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山河盛宴TXT下载 > 山河盛宴 > 第两百三十三章 被糟蹋的燕绥小可怜(一更)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两百三十三章 被糟蹋的燕绥小可怜(一更)


    两人行走在易家大院的屋脊上,薄云之下是彼此飞扬的长发,远处一簇深红的焰火尖啸着飚射上天,将天空撕裂出一道赤痕,仿佛名画点染第一笔,其后便是疏影横斜万花齐放,赤橙黄绿青蓝紫涂满整个苍黑色的天空,如这夜换了朝霞万里,长天之下,万物皆成琉璃。

    本来今夜的长川,会有宵禁大开,易家大院大开,大院门前三丈门楼之下会搭起彩楼,从内城易家大院门口一直到城门口,一路花灯集市,一直到正月十五方休。

    但是今年这个情形,便是没有家主的事内乱的事,年夜庆典也是一定没有的,所以易家门楼除了挂了彩灯之外,整个广场空空荡荡,为防有人接近,视野一览无余。

    一直到五里开外,才有百姓自己汇合成的花灯集市,这两日因为朝廷队伍的逼近,城中的谣言,人心纷乱,店铺关门,不如往年热闹,但是对于从未在外过年的文臻来说,依旧很有诱惑力。

    他们一出易家大院,便有人不动声色跟了过来,文臻看见易人离带着厉笑,从自己面前一闪而过,随即易人离戴上一个花脸面具,厉笑则选择了一个福娃娃面具,两人互相讥笑着对方选面具的眼光差,从文臻燕绥面前走过。

    文臻笑眯眯地用慈爱地眼光看着,心中思量着过几年能不能喝上个谢媒酒?

    她也来了兴致,拉着燕绥去买面具,摊位上卖的面具一般都是神怪志异类的,也有一些孩子喜欢的娃娃面具,但文臻居然看见一个白面小生面具,脸虽然清秀,却青色眼睛红色眼影,抽象的画法看起来说不出的恐怖诡异,上面用额头写着一个“宜”字,乍一看还以为是吊睛白额大白虎,她对这个字比较敏感,便指了问摊主:“这是个什么面具?”

    “这个啊……”摊主忽然凑近,悄声道,“这个是宜王面具。这位主你听说过吧?哪,现在在城门外头等着收了咱们长川的那位。东堂第一凶神,拳打皇帝脚踢宰相的那种恶霸。这种凶神来了长川,咱们都怕得很,这是咱们特地做的一批面具,送到大法明寺去请普善禅师开了光,戴了便可以百邪不侵,嗯,你懂的,最主要是避宜王那个邪。”

    文臻:“……”

    燕绥:“……”

    很好,很紧跟时代,很因时制宜,很有危机意识。

    比起之前那个小镇上卖的青面獠牙的画像,开过光的面具明显已经进行了更进一步的开发。

    文臻立即掏钱买了一个,表示她也很怕怕,委实要多谢摊主想人所想急人所急,这么快推出了如此实用的面具,她愿意多买几个,将这么个好物和自己的护卫分享。

    摊主眉开眼笑,三两句就和文臻聊得投机,文臻买了几个“辟宜王面具”,顺手散给身后挤过来的耿光中文等人,道:“来来来,避宜王,大家都戴一个。”

    没人敢接——虽然内心很赞同这个面具的功用,但委实不敢当着殿下的面戴啊……

    燕绥似笑非笑,“戴嘛。反正你们穿上龙袍也不像皇帝。”

    众人立即纷纷戴上,饱受欺压的内心得到了阿Q式的满足。

    燕绥一直在摊子上翻,似乎在找着什么,过一会儿抽出个红色面具,道:“这个是什么?”

    文臻探头一看,笑得几乎捧肚子,“哈哈哈这不是个仓鼠面具嘛,瞧那可以藏得下一整个易家的大红腮帮子……”

    “啊,这是厨神文臻的面具。不过这个卖得不大好,毕竟爱做饭的人不多……”

    文臻:“……”

    果然进步了啊,伤害值成倍增加啊……

    燕绥把那个面具往脸上一扣,文臻悲愤——哪里像我了?这明明就是个仓鼠!

    她恨恨地戴上避宜王面具,拉着摊主道:“不过啊,老丈啊,我跟你讲,我以前也在天京呆过,你们说的这个宜王殿下,我也见过,委实和你们说得不大一样。”

    “如何不一样?我可以修改。”

    “脸也罢了。这人啊,其实老实得很,平日里,也就爱泡个茶馆儿……”

    “啊?和我们一样爱泡茶馆儿?”

