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TXT下载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601章:上古巨龙!木兰我来了!(求月票)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601章:上古巨龙!木兰我来了!(求月票)


    看到木兰密信的第一句话,沈浪浑身就猛地一阵哆嗦,然后整个脑子里面就都是木兰的身影。

    甚至还不仅如此,甚至耳朵里面都响起了木兰宝贝的声音,就仿佛这封信还有语音一般。

    还有他的身体甚至涌上来无比熟悉的感觉,身上汗毛都一根根竖起来,和木兰宝贝亲热时候的熟悉感觉,又用上了心头。

    已经多少年了?差不多七年了,沈浪和木兰、沈野宝宝分开整整七年了。

    最近的这段时间内,不但沈浪,就连岳父岳母都不怎么敢提到木兰和沈野的名字。

    尽管离开魔鬼大三角的时候,留下的那封书信说得清清楚楚,螺祖带走了木兰和沈野。

    但是沈浪脑子里面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宁寒也去过魔鬼大三角的,万一木兰和沈野不是被螺祖带走,而是被宁寒带走了呢?

    当然这个可能性其实是没有的,因为之后宁寒公主又出现了,而且还和沈浪打了一仗,然后在龙之悔的爆炸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沈浪还是免不了会胡思乱想,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胡思乱想越来越加剧,最后完全不敢去想这件事情了。

    现在终于又知道她的下落了,终于看到她的字迹了,沈浪不由得热泪盈眶,心脏都微微发抖。

    几乎贪婪地看着她写的每一个字,足足好一会儿后,他的目光才落到下一行字上。

    “我们找到了long的下落。”

    这是木兰密信的第二句,也直接让沈浪一哆嗦。

    没错,木兰直接用的就是龙的拼音,因为这样的话就没有人看得懂,这个世界连英语都没有,更别说拼音了。

    看到这第二句话,沈浪明白了,木兰宝贝这些年都去做什么了。

    他一直都在埋怨螺祖,就算带走木兰,也应该很快就回来了啊,就算让木兰和沈野练武,也不至于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吧?

    当然了,螺祖还曾经是仇妖儿的老师,她一直都是这样的,永远浪迹天涯,无时无刻都在探索一些神秘古老的遗迹,几乎没有人知道她在哪里。

    现在一切都清楚了,她在寻找那条龙,姜离陛下留给沈浪那条龙。

    当然了,不管是螺祖还是木兰都未必知道沈浪得到了姜离陛下的遗书,或许在她们的认知中,沈浪还完全不知道龙的存在。

    毕竟谁敢肯定沈浪一定会进入上古姜氏的陵墓之中?

    姜离陛下的遗书中写得清清楚楚,在三十几年前他就已经得到了那颗龙蛋,并且孵化了出来。

    但哪怕是龙,刚刚孵化出来也非常弱小,需要时间成长,但姜离已经没有时间了,所以让他的影子随从鬼午将龙带去了西方世界。

    具体那条龙在哪里?姜离陛下也不知道,但是他的遗书中说鬼午在火炎城。

    而现在螺祖和木兰竟然找到了龙的下落?

    接下来是密信的第三句:爱,爱,爱你的木兰,

    这,这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吗?之前的十万火急只说了两遍,而这里的爱说了三遍。

    接下来还有一个印章,独一无二的印章,能够完全证明这是木兰的密信,绝对不可能有人仿造。

    因为这颗印章是沈浪给她刻的,是一种非常亲密的礼物,木兰也从来都没有用过,这个时候为了表示自己的身份,才是第一次用。

    那这印章的图案是什么?

    是一个三角形,三边都是城墙,分别是天越城的青龙门,朱雀门,玄武门,唯独缺了另外一座城门。当时因为这个印章,木兰还不依,跟着沈浪撒娇了好久。

    所以这绝对是木兰的亲笔书信。

    “这封密信是谁带来的?”沈浪问道。

    片刻后,两个人来到了沈浪的面前。

    为首一人,是高大威猛的西方男子,是一个沈浪完全想不到人物。

    狄波丝的叔叔,奥斯丁.鲁索伯爵,哦不,现在应该称之为奥斯丁.鲁索侯爵了。

    他猛地拔出大剑,单膝跪在沈浪的面前,道:“外臣奥斯丁.鲁索,拜见至高无上的东方人皇,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说的竟然是字正腔圆的中文。

    另外一个人是太监塔伦,他双膝跪下,叩首道:“奴婢塔伦,拜见至高无上的东方人皇,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沈浪上前将奥斯丁侯爵拉起来,然后用西方的礼节拥了一下。

    “亲爱的奥斯丁叔叔,好久不见!”

