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财运天降TXT下载 > 财运天降 > 第四百〇九章 那一刻两人时光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四百〇九章 那一刻两人时光


    陆原虽然已经觉醒了一部分,但对于昔日的记忆,他依然模糊,仿佛雾中看花一般。

    他并不记得自己去过蓬莱仙岛,也不记得自己曾经的光辉事迹。

    但是,他只知道,自己既然曾经可以踏破蓬莱,那么,自己今日,便不惧蓬莱仙岛的任何人。

    他只知道,自己既然曾经可以亲手从蓬莱仙岛得到瑶光和璇玑,那么今日,灵渺仙母就绝不会从自己手里抢走!

    他向前一步,静静的看着灵渺仙母。

    此刻,他心中,毫无惧意,充满斗志。

    因为,他站在自己要守护的人身前。

    只要守住了这寸土之地,所爱之人的身前,就永远会有屏障!

    “剑仙。”

    陆原轻轻开口。

    “少主,接剑!”

    剑仙早已知晓,陆原话刚出口,他手里的剑已经飞向了陆原。

    他知道,这一场大战,只属于陆原和灵渺仙母两个人的,其他人的实力量级,根本配不上加入这场战斗。

    剑仿佛是一道光,瞬间被陆原抓握。

    他左手在剑鞘上轻轻一抖,一道青光激射而出,瞬间,陆原的右手已经光华在握,一刹那,他整个人,也仿佛亮了起来。

    那一天,他手持无名之剑,缓缓抬起眼皮,看着眼前前所未有强大的敌人,平静的说道,“来吧。”

    “天玄,真以为曾经荡平我蓬莱仙岛?”灵渺仙母冷蔑的看着陆原,“错了!当年我,蓬莱仙岛灵渺仙母,瀛洲仙岛普世圣母,芳甸仙岛青竹灵女,以及九州各大仙尊,受西王母之邀约,前往天池参加赏月之盛会,那一日,我带领各大弟子,都离开了蓬莱仙岛,岛上就有最低级的仆从和童子,也就是我和弟子离开蓬莱的第二天,就误打误撞闯到了仙岛上,打伤我岛上低级仆从,又从我的烧炉童子手里抢走瑶光璇玑二剑,这样就以为荡平了我蓬莱?如果当时再多呆七日,等到我,或者我任何一个弟子回到岛上,保证叫明白什么是魂散三界,魄分九域!”

    “不可能?!”

    陆原顿时就愣住了,当年自己不是踏破蓬莱,只是欺负人家最低级的小怪?绝不可能!

    至少,章九绝不会骗自己的!

    “少主,我也是当初,听回来讲给我的,当时告诉我,看不惯蓬莱仙岛上的人所作所为,一气之下,打伤了岛上所有人,抢回了两把剑,走的时候,岛上没有一个人敢阻拦……”章九脸上显得,也有些不自在。

    “呵呵,天玄,打伤我岛上最低级的仆从,竟然还敢说荡平蓬莱,自吹自擂的样子,真是像极了庄周那老鬼的鲲骑,此时的手下恐怕都在替丢脸吧!好,要真有本事,就来阻挡我吧!”

    灵渺仙母说到这里,身体一动,人已经向台上扑来。

    她身姿轻盈,当她扑来的时候,仿佛风一瞬间,从她身后展开了。

    空中传来她的喝令,“废话不多说,罪剑璇玑,速速受擒!”

    声音刚到,她的身影,瞬间暴涨,仿佛若垂天之云,飘飘乎,人已经到了跟前。

    巨大的压力,就仿佛是刺眼的阳光,重压在陆原身上,重压在整个台上!

    漫天的压力之下,灵渺仙母的嘴角那抹阴冷的微笑,和陆原身后周允的惶恐,是陆原见过最心痛,也是最愤怒的一幕。

    “休想!”

    陆原的声音,只是从喉咙里短促的发出,他来不及说话了,他的人,已经迎着空中那巨大的身影斜斜的刺出。

    那一道剑光。

    仿佛是黑夜里一抹倔强的萤火!

    只有当出手,才知道对手的强大。

    力量从四面八方涌来,陆原就仿佛是一叶小舟在海浪中,被甩来甩去,他辨不清方向,只能任由海浪砸在自己身上。

    轰!

    陆原重重的趴在了地上,手里的剑,也早已失落在无边无际的海浪里。

    他的嘴角嗑出了鲜血,就仿佛是心里流出的血。

    他眼睁睁看着灵渺仙母抓住了周允,就仿佛是抓住一只小鸟儿,她没有丝毫的怜惜,就仿佛,仿佛周允真的只是一把无关紧要的剑,一件东西。

    他艰难的抬起头,紧紧的盯着周允。

    仿佛只要不看一秒,他就会失去了自己心爱的人。

    “陆原……”周允也在看着他,她一直在看陆原,她的目光里,是离别的凄婉,她轻轻摇着头,因为她知道,无力改变,一切挣扎,都是徒劳。

    这力量,无从反抗。

    “周允!”

