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TXT下载 > 万古神帝 > 第2454章 同一艘船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454章 同一艘船


    “你可以考虑,多研究剑道,借助帝品圣意丹,将剑道圣意单独修炼到三品。剑道,要纯粹,越极致越好,不适合与别的圣意融合。”

    这是离开始祖潭时,冥王对张若尘说的话。

    张若尘坐在灯火昏暗的船舱中,手持沉渊古剑,反复思考这句话。

    将单独一种道的圣意,修炼到三品,与融合一品圣意一样,都是自古以来,没有修士做到的事。

    如今,他有了自古以来,唯一的一枚帝品圣意丹,无疑是有了尝试的机会。

    “时间之道和空间之道,都是恒古之道,想要单独凝聚出三品圣意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反而是剑道,倒有一丝可能性。”

    “真的有可能吗?”

    张若尘轻轻摇头,自认为以他现在的剑道造诣,绝对做不到。

    历史上,天资纵横的剑修何其之多。远的不说,就说八百年前昆仑界的剑帝雪红尘,百枷境修为时,剑道方面的成就,绝对在张若尘之上。

    “我至少得将剑十一修炼到大圆满,并且悟出天剑魂,才能去尝试。”

    “对了,还有时间剑法。”

    “《无字剑谱》显然是冥王舅舅说的纯粹的剑道,而时间剑法应该算是剑走偏锋,是另一条极致之路。”

    张若尘长长吐出一口气,轻轻摇头,将沉渊古剑收起。

    目前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事,还是血绝战神所说的,弥补自己身上的缺点。圣术、精神力、枷锁、半神之体,都是如今修炼的重点。

    此刻,他已来到距离血绝家族最近的一座虫洞入口,是通往冰王星的虫洞。

    而他现在的样貌,变成了一个身材干瘦的老者,穿一身青衣,手持一根木杖,名叫“寻木”,是一位来自南岭的精神力大师。

    风后的死,虽然是张若尘一手促成,却也让他更加小心敬慎。

    在地狱界,想杀他的神灵,绝对比想杀风后的更多。

    风后是命运神女,却死在命运神域。

    张若尘若是敢高调的去往暗势力猖獗的冰王星,与找死没有区别。

    因此,在离开血绝家族之前,张若尘做了很多布置。首先,将血屠派遣了出去,让他去探查剑南界。

    张若尘的那些仇家,因为无法推算张若尘本人,肯定会重点监视他身边修士的一举一动。血屠去往剑南界,就是给他们一个错误的信号,让他们误以为张若尘也秘密去了剑南界。

    此乃,声东击西之计。

    随后张若尘将魔音、潋曦、周禛、申屠云空、大森罗皇,全部收入进乾坤界,变化了容貌,独自一人悄悄离开血绝家族,对外则是宣称,要闭关冲击百枷境大圆满。

    这是,金蝉脱壳之计。

    如此一来,猊宣氏和那些意图杀死张若尘的神灵、大圣,根本不会知道他的具体去向。

    “寻木大师,我们到空间虫洞了,马上就要进行空间跳跃。船上的每一位修士,都需要交纳一枚圣石的借道费用。”血灵船的船主吉臣,知道张若尘是一个难伺候的强者,因此,亲自来到船舱外索要圣石。

    张若尘拿起木杖,打开船舱的门,瞪向吉臣,声音沙哑而又老迈,厉声道:“只是借道一次虫洞而已,怎么这么贵?”

    虽然十亿枚圣石,才能换到一枚神石。

    可是,一枚圣石,对弱一些的半圣而言,却是庞大的财富。

    一位修士,借道一次空间虫洞,需要交纳一枚圣石,的确是贵得吓人,远远超出张若尘的预料。

    吉臣被张若尘的眼神,瞪得脖子一缩,低声道:“收多少圣石,不是我说了算,是血绝家族定的价。”

    “再说,冰王星和血天部族翼世界相距无穷遥远,传说,即便是光都要飞行三千年才能到达,不知多少万亿里,神灵也无法横渡。只收一枚圣石,其实算不上贵。”

    “你知道,从冰王星偷渡到血天部族翼世界,需要交纳多少借道费?”

