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推背图传奇TXT下载 > 推背图传奇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惺惺相惜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一十一章 惺惺相惜


    黄巢正要下令阻拦,朱温连忙朝他使了一个眼神。黄巢不明其意,问道“朱将军,有何良方能够留住芷儿呢?”

    朱温见黄巢心中放不下女儿,心想黄巢心疼女儿,极有可能将徐至委以重用,这不但毁了自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而且自己数次陷害徐至和周沅芷两人,他们得势后岂能放过自己如今之计只有彻底除了徐至和周沅芷,方能安心,于是他躬身回道

    “禀黄王陛下,依臣下愚见,我们不如先派人偷偷跟踪公主和驸马,来一个先礼后兵,先好言劝公主回宫,如若不允,我们再设法强行请回两位殿下!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黄巢本想亲临最后一场中日武术大会的,哪知一整天都被妃嫔羁绊,出宫晚了些,没能赶上观看徐至和菅原道真的较量,他见女儿和百姓们都已散去,心中也有了一些倦意,不耐烦道“此事就交与将军处置吧!不过千万不能伤害了芷儿,将她平安无事地带回寡人身边!”

    朱温笑道“属下谨遵陛下的口谕,一定将公主和驸马平安请回!”,说完就让几个亲信偷偷混进人群,一路跟随徐至三人和东瀛使者来到了城中的聚仙楼。

    再说徐至等人回到聚仙楼,徐至吩咐掌柜给五名扶桑使者安排了住宿的房间,方才回到自己的房间,这时店中的伙计正在给李存孝、薛阿檀、了嗔、了痴四人喂药,徐至见四人已清醒了过来,心中大喜。

    了痴向周沅芷诉苦道“周姐姐,你们总算回来了。我们一睁开眼睛,发现躺在一个陌生的酒楼里,你们也不知去向,我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刚才还在为你们担心呢!”

    周沅芷笑道“谢天谢地!你们总算醒过来,看来休息几天,就可以完全康复了。你们不用担心哥哥姐姐的,我们一路从太原返回长安都很平安的!”

    了嗔好奇地问道“姐姐,这里已经是长安了我们不是在太原寻找奇书的吗?怎么又从太原返回长安啦?”

    何梦娇见了嗔很是期待地望着自己和周沅芷,只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李存孝、薛阿檀、了嗔、了痴四人诉说了一遍。

    李存孝见徐至走了过来,接过伙计手中的药碗,亲自给自己喂药,谢道“大哥,两位姐姐,这几日你们为了治愈存孝四人的迷毒,很是辛苦,存孝谢过你们了!”,说完就要从床上爬起来,给徐至下跪行礼。

    徐至一把将他按住,劝道“存孝,大家都是兄弟姐妹,相互照顾是应该的,再说你身体刚刚痊愈,还需要静养,不必行此大礼!”

    薛阿檀听了,也十分感动,叫道“徐大哥,你对兄弟们的大恩大德,我们牢记在心!今后需要用到兄弟的地方,我们在所不辞!”

    徐至又让李存孝四人谢过了店内的伙计,突然听到敲门的声音,他打开房门,见是菅原道真、藤原文弘、圆真、圆通、圆慧5人,连忙将5人让了进来。

    菅原道真见李存孝、薛阿檀等人惊讶地看着自己,连忙向他们做了自我介绍,徐至也将李存孝等人介绍给5名东瀛使者认识。

    众人相互行完礼,方才坐定。徐至又叫来伙计给每位客人砌上一杯热茶,笑道“几位贵使乘风破浪,不远千里出访中华,交流友谊和文化,着实让人钦佩!”

    菅原道真抿了一小口茶,叹道“各位英雄有所不知,其实我们这次出访中原,并没有得到天皇陛下的恩准,我们是偷偷渡海过来的!”

    周沅芷惊讶道“这么说,几位使者出访中华,并不没有得到贵国官方的认可?”

    藤原文弘回道“是这样的,周姑娘!上一次敝国遣唐的正使就是家父藤原常嗣, 50年前,家父曾带领500名使者翻身涉水,来到大唐的长安,得到贵国文宗陛下最高的礼遇,吃的都是珍馐美味,住的是金碧辉煌的四方馆,可是这些都掩盖不了大唐的内忧外患,战火频仍!甘露之变后文宗陛下内制于家奴,外忧藩镇,每次召见我们都是忧愁满面,家父等使者也不敢久居长安,在大唐与各界做了简单的交流后,就请求返回故国!”

