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寻唐TXT下载 > 寻唐 > 第四百二十章:幸福来得太突然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四百二十章:幸福来得太突然


    二百余死士骑兵冲击,在路上被弓弩手干掉的大约数十骑,剩下的,都成功地完成了他们的使命。

    战马完好无损的犹如飞天将军从天而降,战马受伤的,也不管不顾的纵马重重地撞上了厚重的大盾。

    但不论是从天而降还是重重地撞击,都给最前方的这两个战斗力最强悍,装备也最好魏博士卒造成了重大的杀伤。

    朱友文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战场之上,人命真不能算是什么,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里飞来一支箭,从什么地方戳来一支枪便要了你的性命去,就像田承嗣那般,在大获且胜志气飞扬的那一刻,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兵给一箭毙命。

    但那是被动的。

    而眼下,对方却是主动的。

    主动地用命来换取破阵。

    两个最厚实的大阵,瞬间便乱成一团,而蹄声阵阵摧人心魄,更多的黑甲骑士正如同风一般地冲了上来。

    为首的,就是那个火红战甲的,李泽的夫人柳如烟。

    朱友文摆出这个阵形,原本是给对方设置了一个陷阱,如果对手执着于从两翼那些个看起来很薄弱的地方突击,那只会将他们有限的人手,一批一批的消耗在哪里。

    朱友文不怕消耗人手。

    这是在他的地盘之上,只要成功地阻碍住对手的进攻,对于他来说,就是胜利,因为他还可以源源不绝地调集更多的兵力向这里集中,事实上,现在便有支援部队正在向这里集中。

    最开始,敌人的确是这么干的,但就在他以为计策得逞的时候,对手却石破天惊地向他发起了致命一击,以一种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方式,从他最强的地方打开了缺口。

    在魏博这两个军阵的背手,是抵抗力相对要弱得多的弩兵,弓箭手。也就是那些被他放在这里作为支援的神策兵,要是让柳如烟的铁甲骑兵冲到了这个位置,只怕这些神策兵又会崩溃,那最早时候的溃营必然又会再度上演。

    “迎敌,接战!”霎那之间的失神之后,朱友文立即一带战马,向前冲去。他有三千骑兵,而此刻,敌人的主力还在左右两翼与自己的部属纠缠,突破了前方的只不过是柳如烟带领的那支黑甲兵而已,此时,也不过数百之数。

    擒贼先擒王,拿下柳如烟,战事就结束了。现在自己的骑兵数量是对方的三到四倍,自己有什么可担心的。

    “活捉柳如烟,赏黄金万两!”他高举长枪,厉声怒喝。

    在这个空心大阵之中,三千宣武骑兵欢呼着冲向了迎面而来的黑甲骑兵。

    大阵中间的神策军其实已经有些骚动了。

    但厉海这个时候却是分外的冷静,他提起了手中的长弓,太轻。自己的那柄大弓还藏在城内呢,太显眼,容易叫人认出来。一伸手,身边的裴元庆会意地将自己手中的弓也递了过去。将两柄弓合在了一起,厉海将羽箭搭了上去。

    机会不会太多的,要一击置命。

    他眯起了眼睛,看向了那个正举枪向天,高声咆哮着的宣武大将――朱孝文。

    在他眼中,此刻的朱孝文似乎已经变成了那个在洛阳宫殿之前,他与陈长平比试时的那一枚飘飘荡荡的铜钱。

    当然,朱友文比那枚铜钱大多了。

    食指,拇指,中指松开,呜的一声,羽箭破空而出。

    厉海死死地盯着那枚闪电般飞去的羽箭。

    朱友文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他的身后,会有一支暗算他的黑手。

    而且这只黑手,还有着一手当世第一流的箭法。羽箭破空的声响被震耳欲聋般的呐喊之声淹没,朱友文压根儿就没有听到一点点声响。

    只不过是在最后,作为一名战将的第六感的直觉,让他不由自主地扭头看向了后方。

    他只看到了一抹箭影,然后这枚用两张弓合起来射出的一箭,便轻而易举地破开了他的背甲,从后背钻了进去,羽箭倒是有一大半钻了进去。

    朱友文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呼声,满脸的惊异之色,满脸的不甘之色,满脸的愤怒之色。

    他觉得胜利快要到手了。

    但他本人却倒在这一时刻。

    手中的长枪先行坠地,他的身体在马上摇晃了几下,在一众亲兵的惊呼声中,轰然倒下。

    厉海咧嘴一笑,再次拿起了一根羽箭。

    箭去,旗倒。

    这一次,他的羽箭射断了朱友文中军大旗的绳索,看着那面大旗飘然落地,厉海大吼道:“朱将军死了,朱将军被杀了,败了,快跑啊!”

    紧跟着他的一百余名部下随着他齐声大呼起来。

    “朱将军死了,朱将军死了,快跑啊!”

