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诸界末日在线TXT下载 > 诸界末日在线 > 第五百七十章 与末日说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五百七十章 与末日说


    一阵白雾盘旋不休,出现在末日坟场的深处。

    顾青山从白雾之中走出来,孤身一人站在湖畔。

    ——那些强大的职业者已经尽心尽力,以最高效快速的方法把他送到了末日坟场的深处。

    这就够了。

    接下来的事情,应该不是他们能够应对的。

    与其让他们送死,不如让他们活下来,保存实力,等到有一天加载秩序,说不定会变成更强的存在,然后对抗末日。

    顾青山抬头望去。

    只见蓝黑色的深远天穹之上,一颗颗流星不断坠落。

    它们拖着长长的尾光,落在极远的南方,暴涨起冲天的光焰。

    轰!轰!轰!

    大地传来不断的震动声。

    ——那些流星以以极其有序的方式,依次撞击在地面。

    光焰逐渐融成一片,化作深厚高耸的巨墙。

    光之巨墙。

    顾青山静静观察了数息,自言自语:

    “这些流星彼此间隔着精确的距离,坠落的速度和冲击力也是一样……看来有什么东西在操控它们……”

    话音刚落,只见大地上腾起一道道圆形的光球,纷纷朝着极北之地的深处飞去。

    顾青山怔住。

    这些光团……

    他连忙翻出萨法娅给的白骨,细细读了上面的记载。

    果然。

    在佣兵团的标记中,每一个光团都来自末日所笼罩的区域。

    或者说,光团便是末日本身?

    顾青山略一思忖,开口道:“你去试试。”

    一柄散发着凌冽寒气的长剑从他背后浮现,轻鸣一声,化作流光消失不见。

    数千里外。

    长剑瞬息而至,照着地面猛的一斩。

    轰!

    大地隆隆裂开。

    长剑摇摇晃晃的飞起来,在半空静静等待。

    数息过去。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这里有一个被佣兵们称为“兵器之叛”的末日,任何兵器只要进入这片末日之中,立刻就会爆发出数十次攻击,直接杀掉它的持有者。

    长剑飞回顾青山身边,出声道:“公子,那个末日消失了。”

    顾青山望向天空。

    满天流星飞坠。

    大地上也有数不清的光团,朝着极北之地蜂拥而去。

    这一幕透着无与伦比的壮丽,犹如创世般的神迹。

    但实际上,所有一切都只是末日的异动。

    “看来那个末日的力量已经去了极北之地。”顾青山判断道。

    地剑厚重的声音随之响起:

    “老顾,接下来你还要去极北吗?那里似乎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顾青山略一沉默。

    “一切的开端就在末日坟场之中……送你至此的少女,正殷切盼望你能救下那个人——如果那个人活下来,你就将了解秘密的起源。”

    这是公鸡的提醒。

    现在,自己身处的位置距离极北之地的尽头,也不算远了。

    顾青山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肯定要去,但暂时不用太紧张,这一路上的末日都去了极北尽头,至少在赶路的过程中,我们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希望现在还来得及去救那个人。

    顾青山心中默念一声。

    “走了!”

    轰——

    只见他化作一道残影,冲天而起,朝着极北之地的尽头飞掠而去。

    ……

    飞行。

    顾青山在天空之中,以最快的速度,不断向前飞掠。

    偶尔他会直接消失,然后出现在更远的虚空之中。

    一路上,没有任何末日的阻挡。

    顾青山的前进速度快到了极致,仅仅用了半刻钟,就穿越了漫长的路途,抵达了路途的终点。

    他落下来,翻手取出白骨一看。

    没错。

    这里就是极北尽头,末日的沉眠之处。

    顾青山站着不动,静静打量对面。

    潮音发出怯怯的轻鸣。

    地剑发出惊叹声:“我从来没想过,末日竟然会形成这样的东西。”

    洛冰璃:“我也没见过。”

    山女道:“也是我生平第一次见。”

    ——在顾青山的对面,是半透明的黑色巨墙,里面封印着密密麻麻的末日怪物。

    整个巨墙完全看不到纵深,从天至地,同样探不到尽头。

    不断有末日的光团从远空飞来,没入巨墙之中。

    巨墙没有任何动静,顾青山心中却涌起一股紧迫感。

    快。

    要快一点找到那个人。

    否则来不及了!

