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TXT下载 > 我是至尊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大结局【二】【终章】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六百二十二章 大结局【二】【终章】


    至于叽叽为何会流落到天玄大陆这等低级位面这个问题,

    这一点,显然难以理解,不可思议。

    叽叽拼命地指手画脚,叽叽喳喳的说了半天,云扬这才摇摇头:“既然你自己也糊涂,就不用说了,我理解了,明白了。”

    明白你是糊涂蛋了。

    叽叽沮丧的低下了脑袋。

    他的确是说不明白。

    对啊,自己是凤凰,是神兽,为何却流落到了天玄大陆那么低级的位面?

    这也太……不说别的,爹娘也太不小心了吧?

    但它却不知,云扬是真的理解,真的明白,天玄大陆玄奇多多,又岂止一个叽叽,不是还有九尊兄弟,还有自己,哪一个的跟脚又等闲了!

    云扬越来越笃信,自己的身世不明,父母不知,背后另有因由!

    云扬抬头,满眼尽是淡定地看着面前的凤皇,轻声道:“凤皇陛下,天意莫测,天机更是诡谲,你的打算,注定是要落空的了!”

    凤皇哼了一声,却并不答话。

    因为,现在云扬的身上传来的气息,让他感觉浩如烟海,不可捉摸,似乎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重天地,又或者是天地神明,高深莫测,高不可攀……

    他谨慎的退后一步,沉声道:“是么?”

    心中却在嘀咕。

    刚才云扬一闪身拦住自己,自己竟然没有看不清楚对方的来往轨迹,云扬是怎么来的。

    怎么出现的!

    就算自己刚才将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投放在那头雏凤的身上,却也不该疏忽至此啊!

    除非,除非是云扬的实力已臻与自己同一级数,甚至更高的层次,才能让自己不察!

    刚才那一瞬……云扬给自己的感觉是,亘古以来,他就一直站在这里没有动过,只不过是自己飞过来,撞到了他面前一般……

    为什么会有这么诡异的感觉?

    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还是云扬么?

    明明在半刻钟之前,他还不是我的对手,近乎不堪一击,全凭多件神器法宝才能跟自己周旋啊!

    但是现在,我面对他,竟然由衷地感觉到了自己渺小,弱小得不成比例!

    凤皇皱起眉,突然以试探的口吻为了一句:“你……你是云尊???”

    云扬呵呵一笑:“你以为呢?凤皇陛下不是妖界第一智者吗?难道,分不出本座真假?”

    凤皇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云扬,感受着云扬身上恢弘如山,浩瀚如海的气势,脸色一点点的变得难看,很难看。

    此时,他有一种梦幻的感觉。

    眼前一切,都充满了不真实。

    明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云扬居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与之前判若两人,用差天共地都不足以形容!

    而这一切,就在自己眼前发生!

    他充满了警惕与怀疑的目光注视着云扬,半晌后心中才浮现出一个念头:难道,云扬使用了什么燃烧生命潜能的秘法?以摧残自己的方式,将修为提升了起来?达到当前这般足以威胁自己的程度!

    若是如此的话,云扬必然不能持久!

    任何透支秘法都必然存在无法持久的缺陷,更何况还是如云扬这般,不过片刻之间,便判若两人的巨大实力提升。

    凤皇原本惊疑不定目光重复凝实,且愈发犀利了起来。

    他的脸上甚至露出了满是自信的笑容:“云尊,不知道你这种状态,能维持多久,一炷香,一盏茶,还是百息时间,又或者是更短?”

    云扬淡淡道:“这个可不好说,新晋妖皇陛下何妨亲身一试,实践才出真知,你的猜测,我的回答,能做数吗?!”

    “自然是要试试的。”凤皇长啸一声,身子腾空而起,在半空化回本体,随着轰的一声响动,他的身体再现庞大到了将整片天空都盖住的恐怖地步!

    虽言一试,但凤皇并未托大,当前状态乃是凤皇的极致威能发挥!

    不但催动了全身极限修为,更加上灭世策的力量,总之就是全部威能力量修为,尽数被他调动了起来,这一刻,空中的炙热程度,几乎是青天也得被烧破一个窟窿!

    承载了如此巨量威能的身形,自然庞大到了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在在场旁观者的目测里,此刻的凤皇身形,几乎比得上之前血魂山一般的雄伟硕巨!

    单只是一颗眼珠子,就已经比得上地面上的一座小山大小,在空中盘旋之瞬,径自口吐人言:“云尊!实力暴增如你,何吝与我最终一决,定鼎此次决战战局!”

    邀战之声未落,他的身子,已然俯冲下来。

    炽烈无比的涅槃天火,亦呈现出前所未见的威势,宛如为凤皇助威一般,猎猎燃烧地跟着其一道往下冲来。

    周遭观战者,即便是圣君四级巅峰强者,此刻都倍觉压力,呼吸不畅。

    毛发为之蜷曲。

    而此时的凤皇距离地面,还有数千丈之遥!

    可以想象,若是放任凤皇这般的冲下来,这一片战场上的所有生灵,无论人族妖族海族,尽都要付之一炬,化为飞灰,能够侥幸存活的,估计也就有限的那么几个而已。

    这一击,极限威能!

    威力,连凤皇自己也无法控制。

    云扬长啸一声,拔身而起,不闪不避,正面迎接凤皇极限一击!

    而随着云扬的身形升空,整副身子开始急剧壮大,眨眼间已经化作了山岳一般的巨人,手中天意之刃,也首度化作了万丈长锋!

