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咸鱼的自救攻略TXT下载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八百九十七章 微信差点被挤爆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百九十七章 微信差点被挤爆


    十八号这天,网上刷屏的帖子是鹏城市的一个自媒体同行刷假数据的事。而且这家确实是鼎鼎大名,单纯比全网粉丝数的话,楚垣夕都不敢打包票说巴人信息一定比人家大。

    主要是对方走的是正统MCN路线,有无数小号,而巴人这边即使陆羽接手之后开了很多号,但都是精品运营路线,不搬运不刷粉,所以所谓的“很多”号是跟自己比,跟别人一比就是个弟弟。

    事情起因非常简单,作为业内相当有名的一家MCN,接了个百万级别的订单,带货一款纯智商税产品,结果甲方要求先试试水。然后试水的时候就给人家来了一次全满贯,找了个全僵尸粉的几百万粉丝微博大号就上了,播放数据极佳,留言都是立刻剁手买买买,但是一个买单都没出现。

    这个事情一开始把楚垣夕乐坏了,主要是这个智商税收的本身就很离谱了,跟量子速读有一拼,但是遇上了一个比黑嘴还狠的,于是想割韭菜的人,被人当韭菜给割了。

    一般的注水也就注个一半,狠一点的三分之一,像这次的案例,MCN好歹自己下几单意思意思也行啊,结果连这块遮羞布都扯掉了,于是智商税创业者发长文撕逼,闹了个沸沸扬扬。

    结果楚垣夕正乐呢,陆羽幽幽的说:“楚总,您乐啥啊?我怎么想都觉得亏了……”

    “咱们亏什么?咱们又不给别人发广告带货,岿然不对啊。全国最稳的就是咱们。”

    “您想啊,出了这事儿现在所有大一点的自媒体广告商接单都出问题了,要是这事早发生一个月,那《深夜画廊》不是当时就跪了?”

    陆羽才是前一段时间收集《深夜画廊》信息的主力,是楚垣夕对《深夜画廊》的探针,所以最有发言权。他阴郁的叹了口气:“要是早一个月,咱们说不定能花非常少的钱把《深夜画廊》盘下来也说不定,我感觉不会超过5000万,如果只追求51%的话可能更少,2000万拿下。您说这不是亏大了吗?”

    楚垣夕不由得为之侧目,心说您前面那俩月都想什么呢?居然产生这么强大的商业思考能力!我对你进行商业能力培训看起来很多余啊!而且房诗菱的主意你也敢打,是不是老夫表现的太淡漠了?

    不过今天他不太顾得上这个事,因为突然之间资本市场大哗,有关部门突击性的密集发文,阐述创业板借壳上市以及在创业板实施注册制等等的制度变革,在普通人看不见的领域内掀起轩然大波。

    创业板设立的时候证监会原本是坚决反对出现非上市企业借壳创业板股票实现上市的,因此我大A股上还出现过创业板股票曲线借壳,公然对抗监管规则的案例,而且远不止一例。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创业板不允许借壳”这个人为规定本身就不是一个全面市场化的手段。公司不管上不上市,重组或者被重组都是重要的发展变化之一,是正常的市场行为,只不过上市的身份,使得企业增加了一重附加价值而已。

    因此突然之间密集出现的政策吹风使得资本市场瞬间变得活跃起来,千万双眼睛盯着管理层等待更细化的规则出台。甚至可以说创业板借壳的细则将标志着天朝公开市场到底向上走还是向下走,到底是鼓励优质企业借壳,还是放松标准泥沙俱下?这需要时间给出答案。

    至于“注册制”,已经伴随科创版出场亮相三个月,但是一直被关在科创版范围内,这次吹风动作很大,有意把它搬到创业板里去试行。

    要知道在A股历史上奇葩事件层出不穷,有些放在世界经济史上都值得大书特书,所以如果这个大杀器真的推向创业版,肯定被资本运作者玩出花样来。

    因此就连徐欣和袁敬分别跟楚垣夕开了一次电话会议,一是听听他的见解和对市场的看法,二也是问一问巴人或者小康在这个船新的大动作下有没有考虑过调整?

    “创业未半啊大哥(大姐),这才哪到哪啊,巴人短期不考虑上市,小康用的着操这份闲心吗?未来我们上市时肯定是干干净净没有任何资本运作的上,堂堂正正的上,没必要自乱阵脚。”

    “行行行你这么有信心就好。”徐欣很开心,“记住了啊,五年之内不上市,还有四年半,坚持。”

    但同样的说辞让袁敬频频产生想法,因为毕竟现在是经济寒冬,别看郑德最近一阵做的风生水起,可是现金流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美好,投出去的钱在增值但是到底能不能落袋为安,内部收益折现IRR到底能不能变成资本收益分红DPI,谁也说不好。

    所以袁敬现阶段更关心他的整体投资回报,而楚垣夕的两家公司是其中的重要环节。楚垣夕倒是理解这种心情,做投资的就没人不关心回报,原世界里袁敬也关心,不要求立刻见到回报但是总想算清楚未来某个时间点到底能收回多少来。

