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绝境TXT下载 > 史上第一绝境 > 第十七章 苏大家驾到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十七章 苏大家驾到


    梁俊和文渊顺着小路,翻山越岭走了一天半,第二天天黑之前赶到了登州。

    一到了登州,梁俊直奔着一处酒楼来,这酒楼叫李家店,不大,却是全城数得上的老店,登州当地百姓一问还都知道。【 http://www.kuuhu.com 快小说网 KUUΗU.С〇M 】

    这李家店就是梁俊与苏柔约定好的地方,二人进了店,要了酒菜,糊弄的吃了,等到天黑,也没见苏柔。

    又一连等了两天,还是没有见苏柔的影子。

    梁俊心里有些犯嘀咕,莫非自己是来早了。

    文渊将集市店家所托的绸缎送到了大贤良师的府邸,回来之后给梁俊说一路的见闻。

    整个登州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门口悬挂黄布,显然都在庆祝下个月大贤良师的仙诞。

    “要不要去会一会这个大贤良师,看一看这老小子到底是不是张角。”梁俊听了文渊形容,心里胡思乱想:“算了,先等到苏柔再说吧。”

    又等了一日,还是不见苏柔来,梁俊有些担心,唯恐出了苏柔和安阳路上出了什么差错。

    到了第四天,梁俊心中更加不安,寻思苏柔应是坐的马车,马车慢,走的应该是那条费时的大道,这些天应该是到了,吃了早饭,梁俊实在是担心的坐不下,安排文渊在李家店守着,又将安阳和苏柔的形象大体描述一番,文渊连连点头说认得老钟头的样子。

    梁俊又想到那一日,自己帮着文渊逃走,苏柔应是见过文渊的样子的,安排妥当,自己出了城顺着另外一条路去寻苏柔,只希望能在路上遇到。

    快马加鞭赶了一路,到了天黑,梁俊也没有见到苏柔的影子,连马车都没看见。

    道路之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眼见日头偏西,梁俊无奈只能寻着路边的小树林中,打算将就一夜。

    一进小树林,就见不远处有一个高坡,高坡上有炊烟,梁俊心中大喜,上了高坡,上面有一家小店,店前挂着一个旗子,旗子上写了个酒字。

    “天无绝人之路啊。”梁俊赶紧催马上前,进了小店,店中只有一个老头,看见梁俊,颇为意外,梁俊也很意外,这老头真不会做生意,不在路上开店,偏偏在路边的高坡上。

    心中有些警惕,寻思这别是孙二娘的黑店吧,借着栓马的空,里里外外看了个遍,除了老头,谁也没有。

    店里店外也没有什么屠宰场之类的暗门,要了饭菜,见都是些野味野菇,放下心来,这边吃的正嗨呢。

    门外忽而传来一个声音:“单伯,有客人么?”

    梁俊一听这声音浑身一个激灵,放下筷子就往门外瞅,这一瞅不要紧,门外进来五个人,打头的就是那日在集市口调戏文渊的女子。

    “冤家路窄啊!”梁俊心中叫苦,那女子见了梁俊满脸欣喜,顺手将腰间的弓弩对准了梁俊。

    “女英雄。”梁俊举起手,示意自己毫无恶意,跐溜着将嘴角的野菜吸入嘴中,咽了下去,强颜欢笑道:“别来无恙啊。”

    文渊在李家店等了两天,也没见苏柔也没见梁俊,不免有些着急,但是又毫无办法,只能坐着干等。

    又等了一天,天色将黑,眼瞅着到了关城门的时候,就见到门外走进一人,这人奴仆打扮,站在门口道:“诸位,我家公子包下了今日苏大家的雅阁,请诸位听琴,若有意者,可与我来说,领了名额,便可同去。”

    听着口音像是京师之人,再看之下,感觉这人十分眼熟,但是说哪里见过么,文渊却又想不起来。

    听他所说,苏大家,文渊一愣,苏大家,苏大家来登州来么!

    店里每到傍晚,周边不少闲汉汇聚此地,喝酒划拳,好不爽快。

    文渊一连在这店里待了几日,与这些闲汉倒是混了个脸熟,却因为心中有事,不敢怠慢,因此不曾和他们说过话。

    那群闲汉中有人接嘴道:“谁人都可去么?”

    那仆从道:“自然是谁人都可去。”

    闲汉道:“竟有这般好事,可还要钱?莫不是苏大家收一两,你家主子要收十两?”

