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南宋异闻录TXT下载 > 南宋异闻录 > 第289章 闪亮登场的千寻公公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89章 闪亮登场的千寻公公


    二狗子公公这几天一直神情幽怨,就像一个才新婚就被抛弃了的小媳妇儿。

    干爹现在要忙的事情似乎比以前要多了,不能再整天守在大王身边,他本以为,从此以后他就是大王身边最得宠的太监了。

    可谁能想到,这个人现在却变成了千寻公公!啊!瀛州人一定拥有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不然为什么大王喜欢宠幸的女人只有小谈姑娘一个,就连得力的太监都要用来自瀛州的千寻呢?

    不管二狗子公公是如何的幽怨,侍候在杨瀚身边的小太监,现在赫然就是千寻了,而他近身的小宫女,则是菊若。

    其实杨瀚的想法很简单,不管是头脑一热也好,还是小谈离开太久,一时精虫上了脑,总之,他已经把人家拿下了,要是愣装没那回事儿,未免太没良心。

    虽说这姑娘瞅着有点脑残,大抵是因为特殊的生活环境,养成了她这样怪僻的性情,可真要说伤害,就她那喳喳呼呼的样儿,能干什么?

    杨瀚还真是打心眼儿对此不屑,所以就把她弄到身边来了,不然就她那总是奇葩想法不断的样子,天晓得她能去捣鼓些什么事儿出来?