    而上市规则和市场准入两方面的巨变,无疑会改变他对某些预期的平均水平的判定。比如巴人集团以前不方便借壳的,魔都银团提出借壳楚垣夕肯定不乐意,因为成本和费用太高,难度也高,非常费时费事。现在方便了,费用和难度也下降了,只要再过一年巴人就有三年的历史,可以瞬间上市。

    当然事到如今他也知道楚垣夕的打算了,上市是有可能上市的,但必须要等到小康站住脚跟之后,或者说必须等到巴人把账上的奶都灌进小康之后。

    没想到楚垣夕跟他说:“袁苜没跟你说我要卖巴人游戏的事儿啊?她保密意识这么强?”

    “说当然是说了,但是并不赚啊。”袁敬按照上市公司的模型早就计算过了,“巴人集团要是IPO或者借壳,肯定不止三四百亿,你把核心资产卖掉是杀鸡取卵的感觉,我一直也没弄明白你是怎么想的。”

    楚垣夕心说还不是胡世恒当初一番话让我感觉郑德在经济寒冬里未必能够支持得起小康,所以干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啊?

    “袁敬你听我说,这个卖的绝对不是核心资产。”楚垣夕用另一种方式来解释:“巴人的核心资产是巴人信息,是那批账号和粉丝。特别是几个主要账号是不可复制的,卖掉就相当于把水源断掉了,所以我是不可能卖的。但巴人游戏不是,巴人游戏就是个鱼塘,水源还在,鱼塘卖了还可以再修。”

    袁敬对于怎么经营企业和产品肯定不是特别懂,对他来说,巴人信息的几个大号固然是难以复制的,但是巴人游戏难道就容易复制了?相对而言似乎去年楚垣夕做号的时候欻欻就做起一个大号出来,然后欻欻歘又做起一个来,互相一洗洗出第三个,容易的很啊!

    不过虽然巨大的利润波动使得他的心态难以保持永远平静,但是理智和职业素养使得他并不会对被投企业指手画脚,除非能够拿出有力的资源。

    “好吧,那你卖巴人游戏这事跟上市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啊,我是告诉你巴人游戏如果卖掉之后我打算分一次红。但是到底怎么卖,卖全部还是卖一部分,卖多少钱,甚至是否继续卖,这个事情还得谈。主要是最近出现了新情况。”

    袁敬被绕糊涂了,心里咯噔一下子:“出什么事了?”

    只听楚垣夕说:“啊,好事。我们最近的小游戏计划比较成功,我又舍不得卖了。所以如果如愿卖掉,那肯定是卖了个好价钱,如果没卖,那就是为了未来兑现更大的价值。总之先跟你通个气,增强沟通嘛,省得你产生什么误解。”

    这件事充分说明了什么叫塞翁失马祸福相依,原本小游戏计划是为了填补上巴人游戏的骨架,是楚垣夕鸡贼的把《罗马之敌》从巴人游戏里抽出来之后作为对价填充进去的,然后最好能够多卖些钱。虽然并没有讹阿里一刀的意思,但是这个计划本身却是有着把现在的价格卖到未来预期全部兑现的价位上这么个意思。

    可惜楚垣夕现在感觉这种情况巴人集团仍旧吃亏,加一百亿满足不了自己的胃口。

    一百亿是一笔非常大的钱,就算在前首富眼中也是一百个目标,有些上市公司上市多年干到倒闭也制造不出这么大的现金流,更不要说净利润。但是这个价格配不上一家能够屹立十年以上而且始终保持自身强势IP的品牌和运营热度的大牌游戏公司。

    这种公司的影响力、底蕴和潜在的玩家动员能力,纵观国内就没有估值在百亿以下的,《魔力宝贝》、《石器时代》、《龙之谷》乃至《奇迹》等等等等,其中甚至有的只是品牌的情怀强大,并没有始终保持住运营热度,然而一旦发力就是吸金怪兽。

    可以说是一个游戏IP成就一家公司也不为过。

    当然现在《无道昏君》还没有成功,甚至连成功萌芽都算不上,但是已经显示出极品开端了。主要是传媒信息和游戏这几个部门非常给力,制造出的效果极好,于是,前几天三款小游戏陆续上线,以《动物公司》表现最好,《笨鸟飞》表现最差,然后,短视频上连续推送,吊足了用户胃口的《无道昏君》呢?

