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机关TXT下载 > 机关 > 第24章 有人写了匿名信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4章 有人写了匿名信


    对刘开强而言,形势现在真的严峻起来了,车改的事情,不仅雷声大,雨点也大了。叶春春不知从哪里得到办公室的“人员精简”方案,小车班车改已经变成计划里的白纸黑字了。

    叶春春对他竖起指头:“两个!计划是留两个下来!怎么样?有希望没?”

    春春两根竖起的指头摆成一个造型,那是人们对着镜头常常喜欢摆的手势,表示:胜利。可是,多么苦涩的现实啊,谁将会成为那幸运的两个小手指?

    刘开强感到有点踩钢丝。老左,人家老左是班长,没功劳还有苦劳呢,老左不会走的,老左要不坐在那儿写日记,小车班哪里还像个小车班呢;其它六个司机,除了小李子是个年轻人,巴不得早点别谋出路,其它几个,跟自己类似,要么是部队转业的,要么是从基层一点点挪到领导身边的,谁都知道这里肥,哪个肯走……而D副局长,又是那样含含糊糊的态度,如果他不肯帮忙,而别的副局长却在帮自己司机的忙,那么,他刘开强不仅是没有优势,反倒是更增劣势了……

    “要么,我们给谁送个礼去?给姚主任行吗?姚主任,她是说了算的人吧,反正,咱们以前开会拿的那些真皮票夹、紫砂茶壶什么的,都是正牌子,放着也是放着,送给她,说不定……”刘开强记起叶春春常说的那句话:油多不坏菜、礼多人不怪。这么些年的耳濡目染,刘开强感到自己已经非常成熟了……

    正等着叶春春表扬呢,叶春春却冷笑一声:“你个大实心蛋,你以为你拿的真是什么好东西,那都是给司机的小打点而已,咱们送给刘姥姥那样的人家做个人情来往还可以,真要送给姚主任,得了,那不是骂人嘛!她那位置,什么好东西没有!

    “再说,我跟你讲,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一场恶战是难免的,走这种老路子,怕是已经来不及、也不中用了……所以啊,狗急了还跳墙呢,也怪不得有人要走下策!实在不行,咱们也学学别人的,把那个D副局长搞一下算了,真的,他从头到尾就没帮过你什么忙!”

    “什么意思?”刘开强警惕地看看叶春春,这次的谈话没在床上,叶春春也没光着大腿,刘开强反倒觉她有些陌生了。

    “唉,你呀,真是白呆在那么核心的岗位了!你不知道吗?下面都传得起了雾、传得冒了烟了:你们那司机班里,有人给靳局长写信了!”

    “写信要求留下来?”刘开强简直有点乐了,想不到有人比自己还不开窍,这种事儿,哪是写信能解决的?

    “瞧瞧你那点出息!”叶春春翻翻眼睛。“写的是匿名举报信!”

    “举报什么呢?”刘开强只得不耻下问了,他真的想不通了,难道还能向领导举报领导?他想起了小时候学过的一篇语文课文:《我选我》。这题目很奇怪,有点绕,他一直记到现在。

    “举报一位处长受贿。他是司机嘛,当时在场,算是目睹,证据确凿,听说靳局长已经把信给批转到纪委开始调查了。”

    “可是,这跟车改……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这一招叫敲山震虎。他明着是举报那名倒霉的处长,其实呢是暗示领导别把他给惹毛了,急了他谁都会举报!他跟局长副局长什么的在一起,什么事没见过?”

    “还能有什么事儿?”刘开强勉强嘀咕了一句。这会儿他乐不起来了,反倒觉得背后凉嗖嗖的,这事儿听上去让他很不舒服,不舒服极了。谁竟会做这个事情呢?这不是缺少点儿……职业道德么,领导司机,就该是个守口如瓶的活儿,那家伙这么一来,谁还敢信任他们小车班?真是的,何苦呢,人家领导也不容易,一步步走到今天,都是万里挑一的人才,真该体恤些才是……刘开强是实诚惯了,一味在心中慈悲着,直到叶春春提高嗓门他才回过神来。

    “能有什么事?那事儿可多了去了……你每天回来是啥都不说,可别人说!还到处说呢!有领导叫司机带着去找小姐你知道不?有人往领导车上拎美元你知道不?有领导在外面买三四套房子你知道么?有人在招标上搞里应外合,多着呢!啊,这些事儿,随便那一件抖落出来不都是个大炮弹呀!开强,你现在跟我好好说说,关于你车上的那位,你……都知道些什么?嗯?”

    “行了,我才不做那种下作事哩!不早了不早了,洗洗睡吧……”刘开强像驼鸟似的恨不得把头埋到腋窝里。得守住,他一定要顽强地把D副局长有个“小蜜手机”的事给含在肚子里,并且,他还打算化在肚子里烂在肚子里。打死也不说。

    “嘁!怎么就是下作事儿了?他们领导能做,还不让别人说了?你还菩萨心肠替他们着想,可他们哪个替你们这些司机着想了?说车改就车改,说减人就减人的,把你们当儿戏似的!你们才真的可怜呢!再说,国家政策不是鼓励群众检举揭发嘛,这是光明正大、利国利民的事!”

    刘开强闭着眼装睡,心中却在回忆白天的情形。

    他拚命回想着,一整天里,D副局长跟自己讲话的口气和表情,有无什么异样之处。刘开强为何这么紧张?你想啊,有小车司机写举报信的事儿,D副局长是肯定知道了,人家领导心里该是什么滋味呢?唉,说不定,D副还在猜忌自己、提防着自己呢!可是,真冤哪!我刘开强哪儿是那种吃了豹子胆、头上长反骨的人呢!这么多年方向盘摸下来,别的不懂,交通法规的灵活性却是门儿清的——马路上,有些车是可以闭着眼睛随便开的,实线变道,反向插队,红灯不停绿灯停,那人家是特权车,认你狠!可一般的车呢,那绝对就得小心翼翼,一顶点儿都不能违章!D副局长啊!可千万别猜忌我啊!瞧瞧我刘开强这么懂事怕事省事的,哪儿会去跟领导对着干呢,顺着毛抹还来不及呢……

    唉。刘开强在心中暗自长叹,也许,他得找个什么形式跟D副局长表一下诚意、表一下忠心才行吧。但这个行动,难度系数堪比跳水运动中的反身翻腾两周半啊,这种话他真不知该怎么说呢,而且,绝对不能向叶春春求助,一说就等于是把D副局长给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