    “多少?”张若尘道。

    吉臣道:“十倍,需要十枚圣石才行。”

    张若尘站在飞在半空的血灵船上,望向身后,一艘又一艘血灵船连成一条线,看不到尽头,都是排队去进行虫洞空间跳跃。

    又看向前方,虫洞中,一艘又一艘船舰,从里面飞出来,亦是源源不断。

    “难怪猊宣氏不肯放手冰王星的产业,别的不说,只是这座虫洞每天收的借道费,便是庞大的数字,堪比一座神石矿。”

    就在张若尘沉思的时刻,旁边响起一道清朗的声音:“既然这位寻木大师觉得贵,借道费,我帮他给了!”

    一位身形高达两米左右的年轻男子,穿百圣血铠,走了过来,抛出一枚圣石,丢给吉臣。

    吉臣捧着圣石,眼中带着敬畏,连连向男子叩拜,随后,快步离去。

    “在下南岭机封圣城城主府,机问武。”

    机问武自我介绍了一番,随后,道:“我观阁下精神力强大,不像是拿不出一枚圣石……”

    没等他说完,张若尘冷冽道:“一枚圣石不是钱吗?血绝家族太黑心,收费这么高。”

    “嘭。”

    摔门,回到了船舱中。

    机问武站在外面,整个人都愣住。

    本来他是看对方精神力不弱,想要结交,却没想到,对方这么不给面子。不仅吝啬,而且脾气还很古怪。

    一位背上有三对血翼的大圣,从另一道舱门中走出,传音道:“问武,城主让你过去,有要事。”

    机问武收拾起郁闷的情绪,快步走了过去。

    机封圣城的城主,越蔺血帝,乃是修为达到万死一生境巅峰的强者,谁能料到,竟然会乘坐一艘如此普通的血灵船去往冰王星?

    张若尘恰恰听到了那位大圣的传音,心中既是诧异,又有好奇。

    能够成为一座圣城的城主,无论是修为,还是手腕,必定不是寻常大圣可比。

    不过,他和越蔺血帝没有什么交集,倒也懒得去探查究竟。来到虫洞附近,一直在沉睡的空间混沌虫,出现了悸动,他得好好研究一下。

    ……

    机问武小心翼翼走进船舱的舱门,跨过一层黑蒙蒙的结界光壁,眼前视野放宽,一道道强大的圣道气息扑面而来,压得他瞬间跪倒在地。

    他紧张到极点,却依旧镇定,道:“不知城主唤我,是为何事?”

    他的眼睛,偷偷向上望去。

    看见,船舱中,一共坐有七位修士。

    城主竟然没有坐在中央的主位,而是与副城主和大统领,坐在左手边的三个位置上。

    右边的三个位置,坐着的,也是大圣中的强者。机问武只是向他们看了一眼,便是眼睛发疼,犹如被烈日灼伤了一般。

    反倒是坐在中间主位上的那位黑纱修士,身上一丝气息都没有,如同一个凡人。

    可是,能够让城主、副城主、大统领一起陪同前往冰王星的存在,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凡人?

    只能说,以他圣王境界的修为,根本看不透对方。

    越蔺血帝道:“姑娘,关于冰王星,你有什么问题,可以询问机问武。别看他修士不高,在冰王星却是居住了上百年,只要不是太机密的消息,他都知晓。”

    黑纱修士点了点头,问道:“我就问一个问题,夏瑜是不是去了冰王星?”

    “瑜皇?”

    机问武微微一愣,连连点头,道:“狩天之战结束不久,瑜皇便是到了冰王星。据说,是为夏族购买冰兽和血晶。大人应该知道,在冰王星购买血晶,比在血天部族翼世界购买,要便宜得多。”

    “好了,不用说了,退下去吧。”黑纱修士挥了挥手,冷冰冰的说道。

    机问武退下去后,越蔺血帝道:“血晶、血食、血药,是我们不死血族需求最大,也最离不开的东西。夏瑜去冰王星购买血晶,倒也是合情合理。”

    黑纱修士沉默不言,只是伸出一只纤荧雪白且美到极致的手,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坐在右边的三位大圣,乃是罗刹族的“菲尔天丁”,魔天部族的“还虚血帝”,冥族“雲桓铁血王”。

    他们正是在神女楼与白卿儿一起设局对付七手老人的三大强者,个个都是跺一跺脚,就能让一方天地,为之颤栗的圣境大人物。

    菲尔天丁的背上,长有十只骨翼,好奇的问道:“姑娘是改变主意了?不想在血天部族翼世界直接和血绝家族硬碰硬,而是打算去冰王星擒捉夏瑜,以此将张若尘引诱出来?”