    徐至安慰道“那时我大唐也是风雨飘摇,自顾不暇,哪里还有盛世的气象,令尊那次出使中原,必定很失望!”

    藤原文弘叹息道“是啊,先父当年抱着很大的期望,来大唐朝圣,却看到了满目疮痍的大唐,文化艺术零落的大唐。家父回国后就大病了一场,很少与人谈起那次不愉快的遣唐经历,直到临终前才将心中的缺憾告诉了我,希望我能再回一次梦中的大唐,看一看那个青山绿水,莺歌燕舞、琴棋诗画的盛世景象!”

    何梦娇见藤原文弘说的凄惨,叹道“使者心中的那个美好的大唐早已不存在了,早已化为梦境了!”

    圆通插话道“其实我们也曾劝过菅原大人和藤原大人,我们不要再来中华了,免得伤心遗憾,其实只要心中有那份美好就可以了!”

    菅原道真无奈道“其实敝国的天皇陛下心中也很犹豫,他数次召见属下,说起我国已经快50年没有派使者去大唐了,要不要继续派遣使者我想起了50年前藤原大人的遭遇,心中也是不决,只好回禀天皇陛下,让我们5人先去大唐看看,然后再决定是否派正式使者来华!”

    薛阿檀不加思考,叫道“五位使者,你们也看到了,如今大唐已亡,天下四分五裂,长安也被黄巢所占,你们历经辛苦,到头来必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菅原道真苦笑道“鄙人也明白薛英雄的金玉良言,但是此次来中华,也不能说我们就没有收获!”

    菅原道真见藤原文弘、圆真、圆通、圆慧四人都用疑惑的眼光看着自己,解释道“我们此行虽然看到了大唐的衰败,看到了长安的破落,但大唐的文化和技艺并没有因此埋没,因为它已经深深融入到中华百姓的日常生活中了。因此,我们妄图趁着大唐的败落,要与博大精深的大唐文化争一时的长短,如今想来是多么的自不量力!”

    徐至见菅原道真很是谦逊,答道“贵国200年来坚持不懈,一直派遣使者学习我国的文化,如今你们的服饰、语言、文化、礼节、武艺各方面都不逊于我泱泱中华,正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菅原大人又何必为一时的长短而伤感呢?”

    圆真说道“徐少侠,我知道您一直宽慰我们,我们也很感激您。要说这次棋艺比赛,鄙人是输的心服口服,在敝国从没有人能在33手就能赢得了在下,而顾待诏的棋道看是平和稳健,但其中深藏杀机,就说那一手‘一子解双征势’,落一子,竟能同时解多路的困局,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佩服之至!”

    圆慧也叹道“诸位有所不知,那副《富士山美人图》是在下花了10年时间构思,执笔的呕心沥血之作。鄙人为了得到绘画的灵感,每逢四月樱花盛开,都会到富士山脚下静心作画,参悟自然人心之美,直到遇见一位美少女在樱花下若有所思,方才有了作画的灵感,此画一挥而就,一气呵成,曾被敝国天皇誉为扶桑国第一画卷,没有想到竟然不及贵国一普通女子的《飞花逐月图》!”

    周沅芷笑道“大师有所不知,那副《飞花逐月图》也不是出自一个普通女子之手,她可是大唐的秀云公主,不但长得貌如天仙,就是书画音律武艺各方面都很出众,她钟情于我们的徐大哥,因此和圆慧大师一样,心有灵犀,就情不自禁画出这样的一幅惊天动地、爱恨情仇的绝世画卷来!”,说完看了看身边的徐至。徐至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

    圆慧喃喃道“原来是这样的,想来这位秀云公主对徐少侠是真情一片,爱慕已久,只有真心相爱,方能让图画情意绵绵、光彩耀人!本人输与这样的奇女子,也是甘心!”

    徐至见周沅芷一直盯着自己看,只好转移话题道“藤原大人,你竟能用勋,吹奏出不同的鸟鸣声,真是当世的一绝啊!”

    藤原文弘笑道“徐少侠,听闻你也是喜好音律之人,用口技模仿鸟叫只是音律中的细枝末节,不值得您谬赞。实不相瞒,鄙人来中原之前,很是仰慕贵国乐器的齐整、音律的高雅,本想听一听贵国有名的《秦王破阵乐》,见识一下120名乐工,披盔戴甲,执戈持戟、气吞山河的气势,可惜没有这个眼福,不过听了几位演奏的《望江南》也不虚这次长安之行了,吾愿足矣!”

