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庶门风华TXT下载 > 庶门风华 > 第七百六十章、存心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百六十章、存心


    太后和皇上说着王家时,王婕正坐在颜彦的炕沿上哭哭啼啼的,她是从娘家那边得到颜彦受伤的消息,急急忙忙赶来探视,同时也是想把自己择出去,因为她确实和这件事扯不上关系,可问题是,她的确把颜彦要去庄子里的消息告诉了娘家,而且她还断定颜彦是和太后一同出门。

    牵扯到皇家,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因而王婕和娘家嫡母以及嫂子商量了一下,决定不说出是她透露出去的消息,仍是归结为偶遇,否则,怕是越发解释不清楚,一个不小心还会把王家拖下水。

    “大郎媳妇,你一定要相信我,这件事真和我没关系,你是我儿子的救命恩人,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是绝对绝对不会去害你的。呜呜,大郎媳妇,你再好好想想,你究竟是得罪了谁,怎么会有人会想要你的命?呜呜,这些人也太可恶太可恨了,干嘛要对一个女人下毒手,也不想想,这些年你为大周为百姓们做了多少实事,跟你过不去,岂不是跟皇家过不去?大郎媳妇,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生意场上。。。”

    王婕正喋喋不休时,陆衿打断了她,“新祖母,我娘正难受着呢,你这些话还是等以后再说吧。还有,我娘该吃药了。”

    陆衿早就不耐烦了,因为对方来之前自己母亲正趴在床上疼得出汗,后来才在丫鬟的搀扶下靠在炕头,为此还在身后垫了两床被子,可这新祖母进门后便开始哭,一开始陆衿还以为对方是心疼自己母亲,可听着听着就变味了,原来对生怕她自己被牵连进来,这倒也就罢了,可谁知对方没完没了的,还一个劲地追问颜彦得罪了谁,这下陆衿不想忍了。

    这不废话么?母亲能得罪谁?母亲除了和前祖母以及二叔有仇,母亲还能得罪谁?

    可陆衿再小也明白,前祖母在监牢里,二叔在给曾祖母守孝,这两人都不可能是买凶的人,因为他们若是想对母亲下手,完全没有必要搞这么兴师动众。

    再有,这件事若是被查出来,肯定是诛全家甚至于诛九族的大罪,毕竟当时还有太后和皇后在场,惊扰凤驾可不是一件小事,皇上完全可以借这个由头褫夺了二叔的世子之位,那位前祖母和二叔也不傻,还能不清楚后果?

    王婕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岁的孩子怼了,正讪讪着要解释时,门外的丫鬟传话,说是皇长孙李熙来了。

    话音刚落,李熙自己掀了门帘进来,他先看到正坐在炕上鼓着腮帮的陆衿,继而看到了正靠在炕头的颜彦。

    “彦姑姑,你怎么样?伤得重不重,伤在哪里,疼不疼?要不要紧?”李熙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

    陆衿本来还有点感动,可一听对方问疼不疼,噘着嘴说道:“李熙哥哥,我娘受的是剑伤,出了好多血,你上次不小心用草割破了手指还喊疼呢。”

    李熙听了倒也不恼,把目光放到了陆衿身上,“我这不也是关心彦姑姑么?你呢,你没事吧?”

    说完,李熙这才留意到炕沿上坐着的王婕不是一个丫鬟,联想起他进门时陆衿鼓起的腮帮,李熙转向了王婕,“这位是?”

    王婕不等李熙别人开口,忙屈膝行礼,“臣妇乃镇国公陆端的妻子。”

    说起这件事来,王婕也是一肚子气,明明她是陆端明媒正娶的续室,连儿子都生了,可偏偏皇上就是没有给她赐封,因此,她不能自报家门称自己为镇国公夫人,可她又嫌续室这个名称不好听,因此,只能说自己是陆端新娶的妻子。

    李熙已经十二岁了,也开始跟着祖父和父亲接触一点政事,加之他又和颜彦这边走得近,因而王婕一说完,他就清楚王婕的身份了,从而也就知道准是这人方才把陆衿气到了,所以陆衿才会连他也一起怼了。

    “哦,我知道了,你是衿娘的新祖母,是来探视彦姑姑的吧?”李熙很快换上了一副笑脸。

    “回皇长孙殿下,正是。”王婕也不清楚对方何意,没敢多言,只简简单单地回答了两个字。

    “既如此,你为何不帮着衿娘给彦姑姑喂药,非要让衿娘一个孩子做这些?还有,我彦姑姑正难受呢,她都没哭,你反倒在这哭哭啼啼的,岂不更让我彦姑姑心窄?”李熙瞬间变脸了。

    “回皇长孙殿下,她是长辈。”颜彦替王婕说了句话。

    “姑姑,你叫我熙儿就可,既如此,我给姑姑喂药。”李熙说完从陆衿手里接过药碗,而陆衿的药碗也是刚从青麦手里接过来的。

    “不可,您是尊贵的皇长孙,臣妇。。。”颜彦着实吓了一跳,这事若是传进太后和皇后耳朵里,她的罪过就大了。

    “彦姑姑,我生病的时候您没少照顾我,再说小时候您还救过我命呢,还有,那年京城爆发瘟疫,也是您收留了我和李然,没日没夜地陪着我们,我都记着呢。彦姑姑,您就让我喂吧,我还从来没有为您做过任何事情呢!”李熙一边说一边真要给颜彦喂药。

    颜彦正要命青麦把药碗接过来时,陆呦进来了,显然听到了李熙后一句话,“回皇长孙殿下,你彦姑姑是我的妻子,喂药这种事情自然还是我自己来。”

    李熙倒是没有跟陆呦争执,把药碗给了陆呦之后,他问陆衿事件发生时在做什么,忽一眼瞥见陆呦正温柔地拿丝帕把颜彦嘴角的药液细心地擦掉,这一幕不仅让李熙看呆了,也让王婕愣怔了。

    他们都没有见过男人有这么温柔细心的一面,同时,这也颠覆了他们平时对夫妻关系的认知,原来,不仅仅是女人要伺候丈夫,丈夫同样可以照顾妻子。

    其实,颜彦倒也是不可以自己吃,因为她伤到的是后背,并不是胳膊,只是一来她知道丈夫的固执,不想跟他起争执,另一方面,她也有几分存心,存心想让李熙看看他们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不指望能把李熙改造成像陆呦这样的暖男,但至少也让他了解下,夫妻之间不是只有男尊女卑一种相处方式,也可以互相关爱互相照顾彼此之间平等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