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梦恋之姻缘TXT下载 > 梦恋之姻缘 > 第二百八十四章 痴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八十四章 痴


    杨依林看着书一对照,不由得高兴起来:“哇呀,‘妮妮’这两个字,呵呵,还能助夫呢!这可是太棒了,这可是让我太高兴了啊,呵呵!

    “嗯?助夫?我和晓文还没有结婚呀?等结了婚,晓文她才会帮助我的吧?

    “哟,别迷了,你杨小子现在就是‘未婚夫’的夫!助夫,意思就是说,无论是‘婚后夫’,或是‘未婚夫’,那都是夫,晓文她都会帮助你杨小子的!哦,原来是这样呀,哈哈,有意思!算我杨小子有福气!嘻嘻!

    “要说也是呀,晓文她能在各个方面都帮助我,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这可是太妙了啊!我这心里边儿,那可是要真的美滋滋地自美了啊!我现在想想,往后这美好的日子过着,那也真是好温馨,好甜美,好,好,嗯嗯嗯,哟哟,嘻嘻哈哈……

    杨依林自个在书房里玩着,自语着,笑着,自美着,他又看看郑晓文这三个字,不觉一愣:“嗯?晓文这个名字,我看这意思,咦唏呀呀,她还是个会欺负老公的厉害女人呢!

    “平时我只看到她的温和,并没有看到她有多厉害呀?嗯,我知道了,她的厉害可能都在内里藏着呢……

    “咳呀,别想太多了,人厉害点,那多好啊,厉害人只要厉害到正道上、厉害到正理上,那叫有本事,挺好的!

    “嗯?我看这里还显示着晚婚呢。哦,我明白了,晓文她不晚婚,她几年前就嫁出去了,那我还娶谁去!她就该晚婚嘛。

    “哎?这里还另有一层意思呢,难道,难道,难道晓文她找了我,她心里不如意?!

    “她当然是不如意了,看看那个年龄差,把她折腾成什么样了?还有,我的家庭和她的家庭相比,我的各方面条件和她的各方面条件相比,我杨依林算什么……

    杨依林玩着,玩着,竟玩到了他的婚姻家庭上来了。他心里想着:

    人家晓文的父母是什么文化?人家晓文家里什么生活条件?自己的父母连斗大的字都不认识几个,还生活在远离城市的穷乡僻壤?全家大人小孩,成年累月面朝黄土背朝天,修理地球打坷垃?

    就算我飞出山沟上了大学,我除了有一纸文凭,也算是有了工作。如果我不是当了个名义上的厂长,每月多了些外快,就我那点工资,这一谈恋爱,再结交些朋友,工资不到月底全花光,我还指望什么呀我?

    再仔细想想,我还有什么呀我?我有房子吗?有房子就有家,我的家在哪里啊?!我的工资什么时候才能买起房子啊!

    他想着,想着,心里酸起来,两眼泪水哗地就下来了。

    杨依林赶快把眼泪擦掉,心里又在说:

    如果不是我拼着命追晓文,才甩掉了乔翔、秦梓曦,如果不是我的外表长得个子高大,看着成熟能虎住人,晓文她才爱上了我,我,我还拿什么出来让晓文爱我呀?!

    杨依林使劲忍着不让自己流泪,还劝起了自己:

    “别再胡想了,继续努力吧。乔翔、秦梓曦他们两人,谁都比你有条件娶晓文,可晓文她还是答应了和你的约定,还是和你订了婚!

    “这证明着什么?这证明晓文她心底里爱的那个人是你杨依林!

    “想什么都是虚的、假的,好好爱晓文、努力工作、在工作上创出成绩,才是实的、真的!

    “这次出差回来,不是可以在家里休息两天吗,不休息了,明天就上班去!”

    杨依林想到这里,他心里轻松下来了。他把《易经与姓名》往写字台上一放,自语道:“先放这儿,我一会儿再研究乔翔、秦梓曦的名字。”

    杨依林心里这一轻松,他的思想里有了空隙,刚才那个亮眼的‘晚婚’,嗖地一下又进了他的思维空间,他思索着自语着:

    “哦,这会儿我更加清醒、更加明白,晓文她当然得晚婚了,晓文她是在等我杨依林,她才晚婚的啊!

    “我现在想想,这心里都有些后怕,晓文不见我那半年时间里,我要是一迷茫一松懈不追她了,晓文她和别人订了婚,那我杨依林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不用想,肯定是一蹶不振、无心做事,生活、工作全盘一塌糊涂,这一辈子铁定是要打光棍儿了!要真是这种惨景,我,我……”他有点想哭。

    杨依林擦擦不让出来,只管出来的泪,又自语着:

    “别再想那些没影的事了,要看现实,要看眼前。看现在的这一切多好啊,好女人也好哄,晓文就是最好的女人!

