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TXT下载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零六十章 神雷御鬼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零六十章 神雷御鬼


    就在鬼物临近众人百丈之外时,一声嘹亮龙吟陡然响起,一层青色光幕骤然从他们五人身上亮起,继而扩张开来。

    光幕之上青光流溢,一条条青龙虚影蜿蜒扭动,从光幕之上流转不定,当中散发出阵阵祥瑞宝光,冲天而起,直透高空阴云。

    那些阴森鬼物撞击在青色光幕之上,顿时发出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呼之声。

    只见光幕上青光频频闪动,那些撞击在光幕上的恶鬼,顿时如同白雪遇骄阳,发出阵阵“嘶嘶”之声,冒出股股黑烟,直接消融开来。

    然而,这些禁锢于此的恶鬼不知已经多少年没有尝过活人滋味,一个个早已疯狂到失了神智,根本不计生死地狂涌而至,哪怕不断被消融,也仍是一层接着一层扑上来。

    韩立目光扫向四周,见密密麻麻的阴煞鬼物不断袭来,神色始终不变。

    “你在干什么,不出力的话,别指望我们会管你!”靳流见状,怒喝道。

    韩立对靳流之言置若罔闻,他就这么直挺挺的站在几人中央,既未出手帮忙支持法阵,也未残余争斗厮杀,而是目光凝重地望向上方阴沉沉的天幕,不知在想些什么。

    高空之中,天水宗众人也已经和那十位红袍鬼将厮杀在了一起。

    这些鬼将与下方茫茫多的阴煞鬼物不同,一个个修为惊人,竟然大部分都是堪比金仙巅峰修为的强大鬼仙,功法隐秘诡谲不说,各种手段也是层出不穷。

    那名貌若读书人的家伙修为最高,竟然堪比太乙中期修士,其那身猩红官袍最为诡异,两只宽大袖口大敞,里面好似罩着乾坤万里。

    其左袖一兜之下,万丈乌光狂涌而出,朝着苏茜当头笼罩了下来。

    后者手中早已握有一柄蓝光笼罩的八宝水扇,左右扇动之下,扇面便有流光涌出,在虚空之中撕裂开来一道横贯天际的巨大口子。

    与此同时,八宝水扇上绘有的一条翠绿色的九曲江河,忽然光芒一闪,消失不见。

    “哗啦啦……”

    只听那虚空裂口之中水声大作,一条千里大江如崩溃决堤一般,滚滚洪水从中狂涌而出,倒冲向了高空中的读书人。

    读书人脸上露出讥讽笑意,袖口乌光更盛,里面光芒翻涌,形成了一道巨大无比的黑色漩涡,将那不断涌入的江水吞噬其中。

    九曲江河之水仿佛天上而来,奔流狂涌好似取之不尽,读书人的官袍大袖则如无底深渊,将那江水源源纳入,没有个底线。

    江水被其兜入左袖之后,“轰隆”之声大作,但见其右边衣袖一抖,滚滚江水又从这边袖口狂涌而出,倒冲向苏茜。

    只是这边袖口涌出的江水,变得一片浑浊,里面满是浮尸污血。

    苏茜见状,神色一变,手中八宝水扇一转,当中光芒一闪,半空中的那道虚空裂痕之中不再有江水涌出,反而将那读书人打回来的江水吸纳其中,重新吞噬了回去。

    片刻之后,江水涌尽,那道裂痕也自行弥合,消失不见了。

    苏茜手中那面水扇上,则是蓝光一敛,重新出现了一条江河图案,只是江水不似之前那般清澈翠绿,变得浑浊不堪。

    与此同时,扇面之上还有丝丝缕缕黑色雾气缭绕,阴煞之气竟是许久难散。

    苏茜见状神色微微一变,手中水扇一抖,扇面之上便有丝丝缕缕寒气溢出,那条江河上也被白光笼罩,像是突然下了一场雪,被冰封了起来。

    “你这法宝倒是不错,本阎君就收下了,日后在那条大江里投入十万阴魂,将之炼成冥河就更好了。至于你这丫头,嘿嘿,本阎君还缺一房侍妾……”读书人桀桀阴笑道。

    苏茜闻言,眼眸微眯,眼中杀意凛冽,另一手再一抖,一阵水波自其掌心流转而出,凝成了一柄清光湛然的蓝色长剑。

    “这么喜欢我这宝扇,我就成全了你,将你镇压在那扇中冰山下,让你永世不得翻身。”她口中厉叱一声,身形爆射而上,朝着读书人近身厮杀而去。

    那读书人见状,放肆大笑,双袖一卷,迎了上来,两人顿时战做一团。

    另一边,靳流手持一杆双龙长枪,与两名红袍鬼将厮杀在了一起。

    其中一人生得人身牛头,手持一杆血红色的招魂幡,幡面不展,裹在木杆之上,挥舞起来阴风大作,稍有不慎被其触及,便会觉得神魂不稳,竟有丝丝缕缕魂力被抽出体外。

    另一人同样也是人身,却生着一张丑陋马面,手里握着一串漆黑锁链,上面铭刻有不知名的阴文,环环相扣之处还有团团幽绿火焰升腾,当中阴煞之气浓郁到了极点,即使尚未接触,只是稍稍被其灼伤,便会骨肉生腐,极难祛除。