    仆从笑道:“分文不要。”

    闲汉道:“分文不要,哪里会有这般便宜,分明是拿俺们开玩笑,若是领了你的名额,到时去了,让人撵出来,在苏大家面前丢了脸面,让人耻笑。”

    旁边有人笑骂道:“你这丑怪赵三,还想着在苏大家面前讨好,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爹娘造你时定是吃了煤喝了墨,生出你这副模样。”

    那闲汉赵三怒道:“就你生的最俊,照你说来,你这长条丑样定是你娘与棍子私通,才生出你这般驴脸鬼样,还来说俺。”

    其他闲汉皆来凑趣,笑骂道:“赵三说错了,要是生了个驴脸,怎能是和棍子私通,亲爹应是驴子才是。”

    这帮闲汉平日里无事便是斗嘴,市井之徒哪里有好话,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越加下流。

    那仆从高声道:“卖什么乖,也都是胯下有种的汉子,去或不去,给我个准话,哪里扯那么多闲事。”

    众闲汉道:“去的,去的,多说两句闲嘴,你这小哥生个什么气。”

    说着便都挤到这仆从面前,仆从道:“若是去,便得依我三件事。”

    众闲汉道:“莫说三件,只要不要钱,十件也依得。”

    仆从道:“也不是难事,只是进了雅阁,不得大声喧哗,不得交头接耳说话,更不得弄出响动。”

    众闲汉道:“自然如此。”

    赵三却道:“若是憋不住,放了屁来怎么办?”

    其他闲汉笑骂道:“就属你是个屁精,你若想放,莫要出声便是。”

    赵三道:“拉屎放屁,哪里控制的住,俺要是放了闷屁,只怕一屋子人都不得消停。”

    那仆从道:“若是如此,你便去不得。”

    赵三忙道:“小哥莫急,俺就是说个笑,你还作真,这里哪一个不知俺赵三最是能憋屁。”

    仆从上下打量了他,道:“若是能憋着屁,你可去。”

    众闲汉纷纷道:“俺们均是能憋住屁的人。”

    仆从又道:“这第二件事也不难,我家公子若是叫好时,你们都要跟着叫好,我家公子叫停时,你们都要停,可能依得?”

    众闲汉道:“依得依得,这有啥难得,只是不知道你家公子是谁,俺们又不认得?”

    仆从道:“坐在第一排穿锦衣的便是,那时,我会站在公子旁边伺候,你们见了便知。”

    众闲汉道:“这样最好,快说第三件事。”

    仆从道:“这也简单,我家公子若是说话,说完之后,你们都要叫好,不光要叫好,还得夸说公子俊美。”

    众闲汉哈哈大笑,道:“要是损人骂架,俺等在行,要是夸人好看,这可咋夸。”

    仆从道:“这不是难事,我这里有公子写好的词文,你们各自拿去,背熟之后便可。”

    说着从一旁仆从身上拿出一叠纸张来,依次发了出去。

    众闲汉面面相觑,道:“小哥说笑,俺们都不曾读书识字。”

    仆从道:“这也不难,一会我请个先生来念。”

    众闲汉听得纷纷叫好,道:“这般最好,这三件事俺们都依得,小哥先把名额给俺们吧。”

    仆从又道:“要让你们知道,我家公子不是好相欺的,你们领了名额牌子,我这里都要记着,今日雅阁名额只有我这里有,明日也是,后日也是,苏大家在登州一日,我便来寻你们一日,你们若是将名额转身卖了,看我手段。”

    仆从说着,拿起身边一条凳子,双手一用力,便将凳子掰断,唬得众闲汉道:“不敢转卖,不敢转卖。”

    仆从道:“若是表现的好了,到时候也有赏赐。”

    赵三道:“什么赏赐。”

    仆从道:“多则十几两,少则一二两,俺们公子出手向来敞快,你们若是伺候的好了,公子看你机灵,便收你在身旁,日后到京师伺候,不敢说一世荣华,却也比在这登州好上百倍,我也不是诓你们,我家公子是京师威武大将军之子陈帆陈少都,说话向来是作数的。”

    众闲汉听了,心动不已,腾出空来,请仆从坐了,凑钱要了酒菜,左右里说些恭维的话,一个个领了牌子。

    文渊听到这里,恍然大悟,说着这人怎么那么眼熟,原来是那天晚上在太子御船上遇到的那个公子哥,心思:“原来是他,难怪出手如此大方。

    见闲汉们都领了牌子,心中有些痒痒:“今日城门已关,想来二哥的家眷今日是到不了城中了,能在这里遇到苏大家,真是前生修来的福分,如今这名额都让陈少都包了,我想去也去不成,不如我也讨要一个去。”

    文渊终究是少年心性,又对苏柔仰慕万分,左右里思来想去,打定主意,起身挤进人群中来,走到仆从面前,笑道:“小哥,我也讨一个牌子,前去听琴,你看如何?”

