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非凡保镖TXT下载 > 非凡保镖 > 第四百五十章 旧地重游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四百五十章 旧地重游


    曾云天一看表,这都快凌晨一点了,确实不方便过门作客,他以为张云飞这会儿才到B市,一到就给他电话,不仅没怪他这么晚打扰,反而觉得他很够哥们。

    “你还没睡?”张云飞奇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久到张云飞以为他挂断电话,才传来曾云天可怜兮兮的声音:“失恋了。”

    失恋了,所以睡不着。

    大概这货想找人倾诉失恋的痛苦,张云飞理解了,跟他约明晚吃饭,便挂了电话。

    一夜无话,第二天小华和欧阳锋等人到B市西站,分公司的前台去接他们。大家都张罗起来,就等明天八点半剪彩,然后正式开业。

    卓华锋和唐良达合计了一下,决定晚上请新来的同事吃爆肚,爆肚是B市的特色小吃,很有地方特色,又美味可口,更重要的是,它比名扬天下的烤鸭便宜,又拿得出手,价位刚刚好。

    爆肚是涮羊肚,把羊肚分解成很多部位。小华几人一听吃过几次的卓华锋一说,口水就下来了。

    张云飞今晚有事,不参加活动,孟子雨想跟着张云飞,没想一到下班的点,张云飞就走得不见人影,只好怏怏地跟着大伙儿去不远处一间门面不错的爆肚店。

    巧的是,张云飞和曾云天也去了爆肚店,不过一在忠关村吃,一在张云飞家附近吃。两家店的规模也差别很大,张云飞和曾云天去那家,只有两间门面房,乍一看,寒酸得很,却是开了二十几年的老店,是张云飞和同学们学生时代多次打牙祭的地方。

    去年曾云天考中一所普通大学,刚到学校不久,便暗恋同系一位女生,他帮人提水跑腿,殷勤周到得不行,可临放暑假,女生和另一个男生确定关系了。

    张云飞听他大倒苦水,不时安慰两句,好不容易倾诉完,饭也快吃完了。曾云天才想起什么似的问:“你怎么回来了?”

    难道知道我失恋,特地飞来安慰我吗?好哥们啊。

    张云飞道:“你叔叔是二特的主任吧?”

    张尚志的单位简称是二特,主业是基建,全国各地收工程,张尚志也就全国各地跑,工程没做完不能回B市,回B市没几天又接到新任务再外派,总之一年没有几天在家。

    “是啊。”曾云天还沉浸在失恋的苦闷中,二十岁不到的小伙子,心上人有男朋友,对他来说,简直生不如死。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见张云飞漆黑的眼眸一眨不眨看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了?”

    “哪天约你叔叔出来吃个饭。他喜欢什么?”

    别以为主任芝麻大的官,在二特,曾云天的叔叔曾解放负责安排外派人员,权力大得很。上一世,张云飞和曾云天渐行渐远,有些想不起曾解放喜欢什么,不过像这种人,不外乎财色酒,不难搞掂。

    曾云天嘴张得可以塞进一颗鸭蛋,半天才道:“你想干嘛?”张云飞的公司是互联网企业吧?跟基建搭不上边吧?

    “我想让他把我爸调回B市。”张云飞说着夹一筷子毛尖放曾云天碗里,吃到这时候也差不多了。

    两人是同桌兼好友,这个忙曾云天自然要帮,可是一想到自家叔叔那德性,曾云天眉头就皱得紧紧的,道:“你要有心理准备,钱少了怕是不行。”

    他叔叔爱钱,这点挺让他鄙视的,可到底是长辈,他不好说什么,但叔叔有个毛病,钱少了,他会收钱不办事。曾云天生怕张云飞吃亏,赶紧提醒,可别钱给了,张尚志没能调回来。

    “要多少?两万够吗?”

    “两万?”曾云天骇了一跳:“够,太够了。好象还没人送他这么多,有两千大概就可以了。”

    “就给两万,让他给我爸调一个不用离开B市,舒服一点的岗位。”张云飞道。

    曾云天服气得不行,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真有钱。”又想到暗恋爱的女生给他发好人卡后投入一个家里有钱的男生怀抱,不禁想哭:“我要是像你这么有钱就好了。”

    要是有钱,女生就不会和别人好啦。

    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占地最大的是商务区,现在只有一部,但他预留的地方可容纳近百人。

    见张云飞坚持不肯用自己的办公室,卓华锋不安道:“张总,这样不好吧?”