    千寻站到了杨瀚身边。

    果然啊!我跟何公公他们是一样的。

    千寻这样想着,忽然不再迷惘了,她终于确认了她的身份,她不再是皇帝,也不用为她是男还是女而苦恼,她是公公。

    千寻公公站在御案前,乜视着杨瀚御案上那可怜的一小摞奏章。

    有关交通的,急脚递汇报的三山各地道路开辟情况、交通情况。

    有农事的,司马杰那边汇报的很详尽,关于各城各方势力范围内的农事发展,他门儿清,各方势力都未必了解别人势力范围内的产出,可他知道。

    当然,这里边重点汇报了杨瀚今秋可以收租的那些田产,它们的生长状况、预估产出,未来的收缴、运输计划等。

    工商方面,税收还不是很多,毕竟大家还没养成纳税的习惯,朝廷设立的税吏司在各方土皇帝的势力范围内执法权也有限。

    不过每次统计汇报上来的数额都在增加,而且增加幅度很大,可见运行良好。

    此外,还有杨瀚其实挺在乎的忆祖山周围的几十个村寨的发展。

    杨瀚是把这些村寨当成了试点,所以这里村寨虽小,却是仿佛麻雀,五脏俱全。

    杨瀚按着大宋的官府职司范围,依据三山目前的实际情况,做了些调整后,在这些村寨一一设置官员。

    如果他们在这里能够运行良好,这些人将来就是他的预备干部,是要撒向三山各地的,所以对于这些人及其衙门的运行,杨瀚不能不上心。

    最后就是民团组织的建立和发展了。

    各村先是有了自己的民壮,如此运行了一年之久,杨瀚就在这基础之上,开始将相邻相近的村寨进行联合,组建民团。

    人数增加,条件复杂之后,他们所面对的问题,也比以前要复杂的多。

    如果有谁能从容驾驭一支民团,从它的组建到日常的管理,再到拉练,全部如臂使指的话,这隐隐然就是他的将官系统的苗子了。

    杨瀚已经密令急脚递,从正战乱不休的瀛州弄些将领回来,他要利用这些人建一所将官学校,把附庸于他的这些村寨中有潜力培养成将官的年轻人集中起来培养。

    他在咸阳宫里与律政宫相对的另一侧,已经把一幢新殿命名为武英殿,从瀛州弄来的武官教习,都将集中于那里。

    说起来,杨瀚的工作量和管理着一个庞大国家的帝王们其工作量是无法比的。

    但他原本只是一个街道司的小吏,再如何慧黠聪明,再如何深谙人情世故,并且凭着他所知道的朝代更迭的经验,暗中推动着三山洲的变迁。

    可具体落实下来这些管理事情,不管是管理办法、管理经验,他和他手下这些人一样,都需要学习、揣摩与进步。

    而这,落在千寻公公眼中,自然是极其的不屑。

    她好歹也是传承了五百年的瀛洲皇室自幼就确定的顺位继承人之一,有众多的大宗师调教、指点,她再是顽皮,再是不在乎这些东西,可就算是用灌鸭手段,学到的帝王手段又岂是杨瀚可以比拟的。

    原来,他也不是无所不能啊!废柴!蠢货!千寻终于找到了杨瀚不如她的地方,于是她就斜着眼站在那儿,看着杨瀚忙碌。

    明明可以有条不紊地迅速解决、批复的许多问题,他就那么毫无章法地按着笨办法,一条条地思量、批复。

    他现在所辖之地,顶多如同一县,就这般笨拙忙碌,这要是真叫他把整个三山洲拿下,建立成一个国家,岂不是要活活累死?

    呵呵,愚蠢!千寻更加得意了。

    杨瀚抓起茶水喝了一口,突然看见千寻模样,不由一呆,忙关心地问道:“你昨夜睡觉,没有关窗么?”

    千寻紧张地退了一步,鹌鹑似的缩起肩膀,警惕地道:“你,你问这干什么?

    我关窗了,我窗子落了闩的,打不开。”

    杨瀚奇怪地道:“那你怎么嘴歪眼斜的?

    我以为你吹中风了呢?”

    “你才中风了呢,你全家都中风了!”

    千寻公公跟一只大炮仗似的爆发了:“你眼睛是不是有病?

    唵?

    有病就去治!我那是嘴歪眼斜么?

    我那是不屑,我那是鄙夷!”

    “千寻,不要跟大王这么说话,大王会生气的,千寻……”浅草菊若真是个温顺听话的乖孩子,杨瀚只说了一遍万万不可再称呼千寻为陛下,以免招来不测之祸,她就不敢再叫了。

    但是维护千寻之心,她却一点也没减弱,这时见她顶撞杨瀚,急忙上前想要劝说。

    千寻好不容易找到可以打击杨瀚的事情,哪肯就此罢休,冷笑道:“就这么点事情,做的漫无头绪,毫无章法,委实可笑。

    要是我来,哼哼,不过是举手之劳!”

    杨瀚眼中慢慢露出一抹奇怪的眼神,千寻吓了一跳,双手握拳放在胸前,紧张地道:“你要干什么?”

    杨瀚把那一摞奏章抓起来,又往案上一拍,道:“吹牛是吧?

    好,你来,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处理的又快又好!”

    “我来就我来,怕你?”

    千寻冲到案后,胯骨一拱:“走开!”

    她一撸袖子,露出美玉般一截手腕,提起笔来,乜了杨瀚一眼,道:“研磨!”

    菊若吓坏了,怎么可以这么支使大王,我们正寄人篱下啊陛下!菊若赶紧上前道:“我来!”

    杨瀚伸手拦住了她,笑吟吟地道:“你出去,不要打搅了她。

    我来研磨。”

    菊若见杨瀚一脸笑意,似乎没有生气,只好乖乖应了一声,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杨瀚过去掩上门,回来开始研磨。

    千寻乜了他一眼,终于有了农奴翻身的感觉,真是扬眉吐气、酣畅淋漓啊。

    一向对国政之事没有兴趣的千寻打起精神,使尽浑身解数,开始先整理归类,再总结要点,接着综合分析,最后开始落笔批复。

    每作一个环节,她都向杨瀚卖弄一下,自己为何要如此处理。

    这本都是她的先生们教她的本事,原本只觉枯躁乏味,这时拿来向杨瀚卖弄,却是乐在其中。

    这期间,在分析的时候,她会不时向杨瀚问些具体情况。

    杨瀚知道这是因为她不了解三山情况,不是光凭她理政经验就能想当然解决的事情,必须结合实际,所以回答的十分详尽仔细。

    千寻洋洋得意地道:“不错,有个咨政大臣的样子!”

