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绝境TXT下载 > 史上第一绝境 > 第一二三章 好吃不如饺子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二三章 好吃不如饺子


    “殿下觉得,吴王的计策如何?”

    孙权走后,房玄龄悄声问道。

    梁羽摇了摇头,哂笑道:“不怎么样。【 http://www.kuuhu.com 快小说网 KUUΗU.С〇M 】”

    他看了看桌上的情报,又道:“而且他显然早就知道南楚发生了什么事。”

    手里把玩着红色的竹筒,梁羽眼中露出玩味的笑容:“虽然他拆的很精巧,连你都没有察觉到竹筒被开过。但能够能够那么短的时间里想出这般计策,自然是提前看过了里面的内容。”

    房玄龄也猜到了孙权早就看过情报,听到梁羽说这话,连连点头。

    “吴王终究是不清楚长安的事,能这样想,也是情理之中。”

    “没错,其实不光是孙权,其他人诸侯也都如最开始的你我一般。”

    梁羽摇头笑道:“他们现在还是想着如何做皇帝,岂知想要当炎朝的皇帝,无异于痴人说梦。”

    说到这,梁羽有些感慨。

    来到此朝的回忆浮现在心头。

    他是能够理解孙权现在的心思的。

    尤其是孙权上一世,并没有做过真正的皇帝。

    这一世上天让他重活一回,只怕做皇帝的执念在他心里已经是根深蒂固了。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如果选择这条路,要面对的是什么。

    满满登登,整个炎朝不知道有多少穿越者。

    想当皇帝,不把这帮人弄死是不可能的。

    可再厉害的人,能弄死一个两个,十个八个,难不成还能弄死所有人?

    梁羽自问是没有这种本事的。

    因此自从太子昏迷之后,天策府针对东宫的很多方案,与之前梁俊在长安的时候有很大的变化。

    总的来说,就是由争变成了和。

    大的方向是与东宫和平共处,但改争的还得争。

    梁羽长叹一声,接着道:“既然吴王有这个想法,明日的朝会,不如让他在殿上说一说。”

    房玄龄嗯了一声,又道:“南楚既然有那么大的阵仗,想来还有更多的情报在路上。吴王愿意闹一闹,也是好的,至少能够看一看东宫的态度。”

    “是啊。”

    梁羽脑子里想着其他事,有些心不在焉。

    房玄龄看了他一眼,猜到了梁羽在想什么,轻声问道:“殿下可是在为隐太子之事发愁。”

    “嗯。”

    梁羽在房玄龄面前也不隐瞒,直接道:“没错,大哥自来到洛阳之后,整日闭门不出,前几日本王前去,他也不愿意相见。”

    “哦,玄龄啊,以后不要再说隐太子,若是让大哥听到,只怕又勾起旧事。”

    房玄龄应了一声,脸上也露出忧虑的神色。

    李建成一到洛阳,就主动泄露了身份。

    这让梁羽和天策府上下的神经瞬间绷了起来。

    房玄龄和杜如晦第一时间就建议梁羽将他杀了。

    梁羽思来想去,也没有其他的法子。

    虽然是自己的兄长,但上辈子俩人的恩怨实在是难以化解。

    梁羽也知道,李建成来洛阳是找自己寻仇的。

    思来想去,梁羽也就赞成了房玄龄的提议。

    天策府一旦想杀一个人,自然有千百种办法。

    可谁知去了几波顶尖的杀手,全都石沉大海。

    不仅连人没有回来,连是死是生都不知晓。

    就在梁羽决定亲自会一会自己这位大哥的时候,李建成却主动派人送信。

    说请梁羽到洛阳城内最好的馆子聚一聚。

    梁羽自然答应。

    房玄龄安排好了重兵,将整个酒楼团团围住。

    梁羽也不明白自己这位大哥主动现身,自投罗网,想要干什么。

    去了之后,一上顶楼才发现,李秀宁也在。

    后面的事情就变得很简单了。

    在李秀宁的调解下,梁羽下跪给李建成道歉。

    李建成也很大方的接受了梁羽的道歉。

    并且为了表示诚意,还把梁俊派给他的那帮伙计全都交给了梁羽。

    梁羽也搞不清自己这个大哥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但李建成愿意主动将自己的手下交出,梁羽自然乐得接受。

