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与妖怪的二三事TXT下载 > 与妖怪的二三事 >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关系好?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关系好?


    “嘶嘶~”

    白蛇扭了扭身子,“交给我吧。”

    “萧骁大人。”

    “人家不会让这家伙靠近冰箱的。”

    一边的饕餮:

    凭什么不让它靠近冰箱?

    阿九、阿白、饕餮都去了客厅。

    看着跑开的白狐跟白蛇,萧父、萧爷爷都有些惊奇。

    这段时间,他们遇到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太多了。

    不知不觉间,再看其它事情,他们已经没有那么容易就惊奇了。

    不过……自己去吃点心的狐狸、蛇?

    不不。

    他们摇摇头。

    这一狐一蛇只是恰好离开吧?

    毕竟萧骁要在厨房帮手。

    蛇还好。

    狐狸就不方便了。

    万一掉『毛』怎么办?

    ……

    萧骁有些意外的偏头看向肩膀的妖怪。

    “腓腓,你不去?”

    “啡啡~”

    腓腓懒懒的叫了两声,然后仰头蹭了蹭萧骁的脸颊。

    萧骁眼里笑意弥漫。

    “你要陪我?”

    “啡啡~”

    腓腓点零脑袋。

    “谢谢。”

    萧骁眼里的笑意愈发浓郁了几分。

    他手开始帮萧父、萧爷爷打下手,嘴里轻声感叹,“起来,第一次见到你是在我家茶馆的桌子下。”

    “那时候是白,行事多有不便。”

    “晚的时候我就是在这里找到的你。”

    “你在厨房里翻箱倒柜的找吃的……”

    他当时直接拽住这只妖怪的尾巴把它提溜了起来。

    家伙特别的识时务者为俊杰。

    发现摆脱不了他的桎梏后就收起了张牙舞爪的样子,开始对他装可怜。

    一旦发现他没有恶意又耍起了『性』子。

    表情特别的丰富。

    后来他还是用家里的点心哄好了这只妖怪。

    然后,腓腓就这么留在了他的身边。

    一直到现在。

    其它妖怪他还询问过对方是否要留在他家?

    但是腓腓是自己主动留下来的

    也是第一只留在他身边的妖怪。

    他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没有做。

    唔,也不算什么都没有做。

    他对这只妖怪投食了。

    所以,他家的点心大概就是留下这只妖怪的最大功臣吧?

    萧骁眯眼笑了笑。

    时间过得真快。

    恍惚间,他好像刚刚才在他家茶馆的桌子底下发现偷吃他家点心的妖怪,一转眼,已经三年过去了。

    “啡啡~”

    腓腓又抬起脑袋蹭了蹭萧骁的脸颊。

    轻轻的叫声让萧骁觉得比手里的绿豆泥都要软糯几分。

    他也侧脸回蹭了腓腓几下。

    ……

    白狐跟白蛇很快就回来了。

    萧骁只觉头微微一重。

    饕餮腋下的双眼眯起,懒洋洋的趴回了自己的老位置。

    白狐跳到了萧骁空着的肩膀。

    身子蜷缩。

    大大的尾巴盖住自己的脑袋。

    乍看去,就像是一个雪白的球。

    白蛇身子一缩一跳,下一秒,便准确的缠到了萧骁的手腕。

    的脑袋搁在萧骁的虎口位置。

    尾巴尖在脑袋边。

    一动不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好的白玉镯子。

    ……

    萧父、萧爷爷专注于手的工作,后来才发现了白狐、白蛇回来了。

    见一狐一蛇跟之前别无二致的动作,他们又是有些好笑又是有些感慨的摇摇头。

    真是两个聪明的家伙。

    不过,萧父提醒了萧骁一句,“骁骁,仔细别让阿九的『毛』掉进点心里。”

    白狐眼眸微微睁开了一条缝。

    对萧父的这个法有些不满。

    它才不会把身的『毛』掉进点心里。

    ……

    “要不-”

    想了想,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的萧父又道,“你还是让阿九待在边吧。”

    “别靠近料理台。”

    到时候万一让客人从点心里吃出狐狸『毛』来,可就砸了他们萧氏茶馆的招牌了。

    ……

    “好。”

    萧骁颔首。

    不用萧骁开口,白狐已经从萧骁的肩膀站了起来,然后跳到了边的柜子顶趴下了。

    尾巴仍旧把身子围了个严严实实。

    不见脸。

    倒有些像是在赌气一样。

    ……

    “嘶嘶~”

    白蛇吐了吐殷红的蛇信子,尾巴尖愉快的甩了甩。

    臭狐狸也有这一。

    之前都是它被人类嫌弃。

    那些毫无审美眼光的人类。

    白蛇在心里不屑的轻嗤。

    臭狐狸有什么好的?

    还是萧骁大饶家人有眼光。

    臭狐狸掉『毛』啊。

    多脏。

    哪像它,看看它这犹如好羊脂白玉般的身子。

    不。

    白蛇摇了摇脑袋。

    再好的羊脂白玉也比不它的身子。

    白蛇斜睨向柜子顶的白狐,面矜持,眼角眉梢却都是显而易见的幸灾乐祸。

    ……

    萧爷爷却是误会了白蛇的表现,笑呵呵的道,“这一狐一蛇的关系真好。”

    “你们看,阿九到柜子了。”

    “阿白舍不得它呢。”

    “也不睡觉,一直盯着阿九看。”

    “是啊。”

    萧父附和。

    萧骁看着身子瞬间僵硬的白蛇,眼里掠过一抹好笑的意味。

    ……

    白蛇脸『色』难看。

    它舍不得那只臭狐狸?

    开什么玩笑?

    萧骁大饶家人……眼睛真的不是很好。

    看在萧骁大饶份,白蛇用了很是婉转的辞。

    它收回了看着白狐的视线。

    “嘶嘶~”

    它才没有一直盯着那只臭狐狸看。

    再,它盯着臭狐狸,是为了看它笑话!

    白蛇心气不平的吐了吐蛇信子。

    萧骁大人家饶法,真是让它有些心塞塞的感觉。

    白蛇闭了眼睛。

    算了。

    眼不见为净。

    ……

    白狐也是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那是被恶心到了。

    那条臭蛇舍不得它?

    真是太可怕的事情了。

    白狐摇了摇头,用尾巴更加的裹紧了自己。

    ……

    “哈哈。”

    萧爷爷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惊妖之语。

    而是心情颇好的眯起眼睛,“阿白还害羞了。”

    “阿九是不是也躲在尾巴下面害羞了?”

    萧爷爷的话再次严重“打击”到了两只妖怪。

    见两只妖怪都是一副要炸『毛』的模样,萧骁笑着转移了话题。

    “爷爷”

    两只妖怪都安静了下来。

    ……

    厨房也安静了下来。

    萧母掀开帘子走进来。

    “再加一份荷花酥。”

    “好的。”

    萧父颔首。

    “妈。”

    萧骁看向萧母,“刚才茶馆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萧母一愣。

    随即一脸惊奇的看着萧骁,“你怎么知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