    奥斯丁显得无比荣幸,也重重和沈浪拥抱了一下,道:“亲爱的陛下,好久不见,整个鲁索家族,每一日都在想念您。”

    沈浪道:“我亲爱的婶婶,她好吗?”

    “非常好。”奥斯丁侯爵道:“托陛下的福分,我才能娶到如此好的妻子,如今我已经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非常谢谢陛下送给我孩子的礼物,那简直是他们这辈子最大的祝福。”

    如果放在之前,这个太监塔伦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谄媚,恭维沈浪。

    但是现在,被沈浪拉起来后,他就静静地弯腰站在一边,因为奥斯丁侯爵也算是他半个主人,他不能在主人说话的时候插嘴。

    沈浪道:“奥斯丁叔叔,您见到我的妻子金木兰和孩子沈野吗?”

    奥斯丁侯爵道:“非常荣幸,我见过皇后和太子殿下,而且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皇后的美丽,太子之英武睿智。有一件事情需要您的原谅,我们鲁索家族在皇后城的原址上进行了修建,那里将成为您在西方世界的行宫,也将完全属于皇后陛下的绝对私人领地。”

    所谓的皇后城,就是沈浪在西方世界发展那个小基地了,在碧潮半岛的南端。

    “大约是一个半月之前,皇后和太子造访了鲁索家族,并且写了一封密信,委托我们送来,这毫无疑问是对我们最大的肯定和信任。”奥斯丁侯爵道:“波姬是打算亲自来送的,但是她觉得自己更加有义务在西方世界侍奉皇后陛下,所以就由我来送这封信。”

    其实这封信,完全可以让塔伦送来便可,但是鲁索家族为了表示尊敬和重视,直接让家族的二号任务,奥斯丁侯爵亲自送过来。

    当然,从头到尾这封信的内容,奥斯丁侯爵都没有见过。

    尽管沈浪心急如焚,但还是问候了狄波丝,还有她的孩子,尽管从来没有见过面,但这孩子也是沈浪的骨肉。

    接下来,沈浪为奥斯丁侯爵举行了一场欢迎宴会,参加的人数不多,但是规格却非常很高,除了沈浪自己之外,还有两个王国的太子,一个王国的女王和太子。

    这让奥斯丁侯爵内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西方世界是非常讲究这些的,他在西仑王朝的宴会中,最多能够接触到的也只是公爵而已,而且在这种级别的宴会上,他也根本不能成为主宾。

    而在这一场宴会上,他是绝对的主宾,亲王级的贵族相陪,这能够让他回到西仑王朝后吹嘘一辈子,而且可以肯定的是,未来他出席任何场合,都会漫不经心地讲起今晚的宴会,成为毕生的荣耀。

    毕竟在西仑王朝,等级森严太严重了。

    得知沈浪刚刚在和大炎王朝的一场战争中获得胜利之后,奥斯丁侯爵更加兴奋,简直比鲁索家族获得胜利更加激动。

    “侯爵阁下,这是我们大乾帝国的版图。”索玄侯爵道:“总共四百五十万平方公里,五个诸侯王国,总人口超过一亿。”

    奥斯丁侯爵惊叹道:“我的天那?竟是如此之繁荣?”

    索玄侯爵道:“我们此时在的怒京,严格意义上并不是大乾帝国的帝都,只是一个工业基地而已,我们真正的帝都在乾京,那是一个恢宏巨大的城市,总人口超过一百三十万,那里光王宫就超过了九平方公里,欢迎您在有空的时候,拜访我们的乾京。”

    奥斯丁侯爵道:“那将是我无上的荣幸。”

    然后,他静静地站在地图面前,道:“尊敬的首相大人,请问这北边大片的疆域,就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大炎帝国吗?”

