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TXT下载 >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 第114章 八万里花海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14章 八万里花海


    水暮颜凄然的笑了,她静静回忆着洛神帝的一颦一笑,还有昨日的一切,自己始终不能释怀她和顾墨云的事,那洛神帝是否也为此伤心?临了临了,还互相伤害一次,水暮颜笑着落泪,感慨道:“我这一生如此小气,我还是没能好好护着你,对不起,洛神。 ”

    水暮颜看着日暮渐微,长舒一口气,她脑海疲惫的回忆着自己这一生的经历,再多感慨都化为一声冗长的叹息,她心里除了悲凉还有一丝喜悦。

    与她纠缠不休的这么多人,终于都要彻底远离她了,她也终于拿得起放得下了。

    水暮颜痛苦的扶额,她伤心的看着天色,白兰怎么还不来?从无忧宫到这里根本用不着这大半天的功夫。

    水暮颜不知道的是,白兰一路都在喊太快了,慢一点。仿佛除了那一句慢一点,他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

    浮屠山。

    千军万马的声音终于近了,水暮颜换换抬起沉重的头,她看见白兰停在了不远处,静静看着她。

    她忽然想起来自己说的万箭穿心,她笑了笑,万箭穿心也止不住心里的痛,这万箭穿心不过是为了堵住悠悠众口,为她对白兰的背叛画一个句号。

    水暮颜与白兰对视着,她还在等一个人,等一个消息。白兰并没有发话,看着水暮颜颓废的坐在巨石下,满脸的生无可恋。

    站在白兰身旁的人没一个敢吭声,都这样静静耗着。

    梦魇站在白兰身旁,一脸伤情的看着水暮颜,她没有流泪,也不敢。她知道自己的心终将是要空一块,她用一生来和水暮颜赌,她输了,输得彻彻底底。

    她终于明白,水暮颜也只是个普通人,有着七情六欲,也会贪恋温暖,也会犯错,一切都不是她想象那么差,水暮颜不是个渣。

    梦魇忽然觉得心好痛,她猜想,那是不是落九霜最后的一点心痛?落九霜也知道水暮颜要死了么?

    梦魇望向水暮颜,心头想着:“我以后叫梦魇还是落九霜?水暮颜,你能记得谁?”

    当初水暮颜诈死,落九霜为她守了数万年的彼岸花海,如今,她真要化为八万里花海,梦魇还会守着她?

    梦魇轻轻摇头,她不是落九霜,她不会一直守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她的前车之鉴是落九霜和千霏。

    不一会儿,暗下来的天幕下出现一团瘴气。

    一道厚重的瘴气忽然出现在众人眼前,拨开厚重的黑雾,照旧是一身阴冷霸道气息扑面而来的顾墨云出现在众人眼前。

    水暮颜看着顾墨云那一脸悲戚的模样,心便猜到顾墨云大概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了,她骗顾墨云去神界是为了不让他来捣乱,可顾墨云还是来了。水暮颜不由得笑了笑,顾墨云拦得住她?她坚持到现在,一切早有定论,洛神帝已经没了,她还能活多久?

    “你来了。”水暮颜的表情看不出悲喜,她只是没想到送她最后一程的人还是顾墨云。

    顾墨云不说话,红着眼看着对面那个疯女人,她已经生无可恋,眼下还站在这里也无非是为了完成她所谓的责任。若不是他从尘缘仙君口得知水暮颜气数已尽,只怕水暮颜死绝了他都不知道。

    顾墨云一步步靠近,他脑海里竟然想不出任何可以拦住水暮颜自杀的方法,是水暮颜性子太过于激烈,他顾墨云几十万年前拦不住她复仇,现在也拦不住她送死。

    “你怎么这么狠毒?竟然我这个大恶魔还要狠毒千百倍!你不能对你自己稍微慈悲点么?”顾墨云竟然一瞬间泣不成声,心无数苦楚化为悲凉,他真的已经承受不起失去水暮颜的痛。

    水暮颜扫了他一眼,而后跃浮屠山那块巨石,痴痴地看着浮屠山那突然多出来的忘川河,延绵不绝的在这八万里的浮屠山流动。

    那是她的洛神,愿意陪她一起承担这一生的罪孽。

    “哈哈哈……”水暮颜忽然笑了,她眸没有不甘心,闪动的泪光竟然折射出感激和幸福。

    她知道,自己要的结果已经完全得到了,她这一生的努力没有白费。

    顾墨云不敢前,身后都是魔界大军,他们围剿水暮颜。顾墨云冷冷扫了那些人一眼,而后转过身来温柔的看着水暮颜。

    “顾墨云,我这一生活得还不够长么?”水暮颜眼里都是泪水,她颤巍巍抬起手,冰凉的手指还未触摸到眼角,泪水已经湍急的砸到她手,她止住了动作。

    伤心?伤心什么呢?水暮颜忽然笑得放肆,狂妄,这世间她能体会的大悲大喜都已经反反复复好几次,她这颗心不也千疮百孔?历经沧桑?

