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TXT下载 > 圣武星辰 > 1520、李牧现身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520、李牧现身


    翡翠神箭。

    是张成功出手了。

    来自于神秘高人的翡翠弓,一箭之威,曾经让李牧也为之感叹过。

    靛蓝色箭光过处,恐怖的气息,直接在海面上,犁出一道数十米深的巨大水沟,激荡的水汽,在箭尾之后形成了一道水雾龙卷,仿佛是巨龙一般,呼啸而过。

    好可怕的一箭。

    原本在看热闹的各国强者,顿时都面色肃然,心中陡惊。

    华夏!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华夏还有有底蕴的。

    不可小觑。

    “呵呵呵,张将军的箭术,果然是威力惊人啊。”

    一个身穿着络腮胡的白袍中年人,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游艇上。

    恒河神殿的大祭司加拉瓦。

    喜马拉雅之战的参与者。

    恒河神殿除却信奉的恒河主神之外,由大祭司主持神殿。

    大祭司之下,则是四大主祭。

    主祭之下,则是一些普通的祭司,以及神战士。

    再之下,才是信徒。

    大祭司加拉瓦地位崇高,在恒河神殿之中,可以说是神明之下,万人之上。

    他的实力,当然也远超之前出手的四大主祭之一法罕。

    加拉瓦的手中,也握着一柄白骨法杖。

    说话时,法杖一挥。

    一道惨白色鬼火粼粼的巨型骨箭,瞬间生成,飙射出去。

    轰!

    骨箭和靛蓝色长箭,在半空中撞在了一起。

    恐怖的能量,瞬间在海面上掀起数米的浪潮。

    箭与箭撞击的中心点,一个方圆十米的海水凹陷出现。

    肉眼可见的空气流波,朝着四面八方辐射,从空中看去,就像是一朵瞬间急速绽放的蟹爪菊,美轮美奂。

    周围的船只都在剧烈波动的水中摇晃了起来。

    就在这一片杂乱之中,靛蓝色的箭光残影,竟是未散,直接朝着大祭司加拉瓦射去。

    “什么?”

    加拉瓦瞳孔骤缩。

    他没想到,自己用真神祭炼过的法杖,竟然都没有当下这一击。

    “嗯?”

    之前出现过的那个阴冷声音,从游艇豪华舱里,再度出现。

    与之伴随的则是一道淡黑色的光华。

    这黑光化作一只手掌,将那靛蓝色的箭光虚影握住,猛地一握,咔嚓一声,就将其捏断。

    靛蓝色的光华消散。

    而在这个时候,陆浩然只觉得周身的压力一轻,趁机跃起,带着古岳宗大长老,终于腾跃回到了【蛟龙号】上。

    “噗!”

    古岳宗大长老此时,已经是面色青黑,神智都有些模糊,略微震动,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黑色的鲜血,带着腥臭的味道,吐在甲板上,竟然如硫酸一样,发出滋滋滋的腐蚀声。

    “快,救人。”

    陆浩然大声地喝道,将一枚解毒的药丹,送入到了古岳宗大长老的口中。

    立刻就有精通治疗术的医者和异能者,过来诊治伤势。

    而与此同时,豪华游艇上,恒河神殿的强者们,也都回过神来。

    “华夏人,这可是你们先出手的,杀我神战士,伤我信徒,你们这是在挑衅。”

    大祭司加拉瓦面色阴沉,厉声大喝道:“既然你们想要战争,那就如你们所愿。”

    他高举双手,手中的白骨法杖,绽放出刺目的白色光华,口中吟唱着咒语:“伟大的恒河真神,请降下您无敌的神通,赐予我不可战胜的力量,让您忠诚的信徒加拉瓦,代表您的意志,行走在海洋中,去惩罚这些无知愚蠢的华夏人。”

    黑色的光华,从游艇之中弥漫出来,快速地没入到了大祭司加拉瓦的身体里。

    他浑身散发出的气息,骤然变得可怕了起来。

    一艘没有任何国籍标识的军舰上,身形呈倒三角充满了力量感的迷彩服金发男子,微微皱眉,道:“这种力量,好像真的是神明,难道这恒河神殿一直供奉的神明,真的苏醒了?有点儿麻烦啊。”

    旁边一位褐色长发的瘦高男子,面目英俊,有些许亚裔特征,戴着金丝眼镜,看起来温文尔雅,但脸上始终带着傲慢的笑:“德干高原的一群野蛮落后的伪神而已,一发神磁炮弹,就可以解决,泰格,我觉得你有时候,过分紧张了,好好看戏吧,呵呵,等到这群东方的猴子们打完了,我们收获就可以了。”

    另外一个亚麻色短发的男子,中等身材,手腕,脚腕和脖颈之间,都带着奇异的淡银色护具,黑色的墨镜扣住了面孔,分不清楚

    不远处,一艘装备精良的日本捕鲸船上。

    浅白色和服裹着凹凸有致的婀娜身躯的美少女,任黑色长发在风中飞扬,脸上始终带着甜甜的笑容,仿佛是在校门口等自己心上人一起放学回家的职高女学生一样。

    “大人,那好像是式神的气息。”

    一副忍者打扮的红头发男子,神态略带恭敬地道。

    “是啊,很特别,很高明的式神。”

    女子甜甜地笑着道。

    “如果是式神的话,一旦对上,也许得麻烦明晴大人了。”一袭黑色紧身西装的分头中年男子道:“拜托了。”

    美少女道:“竹下君客气了。”

    同一时间,在不同国家的船上,各方看热闹的强者,都有不同的反应。

    这就是恒河神殿的底牌吗?