    徐至长叹道“藤原大人有所不知,如今长安毁坏,社稷倾覆,宫廷乐师们或流或亡,宫乐队早已名存实亡,这乱世哪里还能演奏出惊天动地、气势雄浑的旷世之乐呢!”

    菅原道真劝道“徐少侠真是年轻有为,不必如此伤感,就说这次武艺比赛,在下对阁下的潇洒飘逸的剑术,也是佩服的很!没有想到中原大地竟然有如此的智慧之人,竟然与我东瀛五行遁术打成平手!”

    徐至苦笑道“不瞒贵使,徐某已尽全力,方能勉强应付。如果擂台上没有那几根立柱为立足点,或者再战几个回合,在下必然落败。如果方便,还请菅原大人赐教五行遁术的奥秘!”

    原来这五行遁术来自于中原春秋战国时期,本是一种道家的逃生法术,传至东瀛后,被扶桑国武士普遍使用,并将其发扬光大,已成为克敌制胜的不二法门,因此每位东瀛武士都掌握不同深浅的逃生遁术,为了自身的安全,从不对外说起。菅原道真见徐至很是真诚,几次想告诉他,但苦于行规,又不便明言。

    李存孝听说菅原道真会五行遁术,他突然想起王爷爷的深仇大恨未报,从床上爬了下来,双膝跪倒在菅原道真面前,祈求道“还请菅原大人帮帮存孝!存孝只有知晓了五行遁术中的秘密,方能替爷爷报仇!否则存孝将长跪不起!”

    菅原道真见李存孝突然跪倒在自己面前,很是讶异,他双手扶起李存孝,问道“李少侠,你究竟有怎样的深仇大恨难道与我们东瀛武士有关吗?”

    李存孝将王进的父亲如何在洛阳比武擂台上,如何遭到东瀛武士的暗算,惨死在五行遁术下的故事详细地说了一遍,众人听了,都非常伤感,对李存孝为爷爷报仇的行为都表示了理解。

    圆通对菅原道真说道“菅原大人,这些浪人武士冒充我方的遣唐使者,在海上杀人越货,勾结地方黑暗势力,真是太可恶了!您不是一直教导我们要学武济世,匡扶正义吗?这五行遁术本就来自于中华,如今该隐身之术在中华式微,我们何必拘泥于规矩,何不将其中秘密归还给中华朋友,让他们惩治这些奸邪的无赖之徒,这也不枉了我们此次的中华之行!”

    菅原道真叹了一口气道“好吧!就如圆通大师所言,这五行遁术本就来源于中华,现在鄙人再将其中要义反馈给在座的各位中华朋友!”,说完就将五行遁术的要领告诉了徐至等人。

    原来五行遁术主要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种逃逸的方法。其中金遁术:就是用亮金属反射光线伤害对方眼睛,借此逃脱。木遁术:主要利用攀爬和跳跃,借助一些攀岩的工具逃脱。木遁的来源是在练习时一般是在树木上练习,能上树者基本能潜入任何宅院,就可以隐形逃跑。水遁术:培养水性,利用管子做水下呼吸,用特制木头鞋子水蜘蛛过河等。火遁术:是利用烟火等,或一些放火的道具,用于逃跑。土遁术:就是事先挖些地道和陷阱,特别是地质较软容易实行。学此术的人会根据土的性质来挖地道或地洞进行隐藏,用于逃跑。

    徐至见菅原道真讲完了五行遁术的基本要义,拉了李存孝、薛阿檀等人向他表示了感谢,菅原道真摆了摆手道“诸位切记,在下刚才只是说了五行遁术的基本要义,其实每一位东瀛忍者都有自己独特的遁术和逃生工具,还请各位英雄随机应变,小心应付!”

    徐至等人纷纷点了点头,再次躬身表示感谢。

    菅原道真笑道“诸位英雄不必客气,我们能在遥远的长安相会,也算是此生中的缘分。如今的长安城虽然到处都是残垣瓦砾,萧条不堪,但这只是暂时的,再枯萎的花草也会迎来灿烂的春天。诸位,这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明天我们5人就要离开长安回国了,我们回国后会奏明天皇陛下,再次派遣使者来中华,希望能在青山绿水、春美花开的绚丽季节再次与各位相会!也希望两国的友谊代代相传,永不止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