    陆原咬着牙,他想从地上爬起来,然而,身体仿佛是被拍成了一段一段的,已经不属于他自己的,他的身体,仿佛没了知觉。

    一瞬间,周允泪水盈盈。

    她的目光,透过眼眶的泪水,完全放在了陆原的身上。

    那一瞬间,陆原竟然真的感觉到了一种真实的温暖。

    那一瞬间,他只觉得内心仿佛有一泓甜泉。

    那是爱。

    爱的目光。

    周允的目光里,此时,没有任何人,任何事物,只有陆原,她再也不隐瞒,再也不掩饰,她的目光里,已全部都是爱……

    只因为,她知道,已经没有时间了,这是和陆原最后的片刻,是他们这一生最后的时刻。

    她要让记住陆原最后的样子,最后一眼的样子,全部记住。

    她要让陆原知道她是真的爱他,她是那么的爱他。

    陆原顿时也泪如雨下,他也明白了,明白了周允的心思,明白了周允的意图。

    他也看着周允,他的目光,也再不迟疑,再不掩藏!

    所有的热烈,在这个时刻,全得以爆发。

    两人的目光,这一瞬间,在时光中纠缠,那一刻,无论外界多么艰难险阻,但是这一刻,是属于他们,一直到他们分别,都属于他们!

    嘤……

    一声轻响,仿佛是最细长最坚韧的琴弦被拨动。

    周允的眼神,突然一恍,仿佛是突然瞌睡了一样。

    陆原的心一跳。

    是灵渺仙母!

    她手里的凤鸣剑的声音!

    这是控制周允的声音!

    嘤……

    又一声。

    周允的眼神,更是恍惚,炽热诀别的眼神里多了几分迷雾。

    嘤,嘤……

    声音不绝于耳。

    周允眼神更加恍惚了,仿佛被抽走了灵魂。

    眼睁睁看着周允逐渐在自己失控,陆原的心,已经裂成碎片。

    灵渺仙母看了看周允,又看了看陆原,嘴角不由浮起了一丝残忍的笑意。

    嘤,嘤,嘤……

    为什么,要这么残忍,连最后的离别,都要剥夺。

    陆原用力艰难的抬起脖子,他的目光,依然停留在周允的脸上。

    不管周允怎么变,自己要一直看着她,到最后一刻!

    温暖在一瞬间,重新回到陆原身上。

    周允的目光里,陡然又重新生出了真实和炽热,她的目光,又迎上了陆原的目光,一如两人多次的重逢。

    嘤,嘤,嘤……

    声音还在继续。

    每一声响起,周允的脸上就会跳动一下,仿佛是心在抽搐,她的眼神也会涣散一下,然而,每一下之后,她的眼神又会坚强的生出爱意,看着陆原。

    陆原紧咬着嘴唇,泪眼模糊。

    他知道,那个声音,对于剑灵来说,每一声,应该宛如针扎,每一声,就像是重击整个大脑……

    “周允,不要抵抗那声音了,我,不会怪的……”陆原哭着,喃喃的说道。

    周允微微笑着,她轻轻摇了摇头,依然在每一次涣散之后,目光里重新燃起爱意,看向陆原。

    “罪人天玄,听着!”灵渺仙母眼看着凤鸣剑不起作用。

    目光陡然透出一种杀气,盯着陆原。

    “触犯天条,其一私闯蓬莱仙岛,触犯天庭法规第五十二条凡人踏足仙界之规!其二抢夺灵剑,触犯天庭法规第七十八条凡人占有灵物之规,其三滋养灵剑,触犯天庭法规第九百一十九条无证养育物灵之规!”

    “三犯天条,理当诛灭!今日,我便,代替天道轮回,斩杀于此,彰显天道恢弘!”

    说话之间,她手持天下至灵凤鸣,浩荡宛若扫荒六合,凌凌然迎风而斩落!

    当凤鸣剑斩落的时候,天地之间的风云,几乎都汹涌了起来。

    “凤鸣凤鸣兮,助我天道!”灵渺仙母一声喝念,凤鸣剑发出一声清鸣,一刹那暴涨几米,狭狂风而向陆原斩落!

    “陆原!”

    刹那间,周允全身瘫软。

    陆原趴在地上,脖子以下已经几乎不属于自己的了,他无法移动半分,只眼睁睁看着仿佛是半边天一样的凤鸣剑,重压而来!

    他没闭眼,他舍不得闭眼。

    “周允!对不起!我不服这命啊!”陆原最后一声悲怆的声音,在凤鸣的清鸣里,瞬间被冲淡。

    剑,落!

    几乎是同时。

    一道红光,仿佛是被压了太久的红雾,一瞬间,从陆原的体内,爆发着,瞬间笼罩了陆原全身。

    “终于该我上场了吧!”红光之中,一个声音,狂骄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