    仆从上下打量了他,直摇头,道:“不行,不行。”

    文渊道:“你说的三件事,我都依得,如何不行。”

    仆从摇头,文渊有些着急,又道:“我读过诗书,不需劳烦小哥口念。”

    仆从摇头道:“还是不行。”

    文渊心中疑惑,接着道:“你家公子若是叫好,我便跟着叫好,你家公子若是叫停,我便叫停,到了雅阁,莫说喧哗,便是呼吸都不敢大声,这般可好?”

    仆从道:“这也不可。”

    众闲汉也都是没屁咯愣嗓子的主,又天天见文渊在这坐着,本就好奇了好几天,见这仆从为难文渊,一个个来了兴致,均道:“小哥,看这人长得一副好面貌,又识文断字,又肯依得你的要求,如何不可让他去?”

    仆从道:“你们不知,我出门前,我家公子有交代,似你们这般长得舅舅不亲,爹娘不爱,夜里出门能吓死鬼,白天里过街能唬住人的模样,便是来多少要多少。像这个小哥这般俊的,便是半个都嫌多。”

    众闲汉均道:“小哥说笑,俺们哪里长得这般不堪。”

    仆从抱拳施礼道:“公子莫要怪罪小人,只是俺家公子有吩咐,因此不敢给你。”

    文渊哑然失笑,略一思想,道:“这也容易。”

    他说着让店家取了些锅底灰,拿来了抹在了脸上,又将干净外衣脱了,在地上揉搓一番,穿在身上,道:“小哥看我这般模样,可能领得你的名额。”

    众闲汉见他为人洒脱,有同道之风,心中喜欢,在旁帮衬道:“这般样子却是比俺们都要丑,小哥便将名额给他罢了,他识文断字,也省的你去寻先生。”

    赵三道:“不是俺们不愿出力,只是没有识字的命,若是叫先生教俺,只怕这边说了,那边便忘,有他跟着俺们,他说啥时,俺们便跟着说啥,到时公子高兴,夸了小哥办事稳妥,也有赏钱不是。”

    那仆从平日里在京师,哪里有人这般恭维他,此时被众闲汉左一个小哥好,右一个小哥好夸的有些飘然,又见文渊脸上污秽,身上破烂,笑道:“既然大家都这样说,我若是不从只怕拂了大家的面,我在这登州估计还要待上十天半月,少不得和大家打交道,若是惹了大家不高兴,也不是好事,那就这样,也给这位公子一个名额。”

    仆从说完,安排众人在店里等着,别乱跑,自己一会来叫他们。

    闲汉喜笑颜开,均道仆从爽快,文渊领了名额,要了几坛酒分于众人,众人自然是更加高兴,喝酒说话,不在话下。

    文渊与众闲汉在酒楼中待到天彻底黑下来,这群闲汉都是周边的浪荡子弟,没有约束,常年厮混在酒馆赌坊,登州商贾多,一有货来,缺了人手,管事的熟门熟路,来了酒馆招呼一声,众闲汉便去做工。

    领了工钱,众人便聚集一起,喝酒赌钱,因此登州内外大事小情,这帮闲汉无一不知,文渊将身上的银钱拿出一半,全都买了酒菜请了众人,众闲汉心中欢喜,个个逞强好事,将登州奇闻趣事说于文渊听。

    不到小半个时辰,文渊连登州中哪家媳妇刚守了寡,哪家大姑娘偷了人都一清二楚了。

    正说着,那仆从进了门来,招呼众人,文渊起身带着众闲汉跟着仆从走,路上问仆从姓名,只说诨名叫李好六。

    走了一会,便到了登州最大的酒楼,文渊见门口围满了人,放眼过去,发现都是和自己身后闲汉一般,邋里邋遢,面目丑陋之徒,文渊心叹,这陈帆的仆从也是高人,能将登州丑汉全都聚齐,非一般人能做到。
《史上第一绝境》相关推荐:元尊圣墟伏天氏武炼巅峰剑来豪婿万古神帝沧元图修罗武神带个萝莉混日子斗破苍穹之凤求凰城伐我的魔法异界道路有些超出预想逍遥兵王洛天银色逆鳞狼厨三国之将军无双要离总裁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