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释灵逸志TXT下载 > 释灵逸志 > 第八十七章 不是巧合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十七章 不是巧合


    相通的东西在不同的人的手里就会有不一样的结果,这是必然的事情,姜文中吃的那东西,从食物的本身上来说,一定不会比呙锦做的更好,没有人会怀疑这样的事情,姜文中最终的那一笑,呙锦也清楚一件事情,不管自己做的再怎么美味,姜文中真正不会忘记的依然就只是他心里的那种。

    开始的时候姜文中并没有打算进来,呙锦让他做帮手的时候姜文中才没有拒绝,刚进到院子里门就开了,开门是香儿,看了姜文中一眼,头微微一动走了出来,香儿问呙锦有什么事情,香儿的语气和之前相比好了很多,呙锦走到香儿前面,伸手去拉香儿的手,香儿并没有拒绝,香儿的手还是如此的冰冷,呙锦并没有在意,告诉香儿她要在这里做好吃的。

    香儿道:“为什么要做好吃的?你们不是能弄到很多好吃的吗,还有做是必要吗,再说我们这里能有什么好吃的,你准备怎么做,什么都没有。”呙锦看着香儿问她为什么不问自己要做什么,香儿说她问的才是最关键的,呙锦说那些都不是问题,只要她愿意随时都能拿出来。

    香儿还想说什么,呙锦制止了她,并说了自己要做的菜的名字,和呙锦预料的一样,听到名字的那一瞬间,香儿有些震惊,下意识的往姜文中那里看了看,姜文中始终低着头,香儿迟疑了一下道:“真的要这样做么,这菜很普通的,就是你真的非常厉害,这么普通的东西应该也不会好吃到哪里去吧。”

    呙锦说天上天下所有的能吃的东西都是非常美味的,只要你能用心发现就一定能找出来,香儿低了一下头再次问呙锦为什么要选择她家,村长家才是最好的,呙锦说她需要香儿的帮忙,香儿笑了一下说呙锦的修为比她高的多的多,她什么忙都帮不上,呙锦道:“万事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不定什么东西就有什么样的后果,不是力量大就能做成任何事情的。”

    香儿看着呙锦,问呙锦需要她帮什么忙,呙锦说这个一会再说,只要香儿答应帮忙,就一定可以做到,香儿看着呙锦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越是这样,我越要问清楚,要不然会有什么后果就不好说了,我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弄错什么?”呙锦说只要香儿愿意就一定可以做到,当然也不是平白无故让香儿出手,她要香儿吃她做的吃,要是感觉好吃的话帮忙,要是不好吃的话就不用动手。

    香儿看着呙锦,眼神中有些奇怪道:“吃的东西和其他东西不一样,不是说修为高就一定能做的好的,在这说每个人的口味也都是不同的,一种东西怎么也满足不了所有人····”香儿看着呙锦,似乎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完,呙锦让香儿不用担心,她是相信自己的,说过呙锦就准备进厨房,姜文中站在呙锦的后面,并没有要动的意思。

    呙锦催促了他一下,说让他来是来帮忙的,帮忙的不进入厨房是帮不了的,姜文中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进去,对呙锦来说准备饭菜是很容易的事情,为了给姜文中找一些活,呙锦特意把其中的一些东西没有收拾干净,姜文中也干的很起劲,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姜文中始终都低着头,如同一个工具一样,对呙锦来说做饭是很容易的事情。

    很快第一道菜就出来了,刚刚出来的那一刻,香儿就忍不住往前凑了凑,眼睛注视着那菜,呙锦道:“怎么样,我做的还可以把,是是和一般的有很大的差别,你们应该没有见过把,来都来尝尝。”香儿和姜文中根本就不客气,两人的动作也非常稍有的一致,吃过之后姜文中就变得咋呼起来,问呙锦是怎么做到的。

    呙锦问姜文中现在是不是可以忘记原来的那种味道了,姜文中脸色一红,看了一眼香儿,呙锦温暖香儿觉得怎么样,香儿点点头道:“虽然我吃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味道,到了我口中的东西都一样,你做的这东西是我见过最好的,恐怕以后也不会再出现更好的了,你真的很厉害。”

    呙锦说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饭菜的好坏,不经和做的人有很大的关系,和吃的人也是如此,只要用心了,不管多么普通的饭菜都是不会忘记的,至少对某些人来说就是这样,香儿的脸也跟着红了起来,趁此机会呙锦让香儿跟着自己出去一趟,香儿问什么事情。