    顾青山把神念放出去,沿着黑色巨墙的表面飞快延伸,全力寻找着那个人的踪迹。

    一息。

    两息。

    三息。

    ……

    时间缓缓流逝。

    忽然,顾青山抬头朝天空望去。

    “注意,现在开始,我们要全力应战了。”他默默传音道。

    背后的虚空中,四道剑鸣声同时响起。

    顾青山保持抬头的姿势,朝后退了几步,让开一段距离。

    下一刻。

    蓝黑色的天穹深处,一道刺目的白光飞坠而来,无声无息的落在顾青山前方。

    这道白光渐渐凝聚成形,变成一名披着白色光焰斗篷的骷髅。

    它注视着顾青山,开口道:“你是一个特殊的众生,很少有人能像你这样穿越时空,此外,时光一族也很少出手干预历史。”

    “但你还是找到了我。”顾青山道。

    他转动手上的荆棘指环。

    十几件黑色构件从指环里飞出来,以极快速度围绕着他不断旋转,在一息之间贴合在他身上,化作一套黑色战甲。

    “古树赦免者战甲。”

    “神器。”

    “无论任何攻击,此甲必抵挡三次,而后彻底破碎。”

    这是萝拉手中最强的宝甲之一,用途极偏,但在当前特殊情况下,却正好合适。

    光焰骷髅看着他身上的战甲,轻声道:“从来没有蝼蚁能仅凭一片树叶就抵挡席卷整个世界的洪流,你所做的一切努力,在我看来不过是生灵们死亡前的恐惧。”

    顾青山道:“没办法,你的样子确实有点吓人,我们一般会把你这样的东西放在鬼怪屋。”

    他面上不动声色,神念却依然不断散发出去,全力寻找着那个人的下落。

    “所以你突然冒出来是想干什么?我记得你上次可没有这么客气。”顾青山继续道。

    光焰骷髅道:“我想给你一个机会,为末日效力。”

    “我有什么好处?”顾青山问。

    神念已经越过数千里,依然一无所获。

    “好处?能为末日效力就是最大的好处。”光焰骷髅道。

    “我不赞同无薪工作,那是社会上欺骗年轻人的把戏。”顾青山道。

    虚空中,一团团末日的光芒落下来,狠狠撞入光焰骷髅的身躯。

    它的气势正急剧增长。

    顾青山从虚空中抓出天地双剑,握在手中,审慎的望向对方。

    要来战一场吗?

    这个家伙到底有什么弱点?

    他心中飞速想着。

    光焰骷髅却没立刻动手,只是叹息道:“多么可笑的家伙,难道你不清楚,就算你找到了那个秘密末日的残骸,也无济于事?”

    “为什么?”顾青山问。

    “在时光的长河中,我曾来过这一处世界之门,也曾打败了它——所以就算你再次找到它的尸骸,顶多也只会让一切重来一遍,结局依然注定,我也依然要毁灭这片虚空乱流之中的一切。”光焰骷髅道。

    顾青山默了一下。

    幕确实被打败过一次。

    但是——

    顾青山开口道:“你上次来,并没有毁灭整个虚空乱流。”

    光焰骷髅一顿,没有说话。

    顾青山笑了笑。

    也许是幕把冰封之尸藏的太好了,以至于它一无所获。

    也许它的伤势并不是那么简单。

    造成这一切的,乃是冰封之尸,也是当时全盛期的幕。

    也就是说,虽然上次没打赢,但总还是有希望的。

    就看这一次,能不能想到更好的办法……

    “现在你已经找到我,你打算怎么做?”顾青山问。

    光焰骷髅随手抽出一柄光形巨斧,身上的凶厉之气冲天而起。

    它慢慢说道:“卑微的生灵啊,我给你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交出秘密末日的线索,你就能活;假如你还坚持抗拒的话,下场将十分惨烈——关于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顾青山却神情一动。

    终于。

    终于找到那个人了!

    在大约一万里外的某个地方。

    要过去的话,得摆脱眼前的局面……

    ——这个光焰骷髅可不是吃素的。

    但是它却一直没有发起攻击。

    上次它话都没说一句,就直接攻击自己,想在时光长河中干掉自己。

    这一次它怎么这么多话?

    顾青山悄然一望。

    只见天空中不再有流星。

    极南的末日坟场边缘,已经被光焰巨墙彻底圈住。

    更多的光团飞过来,不断投入到极北尽头的黑色巨墙之中。

    顾青山心中念头飞转,面上却平静的道:“你可能不太清楚,上一次你们是单打独斗,所以你占据了优势,但现在形势变了,除了秘密末日之外,更多的人会站出来对抗你。”

    光焰骷髅道:“你还不明白?再多的生灵站出来,结局也是一样的。”

    顾青山摇头道:“其实在我们的世界里,有一种叫做飞蛾的生物,它宁愿自己死掉,也要扑灭面前的火焰。”

    光焰骷髅不屑的笑起来,说道:“可笑而愚昧的生灵就是这样。”

    “这种自寻死路的家伙确实很愚昧。”顾青山赞同道。

    光焰骷髅看着他,一时有些困惑。

    “所以你明知这是一件愚昧而自我毁灭的事,还是决定当那种名为飞蛾的生灵?”它问。

    顾青山吃了一惊。

    “不,你理解错了。”

    他摆摆手,诚恳的说:“——这一次,我们是火,你才是飞蛾,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