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痞子西行记TXT下载 > 痞子西行记 > 第六十四章 下西楼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六十四章 下西楼


    第六十四章下西楼

    勉强能运转十个周天的唐丁丁吐了口浊气,这已经是来到这地底世界的第十rì,对这里的各种情况基本上有所了解的唐丁丁挥了挥拳头,萨利芬在亲自审问唐丁丁后闭关了三天,与其说是闭关倒不如说是与那三个老不死的关在密闭的房间里大眼瞪小眼干着急,已经沉寂了万年之久的亚瑟族人蒙蒙间看到了曙光,可那曙光投shè完全来自一名才十四五岁的男孩他们又觉得有点梦幻,既然是梦,所以必须慎重对待。

    将口水讲尽又补充又说干的萨利芬第一次觉得自己年纪大了,从开始就喂喂喂个不停的三位大长老倒也亢奋,整整三天三夜的争执丝毫不显疲态,大有一言不合挽袖子就干的趋势,在一旁又得保留意见又得当和解人的萨利芬不可谓不劳累,没有资格参与这场战争的西姆因为那族主嘴里隐隐吐露的所谓复苏希望三入深林逮着高阶魔兽大打出手亢奋无比,回头拎着自个儿子一顿说教一定要和唐丁丁交好以及刺探情报,被小鸡般拎着的马姆看着父亲眼中的亮芒心中为那些惨遭父亲毒手的魔兽们默哀。

    在唐丁丁面前足足摆了三大摞古籍,皆是东方最古老的文字写就而成,很多就连唐丁丁还没来到这个世界之前都没见过,看来这亚瑟一族说不定是最早一批进军这西方世界的,那师叔祖两位睡了五百年睡到这的岂不是弱爆了?将这些抛在脑后的唐丁丁认真的研究起这些古籍,当然他钻研的方向却是自己最为感兴趣的符文,当初历尽心血才将阵板勾画而成,想想当时的痛苦,唐丁丁摇了摇头,好算现在恶补起来还不算晚,虽说看不清那些歪七八扭的文字,但是那些图示,唐丁丁一笔不漏的全部刻画在心底,虽说不知作何用途,之后拿着笔试试不就知道了?想明白这些的唐丁丁打算将这厚厚一本符文全部记住,等出去了将其研究改造一番,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马姆可没有那些花花肠子,部落里的少年们基本上都去死亡沼泽试炼去了,要不是在入口处留意了挂在树干上的唐丁丁,说不定现在还是咋回事哩,好不容易偷得闲的马姆肯定不会放过迄今部落里唯一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

    随意择了个地坐了下来,见唐丁丁不搭理自己,马姆这才鼓囊着嘴无可奈何道,“兄弟,你说这暗黑森林之外的世界是咋样的?父亲从来不让我出去,说是外面太险恶,还不如魔兽来的可爱,只需要动手就行了。”

    唐丁丁放下古籍心中对马姆印象还是颇为不错,“这外面世界确实不是你应该去的,我觉着你父亲说的很对,呆在这林子里确实比外面好多了。”

    看来终于问对人的马姆抓住唐丁丁的臂膀追问道,“那地面以上是不是有太阳?我听族里老人说,地面上的世界空气无比清新,空气里源力充足,哪像这黑漆漆的地底常年只有一尊黑不拉几的月亮,还有这cháo气无比的空气,每天都得洗澡,洗澡还得洗衣服麻烦死了。”

    被逗乐的唐丁丁彻底的将古籍放在一边,与少年攀谈起来,三句不离想要出去的马姆单纯而善良,一心想要报仇的唐丁丁复杂而深沉,与年龄不同的沉重,唐丁丁也想单纯一次,讲到最后唐丁丁忽然自嘲一笑,这都什么烂玩意!

    雷阿斗被莫里斯亲切的迎了进去,当然不是内屋,只是稍微看着比茶铺干净点的屋子,那是他的住处,每rì每夜与臭驴子为邻,大叔的险恶用心莫里斯更是尝了个遍,这破门板根本就挡不住驴子那恶心的粑粑。

    雷阿斗见的唐丁丁第一面也是最后一面那次喝酒过程中唐丁丁谈到过莫里斯以及那句口头禅,只不过试探下的莫里斯竟然抓着正主,木子城被屠一事莫里斯略有耳闻,莫里斯倒好丝毫不担心唐丁丁的安危,该吃吃该睡睡该聊妹子一点都不耽搁,被强行留宿的雷阿斗一字不漏的将当初哥特的所说所闻以及自己寥寥一rì的相处全盘托出。

    听得眉飞sè舞的莫里斯一会猛拍大腿一会猛捶胸膛,好像故事里的主人公是他似的,讲完喝了口水的雷阿斗看着突然沉寂下来不说话的莫里斯,莫里斯想起了尤她斯,想起了与唐丁丁的各种有趣,突然开怀大笑起来,这小子哪里会这么短命!

    不过还是不确定的莫里斯补充问道,“你是说唐丁丁有了属于自己的势力?你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吗?”