    就这样,李建成就住在了洛阳。

    而且还专门住在梁羽的摄政王府里,俩人的院子中间就隔着一堵墙。

    李建成光杆司令一个,在摄政王府里过的逍遥自在。

    可梁羽心里总是不踏实。

    他知道自己这位大哥是故意如此。

    与自己和解,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自己的手下保护好他。

    和自己住在一起,就是为了找机会报仇。

    但因为有李秀宁在,梁羽明明知道李建成的心思,却不得不被他牵着鼻子走。

    因此,自打李建成住进了摄政王府,梁羽就没睡过一个好觉。

    “哎,不说这事了,反正只要派人看好了他,大哥终究只是一个人,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

    梁羽揉了揉太阳穴,不去想这些乱遭的事。

    太子昏迷的这些日子里,他这个摄政王表面上看起来无比风光。

    可实际上却是有苦说不出。

    整个朝廷大大小小的事都需要他来操心。

    但因为有东宫在,自己想要做任何事,都得和刘文静商议。

    事事有人掣肘,这种感觉很不爽。

    房玄龄也十分知趣的起身告辞,让梁羽好生休息。

    可谁知还没等站起身,就听门外亲卫报道繁大师来访。

    房玄龄和梁羽对视一眼,这老和尚怎么来了?

    姚广孝现在身为东宫司马,虽然位居刘文静之下,但隐隐有与刘文静分庭抗礼的实力。

    此时前来,梁羽也不敢怠慢。

    和尚进来之后,先是给梁羽行了一礼,而后又冲着房玄龄点头道:“房相,多日不见,消瘦许多。”

    房玄龄对这位有黑衣宰相之称的和尚丝毫不敢怠慢。

    赶紧回礼道:“大师的精神倒是比往日好的很。”

    姚广孝慈眉善目的笑了笑,梁羽请他坐了。

    “刚刚在东宫未曾见大师,本王还以为大师去了凉州。”

    梁羽亲自给姚广孝递了一杯茶,姚广孝也不客气,直接接了过来。

    “贫僧这些日子确实一直都在凉州,北凉王带兵去了南楚,临走之前托贫僧前去,若非是太子醒来,贫僧也回不来。”

    姚广孝直来直去,也没有卖什么关子。

    他平日里在长安就不喜欢热闹,深入简出也不怎么和朝臣交往。

    因此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行踪。

    加上这一次去凉州,本就是机密之事,连刘文静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梁羽一上来直接挑明,自然是想要姚广孝不要废话,有事说事。

    “是啊,太子殿下醒了,东宫也就安稳了。”

    梁羽哈哈一笑,又道;“想来大师也和太子聊过了吧。”

    姚广孝点了点头,道:“贫僧一到长安,未曾回住处便见了太子。听闻摄政王前日也来了长安,本想前来拜会,只是摄政王还未与太子相见,贫僧前来难免遭人口舌。”

    梁羽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道:“大师考虑的周全。”

    姚广孝顿了顿,见梁羽一直等着自己说正事,直接开门见山问道:“贫僧今日前来,乃是有一件事想要与摄政王商议。”

    他看了看房玄龄,有些犹豫道:“只是又怕伤了东宫与天策府的和气。”

    房玄龄见姚广孝看着自己说话,心里有些纳闷。

    老和尚要说什么事?

    梁羽笑道:“大师有事尽管说,本王岂是那般无肚量之人。”

    姚广孝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更盛了。

    “殿下,如今太子醒来半月有余,东宫上下无不欢喜。因此便有人上本,说起了立太子妃一事。”

    大和尚说到太子妃三个字,停了下来,一双眼睛看着梁羽和房玄龄的反应。

    果不其然,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梁羽和房玄龄很是意外。

    意外之余则是沉思。

    谁都知道,太子没有昏迷之前,对李秀宁情有独钟。

    太子昏迷之后,整个东宫上下,也都把李秀宁当做太子妃对待。

    正因为如此,天策府和东宫方才能够合作,他梁羽才能当上这个摄政王。

    老和尚今天来给他说关于太子妃的事,显然是有人上本让太子迎娶自己的姐姐了。

    梁羽脑子里不断的思考着,一边想一边若无其事的说道:“太子确实也该有太子妃了。”

    说罢哈哈一笑,点着了一根烟道:“本王都已经有两个孩子了,太子还未有太子妃,也说不过去。”

    姚广孝只是含笑点头,没有接梁羽的话茬。

    房玄龄在一旁道:“敢问大师,太子妃可有人选么?”

