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这个鬼夫不太冷TXT下载 > 这个鬼夫不太冷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尾声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八十九章 尾声


    不过我最终是没有机会学这个了,原因很简单,启叔回来了,带着一个我在梦里见过的,非常熟悉的人,乌云姐姐。手机端

    在见到乌云姐姐的那一刻我是吃惊的,我甚至有点不打自在,想张嘴喊人,却不知道叫人什么好。倒是乌云姐姐,一副热情的样子:“叫我乌云好了,你我小一点,叫我姐姐也是可以的。”

    师叔也在一旁插科打诨:“行了,你们这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的话啊?小宣,叫她乌云姐姐好了。乌云,这是师兄的徒弟,叫做小宣,你这么喊行了。”

    听见师叔这么说,我只能硬着头皮喊人:“乌云姐姐。”

    乌云姐姐笑着应了一声,还给我一个见面礼,俨然一副当家女主人的样子。

    我偷偷看了一眼启叔,发现启叔面带红光,很是高兴的样子,心里堵塞的厉害,我跟启叔这样还没来得及开始结束了啊……

    狐狸看出了我的不自在,只用了几句话把我叫了出去。

    “想开点,之前启叔已经说了,他在乎的是乌云不是吗?”狐狸劝我。

    我明知道如此,只是这心里还跟被堵塞了一样难受的厉害,我对他到:“放心吧,给我点时间,我能缓过来的。”

    狐狸听我这么说,也没多嘴,带着我回去了。

    乌云姐姐还在,作为女人,她肯定能够感受到我跟启叔之前的不一样,为了不让她起疑心,我还不能在外面逗留太长时间,甚至要表现出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里面师叔正在调侃启叔跟乌云姐姐,他见我们进去了,对我们到:“你们赶紧来听听,小宣,我跟你说啊,你师父是真的厉害。自己一个人独闯地府不说,还能毫发无损的把乌云救出来,可见实力超群了。”

    师叔不知道我跟启叔之间的事情,只当我也认可乌云姐姐这个师娘,把启叔在地府里的表现夸大的说了出来。我品着这里面的凶险,心惊胆战。

    不是说好了一起去的吗?为什么要单独前行呢?这么害怕我们给你拖后腿吗?

    我有点不能理解。

    启叔道:“原本是想等你们一起去的,但是魔姑道那边实在是太麻烦了,还是速战速决吧。再加你师叔的能力很强,我们两个人也够了。”

    我听不进启叔的解释,只能胡乱点头。

    乌云姐姐倒是拉着我的手道:“徒弟这小模样我倒是喜欢的厉害,叫我师娘反而显得我老了,叫姐姐吧,我喜欢听你这么喊我。”

    我听了这话精神一震,不敢相信的看着她,这么快看出了不一样的地方了!?

    然而乌云姐姐只是盈盈笑着,什么也没说。

    师叔闹嚷着要喝酒,这个时候我也不好拘束他们,再加家里也确实有几瓶好酒,本着我很快要回地府受刑的想法,我大大方方的拿了出来,一来给他们庆祝,二来当给自己践行了。

    晚的饭是我从外面叫来的,大厨做的,口味很好,一餐吃完也算是宾主尽欢了吧。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坐在阳台,看着外面的月朗星稀感慨万千,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看见这片天空了吧……

    启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身后:“你之后又什么打算?”

    我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乌云姐姐回来了,我身的事情也算了。我想着出去旅游吧,这段时间精神太紧张了,总是需要放松一下的。”

    “跟狐狸一起吗?”启叔问道。

    我却摇了摇头:“师父,我一直忘记告诉你了。我跟狐狸已经分手了。”

    他已经不再是我的启叔了,我也只能再喊一声师父了。

    启叔很是惊讶:“为什么?你们之前不是很好吗?”