    一尊苏醒的神明,对于各方的震慑,还是不小的。

    但也只是震慑。

    最多让他们重新调整一些策略。

    但说到就此放弃龙宫探险,那却是绝对不可能的。

    随着气息的不断疯狂和强大,大祭司加拉瓦脸上浮现出了得意的狞笑。

    这种掌握了无敌的力量,举手投足之间仿佛可以主宰一切的感觉,真的是令人陶醉啊。

    “华夏人,品尝真神的怒火吧。”

    他手中的白骨法杖,已经出现了变化,越发惨白刺目,随着挥动,一片惨白色的光雾,呼啸而出,半空中化作一个巨大的骷髅恶魔,厉吼着,疯狂地冲向【蛟龙号】。

    “各位秘境的强者,请快出手。”

    面色惨白的张成功低喝道。

    她为了射出之前那一箭,被翡翠弓抽取了太多的气血,此时已经是极度虚弱状态,自是再无出手之力,所以只能寄希望于非人间秘境的强者,可以出手抵御。

    但周围并无什么动静。

    一尊蛮帮神明,其分量和中三天的一尊仙人差不多。

    最次也是各大秘境巅峰强者的程度。

    一般非人间秘境的强者,如何是这种人的对手?

    哪怕可以击败眼前的大祭司加拉瓦,但明显隐藏在豪华游艇中的那尊神明,该如何对付?

    “大罗天手。”

    “流云广袖。”

    站在船头的另外两位老人,齐齐出手,施展神通。

    他们是管理局的发起人,与张成功齐名,曾经也算是威震一时,但如今毕竟是年老体衰,出手一次,减寿一次,此时却是不得不出手了,各自运功行气,施展最强绝招。

    两道强大气劲,半空中击中白色骷髅幻象。

    轰隆!

    气劲在半空中爆开。

    白色的诡谲奇毒雾气大半消散。

    还有一小部分,竟是飘到了【蛟龙号】上。

    “不好,快退。”

    “弃船吗?”

    【蛟龙号】上,惊呼声声。

    谁都感觉到了那白色骷髅幻象的可怕。

    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运功躲避。

    有十几个强者,躲避不及,被那白色雾气一沾,瞬间中毒,面色苍白,口鼻溢血,直接噗通噗通地倒下,生死不知。

    “救人。”

    “别过去,一沾就中毒。”

    蛟龙号上,乱成一团。

    华夏的人手,在这一瞬间,损失惨重。

    “啊……”

    “救我!”

    惨叫声不绝于耳。

    染毒者痛不欲生,很快进入癫狂状态。

    蛟龙号上,一片惨状,而且这种毒伤,似是会传染一样,正在疯狂地蔓延着。

    越来越多的华夏强者倒下。

    强如陆浩然,也只是勉强压制古岳宗长老体内的毒伤,无力再顾及其他。

    张成功强行握住翡翠弓,心中悲愤至极。

    堂堂华夏,竟然在此时如此无力?

    管理局这么多年的辛苦,付出巨大精力,都未能够与十大秘境形成真正的合作。

    秘境力量,这些华夏真正的底蕴,从来没有被完全整合过。

    难道底蕴太过于磅礴强大反而是一种缺憾?以至于国家耗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都未能真正将所有力量整合起来,导致今日在面对这种局面时,如此的被动和凶险?

    她奋力一击,想要用最后的力量,再开一弓,将加拉瓦击杀。

    擒贼先擒王。

    射人先射马。

    游艇上,大祭司加拉瓦狂笑不止。

    “哈哈哈哈,张老将军,你的那柄破弓,如何与我真神所赐的神器相抗?现在我宣布,华夏在这次龙宫之争中,第一个被除名了。”

    他狂笑中,手中的法杖再度挥动。

    连续挥动。

    六只巨型惨白毒雾骷髅,在虚空之中幻现,凌空朝着混乱不已的蛟龙号扑去。

    “华夏人完了。”

    “怪不得恒河神殿可以在喜马拉雅山一战击败华夏管理局。”

    “华夏后继无人,今日要成为第一个被踢出争夺的势力了。”

    各国强者心中做出了判断。

    眼看着惨白毒雾要彻底笼罩蛟龙号,而张成功始终无法将第二弓拉到满月。

    就在这时——

    “一百零八星宿中的一大天罡,三大地煞,原来藏在这里,还去番邦做了真神,呵呵,找你们很久了。”

    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

    扑向蛟龙号的六道惨白毒雾骷髅,突然不可思议地静止凝固在了半空之中。

    就好像是画面突然被按下了暂停键。

    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海面上的风浪彻底停止了。

    水面静的像是一面镜子。

    没有了丝毫的风声。

    一艘黑色的乌篷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这片海域的最中间。

    船头坐着一个身穿白色李宁运动服的少年,一头黑色短发,手中握着一根碧绿色的竹竿,正在钓鱼。

    说话的,就是这个英气少年。

    而他的身后,一左一右,各站着两个身着古装的身影。

    这两人都是气质不凡,一看就知,绝非是池中之物。

    左侧的人身形魁梧,神色霸气,有一种自然而然的压迫之感,从其眼神中流转出来,顾盼生辉,一身特别特别新的衣服,纤尘不染,好似是刚刚才换上一样,背后负着一柄长刀。

    而右边的人则是一个白衣书生,面目英俊,一副不新,浆洗的干干净净,腰间悬着一柄没有剑鞘的长剑。

    这船,这三人,什么时候出现,如何出现,在场各国的无数强者,竟是没有发现。

    一直到少年说话,众人才察觉。

    好似凭空出现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