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一剑朝天TXT下载 > 一剑朝天 > 第三百五十五章 人选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百五十五章 人选


    “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白宇脸色苍白的质问道。

    表情很是愧疚的唐庚,一言不发的低着头,对于这个问题他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事情发生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四个人直接将他围了起来,虽然实力不强,但是这四个人却刚好将他完美克制,让他根本脱不开人,更别说救人了,等到事情完全结束之后,他才脱了身,之后他花了一天时间都没有找到吕安,这才无奈的回到了城主府。

    “事情发生的太快,即使我做好了准备,但是对方比我们做的准备更多更完善,我也想去阻止,可是...”唐庚自知理亏,也是想不出更好的理由来解释。

    白宇极为愤怒的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指着唐庚的鼻子骂道:“若是你真的上点心,你一个宗师会连一个屁都放不出来?你知不知道那天连田蛮都死了!工会的会长在铸剑大典上被人杀了!所有人还都认为是城主府杀得!你知不知道这个事情有都严重!”

    唐庚在听到田蛮也死了的消息之后,整个人也是脸色大变,直接站了起来,“什么?他?真的死了?”

    白宇异常凝重的点了点头,“如果光是那些人倒还好,现在田蛮死了,那这个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工会必然要和城主府开战,讨个说法已经说不过去了,除了田蛮,陈元的孙子陈叶也死了,这一派可不是随便能糊弄过去的。”

    唐庚眉头狂抖了两下,眼神瞬间冷了下来,“那为什么不趁此机会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工会握入手中?”

    白宇深吸了一口气,缓和了一下心情,“这倒是一个法子,可惜现在有点不适用,这样只会让工会和匠城决裂,如此一来,匠城必定受到重创,有点划不来。”

    唐庚失望的叹了一口气,“我们不来硬的,那该怎么办?等着他们来硬的?拖下去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白宇摇了摇头,“一切都还来的及,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吕安,他人到底在哪里?会不会已经发生不测?如今整个匠城都在找他,但是我们却不能出去寻他,外面这么多人看着我们,这是最尴尬的地方,只能靠别人了。”

    “那我去?”唐庚试探性的说道。

    白宇看了两眼唐庚,点了点头,“你先去找一下逍遥阁的人,吕安和逍遥阁关系不错,可能会找他们帮忙。”

    唐庚听了立马点头,随后转身离去。

    唐庚走后,赵流缓缓走了进来,一脸的失落,“白师,让你失望了!”

    白宇淡淡点了点头,手一挥,让赵流坐下来。

    赵流顺从的坐到了白宇的对面,率先开口说道:“我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突然进展到这个地步。”

    白宇挥了挥手,不以为然的问道:“赵流,你何为智者?何为愚者?这两者谁失败的可能性比较大一点?”

    “智者不惑,愚者不慧,自然是愚者失败的可能性大一点。”赵流回道。

    白宇摇了摇头,“非也非也,越是聪明的人往往越会失败,越是愚钝的人越不会失败。”

    赵流感到异常的不解,“白师,这怎么可能呢?”

    “没什么不可能的,古话说的好,大智若愚,聪明反被聪明误,但是愚者就不会碰见这种尴尬的境地,老老实实,按部就班,那么成功自然会在眼前,智者往往不是这么想的,投机取巧,怎么方便怎么来,但是往往会有意外出现,真正的智者宁愿当个按部就班的愚者。”白宇平静的说道。

    听到这番话,赵流皱眉思索了一番,认真的点了点头,“多谢白师指点,赵流明白了。”

    白宇点了点头,然后手一挥,“去忙吧,如今府中事情多的很,有你累的,你担心的事情接下来我会接手的,顺便把李清一行人叫过来,我有话对他们说。”

    赵流顺从的点了点头,直接退了出去。

    李清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脸上布满了焦急的表情,“师叔,你终于找我们了!”

    白宇点了点头,直接说起了正事,“想必外面的风言风语你们也听得差不多了吧?吕安到现在也还没找到。”

    李清点了点头,他们这帮人都很想出去找吕安,可惜被白宇压了下来,只能留在城主府中等消息,不过白宇的做法也没错,现在出去岂不是去送死,工会那伙人现在都在气头上,若是被他们发现,那还得了?

    “那该怎么办?”宇文川也是着急的问道。

    白宇继续说道:“今天你们也老实的待在府中,别出去,吕安的行踪唐庚已经出去找了,先等他消息吧,我知道你们很急,所以特意将你们叫过来,好好嘱咐你们一番,可别像上次一样,偷摸溜出去,这次可和之前不一样了,出去了,可能就真的回不来了!”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

    “李清留下,你们几个先走吧。”白宇又补了一句。

    众人走后,李清异常期待的看着白宇,“师叔你是不是有什么任务要给我?”