    姚广孝笑眯眯的看着房玄龄道:“人选还没有,不过礼部已经拟好了章程。”

    说罢从袖筒之中拿出一份折子,递给了梁羽道:“太子选妃乃是国之大事,礼部的意见是,由宗室各家举荐两名女子。”

    “两名?”房玄龄一愣,而后马上明白过来,道:“啊,礼部是想同时册立太子妃和太子嫔么?”

    姚广孝点了点头道:“没错,炎朝立国以来,太子妃嫔均是同时册立。”

    梁羽将姚广孝给他的册子看完,而后递给了房玄龄。

    “依照礼部的章程来看,各家王爷推选一名,从中选出太子妃。至于太子嫔则由本王举荐,这是不是有些不和礼制呢?”

    梁羽别有深意的看了老和尚一眼,笑道:“哪里有做弟弟的选嫂嫂的道理?”

    姚广孝看了梁羽一眼,脸上挂着招牌笑容,道:“摄政王说笑了,既然有做兄长的睡弟媳都可以,那弟弟为兄长选妃又有何不可?”

    一听这话,梁羽的脸色唰的一下就沉了下来。

    这老和尚看起来人兽无害的模样,可一旦凶狠起来,比梁俊那孙子的嘴巴还毒。

    他显然是觉得自己拿话套路他,故意说这句话。

    兄长睡弟媳,分明是指他前世里杀了李元吉纳杨氏为妃子的事。

    老和尚当真是可恶,哪里有当着人的面揭短的。

    姚广孝见梁羽的脸色沉了下来,不慌不忙道:“摄政王,此事乃太子所说,贫僧乃是方外之人,虽然觉得荒唐,也只是当做笑话来听。”

    房玄龄在一旁赶紧轻声咳嗽。

    “大师,太子殿下一向是喜欢玩笑,大师切莫当真,莫要当真。”

    姚广孝点头道:“房相说的是,贫僧此次前来也是有事相求摄政王。”

    话都说到这份上,梁羽也懒得假装客套,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这秃驴,求人办事还说这样的话,当真是不知好歹。

    “不知少师有何事相求?”

    梁羽也不称呼他为大师了,言语里也不再客气。

    姚广孝压根就不在意这些,反而笑道:“自然是为了摄政王手中的太子嫔的人选。”

    梁羽一听,更是纳闷。

    “不知少师想要本王推选何人为太子嫔?”

    姚广孝道:“自然是徐妙锦徐姑娘。”

    “哦。”

    梁羽哦了一声,老和尚想让徐妙锦当太子嫔,这倒是合情合理。

    谁都知道,徐妙锦与这和尚的关系很好。

    他想让徐妙锦做这个太子嫔,乃是情理之中。

    “徐姑娘乃是国公之女,做太子嫔倒是没有问题。只是,少师有没有想过,徐姑娘毕竟这一世的身份乃是皇后的妹妹,岂有做太子嫔的道理?”

    梁羽属于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他刚说完这话,就听姚广孝道:“摄政王说这话,贫僧就有些疑惑了。贫僧曾听人说,有人不仅纳弟媳为妃,还和嫂子不清不楚,说什么好吃不如饺子...”

    “大师,你今日前来,是来吵架的么?”

    梁羽气的直嘬牙花子,瞪着姚广孝道:“你又听谁胡说八道,本王与嫂子清清白白!”

    姚广孝则好奇的看着梁羽道:“摄政王误会了,贫僧说的并非摄政王。”

    “那你说的是谁。”

    梁羽见和尚还狡辩,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贫僧是听相声时,见他们都这样说。摄政王也知道,贫僧两世为僧,岂知道这男女之事。”

    梁羽见老和尚揣着明白装糊涂,和自己打马虎眼,只得气道:“大师以后少听那些不三不四的相声。”

    姚广孝笑脸盈盈,道:“不知摄政王可愿帮贫僧这个忙呢?”

    梁羽沉着脸,缓缓的道:“大师容本王想一想。”
《史上第一绝境》相关推荐:元尊圣墟伏天氏武炼巅峰剑来豪婿万古神帝沧元图修罗武神带个萝莉混日子斗破苍穹之凤求凰城伐我的魔法异界道路有些超出预想逍遥兵王洛天银色逆鳞狼厨三国之将军无双要离总裁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