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重生金牌弃妇TXT下载 > 重生金牌弃妇 > 第252章 被掳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52章 被掳


    云浅把练天山诀的方式说得轻描淡写,仿佛很容易一般,听得小七不住点头。

    “点头,小七这是同意了是吗?”明明是人人争抢的功法,到他这里还要循循善诱。

    “嗯,姐姐这个功法很容易,小七学。”只要是姐姐教的,小七都学。

    小七笑着点头。

    云浅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吩咐了他一些事项,然后双指并拢点向其眉心,天山诀第一层心法直接传入其神识之中……

    在传法结束瞬间他竟然软软倒了下去,云浅急忙扶住他,快速探了一下其脉,身体还是有点弱。

    多练个一年半载就好了。

    扶着他盘坐在地,淡绿色光芒直接注入其体内,一盏茶功夫人便缓缓醒来。

    “姐姐,小七这是怎么了?”小七揉了揉眼睛。

    他又昏厥了?

    身体是不是……

    小七隐隐担忧起来。

    “无碍,你身体还有些弱,回去好好练姐姐给你的心法,不虚一年半载你身体就能强壮得跟头犊子一般。现在先做好,姐姐助你打通主脉。”

    云浅虚晃到其背后,芊芊双掌拍打出掌法,如一双蝴蝶翅膀般翻动,直到一炷香之后云浅拍出了最后一掌,才缓缓吐了了一口浊气,手掌。

    “好了。”扶去了额头上细密的汗珠。

    小七摸了摸自己身体,又起身走了数步,又蹦跳几下,疑惑道:“没任何变化,姐姐方才对小七做了什么?”

    “以后你就知道了。”

    打通主脉只是为了让他以后修炼有些助益,对于普通人来说没无感觉。如同一个秉承天赋之人在众庸之中成长,无名师指点也会庸碌一声一般。

    虽然他修炼之后也能自己打通主脉,甚至全身经脉,但前期能少了许多阻力。

    云浅又嘱咐了一遍今日之事不可告诉他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甚至还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

    自那日之后程岚羽精心照顾其妹妹,康勇侯府的掌事大权落到了楚墨雯手中,后院倒是安静了不少,倒是凌云院热闹不已,四个大丫鬟领着一众姐妹整日在院子里练武,那铿锵之声能穿透半个后院。

    云浅被召进宫一回,给皇上检查身子。

    其实皇上与兰贵妃都吃了仙桃,两人如同返老还童变了年轻,气色好了许多,身体也没任何问题。

    况且,如今皇上也将大部分朝政交给了太子,整日只与兰贵妃练武散步悠闲得很,倒是二人仿若才新婚一般,整日形影不离的。

    又半月后,天涯子携着老龟离了京城,云浅回嘉毅侯府住了一段时间,没发现夜探侯府之事,才返回康勇侯府。

    一场雨之后,寒风乍起,片片树叶在空中飞舞,如同一群黄色蝴蝶在嬉戏。

    入了秋,天渐凉。

    胡家公子孝期过了,十月云瑾惜将要嫁过去。

    十四议亲,十八才嫁,真是一年又三年啊。

    “三姐嫁人我们送什么礼物好?”云浅抱着龟壳数着里面的宝贝,小腿晃悠着。

    “这不是还有一个月嘛,郡主不必着急,到时候我帮您挑好。”许嬷嬷眼唇轻笑。

    她现在也同云浅一样蒙着面,若是不把那张年轻俏丽的脸遮起来,得吓着不少人,都会以为她偷吃了长生不老药。

    不过,主仆两如今都这般也是相当引人注目,所以许嬷嬷几乎不出院门。

    “也是。”

    到时候她在送几样珍宝便行了,云浅让许嬷嬷把龟壳收起来。

    “不好了!不好了!”

    雪鸳狂奔进来,差点撞到桌角,被许嬷嬷拦了下来,叱喝道:“毛毛躁躁的,规矩都去哪儿了?!”

    “规……规矩后面再说……”雪鸳没理许嬷嬷,艰难咽了一口口水后说道,“姑娘,不好了,三姑娘出事了!”

    “好好说话!”许嬷嬷轻喝,“三姑娘下个月就要出嫁了,能出什么事儿?”

    “三姑娘同胡家夫人去,去……西郊寺庙上香还愿,回来路上被山贼抓了去了!”

    山贼?

    胡夫人进寺还愿应该不会选太远的寺庙,近京城天子眼皮子下怎么会有山贼呢?

    “是谁来报信?”许嬷嬷问。

    “世子爷。”

    “二毛!”

    云浅唤上二毛便往外边走,许嬷嬷追出来的时候已经不见她们的身影。她抬头看着天,隐隐有着担忧。

    内眷外出进香回来都不会太晚,现在这天都暗下来了,三姑娘只怕凶多吉少。

    好不容易熬了三年等到要出嫁……希望浅浅来得及。

    出了垂花圆门云浅便见着云容斌焦急往垂花门这边瞧,手上牵着裂风,看到云浅马上迎了过来,也不说话直接递过来一物件,云浅认得出来是云瑾惜的衣物。

    “二毛记得三姐的味道,不需要这东西。”二毛如今已经不是普通的牲畜,而是有灵性的灵兽。

    云浅在二毛耳边轻语数句,二毛又朝裂风呜呜几声,云浅点头,轻轻拍了一下它的头,“去吧。”

    汪。

    二毛叫唤一声,冲了出去,速度甚快几下便消失在廊下。

    云浅问云容斌,“西郊什么寺?”

    “西郊乌陵寺,在西郊的乌盘山上。”云容斌皱紧眉头眼眶红红的,仔细分析着,“乌盘山北边有一片九里山,又云九龙盘山。那片山一山盘着一山地势复杂人烟稀少,如若有山贼应该会在那里。”

    乌盘山虽然也很大但那里几乎是乌陵寺的地盘,且乌陵寺附近有不少村落庄子,山贼藏着乌盘山上的几率不大。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祖母和你母亲应该会很着急,这个时候你应该在在他们身边。我会把三姐带回来的。”云浅翻身上马,扯了缰绳轻喝一声,裂风便往大门方向跑去。

    “你行吗?”云容斌大喊。

    你连路都不认识!

    “有二毛在!”

    出了康勇侯府大门,云浅直奔西城门而去。

    天已经渐渐暗下来,待她到了西城门的时候几乎只看到人影晃动了,还好没关门,若是关了城门只怕等等到明日。

    独自一人出去不难,但若是没有马匹那么远的距离可不方便。

    云瑾惜更是等不得。

    一个黄花大闺女落入山贼草寇之手不用想都会知道发生什么事。

    想想都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裂风呼啸出城的时候云浅看到一群人从外边骑着马进城,被拥簇在中间的是穆凡。

    “云姑娘?”穆凡勒马停了下来,高声问道,“天黑了云姑娘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