们了?”

    他说话的声音铿锵有力,荡魄惊魂,一时众人为之震摄。诸空镜忙对众人解释道:“大家不用担心,我已听戈相说过了,修罗天天王现在同咱们宫主是好朋友,大家冰释前嫌,不用再害怕天王了。”众人闻言,尽皆又惊又喜,立刻有人叫道:“宫主神通广大,连修罗天王也摆平了,还有什么摆不平的。”还有人笑道:“宫主打个喷嚏,也可摆平一界呢。”更有人说道:“宫主摆平一界,还需要打喷嚏吗?打喷嚏那是宫主这种高人会做的事吗?那是感冒啊。宫主他老人家只需要动念一想,那一界的人全都给灭了。”一时间诵声如潮水,赞语满天飞。

    刘迦暗暗笑道:“我动念一想,就能灭一界众生?这牛皮只怕连玛尔斯也吹不出来。”好在玛尔斯正在小云宇宙内整治李照夕,没空和他较劲。

    念及此,他抬头对众人笑道:“大家别再说下去了,让我说一句吧。”此语一出,面前立时安静,他笑道:“我来此处,并不想干扰大家的生活,大家尽可安于现状,不必总想着当年天幽宫的事。”说着他忽然释念探识,见众人内心念头多满足于现状,也就点头暗道:“耀月龙起码在这一件事情上没有撒谎,大家确实宁愿在这里生活了。”心中忽感自己对众人欠疚甚多,忍不住说道:“我在这里呆不了多久,如果大家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事情,只管说出来,刘迦只要能做到的,绝不推辞。”想来多为这些人做点实事,能弥补内心的愧疚感。

    众人闻言一怔,均在心中暗道:“以他的神通,还有什么事做不到的?”念及此,顿时群声大起,有问“原力该怎么向上进阶”的,有问“应劫前该如何做准备”的,也有问“修行最简单的速成法门是什么”,甚而有人问道“宫主有没有什么灵丹妙药,给大家吃了以后,不用修练,直接飞升更高境界啊”……一时间乱七八糟,人声鼎沸。

    诸空镜却对刘迦说道:“宫主,属下有个不情之请。”刘迦奇道:“哦?你说说看?”诸空镜面有难色道:“我听戈相说,耀总管得罪了宫主,宫主很想惩戒他。”刘迦一愣,点头道:“不错,这耀月龙不是个好人。”诸空镜迟疑片刻,又道:“这些年以来,耀总管带着大家伙,披荆斩棘,克服了太多困难,才有天乐宫今天的安宁……”言语中,对耀月龙的所做所为甚为认同。

    刘迦心中暗道:“他们不知道耀月龙和佩达霍豪根的事。我倒可以逼着耀月龙当面对质,让他这人原形毕露。但这些年以来,他们和耀月龙甚有感情,定然相信耀月龙的话,而不大容易相信我。反会觉得我为了私人目的而逼迫耀月龙了。”诸空镜见他沉默,又道:“耀总管做事果敢、意志坚决,又多谋善断,一直以来,为天乐宫的发展做了太多的实事,这里的百姓都很感激他……但做大事者往往不拘小节,有时候难免得罪人……”他虽然没有直接反驳刘迦的话,但却从另一个角度赞扬耀月龙,也算是间接在反驳刘迦的话了。

    刘迦听得此语,暗道:“这耀月龙可算得上是一个政治强人,这种人一方面会对国家社会做出极大的贡献,但另一方面,早晚也会为了自身权力的动机而伤害相信他的人民。可现在这些人看不到耀月龙的另一面,我如果现在反驳诸空镜的话,倒显得我是小人了。”一时矛盾起来。

    最新全本:、、、、、、、、、、
《梦醒修真录》相关推荐:九天永恒圣王道君万象之主飞天佣兵的战争宦妃天下(穿越修真)误佛金牌打手悟道真源重生冥河自说洪荒穿越之混元剑圣玄黄劫蚍蜉天道风云大道穷小子修行记漫漫修仙路神之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