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五胡明月TXT下载 > 五胡明月 >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受不住的幺蛾子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受不住的幺蛾子


    公元311年十二月十八日,下午时分,关中联军大赛内的望楼上

    “大帅!你看!那是匈奴王旗!难道是刘曜出现在长安的城墙上了!?”

    贾彦度神色凝重地朝着葛洪所指的方向看去,正是那一面让人分外眼熟却又最不应该在这种关键时刻出现的旗帜……

    刹那之间!

    山呼海啸!

    震耳欲聋!

    中山王刘曜的突然出现,顿时极大地振奋了整个长安守军的士气!

    “大王千岁!”

    “我军必胜!”

    “杀光联军!”

    “踏平关中!”

    中山王刘曜激动地看着这些对他不离不弃,甚至一路上刀山下火海,不断出生入死的将士们,竟是有些忍不住地人泪盈眶......

    他病倒在床榻上那么久......

    可他们还是这样拥护爱戴......

    刘曜不住地对着他们点着头,挥着手,甚至长久停留在城墙上对他们不断地嘘寒问暖,尽可能地表达一下他内心最真实的感激之情......

    但长安墙头上的热闹非凡,在贾彦度和所有联军将士们看来,却是一种无形的压力……

    “大帅……,真是没想到那个一直昏迷不醒,甚至都说得快要病死的人,竟然突然醒过来了……”

    葛洪这话才出口就有些后悔,尤其看着贾彦度的脸色有些不善,更是赶紧补了一句:“嘿嘿,其实说不定这个刘曜是假的,他们就是随便找了个长得比较像的出来振奋一下士气,毕竟要是刘曜再不出来镇镇宅,恐怕这长安城都要“天崩地裂”了……”

    “不!确实是刘曜来了!”

    “……”

    “不过既然他来了,咱们也不能空手相迎吧?!”

    “大帅你这是要?!”

    “传我帅令!立即点燃狼烟,发出信号!让围堵长安东南西北四门的鞠允,索琳,严肃,梁纬四人,即刻发兵攻打城门!”

    “诺!”

    不久之后……

    中山王刘曜站在望楼上看着不远处的联军大寨,还有突然被点燃的处处狼烟,心头竟是不由得的莫名一紧……

    “恭喜大王!君威尤甚啊!”

    刘曜立刻侧目看了一眼突然开口的游子远……

    “贾彦度一定是发现了城头上忽然出现的王旗,所以才会立即点燃狼烟......,但这也正好说明,贾彦度的心里有多惧怕大王出现……”

    刘曜脸上终于欣慰地露出了一丝笑容,尤其是一想到刚才还有那么多忠于他的勇士在为他欢呼喝彩,更是挺起了胸膛,傲视着前方的联军大寨……

    “哼哼!看这四处皆有狼烟的架势,恐怕贾彦度是打算用同时攻打长安四门的办法,来给孤一个下马威啊……”

    “那大王何不将计就计也给贾彦度一个迎头痛击?!”

    “哈哈哈!看来你也早就准备了一份大礼了?!”

    “今日是大王大病初愈之后的第一战,子远与众将士们早就摩拳擦掌了!”

    傍晚时分,下邽城,鲁克的大帐内

    “来!再喝一口肉汤,好好补补身子……”

    “娘的!竟然还有这么大块的肉?!不会是从那个鲜于仙或者鲜于乃身上挖来的吧?!那老子可一定要多咬几口!”

    “哈哈哈!多吃点!这可是公主殿下亲自为你烹饪的!”

    “哼!老子才不领她的情!”

    鲁克故意板起了脸,可眼睛里却全是笑意......

    皇甫阳却是看着这样的鲁克有些莫名的心酸,尤其是看着他那只是空洞的眼窝,更是忍不住想要哄他开心一下......

    “你娘的就知足吧!这天底下除了皇帝老子,或许也就你鲁克受用过公主殿下的精心伺候了!要我说啊,就算是他贾大帅,恐怕也没享受过你这种待遇!”

    “哈哈哈!贾大帅怎么能跟老子比?!老子可是差点为了她把两只眼睛都给丢了!”

    皇甫阳鼻子一酸,忍不住又多喂了鲁克几口肉汤……

    “你呀!怎么就那么多话?!赶紧趁热把汤喝了!这可是公主殿下亲自让人抓来的雄鹿,最是滋补疗伤了!”

    “你他娘能不能别老是一口一个公主的叫?!外面的守卫你都打发站到远处了?!万一要是让别人听见,而咱们马草也没有打算公开她的身份,你这可就是泄密之罪啊!”

    “哈哈哈!你这老小子是怎么了?!竟然还会替马草说话了?!哎哟!你这是改了性子了啊?!放心吧!这守在周围的都是咱们的亲信,而且我也让他们离得远远的了……”

    鲁克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轻轻吹了吹手里捧着的热汤......

    “滴答”一声......

    一滴突兀的眼泪竟是毫无征兆地掉在了热汤里......

    “鲁克......”

    “我不恨她......,真的......”

    “......”

    “我只是一下子没看清......,可能是汤里的热气遮着眼了......”

    鲁克擦了擦仅剩的一只眼睛,又忍不住摸了摸旁边那空洞的眼窝......

    皇甫阳眼睁睁地看着那粗大的手指,慢慢地伸进了眼窝......

    一点点......

    一寸寸......

    还在往里深入......

    鲁克忽然停下了这瘆人的行为,并且慢慢缩回了他的手,然后用着比哭还要难看的脸,强行挤出了一丝笑容......

    “嘿嘿......,这里都能藏个暗弩之类的机关了......”

    “鲁克......,我替大晋感谢你......”

    “感谢你个娘!你他娘算个鸟?!贾彦度才有资格说这个话!你小子别他娘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

    皇甫阳哭笑不得地看着翻脸比翻书还要快的鲁克,竟是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

    鲁克骂骂咧咧又扯了几句,就端起了碗,慢慢地喝起了汤......

    “嘿!真是不错!好手艺!这他娘要比你做得好吃太多了!娘的!这男人跟女人就是不一样啊?!马草这才能放在咱们军营里,那真是太可惜了!”

    “怎么?!刚把人贬到军需处没多久,就想给她再挪个窝?!要不要直接让她专职做你的厨子,负责你小子的饮食?!”

    “嘿嘿!罪过罪过,这老子可不敢想!这他娘都快成驸马爷了!哈哈哈!”

    “啊呸!这种话你也敢说得出口?!不过你别说,马草还真是个人才!”

    “怎么?!城墙修好了?!”

    “不仅快修好了,就是城里百姓的安置方面,还有军需上的炭火和粮草的分配上,还真是一把好手!咱们这里能得了她的帮忙,那可真是得了一个大宝贝啊!”

    鲁克欣慰地点了点头,却是立即又想到了一个让他咬牙切齿的混蛋,忍不住讥讽道:“哼!何止一个大宝贝?!老子看来这帮小兔崽子就没有一个能让人省心的,尤其是那个阿郎,不知道哪天又给你来个受不住的幺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