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刀破魔天TXT下载 > 刀破魔天 >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节 再夺黑石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节 再夺黑石


    “啊!”月凰惊吸了一口凉气。 ******面夫血色的金环夫人也猛的挺起了身。

    祭血化枪,可是唯一一次可以威慑黑狼三帝的手段,这就要出手了么?

    因为那雷海中的人是死是活,到底是不是血帅,谁也无法确定,那只是三位夫人的一种期望,真要把自保的绝杀用在这里,大概哪一个的心里都是怀疑,毕竟她们还没有感应到血帅的气息,只是能确定血帅印回到了天狼族。

    三个人同时回头看了看身后远远处的白良。可惜,有些秘密这个妖将是不可能知道的,但是,即使有千分之一的可能,她们也不敢错过。

    不是吗?

    三个人的目光对视了只是一瞬,彼此的心念便立刻明白了。她们必须要见人!

    此时在那金色玄域之后的虚空中,黑牙和黑角两个妖帝也是抬头对视了一眼:

    怎么办?

    凭着两个帝者竟然无法完全炼化那枚祖石,也就是说,足足祭炼了一刻钟,他们还不敢保证这东西完全在他们的掌控之中。那其中有一丝神秘的金线如闪电般在黑石里游动,他们根本化不了。

    两人的目光中一片的震服之色:不愧是天脉血帅,只是一丝残念也不是他们能撼得动的。

    两个妖帝当然不会知道朗宇来自何处,根本不会想到那是祖血之威,只能把它当作血帅的残念了。

    同样的是帝者的修为,赤焰谷的三位夫人不会给他们太多的时间,一刻拿不到血帅印,他们就不敢与赤焰谷为敌。因为那里还有一个老不死的血狼,谁也无法预料那个老祖宗会有什么手段,能不能驱动血帅印?

    可以说,他们即使占领了整个天狼域,但是半条命还在赤焰谷的手里呢。

    “进!”

    两妖几乎是同时一声轻喝,手指一点黑石,唰的一下压进了雷海之中。

    寻找血帅印,并不困难,因为纵然隔着雷海,也阻隔不了本命气息的感应,天狼族的圣物,必然有一些特别之处。

    黑石入雷海,立刻如个无底洞一般吸引来了如潮的电光。不急不徐的落向了朗宇的方向。

    黑牙两人赌定了朗宇在那一击之下,必然已经魂飞魄散,死的都不能再死了。倒是根本没有想过,如果那个小修还活着,如果那枚指环还在朗宇的手上,他们该怎么办?

    若真的没死,便是有八、九成就是血帅重生了,他们真敢杀了血帅吗?

    可是这种可能连万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否则黑狼族也就离着灭族不远了。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朗宇被黑姬这一击,一直翻下了百丈有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身在何处了,一刻多钟的时间,连一颗帝丹还没有炼化,忽然一斜头,如血的双眼盯住了斜上方的一个方向——他也感应到了自己的那道魂念。

    三十余息后,一块黑石沉了下来。同时也感应到了一股陌生而强大的气息。

    朗宇的双眼一缩,那块如羽毛般飘落的祖石却忽然停住了。

    “老妖怪!居然还不死心!”

    朗宇咬牙暗骂了一声,双眼中血光一闪: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吧!

    黑石在雷光的包裹中一顿,似乎是要撤,朗宇已经弹手射出了一道血线。黑石嗡的一声闪了一下血光,崩出了两道金影,瞬间便在雷海中烟消云散了。

    “呃!呜——”雷焰谷上,两个妖帝突然一仰身,鼻孔中流下了两行血丝。黑牙、黑角绝对没敢轻视了这个雷海,那祭入祖石中的神识几乎是尽全力了,如今被雷光绞杀,自然是伤得不轻。

    两个老家伙猛抽了一口冷气,立刻面色煞白。

    神识之伤恐怕还在其次,那雷海深处的情景才是最吓人的:那个人族小修竟然还活着!竟然能在他们的手中轻易的夺走了祖石。

    那意味着什么?谁能做得到?!

    两个妖帝,四目相对,半晌之后,似乎是头顶上的一道五彩闪电惊醒了他们,双眼一抖,抬起了头。

    一杆血色的月牙枪,在五光环绕之下冲进了黑姬的玄域之中。

    那是一杆魂枪,一杆灵力所凝的血魂枪。虽非真正的神器,威慑不减当年。

    两个妖帝在自己的玄域空间中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的情景。那杆魂枪虽然破进了黑姬的玄域,但是三位夫人的修为也就仅此而已,大概不须片刻,血魂枪也只能在那片金光中烟消云散。

    黑角两帝仰头看了三、四息的时间,互望了一眼,长吐了一口气。

    撤吧。再守在玄域空间中已经没有意思了。三位夫人绝不是偶然来到这雷焰谷,血帅是不是真的重生,两个妖帝心里发凉了。

    银童三人自知破不开那片金光,但是也必须要赌一赌黑姬无法坚持太久,至于雷海中的人是不是血帅还得救出来才知道。

    红光老祖赐给她们的三滴精血,再是珍贵也不得不舍了。三道神识,三滴精血凝成了血魂枪,一枪钉在了金色的玄域上,没入了一半,果然是没有冲破。现在便是三人与黑姬硬拼修为了。

    “呵呵呵呵……”黑姬依然貌似轻松的一阵狠笑:“你们若是真的能拿出那把神器,也许还可以破开本帝的空间,仅凭着神识么……呵呵,这可是你们自己找的!”