    还虚血帝长笑一声,一拍桌案,道:“好啊!夏瑜被称为血天部族这一代的第一美女,更是张若尘十分珍视的姘头,将她擒拿,正好可以好好的玩一玩,气死张若尘那个小杂种。”

    雲桓铁血王向黑纱修士瞥了一眼,看出了一些什么,道:“姑娘难道是觉得,夏瑜去冰王星是另有目的?”

    黑纱修士道:“根据我得到的情报,夏瑜离开命运神域之后,根本没有回过夏族,直接就去了冰王星,显然是有要紧的急事。购买血晶和冰兽,用得着这么着急吗?”

    “越是掩饰,越是说明她真正要做的事,肯定很重要。”雲桓铁血王道。

    黑纱修士道:“血绝家族在冰王星的产业,一直都由血绝战神的正妻猊宣氏掌握,可是,近日青盛大圣却将之封赐给了张若尘。”

    还虚血帝笑道:“青盛大圣这是想尽快掌控血绝家族的权利,所以,施展了一招挑拨离间。想要利用张若尘去和猊宣氏斗,从中获利。”

    雲桓铁血王冷声道:“你是觉得青盛大圣是白痴,还是张若尘是白痴?青盛大圣若是这么做,等于是将张若尘和猊宣氏都得罪了!他这个代理家主,还做得下去吗?”

    “没错,只有一种可能,此事是张若尘向青盛大圣要求的。”黑纱修士道。

    还虚血帝一惊,感到难以理解,道:“张若尘虽然天资了得,可是,毕竟修为还弱,现在就敢和猊宣氏斗法?”

    黑纱修士道:“血后和冥王从昆仑界归来后,猊宣氏在血绝家族就已经失势,除了冰王星,别的权利几乎都被夺走。张若尘的背后,有两尊真神支持,怎么可能惧怕猊宣氏?”

    “其实,我也不认为,张若尘现阶段会急不可耐的向猊宣氏动手。我觉得,他之所以选择冰王星,是另有目的。让青盛大圣将冰王星的产业赐给他,也是在掩饰他的真正目的。”

    “他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还虚血帝问道。

    船舱中,沉寂了许久。

    黑纱修士道:“这个答案,只有夏瑜可以告诉我们。或许,知道了张若尘的真正目的,对付他,会变得容易许多。”

    机封圣城城主越蔺血帝,皱眉道:“其实,擒拿一个夏瑜,我们这里任何一位出手,都能办到。姑娘何必要率领我们一起出动?”

    “据我收到的情报,血屠秘密的去了剑南界。如果本帝猜得没错,张若尘在血绝家族躲不了多久,下一步行动,肯定是去剑南界。他在神女楼,可是已经放出了狠话,要从澪的手中,将剑南界强行夺走。”

    “我们完全可以去剑南界等待,等张若尘自投罗网。”

    黑纱修士道:“如果是以前,我或许真的会这么认为。可是,我已经和张若尘打过半次交道,此子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人物。他能够从澪布置的杀局中轻松脱身,又能在裁决司的针对下,活着离开命运神域,岂是一个会轻易露出破绽的人?”

    “再说,在血绝战神和血后都去了玉煌界的期间,他肯定更加小心谨慎,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行踪。”

    雲桓铁血王眼中露出惊色,道:“难道姑娘怀疑,张若尘会去冰王星?”

    “无论他去不去,只要我们擒住了夏瑜,就能占据先机,捏住他的咽喉。开始虫洞跳跃了,冰王星之行,我现在很是期待。”黑纱修士的声音,一直都不含情绪,思维十分清晰。

    血灵船剧烈的颤动了一下,一股庞大的空间压迫力,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落到船中每一位修士的身上。

    三千光年的距离,接近六万万亿里的宇宙深空,穿越过去,也就距离血天部族翼世界无穷遥远,到达神灵都难以感知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