    “首先,我并不是首相,我只是大乾帝国的荣誉首相,真正的首相在乾京,他还是一位亲王。”索玄侯爵道:“另外您说的没错,您看到的这个地图中,除了我们大乾帝国之外剩下的都是大炎帝国。不过我相信您下一次再来做客的时候,这个大炎帝国已经不复存在了,我们陛下已经成为东方世界唯一的皇帝。”

    奥斯丁侯爵道:“那也将是我们鲁索家族最大的荣耀,因为那也意味着我们鲁索家族将出现一个真正的亲王。”

    索玄侯爵道:“我也非常渴望见到洛基殿下,并且由衷地希望,未来几年内他能够来到大乾帝国。”

    奥斯丁侯爵道:“这也正是我们的想法,等洛基十岁以后,我们就会将他送到大乾帝国学习,因为东方的智慧是必不可少的。”

    这二人口中的洛基殿下,就是狄波丝的儿子,洛基.姜.鲁索。

    用的是姜离在西方世界的名字,并且有姜和鲁索两个姓氏。

    “侯爵阁下,我听到我们驻西仑帝国的使团说,如今贵国南北冲突愈演愈烈了?”索玄装着漫不经心道。

    奥斯丁侯爵道:“对,这一切都是因为北方的傲慢和无能。在海伦副皇的统治下,我们南方团结一心,不管是西仑人,还是维达族人,都团结在副皇的威严之下,每一个人都有尊严,有自由,充满激情地生活和工作。我们的人口是北方的1.3倍,我们每年上缴的赋税是北方的1.6倍,但是我们南方根本就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索玄侯爵道:“贵国的索伦陛下,不是素有公正之名吗?”

    奥斯丁侯爵道:“我敬爱的大人,人心总是偏颇的,想要真正的公正太难了,像姜陛下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索玄侯爵道:“那真是太遗憾了,要知道在我们大乾帝国,是部分南方和北方的,完全是一视同仁。我们的首相,也就是沙矜亲王,他就是一个沙蛮族人。还有您见到的阿鲁娜娜亲王,她是一位羌国人,甚至还有一位唐恩大学士,他是一个白人,因为立下了巨大的功勋,刚刚被册封为子爵。”

    奥斯丁侯爵道:“真的吗?那这位唐恩大人呢?”

    索玄侯爵道:“任何事情都不能让他离开实验室,至少离开他实验室超过一个时辰,他就会无比的焦虑不安。”

    接着索玄侯爵道:“对于贵国南方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我表示非常遗憾,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大乾帝国愿意做出公正的干涉。”

    妈蛋,这句话里面的阴谋气息太浓了。

    接下来,奥斯丁和索玄侯爵窃窃私语,仿佛最亲密的朋友一般。

    要知道,这位奥斯丁侯爵原本是最最纯正的北方贵族,虽然身处南方,但是却对维达族非常歧视,结果现在口口声声我们南方,果然是屁股决定脑袋。

    ……………………

    接下来,沈浪和唐恩大学士两人完全不分昼夜地研究,一次又一次地做实验。

    他们的目标是上古拦截装置!

    这一次大炎帝国妥协之后,也就意味着浮屠山领域完全属于沈浪,尽管那里现在空空如也,那里唯一的上古拦截装置,也被大炎帝国彻底毁掉了,沈浪让人运回了部分残骸,然后根据这些残骸逆向研究上古拦截装置。

    沈浪要离开怒潮城,前往西方世界和木兰汇合,寻找那条龙。

    但是在这之前,必须保证怒潮城的安全。

    当然了,失落妖母依旧会呆在怒潮城海域,她的精神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之前能够笼罩整个失落国度废墟,此时笼罩怒潮城海域也完全没有问题。

    加上飞蛇军团,还有已经全部驯服的九百多只超声波飞行兽军团,怒潮城已经完全算得上固若金汤了。

    但沈浪一旦离开,就无人能够拦截龙之悔了。

    当然,接下来大炎帝国对怒潮城发射龙之悔的概率微乎其微,但也不得不防。

    关于拦截龙之悔,沈浪通过智脑,通过龙之力发射装置能够做到。

    因为龙之悔速度虽然快,但是它的飞行轨迹是非常固定的,通过精密的计算,能够进行提前拦截。但是他有这个计算能力,怒潮城其他人可没有。

    然而唐恩大学士却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概念,龙之悔能量的纠缠锁定。

    然后,根据这个理论,他打算用三具超级龙之力装置进行改造,变成拦截装置。

    当然,目前还仅仅只是理论状态,距离成功还有一段距离。

    但是沈浪已经没有时间了。

    ……………………

    “哥哥,我们时间不多了。”姜宁小公主道:“我计算过了,我们最多还有不到一年时间。”

    “这几年时间,大炎皇帝一直在闭关,禁忌之塔下,真的有一条巨龙。”