    雷阿斗摇了摇头,“之前只是听说在黑风山,那次我找去时已经搬作一空,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

    哦了一声复又沉默的莫里斯喝了碗酒,倒头就睡,他是真的醉了,裹了裹铠甲的雷阿斗他要赶路了,错过了九月的入学考验可就得再等上一年,将莫里斯扔在了床上,雷阿斗关紧门,星夜兼程。

    约瑟芬下西楼了,他到了八层。断臂之痛令他的实力大损不说,从断臂处蔓延进肺腑的毒素已遍布全身,希特勒殿下给他请了帝国内最好的炼丹师,可依旧无法根除,这才半年之久,实力大跌一阶,想必过不了多久,他又会在七楼,不知公主殿下完婚之时,他会在几楼,或者还在不在。

    紧了紧棉袄,约瑟芬升上了天空之城,这座扩建直至笼罩半个dì dū的庞然大物接近完工,现在进行的是最后的测试,千米高的高度转瞬之间,约瑟芬站在这座举世无双的城池上,心中想的是,谁能做这座城的王?

    自从半年之前归来后,公主殿下没有住在皇宫之内,反倒搬在了这里,每天通过城子上特意打造好的钢琴以及魔音设备,在早晨之时会奉上悦耳的起床声,在中午的午休之时会奏上一曲轻柔的曲子以助消化,待到入睡之时则会备上一首公主殿下最拿手的小夜曲,这位尊为万贵之躯的公主殿下在被取消和平之旅后用她那苍白的小手安慰着饱经战乱折磨的人民。

    现在dì dū人民每天最爱的并是在入睡之前听一曲公主殿下的小夜曲,早上模糊醒来会有公主殿下对着喇叭那俏皮的起床声,约瑟芬含笑的敲了敲半夜还不睡钻研曲子公主殿下门,久久不得回复的约瑟芬推开门,瞧见这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殿下趴在钢琴上睡了去,约瑟芬一个轻身束缚术将公主殿下送到床上,视为自个女儿的约瑟芬在床边坐了下来,看了好久,这才离去。

    想必明天dì dū人民又会听到公主殿下那准时又悦耳的叫起床声,便宜死这帮兔崽子们了,约瑟芬淡然想到。

    jīng灵女王回到结界后整整闭门了三天这才走出去,脸上依然还有一丝难以抑制的苍白,眼神淡淡的扫了下已经与自己子民打成一片的这群可恶人类,直到现在那小子还没有出现,jīng灵女王的心境第一次有了波动,很快的消隐下去,因为她看见一个畏畏缩缩的老头登了楼来。

    来者自然是雅玛伯罕,之前弄好了阵板硬是送不出去,好不容易正主回来了,雅玛伯罕搓了搓手,“嘿,你终于回来了啊。”

    女王转过头,“你的意思是我可能回不来?”

    雅玛伯罕摆了摆手,“我的意思是你还是回来了,不知唐丁丁现在作何去处?”

    女王哦了一声,“暂且没有发现他的踪迹,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死了,要么就是进入了另外一层空间。在我看来,应该后者的可能xìng比较大。”

    雅玛伯罕压根没想过唐丁丁会死,只是想找到一个切入口罢了,“我也是这么觉得,他要是能死才奇了怪了。”

    女王兴致盎然的指了指分散在四处的人类,“他要是死了,你们都得死。”说着头也不回的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被留在原地的雅玛伯罕再次兴奋的搓了搓手,看来这小子跟那女人的关系果真如自己所猜测的,雅玛伯罕对着那冷漠背影叫喊道,“我可是那小子的师傅。”

    女王的脚步顿了顿回过头,“就你?”

    雅玛伯罕昂首挺胸,女王淡然道,“你进来。”

    后悔死的两师叔祖站在门外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可怪不就怪唐丁丁进来时给他们安插了个表亲的角sè,现在要说的话肯定没辙,这里面唯一能猜测出他们的就是那里面占了先机的雅玛伯罕。

    索伦已经绘好了所有的魔纹,他第一次出了密林,却看见他的师傅此时正凑在门前畏畏缩缩,少年脸皮有点薄,站在楼下挥了挥手没有被看见,少年琢磨好措辞觉得有些不妥,到时左右无事上下来补的我上下蹦蹦跳跳拍了拍给她印象很好少年的肩膀疑惑大声问道,“你们在干嘛啊!”

    你左右也凑了过来,抱着刀有些不屑,想着唐丁丁的表亲能好到哪去,嘴巴撇撇,“偷窥呗,能干嘛!”

    憋了很久的索伦脸更红了,苍莽下楼的思道德咳了咳,“乖徒儿,跟我回房。”

    被撂在原地的须弥子被jīng灵女王给一掌撂在树丫间,在树底练刀劈砍的哥特白了白眼,“这是哪门子?”
《痞子西行记》相关推荐:庆余年明朝败家子明天下民国谍影神魂至尊天唐锦绣赘婿长宁帝军奋斗在洪武末年冥天圣主傲世神脉疯化时代血洗长空回到21世纪掌绝异界之天擎大陆巅峰不朽不灭文明狂命天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