    两名鬼将实力皆为太乙境初期,一个负责远攻牵制,一个擅长近身厮杀,十分难缠,即便是靳流,应对起来也不轻松,也只能勉强压制,无暇再去顾及其他。

    身处在这三层空间之内,好似落入了这些阴煞鬼物的灵域之内,天然便受压制,靳流和苏茜应对得都不算轻松,更不用说天水宗其余人等。

    韩立身处在青龙混元阵中,面色有些犹疑不定。

    虽然此刻战事走向尚且不明,可他知道,一旦陷入持久,必然是此消彼长的结果,情况只会对他们这些人越来越不利。

    并且,从一进入这里开始,他就察觉到在那高空阴云之中,似乎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眼前的十位红袍鬼将虽然自称十殿阎君,但却并不是这片空间最强大的存在,那个真正恐怖的家伙,不知出于什么目的,还藏身在高空阴云之中,并未现身。

    既然他不出手,韩立便也不打算先出手,只是小心戒备着,静观其变。

    可就在这时,山门那边的天王殿中忽然传来阵阵“轰隆”声响,连带着整个大地都随之剧烈震颤起来。

    韩立凝神朝那边望去,就见整个天王殿屋顶被掀翻开来,里面的两尊巨大的天王雕像竟然转活了过来,正扒开四周屋墙,大步朝着这边而来。

    “轰”,“轰”,“轰”

    两个甲胄破败的天王雕像,朝着这边跨步而来,手中拎着的两个人头雕像,被其像沙包一样掷了过来。

    只听“呼呼”两道破空风声响起!

    两颗血红色的人头雕像,便如攻城巨石一般飞射而来,重重地砸在了青龙混元阵上。

    一股宛如泰山压顶般的沛然巨力骤然袭来,直震得大阵青光巨颤,险些崩溃开来。

    催持法阵的几人,顿时感到一股重压袭来,纷纷身躯一颤,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来。

    他们这一受伤,催持的大阵顿时有些不稳起来,其上游弋不定的青龙虚影,变得愈发虚幻起来,而四周的阴煞鬼物,则是更加疯狂的冲了上来。

    霎时间,青龙混元阵上黑烟滚滚,无数阴煞鬼物纷纷消融,大阵上的青光也开始逐渐消散,眼看着是要撑不下去了。

    韩立看着那两尊天王雕像已然临近,脚踩着阴煞鬼物,手中的降魔杵已经高高举起,似乎是要将此物也投掷过来。

    若是这青龙混元阵再遭这一重击,别说法阵无法维持,就是催动阵法之人,只怕也要遭受法阵反噬,死伤殆尽了。

    “罢了,既然你不出手,那我便逼你出手。”韩立暗自叹息一声,单臂益阳,手掌猛然一挥。

    只听一阵破空之声传来,虚空之中十八道青色流光骤然一闪,飞出青色光幕之外后,如落雨一般四散坠落在了光幕四周。

    “铮铮铮……”

    伴随着阵阵尖锐声响,十八柄青竹蜂云剑纷纷坠落在地,贴着青龙混元阵的边缘钉入地面,将整个法阵和阵中之人围了起来。

    “这是……”傅谷主见状,眼中闪过一阵惊疑之色,扭头望向韩立。

    至于其余几人,见到飞剑落地之后便没了动静,就更加大惑不解了。

    那些阴煞鬼物全然不管这些,依旧朝着法阵上冲击,很快就将所有青竹蜂云剑淹没了进去,而整个大阵灵力似乎也已经消耗殆尽,虽然也能阻滞鬼物聚集,但却无法像之前一样将其灭杀了。

    只见密密麻麻的阴煞鬼物越爬越高,最终将整个青色光幕,全都淹没了进去。

    两尊天王雕像见此,也都停下了手上动作,没有再继续投掷降魔杵。

    “他们完了……”苏茜瞥见这一幕,神色微变,叹息一声。

    “先别管他们了,我们先专心应付眼前的……”靳流面色凝重,暴喝道。

    其话音未落,广场之上却是异变陡生!

    “轰隆隆”

    只听一声雷鸣之声响起,十八道粗如廊柱般的金光雷柱,从地面上拔地而起,直冲九天。

    一片刺目金光之中,裹挟着阵阵粗壮电丝的雷电,如同潮水一般汹涌开来,朝着四面八方狂涌而去,整个广场在顷刻间都被染成了金黄之色,夺目异常,令人无法直视。

    “嗤啦”之声大作!

    伴随着阵阵鬼哭狼嚎之声不断响起,金色雷电所过之处,大片黑色烟雾升腾而起,无数阴煞鬼物被金光卷入,纷纷消散开来。

    “这是……辟邪神雷!”苏茜一双美眸中闪过一丝诧异,口中惊呼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