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民国小妖女TXT下载 > 民国小妖女 > 第267章 留在熊岭山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67章 留在熊岭山


    ,

    这么一说白芷就明白了,这就是为何父母失踪之后,祖父对她的态度大为改观、白家闭门谢客独来独往的原因。

    原来祖父知道自己性情会大变,所以尽量不见人来克制心底的戾气。

    白芷千算万算也没算到,当初祖父不让自己学习秘法,又不让自己报仇是因为她出生之时的异相和那圣骨的副作用。

    可这也太武断了,她这些年明明过的很好。虽说她不是个良善之人,可也不至于无缘无故害人真的是个小妖女。

    再者,清净心智,如世万金;般若法藏,并在身心。

    她自己的那颗心,自己能清静,岂会受那圣骨蛊惑?

    “老汉,虽然我祖父不想让我掌控圣骨的力量,可他却教我召唤黑巫医的曲子!这你也是知道的,他只是怕,他没有决绝的不让我碰!”

    安巴老汉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否则也不会带白芷到此处了。

    “我知道!圣骨本身就拥有着万千阴魂,同时又必须让源源不断的冤魂来滋养,方能维持下去。

    至于如何让它发出功效,就是那日你召唤黑巫医唱出来的那首引魂曲!

    想要操纵圣骨的力量,我只知道这么多,剩余的还需要你自己去悟、去试。“

    这岂不就是让白芷将圣骨带走的意思了?

    白芷急切的点着头,她可以的!有了这里面万千冤魂的力量,她何愁打不过纯阳子。至于这圣骨带来的副作用,她可是有凌霄在身边的。

    有这个一个大善人,她就不信自己还能被戾气侵蚀不成?

    ◎正^l版¤&首|发;#

    “那还有血阴烛”

    白芷不好意思的嗫嚅道,安巴老汉摇摇头,圣骨都可以掌控,何愁一个黑巫医。你的黑巫医也在这圣骨之内,无需血阴烛也可召出。

    说完,安巴老汉又给白芷介绍了如何供养圣骨,如何设置阵法以防圣骨内的冤魂反噬,如何镇压里面的冤魂等等。

    白芷认真的听着,等她和安巴老汉出去的时候烤鹿的篝火都灭了。

    知识,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成的。更何况,是操控圣骨的力量。

    白芷自身的一些关窍没有被打开,有些东西她需要死记硬背下来,并不能做到其他人的融会贯通。

    怕她出什么纰漏,安巴老汉要留她在此一段时间。

    等着明年开春,雪化了她也能带着圣骨一起出山了。

    白芷也正有此意,当初在山中她若是能和文娘再多学一些知识,也不至于现在还勉强和纯阳子过招。说道关窍那,她也有些察觉。就像那些术法一样,她用出来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堵着她。

    就像是水管里的水,本来可以直接喷涌出来,可偏偏那个洞口只有针扎的几个眼,喷出来的水流强度自然大打折扣。

    这就是关窍就封闭的后果,安巴老汉知道其中的奥秘,可却无法为她解封。

    这个招数,是白平沙的独门秘术,这世上恐怕无人能解。只能随着白芷年纪增长,她自己去突破了。

    凌霄在房门口一直等着白芷,看她出来了他便也放心了。

    两人四目相对,看到白芷欣喜的样子,他就知道这事儿成了!白芷来的目的,达到了!

    “行了,你们也早些休息吧!”

    安巴老汉将房门一关,把空间留给了他们二人。这木屋子本来就只有两间。一间小卧室是安巴老汉自己的起居之处,剩下的便是这间大屋子,用来做饭休息。

    好在屋子的木板足够厚,底下也有地龙,躺在上面也不会觉得冷。

    金满堂在一旁睡得正酣,呼噜声震天响。凌霄把铺盖整理好,让白芷先睡下,他在一旁守着。

    白芷躺在他身边握着零下的手,心底前所未有的踏实。

    看着凌霄暖暖的笑,她甚至想着如果时间就在此刻静止就好了。

    “睡吧!有什么事儿,我们明天再说!”凌霄摸着白芷的长发,看着白芷闭上眼的睡颜,他又何尝不是甜到心底。

    上天还是待他不薄,能把白芷送回到他身边。

    此后,他的人生目标只有两个。

    杀了纯阳子,和白芷找个谁都不认识他们的地方,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熊岭山地处北边边境,是大兴安岭的余脉。再往北,那边是老毛子的地界,西边是蒙古人的草原。它地处群山掩映之中,又是最矮的那座,故而很少有人到这里来。

    在这里,即便是大冬天也能领略到棒打山鸡砸冰取鱼的场面。用金满堂的话说,他若是有个妞陪着,一辈子住在这山里也不错。

    三人在熊岭山住了下来,在奔波了近半年后,他们的身体和心灵都应该得到放松。

    上午太阳正暖的时候,白芷站在院子中间仰望着碧蓝的天空,偶尔一只苍鹰略过,到处都是松涛和白桦的落叶,这种与世隔绝的日子对她这种在红尘俗世中挣扎过的人来讲,简直是神仙般的生活。

    除了,每日和安巴老汉学习操控圣骨之术。

    学习过程实在是痛苦,光是让圣骨认主就耗费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也许是因为她是个女娃娃,她的血液滴在圣骨之上融进去之后就消散的无影无踪。

    正常情况下,每一代白家掌门人的血都会滴在上面,并在上面产生一个印记,被称为“血痕”!

    有了血痕,圣骨里被白家世代供养的冤魂就会俯首称臣,这是每一代传承的法制。

    可到了白芷这一代,为何血会融?而没有产生血痕呢?

    安巴老汉研究了许久,白芷的中指扎了一遍又一遍,以至于白芷每天和个傻子一样,天天把中指含在嘴里幽怨的看着大家。

    不过好在圣骨里的冤魂没有什么抵触的反应。

    此时又没有什么变故,安巴老汉也不敢让白芷将那么多的冤魂召唤出来问他们是否听自己的话,权且就这般冒险的认为,圣骨已经认主了吧。

    至于其他的阵法和法规,白芷之前还是有些基础在的,学习起来并不困难。

    她努力的记忆着,每当操控阵法之时,她都觉得天灵穴的地方一阵阵的向外冒寒风。且那处是一片迷雾般的存在。

    她想将迷雾推散,可每每都毫无办法。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