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禁欲总裁,求放过TXT下载 > 禁欲总裁,求放过 > 第550章 550 那纯粹是梦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550章 550 那纯粹是梦


    曾经的慕寒川衣着光鲜,纤尘不杂,义气风发,又骄傲又暴戾。

    而现在,他就像一只沙袋似的趴在地毯上一动不动。

    完全就像一个废人,让人痛心疾首。

    父母离异。

    曾经骄傲的大哥也是一蹶不振。

    慕司皓此时身受打击。

    他是急红了眼,直接将慕寒川拽到了洗手间,拿着花洒喷头对着他的脸冲了过来。

    水花打湿了他的脸。

    似乎也冲散了他的醉意,他变得清洗了一下,他后背靠着墙壁,伸手将打湿的头发往梳拢着。

    “够了!”

    他一声咆哮,关掉了水笼头,双眸仍旧泛着红。

    “大哥,你能不能振作起来?

    看着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真的很心痛。”

    “振作?

    怎么振作!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慕寒川的声线沙哑,这几个从他的胸腔里嘶吼出来,仿佛带着无尽的痛苦。

    他眼睁睁地看着叶绵绵被车子撞飞了。

    那时候的他是多么的绝望。

    多么的懊悔,多么的自责。

    他不止一遍地告诉自己,如果自己当初不是那么自私,那么冲动……如果自己再坚强一点,与她保持恰当的距离,这样她就不会情绪激动地冲出去。

    那样至少,她还活在世上。

    他又想着,如果自己再狠心一点,早一点将她带到了国外。

    她也不至于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这半年来,他每天都活在懊悔之中。

    她被车子撞飞的那个片刻,每天都会在他的脑海里重复无数次。

    为什么他的手臂没有足够长?

    不能给她一个安全的癖护?

    “大哥,我知道你很喜欢她,但是……她已经死了!当时你也在场,医生宣布她当场死亡了。”

    慕司皓在旁边说着。

    当场出车祸之后,他赶到的时候,叶绵绵已经送到了医院。

    那时候的慕寒川又急燥又狂暴,就像一只失控的野兽。

    他紧紧地抱着昏迷不醒的叶绵绵,不让任何医护人员靠近。

    当医护人员宣布叶绵绵当场脑死亡的结果之后,慕寒川眼前一黑,直接昏迷在地。

    此后,他便一撅不振。

    慕司皓在家里照顾了他一段时间,那之后有事情出国了几个月。

    原本以为慕寒川在渡过那一段颓废的时期之后,会渐渐地好起来。

    哪曾想他竟然还是这个样子。

    每天都用酒精来麻醉自己,惚然度日。

    “只是一个女人而已,你又何必这样?

    你的人生还很长,总有一天,你会遇到更好的。

    你看看,在你没有遇到她之前,你这二十多年不也是过得好好的吗?”

    “你不懂!”

    慕寒川的眸子又渐渐地黯了下去。

    “是,我不懂!我完全不懂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人不人,鬼不鬼的。

    你难道就不怕亿皇重新回到三叔手里吗?”

    “无所谓了,一切都无所谓了……”“好!你要继续这样,我也不拦你了。

    但是我告诉你一声,叶绵绵死了,晨星只是失去了妈妈。

    你如果也死了,晨星将是个孤儿。

    一个举目无亲,无依无靠的孤儿,你自己摸着自己的心问问自己,你把一个孩子这样扔在世上,是否对得起叶绵绵。”

    提起晨星,慕寒川眼里才有了一些光。

    事实上,他跟叶绵绵之间的所有恩怨纠葛,他从来都不敢告诉晨星。

    自从将他送去国外的寄读学校之后,他都不敢将晨星接回家。

    他不敢面对晨星那双明亮的眸子。

    他害怕晨星会问他关于妈妈的事情……可是,逃避终究不是办法,他迟早还是要面对的。

    “对了,我把晨星接回来了。

    爷爷时日不多了,你如果再这样痿下去的话,可能连他老人家最后一面都见不上了。”

    “谁让你把晨星接回来的?”

    “我这不是正好在国外,去看了他。

    他说想你了,想要回家……”剩下的话,慕司皓没有说出来。

    谁家这么大一点孩子在国外一扔就是大半年的!别说孩子,就算是大人也会受不了。

    慕寒川深吸了一口气,走向了洗手台。

    “好,你不去算了。

    我回头跟晨星说,他爸爸不要他了。”

    “你敢!”

    慕寒川怒视着慕司皓。

    慕司皓微微勾起了唇角,他知道这一次的激将法应该是见效了。

    毕竟晨星是叶绵绵留下来的血脉……“哪我在楼下等你……”慕司皓退出了卧室。

    慕寒川在里面磨蹭了很久。

    慕司皓极有耐心地等着。

    叶婉清还在客厅里抱怨着,“都怪叶绵绵那个女人,如果不是她这个祸害,你大哥怎么会变成这样?

    说来说去,还是你那个风流的爸爸惹下的祸,他可把我们都坑死了。”

    “妈,以后这样的话还是别说了,如果你一直这样说,我们都不敢让晨星跟你见面了。”

    慕司皓语气低沉地说了一句。

    叶婉清这才真不敢吭声了。

    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传来,慕司皓抬头间,已然看到慕寒川的身影。

    他将脸上的胡渣已经刮掉了,重新洗过澡换了衣服,整个人看起来清爽了很多。

    不过,精神是仍旧是颓废。

    甚至走出客厅的时候,都没有跟叶婉清说一句话。

    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他伸手挡了一下,看着远处的车流,他停了下脚步。

    那样的画面再次涌现在脑海里,引起了他的极度不适。

    他几乎又想逃回那阴暗的房间去,但最终慕司皓拽住了他,“哥,你集中精神一点,一会见到晨星了别这样恍惚,好不好?”

    慕寒川沉默着,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半个小时之后。

    就在医院的大门口,慕寒川见到了久别的儿子。

    大半年不见,晨星长高了许多,穿着灰色的背带裤,黄色的卫衣,风吹过,轻轻地撩起了他微长的刘海。

    有那么一瞬间,慕寒川从儿子脸上捕捉到了叶绵绵的影子。

    这孩子,怎么越长越像她了?

    原本平静的心,此时又开始疼痛起来。

    “爸爸!”

    慕晨星挣脱了保镖的手,小跑步向着慕寒川冲了过来。

    慕寒川蹲下身子,伸手接住了飞奔而来的儿子,父子俩紧紧地拥抱,随后,他又抱着小家伙站起来,将他举高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