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转生仙途之追寻TXT下载 > 转生仙途之追寻 > 第四七O章 回飞云界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四七O章 回飞云界


    一如往常亦无可挑剔,恭敬地拜别艳姑。踏出艳姑修炼、居住的区域后,白姬神色很快变得阴沈。

    艳姑将她带回后,首要便是询问这些年经历什么,有过哪些机缘才会修为突飞猛进。

    若是有旁人在场,或许还会让人误以为是师父对徒弟殷切的关心。可是不是关心,又是怎样的一种心态,白姬又岂会不知?

    两人本就是因为利益与利害关系才会成为师徒,各取所需。如此薄弱的师徒关系,说艳姑是出自真心诚意的关心,白姬压根就不信。

    仅管艳姑脸上的和善、关心演出自然。表面上迫切关心她修为进展,然白姬又岂会不知艳姑背后目地,彩云谷里的秘密。

    白姬极为配合并毫无保留将详细经历过程一一陈述,并有问必答,完全没有半点藏私。

    如此毫无保留地交待出来,并不是因为师徒深,更不是她有副能撑船的宰相大肚子,而是……那个地方,对她已没用处,藏着掖着毫无意义,再者,最重要的东西,也是唯一的黑昙花,已让她给吸收了,就算让其他人找到真正的地头又如何?难不成还能跟她一样得到相同的好处?那是不可能的。

    再说,就算清楚交待,能不能让艳姑的人真寻到还是两说。

    这些自然不会是令她神色阴沈似水的真正原因。

    那朵世间唯一的花朵,赋予她的并不止是修为提高,还有一些其它不为人知的能力与秘密。得到它们,确认其用途、好处之后,白姬庆幸自己的好运道,正为修为将有飞跃性提升而亢奋、雀跃时,事实证明却像一盆冰冷的水当头泼下,将胸内炙热的火炎给浇息,连点烟气都冒不出来的那种。

    白姬无奈地长吐一口气,一口满是阴冷气息的长气。

    本以为将那个鬼修吞噬掉,好好体验一把修为轻松提升的快-感,可怎知……吞是吞掉了,真正有营养的能量,却半点都得不到,完全无法消化收为己用。

    本以为只是难以消化吸收,只需多花些时间即可,偏偏事实却时间流逝间证明自己的想法天真了,艳姑留了她多少时间,她便花了多少时间,怎奈最后结果,还是得将其自体内排出,什么好处都得不到。

    不过是单一例子,要不再找其他的试试?受到些许打击的白姬,不肯轻易死心地暗忖。

    白姬合理地安抚自己后,心里依然有着不好的预感。

    未按艳姑交待,老实回到曾经的住处,反而找了个地方狩猎起其他种族的鬼修、鬼物,打算一个个试,那么多不同种类、种族,总能让她试出个可行的结果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她狩猎过的物种愈来愈多,偏偏没半个给出想要的结果,最后,她将脑筋打到阴界里为数不多的人族。

    或许,就是因为鬼物、鬼修本就是死物,以她得到的天赋神通,才会吞噬猎物,也掠夺不到相应的能量,进一步提升自身修为。

    或许唯有活生生的生物,才能带给她想要的结果。白姬如此想。

    满是阴气、鬼气的阴界里,足供那些活生生的生物存活的特殊地并不多,这些特殊地还大多依附在某族或是某位强势的大佬之下。以白姬的身份、地位、修为,根本不足以明目张胆地与那些种族或大佬为敌。

    可白姬同样不可能这么就放弃能快速提升自身修为的途迳。她不得不冒险,选择迂回地朝目标前进。

    幸运的是,艳姑以倾力栽培白姬的名义,开始要求白姬为其主人效命,各种不曾有的任务如飞雪飘落般纷至。

    借由任务之便,终于让她逮到机会,名正言顺地向某一特殊之地的人族下手。

    然而结果,却事与愿违。

    “怎么可能,为什么不行?”撕心裂肺地低吼。她无法接受自己所得的天赋神通,其实是欺人的废物。

    可屠戳一个整个村落,甚至还有几个修为不错的人族遭她吞噬掉,结果却是依究,全然无法化作自身修为的一部份。

    “怎么会不行……所有的步骤与那些记忆一样,唯有最后……难道这天赋神通真只是废物?”

    许久后,她终于得出结论,“不,天赋神通没问题,而是这些活生生的生物,根底上早已沾染了这一界的阴气,跟真正生物依究有差别!”

    “得想辨法离开……有什么辨法可以让我回飞云界……”

    ————————————————

    数月后。

    被称作七爷,向来颇为收敛的大佬勃然大怒,下令追杀一人。传言座下大将之一艳姑,遭到其徒反噬,落得形神具灭的下场。

    弑师这种事,在单纯以实力说话的阴界,屡见不鲜,根本说不上多大事,唯一惹人眼球注意的是七爷的震怒。据说,七爷之所以震怒不已,还是艳姑的徒弟弑师后,顺手带走七爷奖赏给艳姑的某样宝物。

    至于,其中是非黑白,又或是怎么发生的一个经过,一个修为尚不及其师的徒弟,又如何成功弑师,压根就没人在意。

    虽然无法得到那件未知的宝物,有七爷允诺的赏赐,仍然让不少趋之若鹜的鬼修,对白姬展开迢迢长路的追杀。

    满头乱发,混身狼狈,双眼不见憔悴反而闪着光彩的白姬,将手上那只不装了什么东西的包扔到不远处的石桌上,随即低头查看手中之物。

    “应该就是这里了。”收起手中的东西,白姬满意地咧出笑容。

    没有丝毫担搁,迅速地打开那只装满古怪物品的布包,并将好不容易寻到手的珍稀材料自储物袋倒出,按玉简上的指示,依序摆放妥当。

    白姬心知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一旦艳姑的主子反应过来,派来的人往这里追过来,她将有很大机率前功尽弃。

    仅管加速动作,所有物品材料依玉简要求、指示摆放妥当,也已是三天后的事。

    前置准备终于完成,当她方要松口气时,猛地神色大变。

    神识所及极限范围,突然出现数道不明气息,并以迅猛的速度快速朝她接近。即使双方还未真正接触,她也能远远感受到出自于不明气息所带来的恶意。

    原本对最后一道步骤还有所挣扎的白姬,豛然决然地踏入那个由各种材料堆垒而成的阵法。

    以她的修为,并不足以启动玉简内所记载的大阵,开启通往飞云界的界面节点。

    可既然会选择走到这一步,白姬自然准备了应对的手段。快速打开另一只储物装备,倒出一颗她好不容易才弄到,血淋淋的心-脏,师父艳姑的心-脏。

    至于怎么能够杀死修为比自己高上许多的师父,也只有白姬自己知道。

    以活生生摘的心脏作为大阵祭献,仍不足以驱动大阵,白姬神情带着一丝疯狂,银牙一咬,骤然施力,生生将自己的左臂缷下,任由鲜血将大阵染红。

    再将数只储物袋打开,洒出大量的冥晶,作大阵能量使用。

    相信她费心从艳姑口中探得的方法,不会让她失望……

    就在那几道气息抵达的数息前,那道染红半边的白色身影,投身进入乍现又快速散去的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