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总裁宠妻有点甜TXT下载 > 总裁宠妻有点甜 > 第732章 生变之夜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732章 生变之夜


    这是慕天乔生平第一次花心思给顾念送礼物。

    顾念几乎有些诧异。

    “打开看看!”

    顾念在慕天乔期待的目光里面打开了礼盒,是一条手链。

    tiffany  花韵系列的镶钻手链,价值六位数,他花了心思挑礼物,顾念不喜欢浮夸,他便挑了简约精致的花韵手镯送给她。

    慕昕薇在他这里得到了太多太多礼物,最后反而和自己亲生父亲反目成仇,得到太多反而不会感恩。

    顾念合上礼盒问“送我的吗?”

    “嗯,出嫁的时候记得戴上,这是做父亲给女儿的心意。”他微微含了笑看着她,头一次目光这么的真诚。

    顾念愣住了。

    他大概是没有机会去参加她的婚礼了。

    “江亦琛这个年轻人很优秀!”慕天乔说“当时他第一次找到我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不一般,现在他有这样的地位,一路走来也不容易。你也不容易,是我不好,对不住你,还有你妈妈!”

    他应该不是作秀。

    顾念宽慰道“您别哭了,都过去了。”

    当初慕天乔一心要将慕昕薇嫁给江亦琛,他早就看出了江亦琛不一般,所以逼迫顾念和江亦琛离婚,兜兜转转又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顾心菀的死亡成为了压垮顾念最后的一根稻草。

    而他为了保全慕家的名声和地位,任由着自己妻子作恶。

    即便知道事实的真相,他也觉得事已至此,最重要的不是挖掘真相,而是掩盖事实。

    “这么多年我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半分都没有。”他哽咽的不行,眼中热泪滚滚,看得出来是真的后悔,用手不停捶打着自己的心说“我太糊涂太糊涂,追求名利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该珍惜的不该珍惜,到头来一场空!。”

    佣人急忙上来安慰道“先生别哭了,别哭了。”

    慕天乔哭了一阵子,止住眼泪,又对顾念说“我已经跟林慧离婚了,墓地也买好了,能够远远看到你妈妈,我不敢在她身边,以后去了地下见到她,我一定跟她下跪道歉。”

    顾念垂眸。

    “我这身体也是一日不如一日。和从前不能比。”他将脸歪在一边说“江家要是欺负你,你跟我说,好歹我慕天乔也是有地位的。”

    “好!”

    慕天乔因为中风,手指如今活动不方便,他拍了怕顾念的手,喊道“女儿,去国外读书照顾好自己,我多活几年,争取能活到你结婚,亲眼看着你步入婚姻殿堂。”

    他说地动情,眼泪不住往下落。

    年轻时候做的错事,年老的时候悔过了,但是也于事无补。

    人也只有在失去一切的时候才会后悔。

    “会的。”顾念握着他干枯瘦削的手说“您也照顾好自己。”

    “唉——好!”慕天乔长叹一口气。

    最后顾念离开慕家别墅的时候,慕天乔起身送她。

    他倚在门框上,看着夕阳下顾念的身影,恍惚想起来二十年前第一次知道她的存在,她那么小小的一团,在班级门口咧着牙齿对他笑“叔叔,您找谁啊!”

    一晃,二十年已过。

    …………

    顾念回家之后在超市买了新鲜的三文鱼,她之前答应谢容桓的还记得,只是如今,不太方便去看他,尤其是听谢锦书告诉她谢容桓因为她伤口又裂开了。

    厨房里面还熬着鸡汤。

    她在煮米饭的时候听到外面雨点落在窗户上的声音,还有几天台风要过境了,这几天夜里都会有雨,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六点了,顾念将要带给谢容桓的食材全部都准备好,看着外面的雨,决定还是坐地铁过去。

    手机上是江亦琛发过来的消息说“a市下雨了,明天飞机可能要误点。”

    顾念回“没有关系,晚点到也行,注意安全。”

    此刻江亦琛正在薄家书房,和薄惊澜面对面坐着。

    这次他是秘密来京,同薄书砚一道。

    一向对政治上的事情并不感兴趣的薄书砚也参与其中,若是薄惊澜连任,他提出新的经济法也会推行下去。

    薄书砚此刻在薄家院子外的秋千架上坐着,书房的灯亮着,两位谈话内容无人得知,他的手机亮了起来,备注是周志文。

    周志文给他打电话?

    他眉头皱了皱,还是接起来了电话。

    …………

    八点的时候,顾念出了地铁站,匆匆朝着之前谢锦书说的披萨店那边赶过去,手机上是谢锦书二十分钟前发来的消息,说“我已经到店里了。”

    顾念手里拎着东西,不太好回。

    她撑着伞根据地图导航朝那边走过去,地点有点偏,饶了不少路,因为大雨的原因,街上行人有些少,人头窜动着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那边店着火了,快报火警。”

    顾念抬眼望去,果然看到几百米外浓烟滚滚。

    昏暗的路灯之下,她还是看到浓烟就是从那家名叫“bigpizza”的意大利披萨屋冒出来的。

    天哪!

    她神经一崩,腿差点一软,随即朝那边跑过去。

    没走几步就被人撞了个满怀,顾念摔倒在地上,手中的食盒差点没有甩出去,来人骂骂咧咧,刚想找顾念麻烦,已经有两个魁梧大汉跑上来问“顾小姐,您没事吧!”

    顾念先开始愣了会,随即反应过来,这应该是江亦琛的保镖,她摇头说“我没事,对面披萨店起火了,你们赶紧去救火。”她语气很急很急“快去快去。”

    两名大汉对视了一眼,将顾念扶了起来之后还是听话朝着火的披萨店跑过去了。

    顾念收起伞,拿出手机一边走一边想给给谢锦书拨打语音通话。但是手机屏幕沾了水,连页面都点不进去。

    这边街上所有人的注意都被吸引到了那家着火的披萨屋去了,谢锦书不会还在里面吧,顾念这样想着,走了几步,在巷子的拐角处停下来,用纸巾准备将手机屏幕擦干再电话过去。

    只是等她擦干净手机屏幕的雨水时候,便看到一双黑鞋停在自己的脚边,巨大的阴影将她瞬间笼罩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