    结果就是巴人的用户四处询问为什么没有看到《无道昏君》?微博和抖音留言区充满了噪音。

    就连楚垣夕的各个玩家at他。因此楚垣夕办了件蠢事,在r />    这个测试版本来是给内部真机测试用的,美术资源都不全,而且必须登入激活码才能激活账号登陆服务器。

    这种形式的小范围测试当然也可以允许外网玩家进入,但是和普通意义上的压力测试并不一样。结果楚垣夕没想到这么一搞直接炸了窝,铺天盖地一样索要激活码的人在所有联系人和群都没法用了,根本跳不上来就被要激活码的盖下去。

    而且不光是他,别人也一样,赵杰之流就不说了,连杨健纲都大呼遭不住。

    楚垣夕当了那么多年产经,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据说当年《围住神经猫》上线的时候玩家疯狂涌入,游戏唯一一个需要联网的功能是好友排名,结果排名功能把服务器挤爆,现在巴人集团各个高管的>    这不是妥妥上线就大爆的游戏嘛?到了这个时候,楚垣夕除了发公告安抚玩家之外,就剩下献祭赵杰的准备工作。赵杰瑟瑟发抖,万一上线之后服务器跪了,估计他连土下座跪榴莲的机会都没有了。

    用这样的游戏和IP去冲一个UGC模式的RPG弱联网的手游,简直是天作之合啊!在楚垣夕眼里,只有两种可能会导致失败,就是要么自身开发能力不行,这么简单的一个游戏编辑器都做不好;要么过程中犯下弥天大错,把玩家得罪一个死。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失败的可能。

    什么是弥天大错?比如说玻璃渣,前脚玩家抵制手机游戏《暗黑破坏神|不朽》,玻璃渣质问玩家你们都没有手机吗?后脚就把去年承诺的WAR3重制版的内容全特么砍了!

    这砍的那叫一个干净,先许诺玩家重制配音、战役、UI以及制作新战役,然后开放预购,等玩家把3A大作的钱交上去之后,说这些内容经过玩家反馈,都不喜欢,统统砍掉。

    合着锅都属于玩家,所谓的重制版就是重新做了个模型,导入了WOW的地图,告诉玩家这样玩的才是情怀,才原汁原味。关键是有人爆料这帮渣渣比Steam的G胖还懒,全特么都是外包的……

    玻璃渣头铁,名声也好,再这么糟蹋两遍都经得住,巴人肯定是不行的。但是只要不犯这种错误,冲起一个UGC平台来,又要比那些仅仅是保持强势品牌和运营热度的游戏大作强不止一筹。那些吸金怪兽出动一次能吸十几亿乃至几十亿的金,但UGC平台可以把用户数常年运营到一亿MAU以上,显然是后者更有价值。

    更何况还有可能和小康联动。

    最后这一点是楚垣夕特别想要让巴人切入UGC游戏的原因,用一款带有强力IP的RPG作为切入点是最合适的。

    其实国外有些游戏公司也在开发UGC游戏平台,包括国内的技术新锐代码乾坤,都有雄霸这条赛道的野心。但是他们心太大了,总想开发一个容纳大多数游戏类型和玩法的平台,譬如说物理引擎的沙盒模式。

    这种模式做成固然极为壮观,但是不简明,首先教育用户的成本就特别高,甚至高过巅峰视效教育用户编表做动画,其次就是玩家做出的头部作品到底能有多好玩也很难说,可能会出一些小成本的爆款,但是不稳定。

    而楚垣夕走的是一条简化到极点的路线,借鉴杨健纲的UGC平台思维,只做一个类型,然后把这个类型的游戏编辑器做到玩家可以简单操作的程度,最好能够实现编辑可视化。

    这也是他青睐《无道昏君》的原因,天朝玩家最熟悉的RPG模式是什么?《仙剑》、《轩辕剑》绝对是其中翘楚。照着做一款手游非常便于用户理解。

    预计做成之后,玩家最大的难点无非就是怎么合理的编辑场景和迷宫战斗的问题了。

    至于说杨健纲质疑的地方,也就是DLC收费会被玩家喷成翔,其实主要是当初江湖人称老滚的《上古卷轴》维护不利惹的祸,然后就是《辐射》难看的收费吃相,反而是没有发生维护问题的魔兽3地图并没多大的骂声。

    还有一个奇葩叫P社,看见玩家的mod不错,下一秒它就是我的了!这种天天抄玩家mod做成官方DLC的行为仁者见仁。

    老滚的收费之所以被喷,主要就是因为他们没把玩家的自制收费内容当成事业来做。这个游戏里边玩家制作mod是需要植入代码的,那么一旦有人做出好玩的DLC然后开通付费,但是玩家交钱之后这个作者消失了呢?代码就没人维护了。

    程序领域的常见病就是一个程序猿写的代码一百个程序猿都看不懂,然后游戏版本一更新,老的mod运行不了连游戏本身都要崩溃,付了费玩家缺了多大德遭这种罪,能不喷吗?

******

    但是楚垣夕的计划里是绝对不让玩家写代码的,只开放编辑器功能,由官方提供代码支持,不断完善编辑器功能,然后吃相好看一些,付费DLC试玩部分放宽一些,绝无这种顾虑。

    所以现在出现了幸福的烦恼,这套打法的价值,在这款RPG手游+编辑器制作成功之后妥妥的超过百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