    很好?我差点笑出声来,我本以为启叔只是对我的关心不够,可是在听见他的话后,我才,明白,启叔怕是从来没有把我放在心过吧……

    “是很好,只是在一起久了,总会腻味的。更何况我跟狐狸本来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啊。”我笑着摇摇头。我不打算把真相告诉启叔,我不想增加他心里的负担。

    可是即便我不说,启叔还是能感受的出来的,他叹气:“我们俩真的不可能,我……”

    我想也没想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我们不可能,之前不可能,现在乌云姐姐回来了,更加不可能了。”

    我顿了顿:“启叔,不用再告诉我了,真的……我都明白的。”

    我说的狠轻很淡,只是一股子酸涩仅仅的缠在我的心口,好像要把我吞噬了一样。

    启叔没吭声,只是静静的站在我身后,好半晌才慢悠悠的道:“我跟乌云商量过了,我们会在香港定居一段时间,然后回去我们应该去的地方,你……”

    “挺好的,有乌云姐姐在你身边我很放心。”我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打断他的话,“我要出去玩了,那这边留给你们吧,等你们住腻了帮我把门锁好行。”

    我不希望启叔再说了,我实在做不到单纯的以一个徒弟的身份单留在他的身边。

    然而启叔没有理会我,还是说了出来:“我希望你留下来,以徒弟的身份。”

    我无奈极了,以徒弟身份?他凭什么觉得我会做呢?我像是那么容易甘心的人吗……

    我不想跟启叔在这个话题多聊,只推说自己累了离开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我收拾好了行囊要走。狐狸像是感应到了一样,揉着眼睛出现在我面前:“你是要出去玩?还是去地府?”

    我收拾东西的手顿了顿:“有区别吗?”

    “很大。”

    我想想觉得也是,一个还有机会回来看看,一个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其实你可以拜托一下启叔,尽管乌云已经回来了,但是你是他徒弟,管你也是他分内的事情。”狐狸慢条斯理的跟我说道。

    我却摇摇头:“不用了,他们新婚燕尔的,我打扰了不好。再说乌云姐姐才从下面回来,再回去,只怕心里堵的慌吧。”

    “那你呢?你心甘情愿吗?”狐狸横眉竖眼看着我。

    我偏着他想了想,心甘情愿?不不不,我怎么可能性甘情愿呢?但是我没有办法啊……我总是不舍得启叔失望难过的不是吗……

    “启叔是喜欢乌云姐姐的,那让他们在一起吧,我处在间多不好啊。狐狸,你也别说了,这件事我心意已决。”

    狐狸看着我忽然红了的眼眶,嘴巴张张合合半晌,恨铁不成钢的千言万语最终化成了一道叹气:“罢了,我也管不了你的,你开心好。”

    我看着狐狸离开的背影,擦了擦眼泪,是啊,我开心好了……

    我走的时候没跟启叔师叔乌云姐姐告别,因为我知道我走不远。

    事实也是如此,我没走多远感受到了一股阴冷,是来自地狱的气息。

    我看着黑白无常一步一步的靠近我,终于笑了起来,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的……

    黑白无常在我面前站定,黑无常干咳了一声:“罪人小宣,你还记得你之前跟我们说过什么吗?”

    白无常也帮腔:“还有我说过的话。”

    我笑笑,我怎么可能不记得呢?我要是不记得话,不会站在这边等你们了啊。

    “当然记得。如今我的事情已经彻底解决了,我可以安心的跟你们走了。”

    为了表示诚意,我还特意往他们靠近了一步。

    黑白无常面面相觑,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好说话。

    我无奈极了,难不成在他们眼里我从来是不守信用的 人吗?真是,不知道这样的念头到底从哪儿冒出来的。

    “小宣!”狐狸忽然从暗处冲了出来,一把抓住我的手,“不能去。”

    我笑了,坚定的把狐狸的手从我的手腕弄下去,点头道:“我之前答应的事情,我一定要做到。”

    “你知道你去了要面对什么吗?”狐狸冲我低吼。

    面对什么?我想想也应该知道吧,十八层地狱啊!尽管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

    “狐狸,我是君子,不是小人。”我对狐狸道。

    “你是君子,可你也是女人。”狐狸反过来提醒我。

    我摇头,跟启叔在一起修行那么久,我早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君子,我答应过别人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

    “地府,我必须去。魔姑道那边,你多留个心眼,我总觉得要反扑的。”我叮嘱狐狸道。

    狐狸知道他劝不动我,只能点头应承了。

    黑白无常等的有点不耐烦了,一锁魂链扔了过来,我没有躲,直接被拽到了他们的身边。

    我看着狐狸,摇了摇头。

    别闹了,赶紧回去。

    我这么跟狐狸说的。

    我不回去,我送你走。

    狐狸倔强的道。

    我拗不过狐狸,只能作罢。

    在离开之前,我贪婪的回头看了一眼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重新看见这片天啊……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