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圣骨传TXT下载 > 圣骨传 > 第790章 两不相欠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790章 两不相欠


    天阳剑现世,掌控者必须付出极大的代价。即便是击杀对手,也会受到很重的反噬。这一次天阳君为了可以战胜林牧,也算是孤注一掷的豁出去了,不留退路。

    天阳君整个人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脖子处,手臂上,还有眼瞳之中,都布满血色的经络,看上去血红一片,灵力爆棚,根本无法很好的控制。

    林牧见此,一掌击出,与天阳君正面对上。剑气的波动就像芒刺一般,让两人的灵力之中也自然的有一股压迫之力,这种状态,谁也战胜不了谁,只能僵持着。

    “你清醒一点吧,你觉得这样做值得吗?天阳君,你如此疯狂,究竟是为了什么?就只是为了功成名就,想要一人闯入那圣骨遗迹之中,将一切隐秘都独占?”

    所谓高处不胜寒,如今天阳君还没有站在绝对的高出,便已经弄得如此众叛亲离,孤家寡人一个。如果当真成功,那又有什么意义呢?俯视天下,也徒然啊。

    掌心之中的灵力化作气劲爆破,两人不断的来往,爆炸之声连绵起伏。就连方圆数百里之地,也可以感觉到这一股波动,让人十分压迫,不敢轻举妄动。

    发丝飘飞,两者的剑意都达到了巅峰状态,所以就连头发之上,也是可以杀人的波动。林牧沉着脸,眼神也死死地盯着天阳君,那一股战意,足以完全燃烧。

    “如果你当真要战,连最基本的合作也不愿意,那么我也愿意奉陪。我也有自己必须要完成的使命,很多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圣骨遗迹不可能让你独占!”

    气浪将二人包裹,只能看见来来往往的激荡。当剑气扩散之后,灵力也散开,整个区域都变得狼狈一片,看上去就如同废墟一般,难以判定双方的方位在哪儿。

    光影闪烁,一般人根本看不清楚招式。只知道两大强者疯狂的对上,丝毫不给对方任何机会。你来我往,比拼的就是实力的强横程度,谁先消耗谁就失败。

    锵!锵!灵虚剑灵与林牧心意相通,几乎融为一体,所以从某种程度之上,林牧拥有循环的剑气支撑。而天阳剑的属性不同,在激荡的同时还会进行反噬。

    此时此刻,在万鬼门的最高处。徐沐晴与林正源的争论已经渐渐平息下来,因为林牧的气息不对劲,所以很快就被吸引注意力。后者以秘术,进行观察动向。

    玄光镜之中,林正源可以模糊的看见林牧的背影。从他身上的灵力波动来看,应该还可以坚持住,只是对方的天阳剑实在是太过诡异,应该想办法解决。

    “晴儿丫头,虽然你对我有太多的不满意,我也无言以对,不能反驳,但是现在可不是翻旧账的时候。你也应该感应到林牧那边有所不对劲了吧?”

    徐沐晴并没有回答,她与林牧之间,的确有着不同寻常的感应。表面上云淡风轻,实际上也十分的担忧。那天阳剑的威力深不可测。如果天阳君无法驾驭…

    “如果你愿意相信我一次,我们一切为了林牧,那就与我合作一次。天阳剑的确厉害,但是你身上恰好就有完全可以克制它的存在,不管你是否能够相信。”

    点点头,对于这一点,徐沐晴没有怀疑过。毕竟作为父亲,在这种时候靠着本能,也不会对林牧做出任何伤害的事:“你先说说看,我能做到一定全力配合。”

    身形一闪,林正源突然消失。下一秒,徐沐晴感受到一股压迫之力,本能的要反抗。但是一股气场将之笼罩,沉吟的声音传来:“丫头不要对抗,借你冰灵箭。”

    冰灵箭,寒冰灵力与精气炼制而成,每一次动用,都必须是徐沐晴自愿。所以她闭上双眼,任由林正源从她体内抽出箭矢,波光荡开来,寒气蔓延而出。

    双手以奇怪的姿势握住冰灵箭,徐沐晴沉吟的盯着。她也很奇怪,为何冰灵箭在他的手中居然可以轻松驾驭。如果没有寒玉神弓,不是会瞬间融化的吗?

    只见得林正源屈指一点,一道精气没入冰灵箭之中。箭矢不断的震颤,终于在好半晌之后平静下来。舌尖之上喷出一滴鲜血,注入他的精气力量,完成炼制。

    “晴儿丫头,接下来就看你的了。以你的修为,寒玉神弓之服从你的操控。所以你必须将这支箭矢直接精准的射入林牧所在的气场战圈,偏差一分一毫都不行。

    血光流转,徐沐晴有些不确定。因为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冰灵箭。如果发出去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但如今情况紧急,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姑且一试。

    寒玉神弓出手,冰灵箭荡开一层层波动,一股熟悉的气息流转。徐沐晴眼神之中充斥着一抹坚毅,以及看穿一切的姿态,咻!嗡嗡……箭矢冲天射出。

    同一时间,林牧以剑气铠甲的消散为代价,接下天阳剑的第二次进攻。两者迅速分开,向后方倒退而去。林牧的脸色有些难看,手臂之上被剑光划过,受伤了。

    原本以为只是小事,根本伤不到林牧的根本。但是无形中有一股气流在林牧的血脉之中流窜,并且将灵力进行蚕食。当他发现之时,左手居然无法动弹。

    “这是……血煞反噬?”林牧惊愕的盯着自己手中小小的伤口。那含着剑气的力量,不断侵蚀他的经脉,每一次的冲击,都会带来灵力的消散,看来不能拖延。

    “呵呵……哈哈……终于察觉到了?林牧,看来你的精神力量也不怎么样。这天阳剑的第二招,便是侵蚀之力,在无形中将你的灵力锁定,然后不灭不休。”

    屈指一点,林牧以灵力冲击,强行控制灵力的流动,也就是说,相当于废了一只手。站定,衣袍呼啸之中,林牧沉着脸,盯着天阳君:“看来之前不该放过你。”

    僵持到现在,林牧也的确有些厌倦了。天阳三剑的确不好对付。现在的状况,只要天阳君发出第三剑,那么最后的结果不是两败俱伤,就一定有一方死亡。

    “呵呵……哈哈……不该放过我?林牧,你这时候说这样的话,不觉得太晚了吗?还是尝一尝我这天阳三剑的最后一招,看看你能否继续接住吧。”杀招显露。

    猩红的剑光冲天而起,天阳君将所有的精气与灵力都注入其中,而且自身几乎也融入进去。一剑斩下,连同空间也一起震颤起来。但这时候林牧后方出现变化。

    咻!噗嗤!一支箭矢直接没入林牧的体内。他一阵愣神,发现并没有剧痛之感。反而体内的力量开始翻涌,不过转瞬间,便将那侵蚀之力化解无形,来得及时。

    回过神来,林牧只见得一道身影飞速的向他冲过来,一转身,以自己的身躯将最后一剑挡下。当剑光落下,她凄然的冲着天阳君一笑:“我们终于两不相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