    “从火龙彗星撞击这个世界,并且彻底消亡之后,这条龙就有了心跳。”

    “哥哥,这是我这几天时间画的图,完全反应了那条巨龙的心跳频率,还有能量级别。”

    姜宁小公主递上来厚厚的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都是相关曲线。

    沈浪顿时完全惊呆了,不敢置信望着自己这个孪生姐姐,尽管她一直喊哥哥。

    “我是一个非常非常敏感的人。”姜宁小公主道:“正是因为太敏感,所以不能受到风吹,也不能碰到任何灰尘,甚至不能被阳光照射。那条龙心脏跳动的时候,别人听不见,但我却能够感受到。”

    “哥哥你帮助大炎帝国开启了那个龙盒之后,我每天都呆在里面一个时辰,身体渐渐变得好了。”姜宁道:“但是在龙盒里面,我不但能够听到心跳,我连它的能量气息都能感觉到,它正在越来越强,越来越强。”

    “它的心跳也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当它心跳频率到达某个级别的时候,就会醒过来了。”姜宁小公主道:“所以这也是大炎帝国直接妥协的原因,因为皇帝出关之日,就是那条巨龙苏醒之时。”

    “等到了那一日,皇帝御龙而出,天下所有敌人,都将灰飞烟灭。”

    “龙之悔的力量何等强大?但它是龙之血髓制造而成的,一旦巨龙苏醒,那就超过千千万万的龙之悔,我们的大乾帝国也将荡然无存。”

    “根据我対它心跳频率的监测,最多还有一年,它就要醒过来了。”

    足足好一会儿,沈浪道:“小宁,这件事情你可有告诉任何人?”

    姜宁道:“我不但没有告诉任何人,而且在大炎帝国皇宫内,我甚至没有去想这件事情,一直到会怒潮城后,我才把这些数据记录下来,并且开始演算,在大炎皇宫,我连一个字符都没有留下,在太后面前也没有吐露半个字。”

    姜宁小公主某些方面上确实和幺幺宝贝有点像,聪明绝顶,无比敏感,拥有特殊的精神力。

    沈浪看完她的这些图纸后,全部记在脑子里面,然后一把火烧掉了。

    “不要告诉任何人,接下来你也不用操心这件事情,你就无忧无虑地过日子吧。”沈浪揉了揉她的脑袋道:“对了,关于和金木聪的事情,你怎么想的?”

    姜宁道:“哥哥让我嫁的话,我就嫁,我挺喜欢他的,他大概是我见过最可爱的人了。”

    这话一出,沈浪内心轻轻叹息一声。

    姜宁太特殊了,她聪明绝顶,但是她的发育到十六岁就停止了,不仅仅是身体,还有情感。

    “哥哥不强迫你做什么,一切都由你自己决定,你觉得快乐就可以。”沈浪道。

    而就在此时,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走了过来,然后便是金木聪的大呼小叫。

    “宁宁,快,快,我只请假了两个时辰,我对新书列了一个提纲,有几个关键点我一下子不好做决定,我们好好商量一下……”

    然后金木聪就这么冲了进来。

    “姐夫……”金木聪一愕道:“我,我来找宁宁。”

    沈浪道:“你们玩吧。”

    然后,他走了出去。

    接下来,金木聪就和姜宁一起,滔滔不绝,谈论新书的提纲,两个人的脑袋都顶在一起了。

    像是最亲密无间的朋友,但……确实没有情侣的感觉。

    关键是姜宁小公主,太像是一个纯洁无瑕的小女孩了,尽管她年纪已经不小了,所以金木聪见到她之后就决定,要像哥哥一样一辈子保护她,陪伴她。

    ……………………

    失落妖母依旧没有在沈浪面前露出任何真面目,哪怕最后告别的时候,她也没有现身,依旧是用海水凝聚的身体。

    “沈浪陛下,你放心,关于远古的记忆和盟约,我们比你铭记的更加清晰。”失落妖母道:“但是你的时间不多了,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我能够感觉到西边方向天空,凝聚的能量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可怕,哪怕我都感觉到颤栗。”

    失落妖母说的西北天空,应该就是炎京的上空了。

    她和常人更加不一样,在能量气息的感知就更加敏锐了。

    “所以,你有什么是手段就要赶紧使出来了。”失落妖母道:“否则等到它真的横空出世,你的大乾帝国完了,我们这些失落帝国的后裔也完了,区区魔鬼大三角可抵挡不住它。”

    沈浪叹息道:“我就知道,当时火龙彗星撞击地面,彻底消亡的时候我就知道,历史要改变了。但没有想到那一刻,比我想象中更加重要。失落妖母,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你能帮助我守护怒潮城吗?”