    说罢提起笔来龙飞凤舞,便开始进行批复。

    果然,杨瀚本以为自己要明日才能处理完毕的事情,在千寻一边做着一边卖弄讲解,时不时还要停下来问些三山具体情形的情况下,居然只用了大半个时辰就全部解决了。

    千寻恍惚之间,似乎回到了瀛州青萍宫,全然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站起来懒洋洋抻个懒腰,道:“哎,说的口干舌燥,朕乏了,给朕捏捏腿……”说着,她走到旁边小榻边往榻上一倒,张开双臂,扭了扭腰肢,舒服地叹息了一声。

    “啊!”

    千寻眼神发散的眼神一收,突然看到俯在上方的那张恶魔之脸,顿时一声尖叫。

    “你……你你,你又要干嘛?”

    大字形的千寻手脚嗖地一收,缩成了团团。

    杨瀚眼中闪着新奇的光,微笑地看着她:“呵呵,你呀,真是我的宝啊!”

    “噫!好恶心,谁是你的宝啊,走开啦,我喘不上气儿来。”

    杨瀚厚着脸皮道:“你看,咱们都那样了,至于这么见外吗?”

    千寻顿时面红耳赤:“哪样啊,那样怎么了,有啥了不起的,你别过来啊,我们男人……”杨瀚露出啼笑皆非的表情,低沉地道:“男人?

    这样了你还说你是男人?

    真是个奇怪的小女人。”

    “谁奇怪,你才奇怪,你个大怪物。

    你走开,别跟我说神经兮兮的话。”

    杨瀚摇摇头,叹息道:“看来,我有必要让你清醒一下,明白你究竟是个什么人。

    如果一次不行的话,那就再来一次?”

    “你说什么?

    喂,你脱衣服干什么,喂?”

    千寻飞快地从榻上爬起来,刚想像小狗儿似的从他身畔逃开,就被杨瀚猿臂一伸,拦腰抱了回来,重新丢在榻上。

    “你不要碰我啊,我求求你,我让菊若替我好了,你别……唔唔……”菊若正要端了新茶进门,轻轻推开半扇门,眼看着榻上隐约挣扎的人影,窘得她俏脸飞红,赶紧退后一步,把门又轻轻掩上了。

    这个……这种事,我装看不见,应该不是对陛下不忠吧?

    浅草菊若端着茶盘,立在廊下,心中悠悠地想。

    许久,许久,许久……那竹制的矮榻忽缓忽急、忽高忽低的呻吟声停歇了。

    榻上,两个人儿如蝉附翼,一上一下,瘫伏榻上。

    由于千寻始终奋力的反抗,两个人都是一身的汗。

    杨瀚只觉得身下的身子汗津津的腻滑,似乎随着她的呼吸身子一做起伏,自己就要滑下去似的。

    身下,中二美少女千寻小姐终于攒出了一丝力气,发出了掷地有声的正义宣言:“我,是不会屈服的!你就算……能降伏我的身体,也别想让我的心,向你屈服。”

    杨瀚一个翻身,四仰八岔地瘫在榻上,伸手在她那圆滚滚、汗津津的光滑翘臀上拍了一记:“去,给我杯水。”

    千寻挣扎起来,从案上拿过水杯,递给杨瀚,掷地有声地重申道:“我是不会屈服的!”

    杨瀚咕咚咚一口饮尽茶水,握着茶杯的手软软地一瘫,懒洋洋地道:“从现在起,你就做寡人身边的秉笔大太监吧!”

    千寻握着拳头,恨恨地道:“就算你收买我,我也不会向你屈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