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家别墅穿诸天TXT下载 > 我家别墅穿诸天 > 第一百六十一章 降临与逼问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六十一章 降临与逼问


    长沙城外三十里的姚家庄,建在一座土岗上,就像明清时期的豪门大户建造的巨型庄园一样,姚家庄整个庄子兼顾生活和武力防守两种功能,它的围墙将整个庄子都围起来。围墙雄厚,与其说是围墙,不如说是小型的城墙。

    清末年间,匪盗马贼猖獗,姚家庄的坚固围墙,保护了这个庄子如世外桃源一般,不受匪盗的祸害。

    姚家庄的门楼面前是一条大道,大道两侧种满了高大的柳树。

    来往的行人走在大道上,正好是一排树荫,可以躲避热日。

    高空中,陈盛坐在玄冥宝座上,看着姚家庄,这庄子既是长沙城姚氏一族的祖地,也是姚门道的总坛。

    他轻轻摇晃了一下手中的玄冥纳芥幡,一道寒气吹出,冲上高空,迎合云层,笼罩住整个姚家庄,然后开始飘落起鹅毛大雪来。

    不一会儿功夫,就将这座庄子变成了一个冰雪世界。鹅毛大雪密密麻麻地飘飘落下,地面上一片厚厚的积雪,雪白一片。

    七月飘雪,自然是有着异常。

    不提姚家庄内的普通人如何惊异,在姚家庄的族长楼阁中,此刻正有三个人正在商议大事。

    突然之间,天地降下大雪,不由地令这三人停止了商议。

    一个面团团如富家翁般的老者,脸上带着天生的笑容,对下面一个铁塔般的彪形大汉说道:“老二,去外面看看怎么回事。”

    这名老者半秃头,头顶没有头发的地方冒油而发亮,眼睛眯着,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那名铁塔般的彪形大汉大约四十多岁,闻言抱拳,声如洪雷般地说了一句:“遵命。”

    彪形大汉身材魁梧,行走间龙行虎步,有一种震慑人的气魄。

    除了这两人外,还有一个身穿洋装,西装革履,中分发型,油头铮亮,眉目如画,气质阴柔的男子,眼中露出谨慎的神色。

    “会首!莫非是什么道法高人来本门寻仇?会不会是青莲道、无根道的杨悦春、李国珍、王增一伙的那几人?”

    外面突然之间,降下鹅毛大雪,大异平常,若说是天象自然变化,那自然是不可能的,这可能只有高人升坛做法,只不过,拥有这种实力的人,天下间又有几位呢?

    那名被称为会首的富翁般的半秃老者眼睛眯着,闻言考虑了一阵,才说道:“不像是他们几人的作风,老三,这次多半是有高人降临,只是,来人善恶难辨啊!”

    这三人,就是姚门道的三位当家了。

    “啪”地一声,屋门被人从外打开,那名铁塔般的彪形大汉带着一身雪花闯进来,身后还跟着几名年轻人,都是满身雪花,手掌搓着,缩着身体。

    见了半秃老者,大汉带着这几名年轻人行了一礼,大声说道:“会首,整个庄子都被鹅毛大雪盖住了,下个不停,落了足有一尺多厚,偏偏庄子外面仍然是艳阳天,也没有下雪,古怪之极。”

    大汉的意思是,天上下的大雪,单单只在姚家庄降下。

    大汉呵呵一笑,又说道:“莫非是老天爷看我们庄内酷热,特地下一场雪来给我们降温?那可是要多谢老天爷啦。”

    大汉的话一说出口,身后的几名年轻人都纷纷点头,神态轻松喜悦。

    “住口!”

    那名穿洋装的气质阴柔的老三脸色凝重,当即喝道。

    他和半秃头的会首心中都升起了浓浓的警戒,这事儿,是冲着姚门道来的啊。

    这个庄子是姚门道的总坛,来人会是什么人呢?清廷的?似乎清廷并没有什么道法高人,那些供奉上师也不擅长下雪。还是龙虎山?青莲道?白莲道?无根道?

    见老三神色凝重,大汉似乎发觉事情不简单,立刻停止了说话,脸上的喜悦之情,不在乎的表情也变的惊疑起来。

    半秃头的会首从座位上站起,走到阁楼的窗前,推开窗户。

    外面鹅毛大雪下的正紧,几粒雪花飘到他的秃头顶上,随即化开。

    他的眼睛看向天空空空荡荡处,口中问道:“敢问是何方高人降临,给本门送上一场瑞雪,消除暑气,还请现身一见?”

    陈盛在极高的空中,听到了这话,脸上微微一笑,心中说道找的就是你。

    玄冥宝座猛地降临,轰然降落,耸立在阁楼面前,宝座上三尺蓝色冷焰飞舞。

    姚门道的三人只听见一声巨响,然后一齐朝外看去,顿时惊得瞠目结舌。

    巨大的蓝黑色琉璃宝座足足有他们的二层阁楼高,一名年轻人端坐在宝座上,手敲着扶手,透过三尺蓝色冷焰,看不清具体的面目。

    “本座乃茅山符篆宗主陈盛,此番前来是有事要找你们!把你们姚门道的当家人叫出来吧,老实回答本座的问话,否则,本座不介意将你们姚门道从这个世界上抹去。”

    一句淡然的话从来人口中说出,飘到三人的耳边,令他们三人大惊。

    来人不是清廷的人,也不是龙虎山、青莲、白莲、无根的人,而是茅山的人。

    这茅山却比上述的势力更加强大,号称四仙盖世,威势无边。只不过茅山强大,没人敢惹,它也不找其他门派的麻烦,是以秃头老者和阴柔洋装男子没有想到。

    姚门道的区区势力,比起茅山是小巫见大巫。

    再看面前的恐怖宝座,笼罩了整个庄子的鹅毛大雪,如何不知晓来人是绝世强者,虽然符篆宗主名号不显,但是又岂能小觑。

    尤其来人说有事要问,否则就要抹掉姚门道。

    秃头老者当机立断,马上恭声行礼说道:“在下是姚门道的会首胡四。尊驾有什么事问我就是,在下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陈盛点了点头,姚门道的会首倒是挺识时务的,他收起玄冥宝座,身形一晃,射入楼阁内。

    见楼阁内的正中主座位置摆放着一张红漆高椅,陈盛毫不客气地坐了上去。

    胡四和彪形大汉、阴柔男子都站在下首,脸上没有不敬的神色。

    这个茅山符篆宗主出场的声势骇人,威严惊人,强的超乎想象,尤其是那个巨大的宝座,令他们心惊。

    如此强者,令他们将一切不敬的心思都压下。

    茅山势大,不能得罪。

    等陈盛进了屋,高坐椅上,那种无暇肌肤,浑然天成的气质,更是令他们心中暗中惊叹。

    此人,绝对是修为深不可测的道法高人。

    尤其是此人还出身茅山,背后有着天下第一高手石坚,决不能得罪。

    陈盛冰封茅山只不过是在这两日,天下的门派并不知晓。

    “大约在道光、同治、咸丰三朝期间,我茅山上代符篆宗主麻符子曾经在西安遇见一伙盗墓贼,他们盗了隋朝青萍剑派创始人陈致虚真人的墓,带出了一本古书残卷,名叫《灵宝存守天关七十二河行气注疏》。

    如今本座已经知晓,你们姚门道和此事有点因果,若是还想存活于世,就讲出当年情况吧,否则,莫怪本座随手抹去你们。”

    陈盛环视了一遍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