    云扬以顶天立地之姿,虚空而立,一刀悍然挥出。

    这一刀甫出,即时鬼哭神嚎,无边天地,都在这一瞬间尽数聚拢到了一处,归于一片混沌,而这口刀,便是混沌之中最最闪亮的闪电!

    又或者说是,混沌之中的唯一光亮,将无边混沌,一刀劈开!

    此招正是云扬最新领悟的天意之刃第八招后一式。

    面对凤皇汹汹来势,云扬毫不犹豫地直接动用了这一招。

    刀开鸿蒙!

    这是分开苍天大地的一招,也是彰显人类起源的一招!

    相关亘古之初,盘古破鸿蒙,自此开始清浊两分!

    浩瀚刀光照亮长空,闪耀了大抵,浑浊天地,宛如真的被一分为二了!

    凤皇一声惨嚎,两边极端碰撞,他的半边翅膀被云扬直接切落了下来。

    天意之刃之前接连狂砍数千刀都还无法伤害的身躯,现在还是同样的一把刀,就只是一刀之间,却已经是将整片遮蔽了天空的翅膀尽都切了下来!!

    随着一翼离体,无边血雨倾盆洒落,只是血滴还在半空,就已然化作了一滴滴琉璃一般固态形状的火焰。

    叽叽见猎心喜,飞蹿而出,化作了一道极速流光,这些血液尽数啄食鲸吞,一扫而光。

    那向着地面掉落的巨大翅膀,也被云扬挥手间,收入进了神识空间之中。

    他可不敢放任这片翅膀掉下去,若是真掉下去了,下边的观战者,尤其是九尊殿的弟子们,只怕要死一大片。

    圣人强者已经拥有滴血重生之能,境界修为更进一步的凤皇,又该拥有什么玄奇的威能呢,最起码的,将掉落的部分躯体,化作分身应该不难吧,若是这半边翅膀,变成了一尊凤皇分身,乐子只怕就要大了,还是将之收入神识空间之内加以镇压为宜!

    毕竟随着云扬生生不息神功突破至第八层,神识空间还有绿绿的级数也随着而增,足以镇压凤皇的躯体!

    云扬一个闪身,无须刻意撕裂空间,却亦如无视距离远近一般的踏破虚空,径自来到了凤皇左近,轻轻一掌,正整拍在凤皇的前胸!

    五行之力,猛然间极限爆发!

    凤皇一声闷哼,巨大的身躯被打得在空中连连翻滚,一路翻滚出数万丈之外。这次才将一口鲜血,好似瀑布一般喷了出来。

    鲜血内中,还有无数的内脏碎片!

    甚至,还有一些晶莹闪亮,散发着浓郁能量波动的东西。

    那是内丹,凤皇的内丹!

    凤皇的内丹,竟然被云扬轻轻一掌震碎!

    凤皇庞大的身体,突然在空中消失,云扬动念欲追之际,却见面前空间一阵闪烁,重新化作人形的凤皇出现在面前。

    此刻的他,一身皇袍,但是却是缺了一边肩膀。

    但他卓然站在空中,却仍旧雍容华贵,风采过人。

    甚至于,他的嘴角都没有血迹。只是脸色稍微有些苍白,丝毫也看不出身受重创的样子!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着云扬,良久良久之后,才轻轻叹息一声,道:“云尊,你果然是天选之人,原来你才是天选之人!”

    他怆然笑了笑,慢慢的说道:“数万年的谋划,一朝功成……却是在你成长起来的时候发动……就这么输在你的手里,是天意,朕纵然不服,更不甘心,却也无话可说。”

    云扬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他知道,现在的自己什么都不用说。

    现在不过是凤皇在最后时刻的倾吐而已,所有人,包括自己在内,都只需要做一个安静的听众就好。

    凤皇沉默了片刻才道:“你是如何做到的?我不希望一切尽为天意,给我一个走得安心的理由!”

    云扬缓缓道:“你此战之败,有内因,有外由,有你之疏忽,也有我之侥幸,但归结起来,大抵不过就是,在这一场大战之前,我就已经到了突破的临界点!而与你这一战,许多的内因外由,综合到了一起,促成了我突破的契机,需要我详细说明吗?!”

    凤皇微微一愣,随即恍然一笑,道:“原来如此,本该如此,正是如此。哈哈哈哈……”

    云扬淡淡道:“还有……你的计划虽然全部成功,但是最后……你却也是众叛亲离,孤家寡人。那些与你一起打拼的兄弟,到现在,还有几个?”

    “凤皇,我们人类讲究初心,讲究不忘本。而你们妖族,难道就可以漠视这些最珍贵的感情么?在你倒行逆施的那一刻,已经注定了你的失败。”

    “有些道理。”

    凤皇有些怆然的笑了笑。

    他缓缓转身,注目于空中犹自化身流光,还在点滴追逐自己流下血液的叽叽,眸子生出中有说不出的羡慕之色。

    再看看地上的满目疮痍,无数呆呆站着,看着空中的人族妖族海族,眼底掠过了一丝失落。

    他略带几分感伤意味的说道:“当初,你刚入妖族,我就发现你的身上似乎有我分身的气息……那时候我就猜测,我分化而出的分身,失控的分身,应该就是为你所你灭……”

    “那时候我就猜测,你是天命之人。”

    “后来,在玄黄的分身暗棋,也因你而破。我更加确信,若不能尽快完成大计,恐怕妖族将会会毁灭在你的手里。”

    “直到灭世策前夕,你的修为一而再的突飞猛进,到了圣人层次,乃至此世极峰,朕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

    “紧锣密鼓,抓紧时间不顾一切的发动,便是为了要抢在你的前头,拥有超越此世绝巅的实力修为。但却怎么也想到,人算终究不如天算,到底还是没有抢过你。”

    “天意,这就是天意!”