    “是啊,要说恶霸,也就是为一个美人,砸过银子和桌子嘛……”

    “这也不稀罕啊,咱们这里易家,为美人打死人也有过。”

    “是吧。”文臻一拍大腿,对着渐渐围拢来的人群道,“他倒是爱钱的,也爱吃,买了很多地和酒楼,平日里就喜欢抱着个茶杯轮流巡视他的酒楼和田庄,朝都不怎么上,我大舅的小舅子的叔叔的隔壁的邻居是个官儿,说他一年都去不了几次朝廷。”

    “呀,纨绔子弟嘛,不爱上朝正常的。”众人交头接耳。

    “小时候淘气爬墙偷窥大臣们吵架跌断了腿,还因此得罪了那些大臣……”

    “他娘比较受宠,所以兄弟姐妹们也对他不好,嫉妒嘛你懂的,还曾大冬天把他推池子里……”

    “长得好,从小到大都有女子追,出个门掷花掷果下雨一样,好几次砸得鼻青脸肿……”

    “皇室子弟功课紧,骑射都经常考校,他这方面不错,兄弟们就经常在他靴子里藏针,书里放蛇……”

    “他爹虽然喜欢他,但是儿子多,也爱不过来,被那些大臣编排多了,其实也淡得很,不然咱们长川有高大城池,有势力庞大的易家,有十万大军,他一个没有军权的亲王就带着三千护卫就来了,能做什么?送人头来的吧?换你家小儿子,你敢?你舍得?所以你们说什么霸道我就哈哈哈了……”

    “他娘要争宠,小时候总掐他,掐得他哇哇哭,以此博得帝王宠爱,啧啧,小可怜……”

    文臻把前世那代看过的所有穿越重生言情小说的库存都用来编“宜王殿下野史”了。

    无他,舆论战本就是一个互相攻防的过程。百姓对燕绥的印象建立在易家多日以来的恐怖化和抹黑上,虽然燕绥自己不在意,认为百姓如草,强权如风,风过草木必定偃伏。但文臻觉得,长川收归国有,总是要治理,要民心的,一旦形成太过恐惧的印象,不利于后头的平缓过渡。

    而在百姓心目中重建印象,首先就要拉近和百姓的关系,要接地气,才能获得底层更多的认同感。

    宣讲皇室的尊严高贵,塑造高高在上形象,并不适合现在的情形。

    所以纵横朝堂睥睨天下的宜王殿下,在文大人的街头说书版本里,变成了一个小时候受欺负,日常争宠,日常琐碎,日常纨绔,日常争女人打架和大臣撕逼和父母叛逆的小可怜。

    而皇家深宫里发生的这些事,除了场景和人物略有不同,和这世上大多数家庭的家长里短似乎也没什么区别,每个人家里都似乎有那么一个孩子,每个人似乎都看见过这样一个人在身边出现。每个人似乎都因为同样的事情烦恼过,人生虽然各有不同,但总能在其中找到相似的调性。

    拉下神坛,才能贴近人间。

    “小可怜”面无表情听着,一众护卫一边听文大人编排殿下顺带DISS皇帝德妃一边默默在心里擦汗。

    大佬真牛逼,大佬不敢惹。

    燕绥听着听着,似乎想到什么,竟然笑了,随即做了个手势,不一会儿,中文便不动声色挤到他身边。

    中文看见燕绥,便道:“殿下,那个药……”最后一个字还没出口就被燕绥止住,四周喧闹,文臻没听见。

    又过了一会,中文又不动声色地离开,同时离开的还有他手下的一队人。

    人群拥挤,他们的出现和离开都不引人注意。

    不断的笑声和讨论声里,文臻的护卫头领耿光一头汗地和英文道:“……文大人真敢说,殿下竟然也不生气。”

    英文端端正正戴着避宜王面具,诚恳地道:“这才哪到哪。咱们得做好心理准备,文大人今天是铁了心要糟蹋殿下了,说不定接下来为了进一步增加亲切感和同情度,她会掰扯殿下小时候骑马受伤,某方面那啥那啥了。”

    耿光:“不可能!”

    德语、日语:“呵呵!”

    正说着,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得了个小板凳坐下来的文臻一拍手又道:“……说到骑马,京中还有个传闻,说是宜王殿下小时候骑马,有人在他的马鞍子里头藏了针……”

    “呀——”吃瓜群众们齐齐发出了然的惊叹。

    “呃——”摆设护卫们齐齐捂住了脸。

    ------题外话------

    双十一血拼去了,更新字数没达标,等着我,下午两点再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