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帝后现代起居注TXT下载 > 帝后现代起居注 > 第三百四十四章 自救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百四十四章 自救


    黄亮亮忍不住被自己荒诞的想象给逗乐了,其实她之所以到现在还能这么镇定,完全是因为她还有空间的倚仗,但她一直忍着没有进空间,她怕白天的时候自己进去,若是被突然进来的人发现,会出现什么意外的情况,所以想忍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再进去空间。

    叶家,叶卓群在客厅里来回踱着步,看着渐渐暗沉下去的天色,一颗心也是越发地往下沉,她终于是按捺不住,转头看向沙发上坐着的黄桑,红着眼说道“哥!你快想想办法啊,警察都出去这么久了,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回来。”

    黄桑眼眸微敛,手上拿着一杯已经有些凉了的咖啡,似乎一点都不着急,他抬起眼,眼中隐隐有些血丝,语气却依旧镇定,“周队长的人已经都派出去了,有那么多警察在帮忙找,应该很快就会有线索,我们就在家里等消息就行了。”

    “我不管,我等不下去了,我要出去找亮亮!”叶卓群明显对黄桑的回答很失望,赌气一般地说道,转身就要往外面冲。

    陈晓君和李卿秋连忙一起拦住了她,李卿秋出声劝道“阿群,你可千万别冲动,这大晚上的,你没头苍蝇一般的要去哪里找啊,别亮亮人没找到,你又走丢了!”

    “对啊,阿群,警察们自然有找人的法子,你可千万别在出去添乱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让妈妈怎么活!”陈晓君自有一番劝女儿的方法,泫然欲泣地看着她说道。

    叶卓群顿时就像是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低下头不说话了。陈晓君和李卿秋两人又是劝说了一会儿,这才又把她劝回沙发上坐了。

    “哥,你说我们明天能找到亮亮吗,要是明天再找不到人,田院长那边可就瞒不住了。”田桂芝那边,叶卓群她们和田任之商量之后,还是决定先瞒着,要是明天人再找不到,就只能跟她坦白了。

    田任之已经先回家了,不仅是为了不让田桂芝起疑,更是将黄亮亮晚上在叶家住的消息告诉田桂芝。

    “明天一定能找到的。”黄桑淡淡开口道。语气中有着让人生不出怀疑的笃定。

    “我先回房休息了。”黄桑忽然站起身,对着几人说道。

    “阿然,你还没有吃晚饭呢,你中午也没吃什么,吃点东西再休息吧。”李卿秋担忧地看着黄桑说道。

    “我不饿,饿了再吃。”黄桑的语气依旧是淡淡的,摆了摆手,就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叶卓群看着黄桑的背影,眼神有些复杂,她不知道哥哥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明明知道亮亮是被坏人抓走了,他还能这样的镇定,他不应该是最担心亮亮的人吗,还是他从前表现出来的,都只是虚情假意。

    黄亮亮这边终于又等到了女人的到来,这回她端来的晚饭比中午时要丰盛了许多,有一个肉菜,一个素菜,还有一碗白米饭和一杯清水,虽然都是最普通的家常菜,但也比清水馒头好了许多。

    眼看着女人放下晚餐,拿起中午的空杯盘就要离开,黄亮亮连忙开口叫住了她,“那个……能不能给我拿一盆水过来,我想洗洗脸……”

    她这个要求并不算过分,毕竟她一个小姑娘,睡觉之前总不能不洗脸不洗脚吧。女人盯着黄亮亮看,忽然冷笑了一声,嘲讽地说道“你倒是适应的很快吗,第一天进来就知道问我要东西了。”

    黄亮亮听到她这话,心中一动,这是什么意思?她适应的很快,难道说,这里还有其他跟她一样的人?

    女人见黄亮亮又不说话了,便轻哼一声,“等着,不过只有冷水。”

    黄亮亮自然不会介意冷水还是热水,见那女人同意了,暗暗松了口气。

    那女人离开房间,没几分钟就端着一盆水回来了,她也没多留,放下水就离开了,显然脸盆餐具这些东西应该会等到明天送早餐的时候再过来拿走。

    黄亮亮听到外头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总算是能完全松口气,她也顾不上吃晚饭,从空间里拿出了一把割麦子的镰刀,将床单割成了两半,将其中一半浸入水中,完全浸湿之后,又捞起来小心翼翼的拧干,尽量不让水溅到外面去。

    将床单拧干地差不多之后,黄亮亮又用镰刀将床头柜抽屉的拉手小心翼翼地敲了下来,做完这一切,她已经是满头大汗,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将两样东西都先放在床底下,休息了一会儿之后,黄亮亮就开始吃晚饭了,因为刚才干了许多体力活,那些饭菜很快就被她一扫而空。吃饱喝足,她便有些犯困了,看着外头墨黑的天色,她总算是闭上了眼,将意识沉沉深入空间当中。

    前几个月,因为知道黄桑回了燕京,所以黄亮亮几乎不会主动进入空间,除非是被强制地传送进来干农活,因为她觉得两个人单独待在一个空间里实在是太尴尬了,而且她们俩现在的关系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黄亮亮没有哪一次这样迫切地想在空间里看到黄桑,她先是原地转了一圈,并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心中就有些发慌,忍不住大声喊道“夏承棋!黄桑!叶卓然!你在哪里!?快出来,我知道你在这儿!”

    黄亮亮喊着喊着,眼泪就不自觉流了下来,她虽然心里一直告诉自己要镇定,不要害怕,但她其实真的很害怕,她没有哪一刻那么希望,黄桑能马上出现在她的面前,原来她的内心里是那么依赖他的吗,但从前的她却一直在矛盾,在纠结,想要割裂同他的关系,想要过新生活,想想那样口不对心的自己,真是很傻。

    “哭什么,怎么还哭了……”黄亮亮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还有那无奈的声音,她立即将抬起头,看到不知何时站在她面前的黄桑,眼泪却是流的更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