    张云飞是CEO,想什么时候休假不可以?非得这个时候。再说,他嘴上说休假,哪里有休假的意思,而是走到商务部,和业务员们混在一起。

    张云飞比大学毕业的业务员们还要年轻三四岁,那张俊朗的脸上,是温和的笑容。业务员们见他过来,都放下手头的工作,围了过来。

    “忙你们的,我随便坐坐。”张云飞说着,拉过一张椅子坐下了。

    虽说大学毕业,学历是有了,可联系业务的经验还不够,唐良达培训了两天,根本要点是说了,要真正灵活变通得经过实践积累。不过在场的都是天之骄子,最不缺乏自信心了,老板在这里坐着,一点也不怯。

    张云飞坐了约有半个小时,听他们电话联系客户,觉得他们在心理、语气、表情、用词几方面没什么错,准备走人时,孟子雨来了,不说话,就站他旁边,像端茶递水的使唤丫头。

    “你不是休假吗?没打算去玩?长城、故宫去过吗?”张云飞问,对这姑娘的心思越发不能理解。你说你是来玩的,可一大早到分公司,参加完剪彩仪式,便赖在设计部不走了。小华是你的闺蜜,自然不会赶你走,可你确定没有妨碍别人工作吗?

    “长城没去,故宫抽空去过一次,如果你愿意陪我去一次的话,我不介意旧地重游。”孟子雨声音很低,几乎是凑在张云飞耳边说的,吐息吹得张云飞耳朵痒痒的。

    这是要他陪着去玩了。张云飞想了一下,不谈公事,两人是朋友,尽一下地主之谊也是应该的,再说,自己今天确实也没什么事。

    “去长城吧。”

    奔驰还租着呢,B市张云飞熟,地图都不用看,直接开往嘉裕关那一段长城。

    大热的天,爬长城的人不多,只有几个手持小旗子的导游带着几群人往前走,游客多是老头子老太太,边走边喘,很快被张云飞和孟子雨越过。

    B市的夏天又闷又热,太阳又毒,走没一半,孟子雨就累得不行,把着张云飞的手臂,喘着粗气道:“我走不动了。”

    张云飞张望了一下,指着不远处的哨台,道:“到那儿歇一会,买冰棍吃。”

    不知是冰棍的吸引力,还是张云飞没抽回手臂,孟子雨奋起余勇,大踏步到哨台,一走到阴影处,人就软下去了,要不是张云飞眼明手快,就坐地上了。

    “没事吧?”一看就是缺乏锻炼的主,这儿才第一个哨台,实在没走多少级台阶。张云飞极目远望,觉得为孟子雨安全考虑,不如让她在这里休息,自己爬完全程算了。

    “还好。”孟子雨好不容易站稳了,旁边一个约莫五十多岁的阿姨大概看不过眼,道:“小姑娘,你这样不行啊。”

    说完,阿姨脚步轻快越过两人,走下台阶,看样子是常爬的,从上头下来气不喘,腰不酸。

    张云飞买了两根冰棍,再问卖冰棍的中年大叔借一只小凳子,让孟子雨坐了。一连吃了三根冰棍,孟子雨才觉得好些,道:“应该带壶水来。”

    刚才出来得匆忙,什么准备都没有,水杯水壶自然是没带的。张云飞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一个旅游团走过,很多大叔大妈手里都拿着水壶。

    原来是渴了才这样。张云飞道:“我确实没想到。你还能爬吗?”印象中很久没来爬长城了,竟把这个忘了。

    孟子雨想了半分钟,道:“上头还有卖冰棍的吗?”

    “吃太多冰棍会拉肚子,你确定要吃吗?”

    长城成为旅游景点后,哨台承包给一些人开小店,卖冰棍饮料零食等东西,每个哨台都是如此。

    “难得来一次,我想爬到最上面。”孟子雨眼神迷蒙扫过张云飞,再望向最上头那面有些褪色的国旗。难得和你来一次,不让你陪我爬到最上头,对得起我自己吗?

    她坚持,张云飞没办法,只好去买两罐饮料,给了她一罐。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可乐?”孟子雨笑得眉眼弯弯,印象中她从没在他面前喝过可乐,也没说过喜欢喝可乐才对。

    不得不说,女生就是在意这个。

    张云飞道:“不喝可乐,难道喝那种添加很多色素的饮料?”相对来说,可乐还是要比那些香精加色素的饮料要好吧?

    孟子雨走一段,歇一段,太阳火辣辣的,差点没把两人烤焦。每到哨台张云飞就买两罐可乐,就这样,一点多,整段长城几乎看不到人的时候,两人爬到国旗处。

    孟子雨欢呼声未歇,人就站不住。张云飞只好扶住她,道:“还能走吗?”

    这儿没有哨台,只有热得像火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