    凤皇哈哈一笑,道:“我筹谋了四万三千年的惊世大局!只为了一统天下,一靖玄黄,将人族妖族,此世生灵尽数纳入我妖族的管辖之下!”

    “唯有达成这个目标,我才能够借助灭世策的力量,臻至更高级数,达到超越此方天地的层次,我才能超脱此世,跨越星空而去,寻找我的族群,这是一桩功绩,也是一份资本。”

    “更是我们凤凰一族,数万年的夙愿!”

    “想不到,最终还是功亏一篑。”

    “凡间生灵,不该与天相争,更不该违逆天意啊……”他的眼睛看着云扬手中的刀,眼神中尽是羡慕之色,道:“听说,你这把刀叫做天意之刃?”

    “不错。”

    “呵呵……我一生都在致力寻求天意大道,一心想要被天意眷顾;但是等待我的,居然是一口天意之刃!”

    “我的半边身体,一颗内丹,肆万伍仟年修为,尽数都毁灭在天意之刃之下!”

    “人与天争,自取灭亡,此言不虚也!”

    凤皇仰天长笑:“哈哈哈哈……造化,这便是造化!这就是苍天呐!!”

    云扬默然片刻,问道:“凤皇陛下,若是最终在你手中统一了玄黄,你会如何?灭绝人族么?”

    凤皇惨然一笑:“现在再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史书后世只对胜利者有意义,吾纵然再有宏图伟愿,无边志气,又有何用?”

    他出神半晌,终于道:“但你既然问道,说说却也无妨。毕竟是你击败了我,我将陨灭于你手;你有这个资格知道。”

    “我原本打算,统一玄黄之后,人族还是人族,妖族还是妖族。纵然血魂山会因灭世策的伟力而不存,但臻至更高层次的我自然会为人族和妖族另设一道界限;当然,在我的统治之下,妖族会得到更加宽容的生存氛围,却又绝无意灭绝人族,甚至连打压都不会。”

    “关于人与妖终战这个问题,许久前我就跟狐皇还要猫族白衣讨论过,我们三人的意见完全一致,人妖共存,相护制衡才可能长治久安,而于我而言,还有更深一层的想法,人类之中,有人曾经成为过这片天地的主宰,那么就是这么天地的宠儿,为天意所钟。我若是灭绝人类族群,必然会遭天谴。”

    “所以,我不会做。”

    “而吾靖平玄黄之后,会给予彼此相对的和平,令到两族为了生存下去,变强之心永远不熄,互相抗衡……而在这种制衡过程之中,必然也会有无数天才脱颖而出,缔造出新的传奇。”

    “当这种相互促进达到一定程度之后,这片大陆必然诞生新的星空强者,甚至不止一位两位,而是许多星空强者彼此辉映。而到了那个时候,我身为统一之人,必然会成为这片天地的领袖,万世之光。”

    “随着越来越多的星空强者从这里走出去,而这些人,都曾是我的子民,我的属下,我未来称霸星空的基础!”

    “我将带着他们,先回归凤凰族群,然后征战诸天万界,一直征战下去!”

    “至于征战到什么时候,自然就要看我会在什么时候身死道消,到了那个时候自然告一段落!若是我能一直活着,一直变强下去……那就是我或者是彻底征服所有诸天世界,又或者是自开世界,创造天地,达到君主大人那样的终极强者!”

    “也唯有到了那个时候,我才有资格一会君主大人,面对自此世崛起的传奇神话。”

    “我要告诉他,虽然,您的意志被我违背了一些,但我终究还是走到了现在的位置。我还会告诉他,您当初将妖族放逐在万妖原这等地方,是您的偏心,也是您的错误!”

    “因为妖族,也是可以走出来,我以现实佐证此说!”

    “在此之后,我或者还会与君主大人一战,挑战这个久远的传奇神话!”

    “若是我败了,再无他说,败者任何言语都是虚妄,没有意义!”

    “但若是我胜了,我则会告诉他,胜者拥有制定规则的权力,往昔如是,现在仍旧如是!”

    凤皇看着虚空,满眼怅然却又向往的说着。

    似乎已经走在了他所想象的世界里,向着最终的目标前进。

    “在这里四万多年漫长岁月,只不过是我的起点,我的基石。我算尽了一切,算尽了人心人性,算尽了机谋智计,算尽了天下,算尽了生灵,即便是你这个变数,本来也还在我的算计之中。”

    “只是,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快,千算万算,不及天算。再怎么智谋通天,再怎么周密布局,终究只是天地之间一只蝼蚁!”

    凤皇凄然摇头:“妄言算尽天下,终究不免倾覆于天命之下,我的最大败因,不过天运!”

    云扬轻轻叹息。

    不得不说,对于面前的凤皇,云扬心底始终有一份隐隐的佩服。

    便如当初的年先生,盖世修为,心计无双的年先生。

    深谋远虑的布局,操控天下的智谋,拨弄风云的能力……

    数万年苦心筹谋,计谋算尽;心,固然偶尔会软的下去,但只要能狠得下去,任何事情,能够执念万年,此志不渝!

    如此人物,又岂止是枭雄,奸雄,该称之为一代盖世豪雄,半点也不为过!

    甚至,已有称谓词汇远远不能形容。

    只可惜。

    正如凤皇自己说的那句话:天意如此,天运不及!

    换在任何人的视野,数万年的筹谋,怎么可能会比不上一个修炼了二十余年的人?

