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含桃TXT下载 > 含桃 > 第134章 城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34章 城


    第一百三十四章井水

    “且慢!”辰子戚抬手压住水桶,仔细往里面看,因为盐很多很浓,那些东西很快就不动了,再也看不出什么,“这水是哪里打来的?”

    “这是村里的井水……”那名打水的村民缩头缩脑地说。

    辰子戚看了那人一眼,那村民是个汉子,面黄肌瘦,眼底泛着血丝,“你们村子里的人都喝这口井的水吗?”

    “是,”那人点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磕磕巴巴问,“大,大人,可是这水有问题?”几个月之间,村里人死的死疯的疯,请了大夫也无济于事,情况越来越严重,但同样生活在这里的隔壁村就安然无恙。

    “加过药粉的水就可以喝了,给他们喝吧。”辰子戚摆摆手,方才足足放了两斤盐,完全可以将里面的咸虫尽数杀死,左右这些人已经喝了许久这种水,不差这一回了。

    “那些得病的女人呢?”玉壶厉声问蹲在一边的村长,放眼望去,被捆绑至此的都是男人,只有零星几个被咬伤的女人蜷缩在一边。先前向玉壶求助的姑娘,也不在其中。

    “在,东边的磨房里呢。”村长是个老头子,满脸的橘皮,哆哆嗦嗦地指着村中的磨房。村子里的药材有限,只能给男人吃,最近疯掉的人越来越多,村长就做主把得病的女人都关到磨房里去。

    玉壶拿起瓢,舀了一瓢往磨房走去。辰子戚有些惊奇地看了看玉壶,这丫头比以前可厉害了不少,偏头跟肩上的小红鸟蹭蹭脸,抬脚往村中唯一的一口井走去。

    极阳宗这边比较缺水,要打很深的井才能挖到水,这寻芳村并不大,全村共用一口井实属平常。那井就在村子中央的大树旁,周围砌了一圈的石头。湿漉漉的井绳,一端系在旁边的老树上,一端垂在井中。

    村子里安静得可怕,村里的活人都集中到麦场去了,院子里剩下的只有家畜,然而鸡鸭鹅狗都不叫唤。鸡犬不鸣,是为凶煞之地。辰子戚站在井边,屏息凝神,周围没有风,却能听到细微的“沙沙”声。

    “井里有虫。”丹漪跳下来变成人形,拉着辰子戚远离那口井。

    “不管是他俩谁干的,都不至于牵连百姓吧?”辰子戚抬头看向丹漪,心中很是担忧。如果这不是个偶然,而是与北漠的阴谋配套的,那就太丧心病狂了。

    整个大章的人都变成疯子,帝位就算稳固了,又有什么意义?

    “隔壁村就没事,说明事出有因。”丹漪揉揉他的脑袋,看向那口泛着鬼气的深井,应该是什么脏东西偶然掉进去了,才导致了这个村子的惨剧。

    “这井里,都是虫?”辰子戚抖了抖,搂住丹漪的腰仰头要亲亲,自从解蛊之后,他就坚信神鸟的亲亲可以驱虫。

    丹漪扬着下巴不给亲,看他像个讨食的小猫一样攀着自己脖子往上凑,“叫哥哥就给你亲。”

    辰子戚皱了皱鼻子,张嘴,照着那白皙好看的下巴咬了一口,而后把脸埋在丹漪脖子里,用下巴上的胡茬扎他。

    这几天他装的是颓废剑客,就故意蓄了一层胡茬。

    “常大哥!”玉壶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辰子戚一惊,怀里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害得他往前一踉跄,双手扶在了那棵老树上。

    辰子戚若无其事的弯下腰,把蹲在地上的小红鸟捡起来,拍拍爪上的浮灰。

    “诶?方才是不是有个人?”玉壶快步跑过来,左看右看。

    “你看错了,”辰子戚轻咳一声,把小红鸟揣到怀里,“你去把村长和极阳宗那几个人叫过来,我有话说。”

    玉壶颠颠地去了,辰子戚舒了口气,隔着衣服戳戳小红鸟的屁屁。

    听说井里有古怪,神志尚清的村民和极阳宗的弟子都围了过来,极阳宗的人找了钢叉绑上竹竿,伸进井中来回翻搅。

    “井里能有什么东西?我们天天在这里打水……”村民们惴惴不安,任谁知道自己每日喝的水里有东西,都不想相信那是真的。

    “有了!”负责翻搅的人惊呼一声,使劲一插,插上来一根人骨。

    “啊啊啊!”那些村民都惊叫起来。常年喝水的井中,有人骨,说明有人死在了井中,他们竟然一直在喝泡尸水!

    “我知道了,肯定是月莲那个贱人!”有个被咬了一口的中年妇人,咬牙切齿地说。

    “没错,肯定是她。”村民们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村长见极阳宗的人有些不耐,赶紧出声解释。他们说的,是村中的一个女子,名叫王月莲,一年之前突然没了踪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在她消失之前,曾扬言要全村人不得好死。

    “跳井这么久,你们就没有发现吗?”极阳宗的人很是诧异,要知道,尸体入水几日,是会浮上来的。

    “她肯定是脱光了衣裳,腰间绑了石头坠进去的,要我们世世代代喝她的泡尸水,好歹毒的心啊!王月莲你个挨千刀的贱货!”那中年妇人气愤不已,抬脚就去跺那一截人骨。

    “都闭嘴!”极阳宗的人有些不耐烦,掌门飞鸽传书回来,要他们严防死守,决不能让极阳宗乱起来,他们现在就想知道,那个死去的女人是怎么染上蛊虫的。指着眼神空洞的村长,让他说。

    村长很是为难,左看右看,挑拣着说道:“这王月莲还未嫁人,一年前曾与男人私通,被村里人发现,她心生怨恨,便扬言要整个村的人不得好死。之后她就不见了踪影,我们以为她跟别的男人跑了。”

    辰子戚微微挑眉,村长的话显然前后矛盾。既然是自己愿意的“私通”,又为何要跳井?不过是被村民发现,何以要恨上整个村?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他只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这……”村长额头冒出一层汗来,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极阳宗的一众人。

    “有话快说。”极阳宗的人瞪了那村长一眼,这么一副惧怕他们的模样,好似他们经常欺男霸女一样,让宗这两人瞧见了,在宗主面前告他们状怎么办?

    “是……是张家宝,张大人。”村长普通一声跪在地上,生如蚊讷。

    张家宝,不就是在四象湖上爆体而亡的那个极阳宗嫡传弟子?

    一切总算明了,辰子戚暗暗松了口气,那虫是张家宝传染给了王月莲,而王月莲跳井,传给了整个村。
《含桃》相关推荐:天下第九狼与兄弟逍遥兵王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超级女婿捡漏都市奇门医圣仙帝归来大医凌然 东方不败之暖阳娇女毒妃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魂破九天萝莉小甜妻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宠上天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天价宝贝:爹地,超给力!冷少的傲娇小丫头国师大人,我们不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