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修仙琐录TXT下载 > 修仙琐录 > 1266章 两难境地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266章 两难境地


    恒观仙尊离去后,坠儿兴奋了好一阵才坐下来开始参悟。

    相比于沈清的夸赞,恒观师祖的赞扬无疑是令他更感振奋的,不管怎么说师祖都是化羽大神通,说话的份量自然要比沈清更重些。

    “我的悟性真有那么高吗?”

    赞扬既是动力也是压力,过多的赞扬会令浮躁的人骄傲自满起来,可对坠儿这样的老实人来说,那可就要背负上不能让人家失望的重担了。

    一连数日,坠儿不眠不休的日夜参研,可不但没什么进展还把自己弄得神情恍惚起来,那一黑一白两个不断变化的符文像挥之不去的梦魇般占据了他的灵台,让他几乎无法思考。

    “先停下吧。”恒观仙尊的这道神念把坠儿救了过来。

    “你的修为太低了,只能留待以后再说了。”

    “师祖……,弟子无能。”坠儿羞惭的垂下头。

    恒观仙尊哑然失笑道:“你要在这么三五天内就悟透了,那我们这些参悟了几百上千年的人岂不就是太无能了,不要操之过急,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或许如你先前那般,持若有若无之心方是正道。”

    “嗯。”坠儿似有感触的点了点头,这几天的经历让他意识到这么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对任何人也不要讲起这个地方。”恒观仙尊郑重的叮嘱了一句。

    “是!弟子懂得。”坠儿答应了一声后情不自禁的看向那处地面,期期艾艾道:师祖……,能再让我看一下吗?”

    恒观仙尊一言不发的挥手打开了那层防护法阵。

    坠儿急忙跑过去,瞪大双眼盯着那两个符文看了起来,过了不足一盏茶功夫就露出了痛苦之色。

    “不要太勉强了。”恒观仙尊话音未落,就见坠儿摇晃了一下,接着就一头栽倒下去。

    “怎会突然晕厥?”

    坠儿听到这句话时挣扎着睁开眼,看到自己已身处一座山峰的峰顶之上了,他所不知道的是,身边不远处就是那处天坑,只是被法阵掩饰成了一片寻常山地模样。

    “师祖……”坠儿的眼神不住的闪动着,似乎在努力捕捉着什么念头。

    恒观仙尊不动声色的看着他,耐心的等待着。

    坠儿的眼神定下来后,带着几分怯意望着恒观仙尊道:“师祖……,我觉得……似乎……。”说到这里他垂下了眼帘,似乎是觉得下面的话太荒唐不想说出来了。

    恒观仙尊鼓励道:“有什么想法仅管说出来。”

    坠儿抿了下嘴唇依然垂着眼帘道:“弟子只是有个胡乱的念头,觉得或许不用灵力也行。”

    “不用灵力那你是用什么把法阵戳出个洞的?”恒观仙尊含笑摇头。

    坠儿回答不了这个问题,难为情的咧了咧嘴道:“弟子知道这想法挺可笑的,就是胡乱说说。”

    恒观仙尊的笑容中有了些许威严之意,半是抚慰半是告诫道:“我让你要相信自己,可也不能走上刻意标新立异的路,敢于往新奇的方面去想是好的,但也不能脱离根本,我看你这昏厥是受侵扰所致,以前从未有开融弟子参研玄素天文,是我大意了,带你来此有点鲁莽,不要继续去想它了,先一心一意的提升修为吧,你在短短时日内就由开融中期到了后期,可是问丹子给了你丹药?”

    “是,问丹子师兄对弟子甚好。”

    恒观仙尊欣慰的点了点头,“能让他看得上眼是你的福气,也就无需别人再给你丹药了,在服用丹药上你要谨遵他的吩咐,千万别在自作主张,过多服用丹药有害无益。”

    “是,弟子牢记了,问丹子师兄确实仔细教导过弟子。”

    恒观仙尊取出一枚玉简,在上面附了一点神识,交给他道:“若有什么事要找我,催动一下我就能察知。”

    坠儿受宠若惊的接过玉简,拜谢道:“多谢师祖,若无大事,弟子绝不会惊扰您的。”

    恒观仙尊微微一笑,“无妨,我说过你与其他人不同,对于出类拔萃的弟子自然得有特别的照顾。”

    被送回仙林院后,坠儿立即假装开始打坐修炼,可心里却不可抑制的暗暗琢磨起玄素天文来,他没法按师祖所说的暂时抛下。

    “不使用灵力”是他在第二次观看玄素天文时突然生出的一个念头,绝不是刻意要标新立异才挖空心思去想的,他这念头也不是无根之水,因为这念头一冒出来他就回想到了两次施展出法术的情形,仅管不太确定自己当时用没用灵力,他还是立即停住了体内灵力的运行,再去看那两个符文时头就开始发晕了,只能用意念与之对抗,结果很快就就疼晕了过去。

    “肯定有问题。”头痛再次袭来时,坠儿急忙运转灵力从蒲团上直接窜入了院中,对着法阵就是一通猛攻,这是他提前想好的应急手段,他可不想再晕过去或再陷入冥思迷海了。

    以他的这点修为,拼了命的击打法阵也是弄不出半点声息的,直至心神完全定了下来他才停手,然后立即打坐补充起灵力来,现在灵力成了他对抗玄素天文的救命稻草,必须得时刻保持充盈才能安心。

    恒观仙尊把坠儿送回去后又独自回到了藏有玄素天文的那间紫色石屋,默默的对着那两个符文凝视了一会后,他止住了体内灵力,双手扬起比划了几下,随之空中就现出了几个符文的虚影,他轻轻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因为对玄素天文参研了上千年,而且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就,心念一动灵力自然而然的就被引发了,这件坠儿能作到的事对他来讲却异常的困难。

    坠儿虽然能作到在止息灵力的状况下参悟,可他遇到的困难是无法过份凝聚意念,明蓝施下的那道禁制太强大了,不是他所能突破的。

    按自己想出的笨办法折腾了几天后,他终于把问丹子给折腾来了,问丹子对他时不时就从屋里窜出来对着法阵乱踢乱打一阵的行为颇感疑惑,面对问丹子的质询,坠儿给不出什么合理的解释,只能推说修炼得有点心烦,借此发泄一下心中的烦躁而已。(首发网站 网易云阅读)

    问丹子正忙着琢磨如何炼制那两颗结婴的丹药,没心思跟他耽误功夫,遂没多加追问,但这也足够让坠儿消停下来的了,为了不引起问丹子的更多猜疑,坠儿只得强行让自己去接着学《开炉金典》借以分散心神,他也确实不敢再用心去参悟玄素天文了,他的笨办法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继续折腾下去早晚会有玩火自焚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