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迷踪谍影TXT下载 > 迷踪谍影 > 第五百二十九章 除夕街头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五百二十九章 除夕街头


    “大佐阁下,能够见到您是我的荣幸。”

    羽原光一非常客气:“真是抱歉,在您吃饭的时候来打扰,实在太不礼貌了。”

    “没有关系,羽原君。”松本仁继淡淡说道:“在南京,你帮了我的女儿,我还没有有机会谢谢你,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吃饭吧。”

    “那怎么好意思?”

    “我说可以就可以。”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他来做什么?

    真柰子面上平静,但心里却一下变得紧张起来。

    绍原君和自己利用了他,成功的把自己送回了上海。

    他是发现了什么,来向父亲揭发自己的吗?

    “真柰子小姐,从南京回上海一路顺风吗?”羽原光一一坐下来就问道。

    真柰子很客气的回答道:“太让您费心了,您派的人都很用心,如果没有您和他们,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回上海了。”

    “真柰子小姐安全了,那我也就放心了。”羽原光一随即说道:“在南京,很多敌人的武装依旧还在活动,那里非常的不平静。尤其是敌人的特工,总是在那想方设法的破坏我们对南京的管理工作,总想把一些非法的情报,通过各种手段带出来。”

    他知道了……他知道了……

    真柰子心里不断的这么说着……但他为什么不直截了当的明说,而要绕这么一个圈子呢?

    或许是因为他的手里没有充足的证据吗?

    松本仁继皱了一下眉头:“羽原君,似乎你的话里有所指?”

    “不,不,大佐阁下。”羽原光一急忙说道:“我绝不敢隐晦的说什么,今天能够见到大佐阁下,已经是我非常大的荣幸了。只是,真柰子小姐一个人跑去南京,是的,一个人……太危险了,甚至有可能被敌人的特工所利用,如果真的发生这样可怕的事情,对于大佐阁下的名声,也许会是一种损害。”

    松本仁继眯缝着眼睛看向他。

    “今天能够来上海见到大佐阁下,全是因为明天就要在上海南京两地同时举行的招待会,由我代表南京来负责和上海的联系。”羽原光一恭恭敬敬地说道:“如果没有这次机会,恐怕我很难见到大佐阁下。好了,我就不耽误大佐阁下和真柰子小姐的晚餐了,告辞。”

    松本仁继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真柰子小姐,多保重。”羽原光一起身对着松本仁继和真柰子深深鞠了一躬。

    他离开后,松本仁继一直都沉默在那,一句话没有说。

    “父亲,您怎么了?”真柰子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

    “这个人,不简单。”

    松本仁继终于开口说道:“真柰子,你不是一个人去南京的,是有人带你去的,是吗?我知道我的女儿其实是个很倔强的人,一旦决定的事情,绝对不会改变的。我的女儿不想说的事情,无论我如何努力,她也都不会说的。

    真柰子,羽原光一今天来,是特意告诉我,你在南京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他知道,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在保密。可他为什么要保密?因为我是你的父亲啊。他很聪明,知道不揭穿真相,不光是对你的保护,也是对他自己的保护。”

    “父亲,他在胡说。”真柰子抬高了声音。

    “不,他说的是真话。”松本仁继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看看我的真柰子啊,说谎的时候,还和小时候一样,会紧紧拽着衣服。难道你以为就算你真的做了什么措施,父亲就舍得责怪你吗?就算天大的事情,我也会帮你遮挡的。”

    这一瞬间,真柰子几乎落泪,她差点告诉父亲全部的真相。

    不能说,一定不能说,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太重大了。

    “爸爸不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松本仁继继续说道:“但是,真柰子,你以后一定不能再做类似的事情了,你要知道,爸爸仅仅只是一个大佐,还有很多官员可以管辖到我,如果一些不好的事情传递了出去,即便是爸爸,也都无法保护你了。”

    “我懂了,父亲。”

    真是天真的孩子啊,一句话,就等于在承认所有的事实都是真的。

    松本仁继不想追问什么,他只知道,只要自己还活着,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自己的亲爱的女儿……

    ……

    外面的鞭炮声已经“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

    所有人的脸色泛红。

    酒精加上屋子里很热的缘故。

    10点的时候,蔡雪菲已经告辞了。

    对于她来说,这个时候还没睡觉已经很晚了。

    孟绍原忽然站了起来:“你们谁想看看上海的大年夜是什么样的?”