    “呜呜……”她抱住头开始哭,断断续续的话语从嘴里冒出来:“洛神……洛……神……”

    她的哭声越来越烈,悲怆,凄凉,在这旷野,竟然那般如鬼魅,如孤魂哀啼。

    梦魇以为水暮颜脆弱的模样会是倒在谁的怀里哭诉,或者依靠谁的肩膀哭诉,却没想过她还是只愿意一个人,在巨石像极了一匹野狼哀嚎,白发三千如鬼魅。

    忽然旷野之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所有人都看着那一身白衣的人绝尘而来。

    水暮颜带着泪看向那人,众人看着姑苏堙华火急火燎下了马,越过众人跪在巨石下,朝巨石的人高喊:“主!所有的尸蛊大军已经在千秋谷集结完毕,所有头目也都在那里了。”

    水暮颜微微点头,脸的泪还是止不住,她抬眸望天,底下人群传来躁动。

    “水暮颜,你以为你还能反转大局?若你投降,魔帝尚能从轻发落!”乔木楠率先开口。

    水暮颜双手将散下的三千白发往后撩,露出伤神的模样,她站起身来,从腰间解下来一块玉,不舍的摩挲,并看向顾墨云,微微一笑。

    月色将她孤寂的身影拉长,惨白的月光将她的苍白的脸色映得更加苍白。

    “顾墨云,这块玉还你,你该应允我一个条件的,是吧?”水暮颜微微叹息,将挂在腮边的泪滴拂下。

    乔木楠等人不由得紧张,水暮颜是想要顾墨云替她挽回局势?

    顾墨云嘴角浮起冷笑,一脸奸诈的看着水暮颜,仰面悲凉的喊道:“你若要这魔界天下都为洛神帝陪葬,我即刻发兵魔界,倾我之力为你平定天下。”

    水暮颜笑了笑,温柔的看着顾墨云,柔声道:“我要你回神界,好好照顾自己,我死后,你不要再迁怒于魔界。我此生罪孽已全,早该魂飞魄散,消失得干干净净。”

    “不要!我求你!怎样都行,你活着行,我帮你想办法复活洛神帝好不好?你别冲动!”顾墨云自己说着傻话都不知道,他百般不愿意承认水暮颜去意已决,他拦不住了。

    “我这后半生本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一切都是我们魔界内部的事,你一个神掺和进来做什么?”水暮颜忍不住深吸一口气,看了看手那块玉,猛然抛向顾墨云。

    与此同时,她头顶厚重的云层里隐约透露出一丝光亮,随后慢慢扩大,金光挤破黑暗的云层,一泻而下,将这暗沉沉的浮屠山点缀得异常悲凉。

    水暮颜想起来一次她在穆九峰,她靠在坟头,看着左右疯长的彼岸花,头顶厚重的云层里透露出来的金光,她以为那是佛光的,可那的确只是日光罢了。

    此刻,她心里不再充满任何期待,她知道这一次头顶出现的仍旧是日光罢了,果然,那真的只是日光罢了。

    “师父,徒儿这一生,终究还是有负你所望。只可惜,徒儿再无来生赎罪,万望师父忘怀。”水暮颜幻化出彼岸魂来,那把具有灵性的魔剑此刻已经没有了灵性,仅仅只是一把能够让人魂飞魄散的长剑罢了。

    水暮颜看着巨石下不敢轻举妄动的顾墨云,温柔笑道:“顾墨云,你听我讲了半生的故事,现在我的故事讲完了,我要走了,你也该想起来这些故事里所有的人物了。”

    顾墨云捏个诀飞速冲向水暮颜,与此同时水暮颜捏个诀筑起一道屏障,挡住了顾墨云。他想要抢过那把彼岸魂,却还是晚了一步。

    水暮颜望着疯狂击打屏障的顾墨云,目光温柔,悲凉,她缓缓举起那把彼岸魂,松手,捏决。

    顾墨云心里崩溃,他永远无法护住在意的人么?顾夕墨死在他面前,水暮颜还是死在他面前,近在咫尺。

    彼岸魂飞至空,对准了水暮颜,顾墨云一下子停住了动作,疯了一般朝水暮颜吼去:“不要!”

    “顾墨云,今生有你,幸甚。”水暮颜缓缓闭眼睛,脑海里满是洛神帝温柔的笑,还有张开的双臂,温暖的怀抱。

    “洛神……我来陪你了……”彼岸魂对准了水暮颜的眉心,化为一道红光,闯入水暮颜眉心的灵体内。

    刹那间,黑色的彼岸花出现裂纹,彼岸魂化作的红光从内部将黑色彼岸花分解,只片刻间,水暮颜的灵体便化为粉末,一点点从她额头消散。

    她扭头看向白兰,仿佛还在眷恋什么,透过逐渐破碎的屏障,她看见白兰坚毅的目光隐隐泛着难过。

    当屏障被顾墨云奋力打破后,水暮颜嘴角溢出鲜血来,她额最后一点灵体的粉末也被风吹走了。

    “师妹!”顾墨云慌忙伸手去抱住那站不稳的身子,可触碰的一瞬间,那身子却灵体消散得还要快些,顾墨云扑了空。

    红色的浮光碎成无数星辰,在他怀消散,微风吹来,带走一颗又一颗。

    “还记得我是谁么?”

    “蛇君墨云。”

    “你可知我心里藏了两个人,一个是白兰,另一个便是三十三重天宫的夕墨神尊……”

    “顾墨云,为何天下人都要与你作对,世间当真无人肯怜你顾墨云么?”

    “我要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我要扭转你那不可一世的狂傲!”

    “倘若有一天我死了,我希望小黑可以遇到下一个懂他的人,陪他一世长安。”

    “……”

    过往终于全部回到了顾墨云脑海里,他怀的红色浮光也终于都散尽,他头顶厚重的云层里一泻而下的金光照得他睁不开眼。

    “死了吧?这次真的是死绝了吧?”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