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五千年来谁著史TXT下载 > 五千年来谁著史 > 第四百四十一章 买命钱与卖命钱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四百四十一章 买命钱与卖命钱


    辽阔的沃野上,一支万余人的宋军正顶着寒风向前行进。

    冷冽的寒风‘呜呜’的吹着,大风中夹杂着粉末一样的雪沫,冰凉刺骨直往人的脸上不停的打。天地间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超级大的冷库,把人露在外面的鼻子和面颊冻得都要僵硬了。凛冽的空气更加频繁地灌进皮套里,即使将士们已经把毛毡大衣紧紧地裹在身上。

    军队在默默地行进,不时的还有战士滑倒在地,因为寒冷的天气早已经将黄河河面冻成了大冰块。

    至于为什么大军要在黄河冰面上行进,那当然是这么走更容易抵到目的地,更节省时间啊。

    作为一支拉练中的队伍,那就要在规定的时间之内到达规定的地点,否则拉练的意义何在?

    吴玠昂头灌下一口烧酒,似一道火线直下肠腹,浑身立刻就升起了一股暖意。

    “真够劲。”发自肺腑的赞叹一声,吴玠脸上闪过一抹血色。这烧酒真的是御寒的好东西啊。只是价格甚贵,军中数量有限。那想要抵御冬季里的严寒,靠的还是身上的毛毡。

    虽然是从辽人那儿学来的招数,可毛毡的造价,比之丝绵袄来可真便宜太多了。

    吴玠身后的万多兵马,无论步骑辎重,一个个都裹着厚厚的毛毡大衣,滴水成冰的苦寒虽然依旧叫他们一个个瑟瑟发抖,可好歹他们能冒着严寒而大步行进了。

    打着冷颤继续往前行,这也是一种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磨练了。

    军人么,就该接受这样的磨练。如此才能得到提升,成为一支强军。

    纵然有人反对在天寒地冻的时候组织军伍拉练,认为如此做会使得军兵无畏受损,但如此作为对军队的锻炼却是显而易见的。

    这就是打制刀剑时的一次次淬火。

    野蛮精神,强健体魄。

    队伍的后段跟随着大量的车马,并且全都是被改造后的车马,以雪橇模式存在的它们携带着大量的粮食和物资,保证着全军士卒的吃喝。这也是冬季拉练之所以实施来的最终原因。

    现在吴玠是沿着黄河向西挺进,目标天德州。就是后世包头附近,隔壁就是党项人的黑山福威军司。

    作为西夏防备辽人的所设机构,黑山福威军司所属的军兵战力远胜过更西边的巴丹吉林沙漠以北的黑水镇燕军司。

    尤其是女真取代契丹之后,别看李乾顺麻溜的抛弃了契丹转而去抱女真的大粗腿,可黑山福威军司的实力却不减反增。光是陆续进抵彼处的擒生军就不下万人,这可不是黑山福威军司所属的地方军兵(部落兵),擒生军是党项人的主力,更有铁鹞子上千骑,这可是西夏的国本了。

    而等到赵构利索的把女真人赶出燕云十六州后,李乾顺更是忙派大将李良辅率擒生军近万人增援黑山福威军司。

    也就是说,如今的黑山福威军司,不说本部所辖的那些不堪战的部落民兵,更是擒生军就有两万人。这可是李乾顺的血本了。

    赵构夺取燕云之后,对于由原先的天德军改来的天德州,根本就没特有的分驻兵马。

    如现下一个简单的来连,却为天德州汇聚了近三万大军。

    吴玠这一支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在此之前,徐徽言、孙昂已经带领万多人赶赴天德州了。

    三万宋军,在如今中原朝野的目光中,这足以扫荡黑山福威军司。

    事实上就是吴玠和徐徽言等将官们也个个信心十足。

    尤其是吴玠,他先前只是曲端手下一统制,现在却赫然是左军都督府下属的统制官之一,那虽然都是‘统制官’,但含金量可有着质的不同。

    此番他汇集了河东地方守备军万人,连同本部五千军,赶赴天德州,胸膛里燃烧的就全是对建功立业的渴望。

    谁不知道当今陛下把兵马往天德州堆积的意义是什么啊?这代表着皇帝要对西夏动手了。

    而他身为武将,眼前的战争就正式他所期盼的。

    “驾驾……”吴璘在打马疾驰,浑身包裹在厚厚的皮衣,只有露在外头的口鼻面容被刀子一样的寒风无情的划过。

    天气是真的冷,呼出的热气变成了冰霜把口鼻处的围脖都染白了。

    大军拉练可不是什么都不管不顾的直往前走,吴玠一样要派出骑兵探马,无时无刻的不在警惕周边。以踏白军为例,他们也是有任务的,要沿途搜索出‘敌人’的痕迹来,有那遗漏的,最终还是吴玠的重大失误,会影响到他的评分的。

    而吴玠的兄弟吴璘就是其手下的骑兵统领。

    “大哥,前面有处上好的宿营地。”却是河岸不远处不仅有一个可避风的凹谷,周边更有一片树林。

    这在天寒地冻中能幸运的寻到一处这样的好地方安营扎寨,那也是一种幸福啊。

    吴玠看着光秃秃的树林也觉得很幸福。整个天地都是一片雪白。不仅是河面,河畔两边的阔野,全部都被冰雪淹没。他现在眼睛一闭,脑子里就是白茫茫的一切。什么也看不见,天地到处是白雪。

    所以,能看见一片黑乎乎的树林,那也很不错啊。

    哪怕第二日天上阴云密布,到了半上午空中就又飘下了雪花。

    但这就是冬季里的拉练啊。

    寒风吹着雪花迷糊了眼睛,冰雪不时的抚摩着战士的脸庞;把毛毡军袍裹得更严密一些,也会有刺骨的寒风吹入,冷得战士们瑟瑟发抖。

    然而如此的冰寒也不能阻碍他们的前进。必须按时抵达天德州,要不然,他们上上下下全都要记过。

    军官记过,那是会影响前途的;士兵记过,更是会影响到钱途。

    金钱这是个好东西。在短时间里无法用‘国恨家仇’来彻底激发出的军心士气与金钱划上等号,那一切就都水到渠成了。

    如今的西夏在这些将士们的眼中,不止意味着丰功伟绩和雪耻报仇,更意味着金钱。

    因为每个士兵都知道,即将被收复的河套地区,那无可计数的良田与他们的军功田休戚相关的同时,还与他们未来的生活有很大的联系。

    在他们踏上冬季拉练的旅程中的时候,军报上已经刊登了一个消息,大军覆灭西夏后,如参战军士愿意迁居河套者,视战功高低,可分于五十亩至二百亩不等的良田。

    赵构这完全是在拿金钱/土地砸人。

    但你不能否认这一招的效果。

    东京城的守军在金人大军攻城的时候,拿不到足够的赏钱,都干不发一箭。你不可能指望着所有人都有岳飞的节操不是?

    金钱大道的法子显然不如民X主意,可这才是‘耕战’的真谛啊。

    想叫人卖命,先就要准备好卖命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