    这根本无法想象!但却偏偏就发生了!

    而且还是在凤皇已经急疾应变,得成凌驾于此世之上伟力的当下,若非天意如此,天运如是,岂能如此?!

    “乱世造英雄!”

    凤皇淡淡的笑了笑,道:“我一直以为,我是这乱世之中最闪亮的星辰,自以为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之中,一应人事物,一切尽都算无遗策,却忘记了,天运乃是任何智者都无法掌控的物事,更加没有想到,天意给我的定位,不过是衬托明月的暗星。”

    他抬起头,看着云扬:“云尊,你想要如何安排妖族呢?”

    云扬笑了笑,道:“与你的做法差不多,不过应该会比你更温和一些。而且……我会在这片天地,重新制定规则。”

    “重新制定规则?天地规则?”

    凤皇眼睛猛的亮了起来:“你已经到了这等地步么?”

    云扬轻轻颔首。

    凤皇看着云扬,眼神首度显出羡慕之色。

    毕竟云扬当前所拥有的,正是凤皇梦寐以求的境界,自己苦心孤诣四万多年,对方轻而易举的得到了!

    “天意何止弄人,端的不公至极,人算不如天算,吾数不及天数啊!!”

    凤皇哈哈大笑,笑声凄怆至极。

    随即,他又将目光落到了叽叽的身上,眼神突然变得炙热,他并不回头,就这么死死的看着叽叽,口中说道:“云尊,你可知你这一战,胜来不该如此简单,就算你的实力已经在我之上,若吾处于自我巅峰状态,未必没有机会跟你拼个同归于尽!”

    云扬点点头:“刚才一击得手,我就已经有所感应,在我突破之后,对于此役已有必胜信心,却也没想到能如此轻易的得手,这其中尚有我遗漏之处吗!”

    凤皇苦涩的一笑:“天运是任何智者都无法掌控的东西,我不为天意眷顾,而君为天意所佑,自然会有无穷助力,连吾心心念念,梦寐以求的纯血凤凰,竟早就成为了汝之宠物,更在之前与我纠缠之间,非但为你争取到了时间,更吞噬了超过十一之数的涅槃元火,若非吾太过心切凤凰纯血,甚至有觊觎垂涎之心,一则你未必来得及突破最后瓶颈,二则我若不失那十一之数的涅槃元火,此役不至这般轻易,端的时也运也命也,吾在此求你最后一件事情,望你一定要允吾。”

    云扬恍然道:“原来竟是如此,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只要是我在我能力范围之内,自会斟酌。”

    云扬一直都怀疑此役怎会胜得如此轻松,简直就好像是在开玩笑一般,原来竟是凤皇的涅槃元火被叽叽吞食了许多,造成实力大损,突破之后的云扬比之凤皇本就大占上风,凤皇再损许多底蕴,令到强弱之势更形悬殊,这一战草草了结,也就不难理解了!

    “你的这头凤凰,虽然是凤皇纯血,但现在仍旧只是幼生期。距离当真生长完全,还有很远的一段路要走。而他之所以被你得到,很可能是因为远古凤凰族群的一个故老传说。”

    “这个传说就是,每一任神圣凤凰……都需要自己找到自身护道之人。凤凰涅槃,是需要有人护道的。”

    “所以,每一颗凤凰蛋问世之余,自带大道轨迹;而这大道轨迹,会将这头凤凰随机穿越诸天万界的彼端,送到他的主人,或者是护道者身边。”

    “这大抵就是他出现在你身边的理由。”

    “而神圣凤凰的护道之人,多半亦是天命之人。最不济,也是天选之人子。所以,无论如何,神圣凤凰的成长,都会很顺利,哪怕他的护道之人中道夭折,难达彼岸,但那也必然是在神圣凤凰成长到相当地步之后……也就是完成了最初阶段的护道。”

    “这便是纯血凤凰一族的天赋气运所在。”

    “当我确认了他的身份,我已经明白我将会失败,但我最后还是想要尽力一搏,与天一争,因为我已经超越此世绝巅,纵然是天选之子,我也可能扼杀!”

    “而只要我杀了你,我便会成为此世的天命之人,连那头凤凰,也会成为我的囊中之物,口中之食!”

    “可惜我终究没有争赢天命。你的这头凤凰,在成年之后,迟早会返回其族群的。”凤皇炙热的眼神看着叽叽:“不知能否让他带我去看上一眼,了无心愿!”

    “了你心愿,带你去看上一眼?”

    云扬大是疑惑的皱起眉头。

    现在的凤皇,其真实状况可绝不似看起来那么安然无事,而是已经到了随时可能陨落的边缘。

    由于云扬对凤皇当前战力修为评价极高,刚才已经是鼓足全力施为,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掌,实则却是凝聚了天地水火风雷五行交融的极端之掌,更兼打了个结实,已经将凤皇的元魂,内丹,肉身,神识,尽数摧毁殆尽。

    现在之所以还能对话交流,不过是最后的一口元气在支撑而已。

    就算自己答应,他又怎么可能去得了?

    “无须质疑。”凤皇深吸一口气,道:“我会用我之一切,来成全你的凤凰,让他成长得更快一些……而我的交换条件,仅止于保留一丝真灵,只留看上一眼的微薄之力,我只要求,去看一眼,了却夙愿。”

    云扬犹豫了。

    他显然是在担心,自己一时的犹疑,会否留下遗患呢!

    凤皇若是真的得到了保留一丝真灵的机会,进入叽叽体内,那万一成长到一定地步之后,会否最终夺舍叽叽呢?