    说着,黑姬面色一沉,双手如编花般在胸前一阵的舞动,渐渐现出三只金凤鸟的形像缠身飞舞,手指一抬点向了血魂枪:

    “碎!”

    “慢着!”

    “住手!”

    下方同时响起两声大喝,两道金光冲天而起。

    虚空中嗡的一声闪过了一道耀眼的光芒,刹那间千里漆黑,连雷海都被压成了一个锅底形。仿佛许久之后,才响起了一声惊天的巨响。

    “咔!轰轰轰!”

    “噗噗噗!”

    六条身影如断线风筝一般四方喷飞。黑暗的天空中划过了数条血线。帝者之战,只是小小的一个碰撞,便足以惊天动地。四道空间法则的冲击,就是九天界的天空也承受不起。

    同为一族,无论是黑姬还是三位夫人都没有杀意,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而受伤最重的却是黑姬。因为黑角两人的加入,碎是的她的空间。

    黑袍一卷,远远的收住了身形,回身时面色苍白如纸。

    “黑角!你们要找死吗?!”一眼看着两人两手空空,

    再次大吼道:“我的祖石呢!?

    迅速恢复的黑洞中,那杆血魂枪渐渐的熄灭。两个妖帝要保住三位夫人,当然是轰开了黑姬的那道术法,此时面对责问,一阵的尴尬无言。

    无言也就是失手了,就是连祖石也落到了雷谷之中了。

    黑姬咬牙骂道:“废物!本帝拼着寿元为你们护法,竟然还没有拿到那个指环!”

    黑角转头看了一眼盘坐在远处的三位夫人,仿佛自语似的平静的道:“他还活着。”

    黑姬一瞪眼:“什么!?不可能!”

    “你们的恩怨,与黑狼族无关,血帅印和祖石之事,本帝自会找红光老祖要个说法。”黑角看向三位夫人的目光迟疑了,他不敢赌了。

    “哼哼哼,”黑姬一阵冷笑:“你以为老祖的眼里还有黑狼族吗?”

    “黑姬,我天狼一族已经数百年没有守护天宫的资格了,你还在执迷不悟。到现在你还不知道,当年血帅为什么没有选择你吗?”

    “哈哈哈哈……”黑姬仰天而笑:“这是他咎由自取。”

    当年的事情,其中的恩怨可能也只有血帅和黑姬自己清楚了,别人只能是猜测。似乎血帅的选择对她有些亏欠吧。

    虚空恢复了,雷海复起。

    银童夫人缓缓的睁开眼,望向黑牙、黑角两人:“血帅身为天狼族的圣子,千余年可曾错待了你们黑狼族?但是漓落海诛魔一战,血帅陨落恐怕与你们不无关系吧。这三件族宝并非老祖偏心,交给白昆那也是血帅的安排,我想这其中的原因你们更清楚……”

    “住口!”黑姬大吼道:“诛魔一战,是他自己找死,是他相信了那个魔女,以致幽、鬼两界陷落魔族。他就是天狼族的罪人!”

    黑角一皱眉,红眼一眯道:“过往的恩怨,再提也没有用处。如今魔主破封而出,恐怕第一个要报复的就是我们天狼族,想必血魂枪也该开封了吧。雪狼族不过只剩一个妖帝,老祖若无偏私,难道还要凭着血帅印让他来压制黑狼族么?”

    “血帅没有陨落!”月凰凤眼圆瞪怒叱道。

    黑角一转头,冷笑了一声:“哼哼,那自然最好。如果这雷谷中的人族真的是血帅大人重生,我等自然要臣服。如果他不是,那么我们可要得罪了。”

    “你们要干什么!?”月凰站起了身。

    黑角看了她一眼,又望向了银童和金环两人:“这事关着我天狼族的存亡,与四夫人无关。”说着咬牙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们要祭炼血魂枪!”

    那就是要争夺神器了!

    “大胆!你们敢!”

    月凰的双眼中红光一闪,又要祭出玄域。而银童和金环则是转头看了她一眼。现在的情况,说狠话没有用。血帅印沉入了雷海中,黑狼族自然是有恃无恐了。而且红光老祖把三件族中圣物送出了人族玄界之中,此事一露,必然引起他们的气愤,甚至要动手围攻赤焰谷,都在意料之中。

    黑姬一抖身,飘了过来,双眼一眯盯住了月凰:“小狐狸精,这是我天狼族的事情,你最好是滚回清音山。”

    “你们……黑狼族!你们这是在找死!”月凰怒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