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掌心女皇TXT下载 > 掌心女皇 > 第254章 紧急军情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54章 紧急军情


    杨慧君站在床前,看着萧苓微那苍白的脸色,以及处于昏迷中依旧存在的惶惶不安,她就感到一阵揪心。

    真是她太激进了吗?

    但是,当她想起萧苓微被萧凌风救起来的那个场面,她就感到十分恐惧。正如顾嬷嬷所说的,她还很无助。

    若是那一刻,萧苓微真的出了事,她会如何?

    她想,她肯定是万念俱灰。

    她曾经想过只要有她在,她就会拼尽全力去保护萧苓微,不让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她想干什么就让她干什么,只要女儿开心就好。

    杨慧君最羡慕的生活就是一切随心,所以当她生下萧苓微这个唯一的女儿之后,就在心里发誓,她得不到的,一定要让女儿得到,一定要让女儿自由自在地生活。

    但是后来,她发现如果自身不够强大,是做不到自由自在的,更加做不到随心而活。

    于是,她开始逼着萧苓微学习各种技能,哪怕被女儿埋怨,她也在所不惜,将来,女儿变得强大,这一切就都值得。

    所以,她不认为她做错了,虽然办法激进,但只要效果显著就行了。

    虽然,暂时看来是适得其反,但总会成功的。

    杨慧君的心中又充满了信心,目光变得坚毅,她弯下腰,轻轻地抚了抚萧苓微的脸颊,柔声道:“微微,别害怕,娘会永远在你身边保护你,你一定会成功的。”

    下一刻,起身,离开,脚步果敢,不再犹豫。

    萧苓微手指头动了一下,眼角缓缓地流下一颗泪,无声无息地划过脖颈,在衣服上留下一块印记。

    ......

    到了晚上的时候,萧苓微醒来了。

    萧凌辉陪着她用了晚膳,吃了药,又说了会话,然后就离开了,让她好好休息。

    杨慧君没有出现。

    萧苓微有点小失落,她坐在窗前,目光虚无地望着院中某处。

    她发了一会儿呆,就开始思考白天的事情,她记住了游水的动作,也记住了要领,但是当她的头一进入水中的时候,她的身体就开始僵硬,发抖,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

    娘亲的话又在她的耳边响起:“我杨慧君的女儿从来就不是个胆小鬼...”

    她不是胆小鬼,也不想让娘亲失望。

    但是,她该怎么办?

    ......

    第二天,萧苓微刚用过早膳,兰梅就小心翼翼地走进来禀道:“小姐,夫人...夫人说她在温泉房等您。”

    萧凌辉猛然站起来,怒道:“微微才刚恢复一点,又让她去?

    “告诉夫人,小姐病还没好,今天不去。”

    兰梅站着没动,脸上一片为难。

    萧凌辉加了一句:“就说是我说的,你去回话吧。”

    兰梅支支吾吾地说:“夫人还说...还说...若是小姐不去,那她就派人来...请小姐过去。”

    夫人的原话是小姐若不肯来,就派人去抓来,她说不出口,就改成了“请”字。不过,明眼人都知道哪里是请,分明是派人来抓。

    萧苓微也明白,见萧凌辉又要发火,连忙用眼神阻止了他。

    “我去。”萧苓微站起来就往外走。

    “微微...”萧凌辉连忙追上去。

    到了温泉房,萧凌辉率先向杨慧君提出控诉:“娘,我昨天跟您说的话,您都没有好好想想吗?

    “微微才休息了一晚上,病还没好,不适合游水,要是着了凉得了风寒就糟糕了。”

    杨慧君面无表情:“这里是温泉水,不会着凉。

    “好了,你出去,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我...”萧凌辉刚想劝说就被沈右拉了出去。

    “你大胆,居然敢这么对本少爷。”萧凌辉抬起脚就踢了过去。

    沈右灵活躲开。

    萧凌辉趁机往里走。

    “哗啦啦。”

    屋里传来了水声,萧凌辉停下了脚步,站在门口,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

    萧苓微满以为自己做好了准备,今天肯定不会像昨天那样,但当她进入水中之后,恐惧、战栗、黑暗接踵而来,让她毫无招架之力。

    “娘...救...我...”

    杨慧君使了一个眼色,池子里的婆子们立刻就将萧苓微从池子边沿扒了下来。

    接下来,十来个会水的婆子守在靠近池子边沿的地方,防止萧苓微逃向池子边沿,进而上去。

    兰海就在萧苓微的不远处,因为昨天的事情,兰海不敢大意,时刻盯着萧苓微,怕她再一次溺水。

    “小姐,别害怕,放松一点。”兰海不停地鼓励着萧苓微。

    顾嬷嬷在上面也一直鼓励着萧苓微。

    “我...”我也想尽快学会啊,萧苓微拼命挣扎,水却漫过了她的头顶,从口鼻涌进了她的身体。

    她的身体不断下沉,渐渐地失去了意识。

    “小姐...”

    兰海见情形不对,立刻扎进水里去救萧苓微。

    杨慧君眼中闪过一抹心疼,同时还有一丝失望。

    萧凌辉听到里面的动静,抬脚就要进去,下一刻,又缩了回来。

    没过多久,杨慧君抱着昏迷的萧苓微走了出来。

    萧凌辉抬脚跟上:“娘,我都跟您说了,微微身体还没好,不适合现在就学。

    “您为什么这么着急?明天学不行吗?...”

    “行。”

    杨慧君回答得太快,萧凌辉顿时就愣住了,等回过神来,才明白杨慧君的意思是,明天继续训练萧苓微。

    “唉,娘,不是这个说法啦,微微现在又陷入了昏迷,要多休息几天,后天再学。”

    “明天继续。”杨慧君的态度很坚决。

    萧凌辉:“......”

    于是乎,接下来的几天,萧苓微都处于昏迷、吃药、学游水、昏迷、吃药、学游水的无限循环当中。

    ——

    夜色浓郁,黑暗笼罩着大地,巍峨的城门紧闭,城墙上的守卫不停地打着哈欠,眼睛微眯,终于合上了沉重的眼皮,靠在城墙上睡着了。

    “咚咚...”

    一声巨响吓醒了城墙上的守卫们。

    “出什么事了?”

    “好像有人在敲城门。”

    守卫探出头,往下面看去,大声问道:“什么人?”

    一名士兵骑着马儿往外走了几步,举起右手,仰头喊道:“紧急军情,八百里急报,快开城门。”

    守卫吓得一骨碌,定睛一看,见来人手握令牌,连忙吩咐:“快开城门。”

    这一夜,边疆士兵带着紧急军情冲进了京城的北大门,又一路快马加鞭地赶到了皇宫,将奏折呈上了御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