    云扬对于凤皇的分身之道,元神之法可以忌惮万分,这可不是没有可能,反而是大有可能的事情!

    就在云扬决意拒绝凤皇这一最后要求,免除后患的时候,却见叽叽好似飞一般的冲了过来,在云扬面前扑扇翅膀:“叽叽,叽叽……”

    云扬皱眉:“你是说,这……可以?”

    “叽叽,叽叽……”

    叽叽又是好一段的长篇“叽叽”,急促促的想要表达着什么。

    所幸云扬还是完全明白的。

    神圣凤凰与生俱来的涅槃灵火,乃是比涅槃天火或者涅槃元火更高级别的异火,其他玄奇还在其次,无法被夺舍却是其独有特质;若是凤皇处在最完整状态,或者还可以一点一滴的磨灭,而仅余一丝真灵,根本连叽叽的识海都无法进入,仅止于在他的掌握中一直沉睡而已;及至彼时到了族群的时候,再用秘法激活,凤皇的最后一丝真灵才会现身,不过了却夙愿的凤皇,就只余下几个呼吸的功夫客货,便会耗尽能量,永远寂灭。

    这对于叽叽而言,完全不存在任何风险,以此为交易筹码,端的一本亿利,获益无穷!

    凤皇满眼尽是渴望的看着云扬,道:“可以么?”

    “我答应你!既然叽叽作为当事人都愿意成全你,我没有理由拒绝!”

    云扬郑重承诺:“若是有一天,叽叽能够回归族群,必然会携你一同归去,让你看一眼神圣凤皇的族群真容,了却你的夙愿。届时,若是你们凤凰一族另有复活你的办法,便是你之机缘,我也不会阻拦,一切,只看你的造化。”

    凤皇哈哈大笑,道:“相信到了那个时候,你早已不会再将我放在眼中,甚至……真要到了那个时候,连整个神圣凤凰族群也不在你的眼中了。”

    “哈哈哈……凤凰一族自我标榜,说是护道之人,但是在你们这些天之骄子们眼中,其实……不过就是一只宠物,不过如此。只不过位置不同,立场不同,定位不同,各自满足自己的说法而已。”

    “叽叽!”

    叽叽满眼凶狠的瞪视着凤皇,显然对他这种说法很非常的不满意。

    凤皇哈哈大笑。

    随即,他转过身体,看着下方,大声宣布道:

    “人族妖族大战,至此终结。本皇败了,也就是妖族败了,自即日起,妖族将臣服于玄黄云尊之下。自即日起,玄黄云尊,便是这片大陆的至尊!”

    他自嘲的笑了笑,对云扬道:“我现在说的话,也不知道还有几分管用。不过,愿赌服输,败则败矣,这份姿态总是要做足的。”

    云扬由衷的说道:“其实……我是真的很看重你这个对手,只可惜,这一切都太快了。若是有可能,我倒是想尝试与你从小一起斗到大……从头至尾,欣赏一下,你那算无遗策的盖世智谋,无双算计。”

    凤皇哈哈大笑:“莫说你是云尊,便当真是智尊,你也是斗不过我的,只可惜,绝对的力量之前,智谋沦为末节,不足为道矣。”

    “哈哈哈哈……”

    大笑声中,凤皇的身子陡然一旋,腾的一下子化作熊熊烈焰。

    火焰中,一头小凤凰留恋地看了这个世界一眼,随即一声长鸣,血光崩现。

    一片血海,点滴汇聚成为一颗拳头大小的金色血液,闪烁着耀目光芒。

    随着金色血液浮现,一个低沉且缥缈声音慨然道:“兄弟们,对不住了。虽然最后生死相搏,虽然最后龙御天也死在我的算计之下;但这四万年中,我真切的感受到,与你们做兄弟真好,很幸福。”

    “虽然从此不共青天……不过……还是要说一声:对不住了。”

    这个声音在笑,一种怆然的语气惨笑:“虽然……你们都听不到了……”

    随着那一声低低的叹息之后,这一团金色血液化作了流光,缓缓飞向了叽叽。

    叽叽并无迟疑,将之一口吞了下去。

    随即浑身上下燃起腾腾火焰,身子再度在肉眼可见的态势渐次变大!

    凤皇的毕生精华,一世精粹,还有由灭世策而获得的玄异伟力,此刻,全都成全了叽叽。

    火焰在持续燃烧,叽叽倒在云扬怀中,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化作了一颗碗口大小的凤凰蛋。

    吸收了凤皇的所有能量之后,叽叽果然大幅度缩短了成长期的时间,一路飙升到了凤族成年阶段:涅槃重生!

    云扬轻轻叹息一声,将凤凰蛋收了起来,叽叽这一涅槃,只怕要睡上好长一段时间了。

    ……

    下面,已经是欢声一片。

    “胜了!”

    “胜利了!”

    “我们胜了!”

    “我们竟然胜了?!”

    无数的妖族强者,失火落魄的站在地面上,还在呆呆的仰头看着虚空,满眼的不敢置信,似乎还在寻找他们的皇者,希冀刚才听到,只是幻听幻视。

    此际妖族方面的最强者,遍体鳞伤的蛇皇,悄然恢复了原形,盘在地上,凝目空中,冰冷的双眼之中有两行泪水,缓缓流淌下来。

    云扬沉默了片刻,终于落下身来,降临到妖族这边。

    鹿皇等人也都挣扎着站起来,化作了人形,来到了云扬面前。

    妖族仅剩下的七位皇者,站成了一排。

    鹿皇率先开口:“玄黄云尊大人,您打算如何对待我们妖族?”