    最先跑的自然是几千神策军,他们转头便向城内涌去。跑在最前头的自然便是厉海,他与裴元庆抢前一步,占领了城头。

    两翼正在激战的宣武军,魏博军听到中间的喊叫之声,先是有些茫然不解还有着几分不相信的神色转头看向中军方向。

    紧接着,所有人的心都颤抖起来了。

    中军大旗没了。

    柳如烟正在与面前的宣武骑兵激战,她尚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作为一名将领,直觉还是有的。她面前的抵抗在转眼之间,便变得极度虚弱起来。

    “杀进去!”她提枪奋力向前。

    不足千人的黑甲骑兵,此时却如同一柄利刃,将朱友文部从中一剖为二。

    最先崩溃的是神策军,接着便是阵形中央的宣武军,魏博军,因为他们差不多是亲眼目睹了朱友文倒下的。

    两翼失去了中央的支持,转瞬之间再也无法抵挡得住陈炳,褚晟的攻击。

    战争胜利的天平,在朱友文倒下的那一刻,便已经向着武威方向偏转了。

    站在城楼之上的厉海,从怀里掏出了一面旗帜,那是他的将旗,将朱字旗从旗杆之上扯了下来,换上了自己的将旗,随着厉字大旗高高地升上城头,他与百余名部属齐声在城头高呼起来,伴随着城门上的千斤闸被他们落下,城外的宣武军,连回城逃命的机会也没有了。而率逃进城来的那些神策军,看到厉字大旗的时候,此刻也终于想到了这个姓厉的到底是何等人物。

    他们都痴痴呆呆地站在城内,一时之间,竟然不知如何是好。

    “裴元庆,马上去收拢他们,告诉他们,此刻归顺,有功无过!”厉海大声吼道。

    “遵命!”裴元庆也立时反应过来,带着数十个部众,匆匆下城而去。

    城下的战斗已经演变成了一场屠杀,成了一方对另一方的追逐。当步卒失去了军阵,失去了有效的掩护,也失去了血性胆气,只怕撒开脚丫子逃命的时候,在骑兵眼中,他们与兔子也没有什么两样。

    柳如烟勒马战场之上,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城头之上的厉海。今天这一仗,赢得莫名其妙,哪怕先前有蛟二为他们破开了盾阵,打开了大门,但想要赢得胜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柳如烟也好,屠虎也好,都已经做好了付出巨大牺牲的准备。

    可是转机来得如此突然,如此的猝不及防。

    幸福来得太突然之后,有时也让人不敢置信啊。

    “厉海是谁?”柳如烟转头问着身边同样一脸问号的屠虎。

    “此人是福王李忻的部下,以箭术而闻名,曾与陈长平将军较量过。”

    “谁赢了?”

    “自然是陈长平将军,不过此人也算是此道高手,陈长平对其也是赞不绝口了,卫州之战福王等人战死之后,此人便销声匿迹,想不到今日竟然出现在这里。”

    “这一战,他当为首功呢!”柳如烟看着麾下甲士寻找到的朱友文的尸体,看到那一支透背而入的羽箭,岂有还不明白这是厉海的杰作。

    “的确。这也是夫人的福气呢!”屠虎突然笑了起来:“天佑夫人啊!”

    “不如说是运气好!”柳如烟也是笑了起来。

    夜已深,城外,燃起了一堆堆的篝火,武威士卒们并没有入城,而是就在城外扎营,不时还有一队队追击敌人的骑兵归来。

    “见过夫人,见过公孙将军!”厉海被引起了柳如烟的大帐,当即纳头便拜。今日柳如烟在战场之上的飒爽英姿深深地镌刻在他的脑子之中,当年李泽携柳如烟拜访福王的时候,他也是见过柳如烟的,只不过那时在他眼中,柳如烟只不过是一个娇美的女子而已,与眼前这位女将军可是半点也无法等同起来。

    “今日之战,要多谢厉将军了,如非是你,这一战,就算我们赢,只怕也要付出惨重代价。”柳如烟站了起来,抱拳道:“武威节镇,以后必有报答。”

    “都是为朝廷效命,击杀反贼而已。”厉海道:“夫人言重了。”

    柳如烟点了点头,“我们不会在这里久留,便也长话短说吧,厉将军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厉海楞怔了片刻,才叹道:“末将不知道,洛阳已失,长安必不可守,这也是夫人等人离开长安的原因吧,所以末将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或者,我仍然会回去长安吧。”

    “如果厉将军无处可去,不如便随我们一起去武邑吧!”柳如烟道:“以厉将军的身手,将来总有打回来的一天。”
《寻唐》相关推荐:庆余年明朝败家子明天下民国谍影神魂至尊天唐锦绣赘婿长宁帝军奋斗在洪武末年绿荫王牌少帅三国末世录牟明云波绝世女医的爱恨传奇东晋碧玉钢铁苏联抢救大明朝武氏春秋录重塑原始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