    从香儿的话中能听出来,她有些好奇,反应并不是很大,倒是姜文中立刻就问让香儿出去做什么,呙锦看着姜文中,香儿也看着姜文中,好大一会姜文中才反应过来道:“这里修为最高的是严浩然,有什么事情他能解决,让他去吧,他比较合适。”

    呙锦笑了笑,还没有开口香儿就说她同意了,呙锦看着香儿,忍不住问香儿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呙锦知道香儿一定会同意的,只是没有想到会如此的痛快,香儿回答说没有什么课考虑的,这又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要真的是危险的事情反而更好了,香儿的语气多少有些哀怨,呙锦也只得笑了笑,看了一眼姜文中。

    姜文中直盯盯的看着香儿,在那一刻他的眼睛里不会再有其他的事情,呙锦说她不会让香儿白去的,她会给香儿做很多好吃的,香儿莞尔一笑,笑容停留的时间很短,几乎都没有察觉到,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呙锦一直都在做吃的,正如她所想象的那样,除了姜文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饭菜上,还吸引了不少村民。

    大概是忌讳香儿的缘故,他们都待在院子外面,不停的往屋子里张望,有不敢进来的,自然也就有敢进来的,第一个就是严浩然,按照他的说法他是问着味来的,刚进来就要伸手去抓,呙锦制止了的他说吃东西是件很严肃的时间,严浩然这样是不对的,严浩然说要是真的不对,也是呙锦的不对,能做出这么好吃的东西,怎么不会让人好奇。

    呙锦道:“你又没有吃上,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你是修道者,修道者不是应该说真实的感受吗,你这样未免有些太失礼了吧。”严浩然笑了一下说有些事情根本就不需要去尝试,看一眼也就明白了,呙锦做的这些根本就不用吃,只要闻一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呙锦说既然这样的话严浩然也就不用吃了,单是闻闻就可以了。

    严浩然说要是没有条件也就算了,现在食物就在他面前,他伸手就能够到,如果这样要是再错过的话那就不是遗憾的事情,那就是一种罪过,他不会这样做的,呙锦早就预料到是这样的情况,每一样菜都做了两份,本来还想再多做一些,让村民也尝尝,只是时间有些不够,只有等以后再有机会了,呙锦把饭菜端给严浩然。

    严浩然虽然很着急,还是克制了一下冲动,夹了一筷菜放到嘴里,严浩然的眼睛微闭,嘴巴小幅度的动,动几下停几下,眼睛慢慢的睁开,又快速的闭上,如此的反复,除了脸上的那种满足的表情,其他的根本就没有变化,等到他再次把眼睛完全张开,就好像是被冻住了一样,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的饭菜,神情严肃,就好像是入定了一样,严浩然的第一个动作,并不是说话,而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呙锦道:“你这是什么表情,好像是我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你要是这样的话,以后可是不敢让你吃了。”呙锦这话还是玩笑,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严浩然猛然抬起头看着呙锦,严浩然的眼睛里能放出了光芒了,嘴唇动了几动才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道:“我以后真的还能吃上?”

    严浩然这样,呙锦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想了一下说只要她们还能见面自然也就能吃的上,这又不是困难的事情,严浩然站了起来对着呙锦行了一下礼,呙锦楞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严浩然说他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有的人会为了某些私欲,而做危险的事情,原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呙锦道:“这就是我的罪过了,让你吃了这么多东西,竟然有如此多的感悟,还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要是为了饭菜放弃了修行,我可承担不起。”严浩然说要是能天天都吃到这样的菜,他愿意做任何事情,呙锦道:“我看你是没有机会了,就是我自己也未必就能天天吃上这样的菜,我轻易是不动手的。”

    之后严浩然才开始真正的吃饭,也谈论到了苟不痴的事情,严浩然说他没有感应到苟不痴的灵力,说明这人的修为是非常高的,呙锦问为什么就不能是一种感应不出来的灵力,严浩然笑了起来说这样的事情应该不存在吧,要真的是这样的话,这个世界不就乱套了吗?

    呙锦明白,按照严浩然的修为,他是不会清楚的,她们修为的事情也没有必要和他说,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往往会带来很多烦恼,这样的烦恼还是不要有,严浩然对苟不痴还是很上心的,他觉得苟不痴的出现和呙锦她们是也偶关系的,至于理由吗,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一起来到这里,一定不会是巧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释灵逸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