    云扬沉默了一下,道:“放心,不会赶尽杀绝。”

    鹿皇深吸一口气,道:“我们想要听一听云尊大人的打算。”

    云扬考虑了一下,道:“关于此事,还须得让我考虑一二,斟酌一下。”

    “应该的,应该的。”

    见到云扬态度温和,并不是极端之像,几位皇者心中莫名的放心下来。

    毕竟这位之前可是最大的杀神,一刀屠戮百万!杀戮起来,都是论数千丈方圆来算的。

    再以他刚才轻取凤皇的超绝修为战力,即便是覆灭整个妖族,只怕也花不了多少功夫!

    形势比人强,现在弱势一点绝非多的丢人事,毕竟悠关整个妖族的存亡生继!

    ……

    云扬倒也没有考虑太久,不过斟酌了半个时辰的功夫,就再度腾身到了空中,显然是对后续定计有了决定。

    云扬骤现自身威时,一瞬爆发,可谓是将自身实力提升到了极致,进而展现于人前,登时浑身星光闪烁,无数细碎的星辰,如同有了生命一般,在空中熠熠发光,辉华耀世。

    “天庭可有人在?”

    云扬一声断喝。

    众目睽睽之下,青天白日之间,轰的一下子出现了一座巍峨缥缈的宫殿,那宫殿占地绵延数千万里,一眼看不到尽头,周遭尽是祥云缥缈,半隐半现。

    紧跟着,数道仙风道骨的身影,宛如虚空化影一般的出现在半空中。

    当前为首一人,头戴冲天冠,身穿紫罗袍,面目威严肃穆,凝目看向云扬之际,满面蔼然:“云尊大人召唤吾等不知有何吩咐?”

    “地府可有人在?”

    云扬又再次高喝一声。

    话音未落,地面上一团冥雾应声而现,腾的一下子冒了出来,当先出来三道影影绰绰的身影,不是久违的楚江王秦广王与阎罗王三人,却又是何人?!

    “云尊大人久见了。”

    三位阎王同时拱手示意。

    他们对这一战自是关注已久;时时刻刻都在战场之下收拢阴魂。甚至这三人还打定了主意,若是云扬始终处在下风,有性命之虞的话,即便是不合规矩也要出手帮忙。

    此刻大局底定,再听到云扬召唤,立即就现身出来,甚至森罗庭其他几王,也都在赶来的路上。

    云扬笑了笑,拱拱手,道:“今日斗胆冒犯天庭地府,为我做一下见证,若是天庭地府亦有意愿,不妨参详一下云某提出的建议,共襄盛举。”

    天宫那位为首之人呵呵笑道:“但凡是云尊大人之令,我们必然听从!”

    一殿秦广王也是哈哈大笑:“云尊大人有令,岂敢不从。”

    彼端的东方浩然等人眼见这一幕却是直接呆滞,愣然当场,不知所云。

    虽然都知道云扬人面广,三教九流皆有接触,连妖族都有结拜兄弟,但此际大刺刺的一声吼,嗯,是两声吼,直接将传说之中的天庭与地府都给召唤了出来,这……这居然是真的!

    更有甚者,天庭地府来人,貌似都认识云扬,一副颇有渊源,很乐意听命于云扬的样子呢?!

    这真的是真的吗?!

    “不敢。”

    云扬谦虚了一句,随即道:“某家这次要修订的,乃是这个世界的基本法则,此事需要天庭地府作证;也需要为之履行。”

    “自即日起,玄黄人界将正式与万妖原接壤。然,另有一座大山脉会出现,我称之为,云雾山。这云雾山脉会如往昔血魂山一般的隔绝妖族与人类与玄兽的通路,将之变成为三处区域。”

    “而在三域之间的中间区域,列为荒芜之地,为三族共享之地,三族皆可进入。”

    “自即日起,玄黄界修炼天规亦有所修订。”

    “心存善念,方可得成正果;因果循环,善恶有报,果报不爽;武者进阶,须有天罚,赏善罚恶。但凡业力缠身者,天罚倍增,难得超脱……”

    “此天规,适用于人族,玄兽,妖族。无论修者或者普通百姓,尽在其列,勿枉勿纵。”

    “……”

    云扬林林总总,列下共计是七条天规,被后人称之为:七大限!

    简单说,便是行善事者,自然有天眷顾,多行不义者,必有天谴;而武道修为,也尽都与此挂钩,等到突破的时候,做过什么事情,必然会有报应。

    或者心魔,或者天雷,或者反噬。

    却又留人一线,纵然天罚加身,也非是一棒子打死,必死无疑,而是留有余地!

    所有强者,加上天庭地府的人都在静静地听着。

    这些个天规还是存在倾向性的,几乎就是差点直接说:不准吃人。

    但总体来说,还算是公平公正足堪公开的。

    即便是妖族诸位皇者,对此都是表示很满意,并没有任何异议。

    毕竟这些个新订规条,比起之前可是好了太多太多。

    至于妖族吃人,作孽;只要你不怕时刻悬在头顶的天雷,你可以去试试!

    留你一线,可就只是留一线而已,还是危机九成九的!

    武者都希望变强,变强是为了什么,自然是更好地保护自己和家人还有就是享受生活或者是追求更高的目标。

    但是武者之路上,充满了苍天考验,便是天罚。

    你若是为所欲为无所忌惮,一步一卡,早晚教你陨灭在天雷之下,那么,修炼一生,又有什么意义?

