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能看见战斗力TXT下载 > 我能看见战斗力 > 六百八十章:商议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六百八十章:商议


    武者的对话,终归还是要凭实力。

    呈州猛虎已经将这龙渊灵界当做呈州的禁脔,连督天王巡的面子都不给,又哪里会容许他染指。

    对于这种执念,唐罗是能够理解的,毕竟要是有个灵界之门开到龙州西部,他的做法估计也和这头猛虎差不了多少。

    只是动起手来才发现,这四十年前的封号强者,还真是一点儿水分都不掺。

    刀法精湛得吓人,功体因为血脉的关系也是超乎常人的强悍,特别是将血脉能力与刀法融合后的猛虎刀意。

    随手一斩便达到了灵力二次质变的顶峰,某些刀招的威力甚至达到了三次质变的程度。

    无奈的唐罗只能将禅杖一丢,以双拳对敌,毕竟他一身体术精华都在拳法上。

    特别是双臂完成灵质化后,坚韧得已经可以硬抗灵兵道器。。

    唐罗拳出如龙,似风暴般接连不断,漆黑的双臂与地品宝刀接连相撞只能斩进三寸,这种程度的伤势被先天之气一抚就能痊愈。

    宁不负亦丝毫不弱,虎咆风吟的刀法精妙非常,沉重地品灵兵握在手中就像空心木棍,举重若轻,绵绵不绝的刀芒宴扫八方,即便是唐罗也得小心应对。

    毕竟完成灵质化的只有双臂,身体的其他部位可扛不住虎咆重斩。

    况且,还有捏着合击的呈州强者一旁虎视眈眈。

    唐罗可没办法一边应对宁不负一边施展化用合击的绝技。

    ‘哦豁,竟然真的被拖住了!’

    双拳前冲崩开巨刃的唐罗心中暗道一声,余光不禁往呈州与火部接壤的战局撇了撇。

    本是想看看这群火部的精锐没有没有办法迅速干翻呈州的部众再来搅乱战局,却看见了更远处混乱的灵力波动。

    而后就是独属于三次质变灵力的剧烈波动,这让唐罗不禁心中一紧。

    “喂,宁老虎。王巡那边的动静不太对,好像有心人入局了,你确定还要将时间继续浪费在我身上么?”

    拳锋与刃影交错,罡风裹着被集散的灵韵,将周遭的一切全都斩碎。

    刀客大多都是专注的,在没有把眼前的对手斩死之前,好像都不会分心他顾。

    碰上这么个实力强横的死脑筋,唐罗觉得真是很无奈。

    更关键的是他拿眼前这货还没什么办法,要是动用伏灵星域确实能够将宁不负斩杀,可这手段是用来应对之后会出现的宗师强者的,如果这时候用,那就得将此处的呈州全部都框进去。

    然后呢,把这群都弄死,然后单挑王巡全部吗,这不是为难自己么。

    但不动用伏灵星域,唐罗还真拿这头猛虎没什么办法,毕竟对方的巨刃大得跟块门板一样,挥舞起来是刀,横起来就是盾。

    他的拳头十下有九下都是被刀刃挡住的,即便以先天神剑偷袭,估计结果也差不多。

    这宝刀不知什么材质锻造的,坚韧非常。

    四重劲力的拳头砸上去纹丝不动,这种坚韧程度,两昧先天之气融合的神剑可无法洞穿,三昧都够呛能做到。

    ‘难怪上古纯体修没落得这样快,器修还是占便宜啊。’

    又是几拳砸在门板一样宽的刀刃上,唐罗不禁感叹道,一柄出色的兵刃,就能让器修的实力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可是亲眼见过,灵意合一的徐老赢怎么用神剑神甲锤得凶境毫无还手之力,元洲神剑又是怎样持着两柄神剑,追着王境的闻人元武砍。

    就说眼前这位,要是换把材质稍差的宝刀,被他这样轰击,早就崩碎了,哪还能这样虎虎生风。

    “罗老板,这人豪强,要我出手偷袭他吗?”

    拍碎迎头斩下的刀芒,唐罗不动声色地朝云秀传音道:“不用。灵界里有什么发现吗?”

    “小心他的横刀。”

    看着如雷霆般迅捷的横斩被唐罗躲过,云秀后怕道:“还是先把眼前的对决完成再说吧。”

    “为夫的修为你还信不过么,看好了!”

    既然云秀从灵界之门出来,唐罗就不需要和宁不负再耗下去了,双拳一并一冲,砸在横档的刃面上,将宁不负推出老远。

    借着反震的力道,唐罗爆退十数丈,远离灵界之门,甩着双手道:“不打了。呈州猛虎刀法精湛,佩服佩服。”

    在大地上犁出两道深痕的宁不负将巨刃插在地上,淡然道:“手持神兵利刃都奈何不得天骄拳法通神,没什么值得佩服的。”

    摆了摆手,唐罗也不在乎那群捏着合击的呈州武宗,抱着双臂升空,笑道:“但一名强者的作用,在这种大战中的作用还是有限,呈州的武者,好像有些顶不住了呢。”

    宁不负猛然转头,发现莫逾距带领的呈州强者已经不复先前勇猛,更有不少已经没了踪影。

    原来火部后方不知何时出现了增援,十数支灵力充沛凶境小队入局,将原本偏向呈州的局势一下扭转回去。

    借着这波援兵带来的变化,本就修为高出呈州强者一线的火部精锐稳住了阵脚,反推回来,莫逾距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了。

    “窦部、姜部的强者,速去接应莫家主!”

    回头看了眼唐罗,宁不负沉声下令道。

    看着那群捏着合击戒备着自己的武者离去,唐罗朝着还守在灵界之门前的宁不负笑道:“宁家主不亲自去支援么?”

    宁不负没有作答,但依旧保持着机警戒备并面向自己的站姿,却已将态度表达的很明确了。

    唐罗失笑地摇摇头,乘风而上,转眼间便去到云巅之上。

    确定摆脱各个有心人的视线后,唐罗这才朝云秀比了个手势,云幕盖来,两人的气息和身形被隐藏一片阴影中,就像消失了一样。

    “说说吧,去了那么久,碰上什么事了?”

    唐罗没好气道:“我在外头都担心死了!”

    有些心虚的云秀将在龙渊中遇见的事情缓缓道出,就连云冀在知道她的神魂增幅后想要将家主之位让给她的事情也没有隐瞒。

    “事情就是这样...夫君大人您觉得,妾身能接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