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TXT下载 > 婚路弯弯:宠妻教科书 > 第276章 没空位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76章 没空位


    那一刻,蔡琳脑袋里十分不合时宜的闪过一个词——一眼万年。三寸人间 ******

    当然不是缱绻缠绵的,而是纠结难堪的。

    她看过去的时候,邓朗月也正好看过来,四目相对,彼此脸都没有太多的情绪。

    但蔡琳的心里,已然掀起轩然大波。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邓朗月,而且两个人的位置,会如此的近。

    唐萱也注意到了蔡琳突如其来的反常,她顺着蔡琳的视线看过去,微微一怔。

    难怪了……

    邓朗月也看到了唐萱,他轻轻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唐萱又是一怔,随后也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原本吵吵嚷嚷着要听八卦的蔡琳,在看到邓朗月后,猝然哑了火,她低头望着桌面,一动不动。

    唐萱自知这样不行,便假装若无其事的主动对蔡琳道:“对了,你哥哥和一个模特在一起,他等会应该也过来了。”

    “啊……是吗。”蔡琳闷声,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后,突然起身,“我去看看哥哥来了没。”

    说完,也不等唐萱反应,急急忙忙离开了座位。

    那火急火燎的样子,跟谁要抓她似的。

    蔡琳离开后,唐萱自然而然的去看邓朗月的反应,只见邓朗月望着蔡琳离开的方向,眼神似乎有点受伤。

    不过很快的,他又收回了视线,去把玩手机了。

    唐萱一时诱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没几分钟,蔡瑾瑜过来了。和蔡瑾瑜在一起的,是先前化妆室里遇到的那个模特。

    “这应该有多余的空位吧。”蔡瑾瑜扫了一圈,拉着那模特一起坐下了。模特坐的,是蔡琳的位置。

    唐萱视线扫过蔡瑾瑜与模特十指紧握的手,无奈的笑了笑。

    “琳琳呢?”蔡瑾瑜问。

    “刚出去找你了,你没看到她吗?”唐萱注意到蔡瑾瑜问的时候,余光有意无意的扫向斜对面的邓朗月,那眼神,包含着许多的警惕与提防。

    蔡瑾瑜嗯了一声,突然凑近唐萱,在唐萱耳边压低声音问:“怎么回事?邓朗月怎么跟咱们一桌?”

    唐萱摇摇头,本想说自己也不知道,来的时候邓朗月已经在了,但看到蔡瑾瑜如此紧张,话到嘴边又变成了,“主办方安排的吧,咱们都是按座位坐的。”

    “以往都没这么安排过,故意的吧。”蔡瑾瑜不满的抱怨了一句。

    唐萱笑笑,没有接话。

    其实她也觉得挺怪的,邓朗月不是腿受伤了吗,为什么会来参加这个晚宴?再说了,那么多座位,为什么邓朗月偏偏在他们这一桌?

    要说巧合,这也实在是太巧了吧。

    可要不是巧合,邓朗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除非……

    唐萱没有继续往下想,有的时候,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旁人想的再多看的再明白,也没什么意义。

    随着到来的人们陆陆续续的入座,晚宴开始。

    主办方先台致辞,感谢了一番,回顾了一番,展望了一番。

    接着,有小歌手台演出,侍应生们穿梭在饭桌之间,开始菜。

    唐萱来之前已经跟萧子寒了解过了,这晚宴一共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吃饭,第二个阶段拍卖,第二个阶段酒会。