    “好啊好啊。”山下由梨爱第一个叫了出来。

    她今天喝了不少的酒,看起来已经有了几分醉意。

    吴静怡也喝了不少的酒,但依旧保持着冷静清醒:“孟主任,就我们几个人,万一遇到什么危险,还是多叫几个人一起……”

    “哪有那么多的危险?”孟绍原看着却一点都不在乎:“这里是上海,是中国的上海,我堂堂一个中国人,连出门都要瞻前顾后,传出去了让人笑话!走,走,大家都走!对了,拿几包菜,再拿几瓶酒给我,我要去看几个人。”

    ……

    外面,火树银花。

    鞭炮不停的放着,焰火不停的绚烂。

    孩子们兴奋的跑来跑去,看着焰火开心的不断拍着巴掌尖叫。

    没有战争。

    没有枪炮声。

    这一切都已经暂时远离了所有的中国人。

    住在附近的外国人,也都三三两两的走到阳台上、家门口,看着这中国一年中最开心的节日。

    “很美。”霍伊斯赞叹着:“这是我们的圣诞节不一样。圣诞节,全家人聚在一起,那就是最大的温馨。可是这里,更加的热闹欢乐。”

    “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人。”孟绍原笑着说道:“人在这样的节日里,总会把悲伤和痛苦暂时忘记,中国有很多很多的人,在这样特殊的节日里,快乐会迅速的延续。”

    他带着一行人,慢慢的走着。

    前面,有几幢低矮的房子,和周围的洋房看着格格不入。

    这里是隶属于沪商电灯公司的,主要负责周围的路灯照明,平时,这里总会住着一个电灯巡查员。直接隶属于稽查员管理。

    这一带的电灯巡查员,名叫李阿久,外地人,在这工作已经快一年了。一个人,也没老婆孩子什么的。平时人很老实,周围的人有事让他帮个忙什么的,他也特别肯做。

    孟绍原带着他的人,居然来到了房子前,用力敲了敲门。

    里面的灯还亮着,显然李阿久还没有睡,可过了好一会,才传出了一个声音:“谁啊,这么晚了。”

    “是我!”

    这种叫门的方式很奇怪,但也很有效。是我?你是谁?可偏偏在大多数情况下,主人还是会开门的。

    果然,门打开了,李阿久疑惑的看着门外的这一群人:“你们是?”

    “过来看看你。”孟绍原自说自话的硬闯了进去。

    李阿久果然还没有睡,一张小桌子上,放着半条鱼,一个青菜,半碗酒。

    “这也太艰苦了吧。”孟绍原拿过两包菜一瓶酒放到了桌子上:“来,给你加菜的。”

    “先生,我不认识你啊。”李阿久一头的雾水。

    “你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啊。”孟绍原笑眯眯的:“你今年四十岁,对吗,福岛弘毅?”

    一声“福岛弘毅”,让“李阿久”面色大变。

    “别怕,今天是大年夜,我不杀人。”孟绍原还是笑着说道:“况且,你也不过是个外线特务,负责监视这一带的,我杀了你也没什么好处。我孟绍原不杀你这样的无名之辈!”

    孟绍原!这个人竟然是孟绍原!

    福岛弘毅只觉得自己浑身冰冷。

    这个人居然是个日特?这情况就连吴静怡也都没有掌握到。

    “在这里辛辛苦苦做了一年了,你说你的上司也不来慰问你一下。”孟绍原居然拍了拍他的肩膀:“可也难怪,这一年来你也没立什么功劳,没传递出去什么有用的情报。难怪上司会不待见你。这大过年的,还得我来给你加菜。

    明天,把我到你这里来的情报报告给你的上司,你们在公共租界有多少联络点,谁负责哪里,我都知道的清清楚楚的。还有,明天是大年初一,是个好日子。听说你们的领事馆会举行什么招待会,我会在这一天,逐一的把你们的联络点给拔除!”

    福岛弘毅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人,竟然把自己的计划明明白白的告诉了敌人。

    吴静怡在这一刻忽然明白孟绍原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他明天会在大光明电影院做一件大事,他必须把所有的危险都降到最低,让自己的计划顺利执行。而要让日特组织乱成一团,不知所措的最好办法就是:

    孟绍原要杀人!

    中日特务机构刚刚停战,而在谈判的过程中,孟绍原始终都没有露面,肯定会让对方心存顾虑的。

    现在,他忽然光明正大的说出了自己要杀人的计划。

    完全可想而知,日本人即便无法确定真假,也一定会乱成一团的。

    一个人的名字,能够在一瞬间引起那么大的震撼,大约也只有这位孟少爷能够做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