    而人类也同样要受此限制,作为失败方的妖族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实力空前折损的海族彻底归入妖族。

    妖海被云扬以大神通全数挪移,挪回到了原本位置。

    妖族另一彼端的荒芜之地,则是被云扬大肆挪移搬迁,再施以土相木相神通,使得荒芜尽去,可供生灵生存的大陆区域,比之前扩大了不少,至少对于同样元气大伤的妖族来说,生存区域暴增近倍。

    然后,云扬与蛇皇,鹿皇,还有东方浩然,蟒九等人进一步商议,重新又增加了一些三方共识,互通有误,互补长短,令到彼此相处状态愈发和缓。

    天庭地府对此自然乐见其成,无不应允。

    以后,便是由天庭地府,来执行这些规则,亦是全新的……天意!

    至于云扬,无需任何人承认,已经是玄黄至尊!

    敲定好这一切,云扬腾身来到玄黄界上空,尽展土相神通厚土之力,极限发动。

    众人眼见脚下大地在一路蔓延出去,一座恢弘雄伟山脉拔地而起,厚土之光尤自不断闪烁,片刻功夫便即山脉成型,形成了比血魂山还要坚固数倍的硕巨山脉!!

    坚不可摧,无可破坏!

    这道绵延山脉贯通南北西东,将整片大陆清晰地分划成了四个部分。

    一个巨大的三角,人族,妖族,玄兽,各占一角;而在最中间位置,群山环抱之中,满目乃是荒凉,便是人族妖族玄兽皆可进入的荒芜之地了。

    有些心思灵活的,已经开始在心里计划,在这里建立坊市,交易买卖。

    这里,明显是唯一一个流通三族特产之地!

    看起来满目荒凉,什么都没有的荒芜之地,实则却是一块未开发的宝地,日后寸土寸金已经可以预见!

    只不过,在此建立基业需要足够强悍实力而已。

    而实力……现在大家自忖,貌似都不缺的说。

    妖族的野心家都已经在这次战役中一网打尽,硕果仅存的海皇也被云扬贬谪永世不得出海,至死方休。

    至少在短时间之内,那种野心家出现的几率,是极其少的。

    对于罪孽累累者,不仅是天罚雷劫,地府建立十八重地狱,设置万千刑罚;设置黄泉路,奈何桥,望乡台……

    天庭成立接引处,将会善待那些一生行善事的人类或者妖族玄兽……

    这些,却又都是后话了。

    总而言之,一个规则完备的世界,雏形已立,正在逐步完善成型。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云扬将会绞尽了脑汁来完善这一切。

    这却是玄黄至尊,需要做的,必须要做的事情!

    当年设立天誓的君主大人如是,而今的玄黄云尊亦如是!

    ……

    血魂山之战,至此算是彻底了结了。

    妖族方面各自回归,舔舐伤口,人类也都回去了,各回各家,休养生息。

    整个玄黄界,随处可见悲伤与喜悦,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氛围,成了主旋律色调。

    这一场大战,双方战死数量都是巨大无比,再算上之前启动灭世策陨灭的两百亿生灵性命的话,伤亡数字很大几率超过了三百亿之数!

    三大天宫更是直接变成了白幡的海洋。

    狐族回到了原本的领地,继续繁衍生息,狐族太子九尾玉现在也已经成长起来,作为新的狐皇,率领族人休养生息。

    而狐后与猫妃却是循着初衷跟着云扬来到了九尊殿。

    狐皇与猫祖两个之前损耗殆尽,连元灵都仅余点滴,即便是有如九尊殿这等福地洞天的浓郁灵气来恢复,仍旧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但是狐后猫妃却都愿意等下去,等待她们的爱人,归来的那一日。

    哪怕他们一辈子无法恢复,我们也认了,我们情愿等他们一辈子。

    云扬回去之后,很快便将九尊殿首尊之位传给史无尘。

    史无尘对此坚辞不受,其他的天残十秀众人也都是纷纷摇头,敬谢不敏。

    此次人妖终极战役对他们此际莫甚,此际就只有一门心思的修炼,虽然明知道目标遥不可及,却仍旧想着,在云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能够一起飞升离开,去往新的天地打拼……

    而云秀心与胡小凡等,亦明确表示了对于权力没有兴趣,更加没有兴趣参与门派管理什么的。

    于是云扬在经过门派商议之后,将掌门之位传给三弟子孙明秀,又以白夜行与玉成航为辅助。

    随后云扬与上官灵秀,计灵犀等闭关十年,稳固自身境界,准备踏破虚空而去之事……

    现在的九尊殿,已经成为独一无二的超级门派,三大天宫都要瞠乎其后。

    东方浩然等都是相顾苦笑:原来祖先预言之中的“尊位消失”的真相竟是如此……倒是虚惊一场……

    再十年之后。

    云扬如期出关,简单安排了一下之后,带着计灵犀与上官灵秀,破空飞升而去。

    凌霄醉,董齐天等人此际也先后突破了圣人最后的阶位,达到了半步星空的层次,每个人都在努力修炼,准备在正式破碎虚空,去寻找云扬。

    在整个玄黄界,又一个流传千古的传说诞生。

    玄黄云尊,玄黄至尊!

    自从有了玄黄界,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有云扬这样的名声与权势,至尊二字,当之无愧。

    后人为了尊重云尊,将武者修为之中的“至尊”与“至尊之上”剔除;改成‘神玄之上’。

    反正是从此以后,再无人敢妄称至尊。

    这个惯例甚至传到了人间,连人间帝王也谨称自己为‘天子’‘皇帝’;不敢再以至尊自居。

    ……

    云扬破碎虚空而去,带着两个妻子游历星空,看尽无数星球湮灭诞生,阅历大增,眼界更阔,却在某一日,撞到了一个全身金毛的猴子,乍然出现在云扬面前,嘻嘻笑道:“我的棍子,该还给我了吧?”