    了好几道菜后,蔡琳才姗姗来迟。

    她原本的座位在唐萱身边,但蔡瑾瑜带了女伴过来,坐在了那个位置。

    直到这一刻,整桌人才突然发现,只有邓朗月身边,空着一个座位。

    那座位空的那么的微妙,顿时包括蔡瑾瑜在内的几个人都变了脸色。

    “琳琳你怎么才来,快过来,坐这儿!”空座位的另一边,是蔡琳熟悉的一个长辈。她看到蔡琳突兀的站着,连忙热情的叫蔡琳过去坐。

    当着这么一桌子人的面,蔡琳不好意思拒绝,再说这里也没几个人知道她和邓朗月那点纠缠,她不愿意过去坐,反而会让人怀疑。

    蔡琳犹豫了两秒,微笑着坐了过去。

    “琳琳……”蔡瑾瑜顿时黑了脸,作势要站起来。

    “哎,这个虾挺好吃的吧。”唐萱没有给蔡瑾瑜这个机会,她伸出筷子夹住蔡瑾瑜面前的虾,朝蔡瑾瑜使了个眼色。

    蔡瑾瑜明白唐萱的意思,不甘心的把差点脱口而出的话咽了回去。

    一旁的模特对眼前的暗流涌动丝毫不清楚,她看蔡瑾瑜变了脸,疑惑开口,“瑾瑜,你怎么了?”

    “……没怎么。”蔡瑾瑜的回答,异常的冰冷,俨然不如方才那般体贴温柔。

    他是在生模特的气,如果不是模特坐了蔡琳的位置,那蔡琳也不用坐到邓朗月身边去。

    怎么这么马虎呢!

    色令智昏,他刚才完全把这茬给忘了!

    模特吃了个闭门羹,也笑不出来了。

    唐萱与模特本不相识,所以看在眼里,也没打算做点什么。她不动声色的注意着蔡琳与邓朗月那边。

    邓朗月身边的那个座位,原本是有人的,但在蔡琳回来之前,那人突然换到别的桌去了。

    唐萱相信,这一定不会是巧合。

    所以她很好,这个邓朗月,费这么多功夫,是想做什么呢?

    ……

    蔡琳如坐针毡,要不是脸着妆,她肯定尴尬的整张脸都红了。

    回想她次与邓朗月见面,还是在医院病房里,她被邓朗月挖苦了一番,随后负气离开。

    光是回想到那天,蔡琳心里憋屈。

    她食不知味的、机械的夹着菜往嘴里喂,顶级宴席,吃在她嘴里一点味道都没有。

    邓朗月也没有主动和蔡琳说话,他并没有怎么吃东西,大部分时间,他都在与玩手机,似乎是在和谁发信息。

    因为坐的很近,蔡琳不用刻意注意,都注意到了。她看邓朗月全神贯注的捧着手机,又想到了邓朗月给她发短信的那个时候,想到现在邓朗月的聊天对象变成了别人,她心底里又是一酸。

    在几个歌舞表演,宴席渐渐进入到了尾声。

    蔡琳心里有事,吃到后面没有胃口,便开始一杯又一杯的喝酒,几杯酒下肚,她耳朵脖颈微微泛起红。

    完最后一道菜后,主办方台又讲了一通话,邀请众人移步,去隔壁的拍卖厅。

    也在这时,一个端着酒杯的男人走了过来,与蔡瑾瑜攀谈起来。

    因为对方是前辈,所以蔡瑾瑜只能起身,礼貌又恭敬的与对方交流。

    当男人提出要蔡瑾瑜移步到他处,暗示有些不方便的话要说的时候,蔡瑾瑜不放心的看了眼蔡琳,无奈的答应了。

    蔡瑾瑜是代表蔡家来的,这里众多前辈,他不能鲁莽行事。

    接着,众人纷纷起身,人群缓慢有序的涌向拍卖厅。唐萱也跟着萧子寒一起,并肩往拍卖厅走。

    走了几步后,她回头看向座位。

    果然,邓朗月和蔡琳,都没有动,还坐在那里。

    唐萱不禁微微笑了,她对邓朗月大为改观,看来,邓朗月并不是一个只会玩世不恭的公子哥,邓朗月的心思,她想象的要缜密的多。

    不过不知道,这是好是坏了。

    唐萱没看见的是,在众人都起身的时候,蔡琳其实也打算站起来,但是她还没来得及,被邓朗月拽住了。

    她垂在桌布下的手,被邓朗月紧紧的捏住了。

    那一刻蔡琳心神俱震,大脑一片空白,连呼吸,也短暂的停止了。

    人流如潮水般散去,方才还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的大厅,突然安静了下来,头顶的吊灯,甚至还灭了几盏。

    一片安静之下,蔡琳只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她被邓朗月捏住的手,手心已经出了细细密密的汗。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