    失落妖母道:“我说过了,关于远古的记忆和盟约,我们比你更加刻骨铭心,你就放心地去吧……”

    靠,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放心地去吧?

    不过,这失落妖母肯定是故意的,虽然双方已经是盟友,但她内心还记仇呢。

    ……………………

    当天晚上,沈浪仅仅只向仇妖儿做了告别,然后骑着大超离开怒潮城,朝着西方世界飞去。

    木兰宝贝,我来了。

    沈野,我来了。

    还有那只未知的龙,我来了!

    现在对于沈浪来说,局面已经非常清楚了。

    这些年大炎皇帝在禁忌之塔内闭关,只为了一件事情。

    龙之感悟。

    不仅仅是要唤醒那条巨龙,而且是要感悟龙,驾驭巨龙。

    沈浪之前的推断是正确的,大炎帝国的崛起和火龙彗星第一次出现的时间几乎是完全吻合的。

    当然,大炎帝国的那一条龙是什么时候孵化的?为何会一直昏睡不醒?这就完全不得而知了。

    但是现在对他而言,他必须在最短时间内,找到属于姜氏家族的那条龙。

    或许未来,当科学文明和上古文明结合发展到极致,能够拥有最强大的终极力量。

    但是至少现在,龙是这个世界的终极力量。

    看看龙之悔的威力就知道了。

    如果沈浪不能找到姜离陛下留下的那条龙,那一旦等皇帝陛下御龙而出,整个大乾帝国基业都将灰飞烟灭,他天下无仇的理想也就彻底破灭。

    甚至到那个时候,整个世界都没有一处安全之所。

    一旦驾驭了巨龙,那大炎皇帝或许要统一的就不仅仅是东方世界了,而是整个星球。

    ……………………

    沈浪骑着大超一直飞,一直飞。

    怒潮城距离西方世界实在是太远太远了,超过三万里。

    哪怕是大超,也要停下来休息几次。

    不过,这一路上他并不孤单。

    因为东西方世界贸易已经持续了几年时间,这一路上不断能够看到双方的商船舰队。

    整整三天四夜后,沈浪终于再一次出现在西方世界的上空。

    他再一次见到了那个熟悉的硝石岛,也是亚马逊女王国度的繁衍之岛。

    整整五年时间了,沈浪终于再一次回到了西方。

    此时硝石岛变化巨大,已经成为了一个巨大的采矿场,上面密密麻麻麻都是人,岛上盖满了房子,还建造了一个大码头,停泊着十几艘巨船。

    每一艘船上都挂着大乾帝国的旗帜,甚至岛屿上的驻军,也都是大乾帝国。

    他的麾下太出色了,很多事情不需要他的命令,都做得如此之好,不知不觉间他的大乾帝国势力,已经横跨了几万里海洋。

    亚马逊的埃达女王为他生了一个女儿,沈浪真的有心去见见,但没有时间了。

    只能一声叹息,然后继续朝着碧金城飞去。

    不久之后,沈浪飞过了碧潮半岛,见到了新的皇后城。

    这里曾经是他在西方世界的基地,以木兰为名,

    现在变化竟然如此之大,竟然成为了一座这么大的城市?

    至少有二三十万人口了吧?而且这里的建筑东西合璧,显得尤其之美。

    这里的码头就更加繁忙了,一半的旗帜挂着西仑帝国,另外一半挂着大乾帝国。

    而且整座皇后城的上空,飘扬的都是大乾帝国旗帜,城墙上的军队,也是大乾帝国的铠甲。

    ……………………

    又过了几个时辰。

    沈浪骑着大超,终于来到了碧金城上空,鲁索家族的城堡上空。

    木兰宝贝,我来了!

    他先在天上盘旋了好几圈,提醒下面的人。

    然后,再降落下来。

    刚刚降落,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少年,一个孩童猛地冲了上来。

    那个少年跑了几步后,站在原地,目光湿润地望着沈浪,声音沙哑道:“父……父亲!”

    沈浪心脏一颤,望着眼前这个俊美无匹的少年,声音微微颤抖道:“沈野……小野,你,你长得这么大了。”

    ………………………………

    注:诸位恩公,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磕头磕头,鞠躬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