    “我不就是给她买了两套单衣,一个化妆盒嘛,看把她高兴得、激动得,一下和我又是说、又是笑的玩了一下午!

    “晓文所有的好我都记住了,我这一辈子都不会辜负她,我这一生都会对她好!”

    杨依林想着郑晓文的这个好、那个好,他是太激动了,没有控制好自己,一下流了一脸的泪……

    也是这个时候,郑晓文在西厢房里忙了两个小时的文字工作,她起身来到院里,伸展伸展胳膊,又踢着腿。转脸转眼之间,她见书房外屋窗户还亮着,心里说:

    嗯?依林在外面跑了这么多天,我说让他早点休息,原来他没有休息啊?他一定是在看书,我得催催他,让他赶快休息去。

    郑晓文来到书房门前,什么也没多想,掀开竹帘就进了门,她看见杨依林就说:“看书呢?”

    杨依林听到问话,赶快擦了脸上的泪。他向郑晓文一转脸,郑晓文抬眼就看见了,他眼睫毛上的泪珠在灯光里发亮,还看到了他脸上的泪痕。

    郑晓文不觉心里一惊,忙问,“依林,你的眼,你的脸,你这是怎么了?”

    杨依林赶快抬手又擦擦脸,擦擦眼睛,说:“没什么,刚才,我想你了。我知道你的工作很忙,我忍着没有去找你。”

    郑晓文这才松了口气放了心。可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往杨依林跟前再靠近两步,抬手摸着杨依林正胸前的那颗扣子说:

    “林小子,你要是再想我了,不管你穿哪件衣服,你正胸前这颗扣子就是文妮妮。你想我了,就看看它,你看看它,就等于看到了……”

    杨依林听到这里就急了:“呸呸呸呸!你说这话不算话!一颗扣子怎么能代表人呢!以后不准再说这话了!”

    郑晓文看杨依林说这话时候带着急切,又感觉杨依林呸呸的动作样子,可笑又好玩,她笑着摸摸那颗扣子,又摸摸杨依林的胸说:“你看,这颗扣子离这颗心多近啊,我只是忽然想到了这些,随便说说而已,你那么急干吗呀。”

    杨依林还没有开口,他就想哭,他忍着不让泪出来,极认真地对郑晓文说:“其它的所有事儿,都可以随便比、随便说,唯独你郑晓文这个人,不能随便比!不能随便说!因为……”

    杨依林说到这里,他还是哭了,泪也下来了。他擦擦泪接着说:“因为扣子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掉,就会丢了的!”

    杨依林看见郑晓文的泪,也簌簌地往下掉起来,他慌了。他的心路赶快转弯儿,赶快想法儿逗郑晓文,他赶忙把泪擦干说:“妮妮,妮妮,你要是真想比呀,我给你比,你看着啊。”

    杨依林说着,他抓住郑晓文的手指,让郑晓文的手指摸摸他闭着的嘴唇,他才放开郑晓文的手。

    他抬食指朝自己的嘴唇上指指说:“妮妮,你看啊,我的嘴唇就是你郑晓文,我想你了,我就舔一舔。你看,就这样。”他舔着嘴唇,还一连添了好几下。

    这下可把郑晓文笑得:格格格格……把她眼里噙的泪全都笑干净了。

    郑晓文拿起写字台上放的《易经与姓名》,说:“刚才你看这本书了?”

    杨依林说:“我随意翻了翻,只看了看我的名字、你的名字。”

    郑晓文说:“这本书是我妈妈的一个朋友拿来的。我看过,没有看懂。再说,人起名字,都是往好处、往吉祥的意思上起的,谁的名字都好,以后就别再看了。”

    杨依林接话说:“嗯,以后不看了。不过……你在我的心里,就是个好女孩子。”

    郑晓文看杨依林夸她,她不好意思地笑了,又说:

    “我爸爸说我了,说我看不懂,尽是乱解其意,不让我看。说,还是看看现实中的人吧。

    “我爸说,男人性情强势的人,是事业成功的重要条件之一。但是,最忌胡作非为!

    “我爸好说,男人性情强,再加上有见识、有足够的智慧、贤能、雅量,这样的男人,就是男人中最好的、最优秀的男人。”

    杨依林听着,紧闭嘴唇点了点头,他记在心里了,没有接话。

    郑晓文从写字台上拿起那本书,看看,接着说,“这书上说的,有的地方准,有的地方不准,你可别信啊。”

    杨依林接过来,把书放回原位说:“我才不迷信呢,只是沾着你文妮妮的事儿,我居然就信了,我想,这可能就是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