    这一句话虽然来得突兀至极,但云扬瞬间便知道对方是谁,意指为何。

    径自将镇海神杖递了过去,笑道:“前辈对我的处置,可还满意么?”

    金毛猴子哈哈大笑:“满意满意,你比那个浑身邪气的家伙可要好得太多了。你这么处置,流放在那边的妖族可是有福啦。”

    随即从脑袋后面揪了一把,笑道:“我也没什么给你的,就给你三根猴毛吧,可以救命的啊,哈哈哈哈……”

    金光一闪,三根猴毛已经到了云扬身上,一时间竟连云扬自己都不知道藏到了什么地方,什么位置,而那金毛猴子,却在大笑声中消失了……

    又过了几年……

    冥冥中似乎只有指引,云扬三人来到了一座在空中漂浮了不知道多久的辉煌宫殿之前。

    殿门前守卫看到云扬,二话不说,径自跪下行礼:“少主回来了。”

    云扬闻言一愣,随即便已醒悟,这里大抵就是……

    一个宫装女子款款从大殿中漂了出来,一把将云扬搂在怀里:“小云……你终于回来了,可想死娘亲了……”

    云扬只感觉脑海中似乎有一股清凉之感闪过,刹那间就想起了一切的一切。

    母子二人说话说了好久,云扬终于问起:“母亲,我爹呢?”

    白衣女子恨恨的说道:“你爹为了一个狗屁布局让你吃了这么多苦,你还提他作甚,提起来我就生气。”

    云扬再三追问始末究竟。

    那白衣女子这才道:“你爹这混球,干出这等勾当……还要天天在我面前絮叨,喋喋不休解释,气得我给他下了药,毒哑他一千年,现在时间还没到呢……”

    “………………”云扬与计灵犀,上官灵秀相顾无言。

    ……

    “哼哼……我的好女儿和好女婿回来了……”一个声音非常不爽的突兀响起,一个留着两撇小胡子,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中年人出来了,身边还跟着个身材魁梧的女子。

    “咳咳,五叔……”云扬尴尬的。

    云扬母亲微笑道:“叫什么五叔,直接叫丈人吧!”

    那中年人却是一脸的不满意了:“我还没喝到他敬的女婿茶呢,啥也不知道,平生让他叫我丈人……”说着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上官灵秀,发现居然还多找了一个,如此花心鬼,哪里就配得上我的女儿了?

    计灵犀一双眼睛看着这中年人,却是久蓄心底的新仇旧恨腾腾升起,无以抑制!

    就是这老货!

    当年二伯找他提亲,为自己和云扬做媒,这货说啥也不同意。

    结果打了个赌却将自己给输了出去。

    然后让自己在下界颠沛流离偌久……好不容易与云扬两情相悦,却又无法……那啥那啥。

    非常无奈的接受了上官灵秀,好好地二人世界化作了三人行,而今居然还要在这里不服不忿,大放厥词,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计灵犀咬着牙就冲了上去,一把揪住小胡子,暴怒大喝:“你就是我那个混球老爹!看打!”

    中年人大呼小叫:“住手……住手……这成何体统……这这这……哎哎哎……我的胡子……”

    已是惨叫不已。

    云扬心下腹诽,打得好,若非不合情理,我早就动手了,打得太好了,老婆加油!

    而那魁梧女子与白衣女子相视一笑,丝毫不以为忤的携手而去:“走,咱们进去喝茶。”

    外面尽是某人一连串近乎全然不间断的惨叫声。

    “三哥的哑药,也该给他解了吧……连大哥都过来求情了……”

    “哼,不解,再让他哑巴几年再说!现在就解了我岂不是很没面子。”白衣女子恨恨道:“大哥被他妹妹迷住了,言听计从的,我岂能遂了他们兄妹两个的愿……哼!”

    “说的也是……”

    “不过亲家母,咱们还是好好商量商量孩子的事儿了,这事可得好好办呢,若是办得寒碜了,岂不惹诸天大能笑话……”

    “嗯嗯嗯,我等下就将姐妹们都叫来,咱们好好热闹热闹,顺便再商量此事。”

    “好好好。”

    里面的欢声笑语,与外面的惨叫声相映成趣。

    一个洵洵儒雅的中年男子,面貌英俊,身材颀长,举手投足从容自若,脸上,带着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自信,漫步而过,微笑着看着正在被女儿收拾的某位无良父亲,一言不发,幸灾乐祸的飘身而退。

    “该去找老大喝杯酒了……还是他给我出的这个主意好。”

    “顺便看看老大那里有木有药,将这哑药解了……要不然儿子成亲,我却是个哑巴,成何体统……”

    “不过解了也要瞒着老婆才是,装哑巴我也很擅长的……”

    中年人飘然而去。

    某处。

    一个黑衣人与一个白衣少年对坐下棋。

    “老黑你又耍赖!”

    “谁耍赖了?我这棋盘上就没有老将!”

    “……无耻!”

    “闲话少说,我那义弟成亲,你可要准备好彩礼。”

    “哼,那是我徒儿的老公,我当然要去,我还是证婚人呢。你和我徒儿的老公是结拜兄弟?黑贤侄,叫声叔,叔给你压岁钱。”

    “砰砰砰……”

    两人大打出手。

    棋盘顿时崩飞,散落天地之间。

    远方,一个黑衣青年漫步而过,摇摇头:“这俩人真无聊……证婚人?居然想要跟我抢……嘿嘿,老子兄弟辣么多,你抢得过?!”

    远远地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