    白宇摇了摇头,问道:“李清,丑话说在前头,要是吕安真的出事了,我也没办法。”

    听到这话,李清整个人都惊了起来,“师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别急,听我慢慢说,吕安出了这么一个事情,后果你也应该能想到,工会的人绝对不会放过他,另外几个宗门的人同样也是如此,必定不会让他好过,我们知道这个事情不是他做的,但是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吕安的名头越来越响,恶名同样也是如此,在他实力没有强到可以不在乎这些的时候,他可能永远都不能公然露面了,就像你们的大师兄一样。”白宇异常可惜的说道。

    李清人已经呆滞了,脸上露出异常的不甘的表情,语气都带着一丝哭腔,“为什么会这样?大师兄是这样,现在吕安竟然也是这样!”

    白宇也是叹了一口气,“为什么?因为匠城是座城,不是一个宗门,城主在,那么匠城就是北境的天,城主不在,那匠城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城而已。”

    “可是,这又能如何呢?对方都骑到我们脸上了,难道我们就这么任由他们?”李清不甘心的追问道。

    白宇摇头否认,“城主之前和你说过的话你忘了吗?吕安陷入这幅局面,对你来说,其实算是一件好事情,城主打算将匠城交托到你手上,吕安刚好帮你将这些事情挡住了。”

    李清点了点头,“这个我知道,但是我觉得吕安比我更配的上这个人选呀,而且我也不想如此憋屈!”

    白宇眉头直接皱了起来,异常严肃的说道:“住口!如此重要的事情岂容你随便推让?这是城主的选择,也是吕安的选择,更是你大师兄的选择!你可不能对不起他们呀!要是你再和之前那般冲动,岂不是让这三人越发的失望?”

    李清一下子低下了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看到这一幕,白宇表情也是变得柔和了起来,“清儿,吕安其实早就知道有人会来针对他,局面变成这样,他多少也有个预料,但是他可不希望你和他一样,两人都变成如此?城主教你们两个浩然气,自然便是这个原因,在某些情况下,你比他更加适合。”

    李清甚是不解,反问道:“为什么?明明他比我强,什么都比我强,为什么城主选了我,而不是吕安?”

    白宇缓缓解释道:“比你强并不是原因,如果只论强,你大师兄是千年来天赋第一之人,岂不更为适合?光论强没有任何的意义,你只要知道,如今的你是最为适合的人选,他们有他们自己的路。”

    李清默默点了点头。

    “还记得吕安之前和你说的那个叛徒的事情吗?”白宇说道。

    李清猛地抬头,眼中露出了一丝仇恨的目光,“这里面必定有他的身影吧?”

    白宇点了点头,“如今也算是明了了,可惜了,如此祥和的匠城可能过几年也要大变样了,未来你肩上的担子可是重的很!”

    “有师叔在,匠城必定还是那个匠城,绝对不会有变化的。”李清认真的说道。

    “接下来你就好好待在府中修炼吧,什么事情你都不用管,有事情我会找人通知你的,切记,别轻信他人!”白宇凝重的说道。

    李清点了点头,随即告退。

    人都走完之后,白宇长吁了一口气,猛地咳嗽了起来,连续好几声,连脸都给咳红了。

    老方端着一碗热茶走了进来,叹息着说道:“何必呢?干嘛让这几个小娃娃承受这些?”

    白宇缓了两口气,看着老方笑骂道:“你懂个屁!”

    老方顿时错愕了一下,挠了挠头,“想不到如此儒雅的白师竟然也会说脏话!当真是让老夫开了眼界了呀。”

    白宇脸上的笑意仍是没有消退,“人生得意须尽欢呀!再不多说两句,以后可能就没的说了!”

    “呸呸呸!乌鸦嘴,年纪比我小了两轮,竟然说这种胡话,当真是让人反感呀!”老方异常不悦的说道。

    白宇脸上露出了异常鄙视的眼神,“两轮?还真会给你自己戴高帽子,不过也是,你应该先比我进棺材才对!”

    老方点了点头,“那可不,棺材记得给我挑最贵的,地方我自己挑好了,就府后面那座山,那个最高的地方,活着的时候不能会当凌绝顶,死了我得趴在最高处,我要一览众山小!”

    白宇脸上的鄙夷之情异常的浓郁,“好好的一首诗被你说成这样,庸俗!粗俗!”

    “要是以后你觉得无聊,我可以让你半个位置。”老方突然很认真的说道。

    白宇直接冷哼了一声,“谁要和你做邻居,我的这几个师侄肯定会给我找个好地方的,这点你羡慕不来!”

    听到这话,老方白眼一翻,气呼呼的走了。

    等到老方走后,白宇脸上露出了异常愧疚的表情,“真到那时候,我哪还会有胆子再去见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