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TXT下载 >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 107、民国谍影(43)三合一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07、民国谍影(43)三合一


    民国谍影(43)

    “林特派员, 孙三寿不过是个小人物。”郝智保证, “我一定给您办出个大案子来,让您回去交差。您放心,功劳我一点不沾, 全是您的。”

    “哼哼!”林雨桐摇摇头, “给我办个大案子?真怕真出了案子也是个咬手的案子。你倒是聪明, 不咬你的手是吧!”

    郝智哈哈便笑:“真觉得跟林特派员说话舒服,爽快!”他笑完了才道:“那您希望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

    林雨桐看了郝智一眼,“我要你手里关于钱通的资料!所有的资料, 别告诉我你没有!”

    郝智一愣, 然后慢慢的点头, 看着林雨桐的眼神就透着深意,他又开了他那个跟百宝箱似得柜子,拿了一个档案袋递过去, “林特派员,您是真高明。要是我没猜错的话,您的手里还有钱通提供给您的我的全部资料……”

    “不算完全吧。”林雨桐看郝智, “郝站长不愿意叫人知道的,那别人一定不能知道。”

    也就是说没有否认之前的猜测, 她的手里,确实有钱通给提供的资料。

    这些资料当然都不能算是多正面了, 两人之间,收集起来的都只能是对方的黑材料。那就是说,两人现在都有把柄在林雨桐的手里捏着呢。

    郝智点头, “所以说,你是真高明。”

    “你们之间,不管谁生谁死,我不在乎。”林雨桐扬了扬手里的资料,“但是谁要是想把战火烧到我身上,那对不起,二位,在我下泥潭之前,先扔你们下去给我当垫脚石。”

    郝智看了那资料一眼,“好!就这么定了。”

    林雨桐点头:“见徐媛的事情我会给你安排,至于孙三寿,我得回去跟王曼丽商量一下,但应该可以。至于释放的时间,我尽快,也就是这两天的事,要是顺利,明天就放人。”

    说着,就直接起身,今晚还有别的事,在这里是不能多留了。

    郝智也没拦着,就看着她从窗户又出,然后站在窗户口看着她怎么闪避院子里的保镖,但怎么从院子里出去的,他却没看到。

    转过身来,就叫人,这院子里的排班应该重新设定了,这他娘的真要悄无声息的干掉老子,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而出去的林雨桐,就得去纸条上的五个地方。

    这五个地方很有意思,一个是教堂的阁楼屋顶上,一个是一出废弃宅院的枯井里,还有医院的停尸房,甚至是墓地的墓碑下面。

    将这些地方都翻了一遍,收获颇丰啊,里面全是金货银货和古董。

    而银行那里,一定是在那家银行的保险柜里还放着大笔的现金。

    行了,知道是什么东西了,她又原模原样的还原回去,这一晚上竟是干了这个事了。将车停在隐蔽点的地方,如今这辆车肯定是警察要找的车,失主一定报案了。她将车丢弃之后,直接去了小楼。

    王曼丽正刷牙呢,含混的问了一遍:“这么早?你昨晚去哪了?不在酒店!”

    “找到点东西,你叫人取出来。”林雨桐说着,就往里面去,“我把地址给你,你带人去吧。这些人忙了一场,都叫大家沾点荤腥。”

    那张原始的纸条,早被林雨桐给毁了,现在只能自己手写。

    王曼丽牙也不刷了,漱口就跟进来了:“什么玩意?”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林雨桐将纸条给她:“真是好东西。”

    王曼丽有点明白了,“孙三寿的?有多少?”

    “比你想象的要多。”林雨桐就道,“我偷了一辆车去的,结果东西都没能运回来。”

    王曼丽便笑:“这么多啊!成!这种缴获是不用交公的,也确实该给下面的人谋点福利了。成!我这就去……”

    “我一晚上没睡,我守着,在办公室睡会。”说着就去大会议室,想在桌子上睡。

    “楼上房间睡去吧,我留两个值班的。”王曼丽一边拿外套一边道:“有事他们会叫你。”

    “也行!”林雨桐直接就上去了,躺床上哪里敢真睡。她得等,等到王曼丽带人离开,然后找借口见一下许丽和孙三寿。想避开王曼丽留下的人不容易,但是利用这两人做证人还是可以的。

    这一等,差不多就是四十多分钟。结果林雨桐还没起呢,就听到有人上楼梯的声音,脚步放的比较轻,到了门口又轻轻的敲房门,敲了三声之后,她才‘暴躁’的扔了一个枕头砸在门上:“干嘛?”

    外面的敲门声戛然而止,说话的语气有些小心翼翼,“林处长,周主任说是有事,我们把人安排在会议室了。”

    林雨桐就直接起身,外套也不穿,就是白衬衫军裤军靴,凌乱的头发,一脸没睡饱的表情猛地将门拉开就走。

    看起来起床气很大,将地板踩的咚咚咚的。

    周天南是在办公室里看着王曼丽及大部分属下跟着出去了之后,才特意过来的。找的理由是:“……之前问过王处长,王处长也说了愿意跟我们搭伙吃食堂的事……”

    “那就搭伙呗,这是暂时的,又不是两口子搭伙过日子,还要谈几次?”她说着就一脸不耐烦的拉着凳子,发出刺耳的磨蹭地板的声音,这才大马金刀的坐下。

    那个叫起的不好意思的朝周天南笑了笑,泡了一杯茶给端过去。

    周天南就道:“是这样的……兄弟们的伙食走我们后勤的帐,这个没有问题,大家伙大老远的来,又是上面派下来的长官,这点小意思也是我们沪上站应有的诚意……但是吧……”说着,他还看一眼这个泡茶的,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

    林雨桐看这个表情,就跟站着哪里不走的泡茶的道:“周主任是来变相要钱的,去吧去吧!这里面还有给我和王处长开小灶吃回扣的事,你怎么这么没眼色……行了,我跟周主任谈好了,咱们应该朝上面要多少之后会通知大家的,这钱给大家分了。你在这里杵着,周主任怎么说。”

    周天南摸了摸鼻子,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

    那泡茶的一脸忍俊不禁的出去了,“那林处长您忙您的……”一边往出走,一边带门。

    “不用关门,孤男寡女的,又不是说什么机密事……”她靠在椅背上摆手,“门开着吧,你忙你的去……”

    如此的敞亮!虚报伙食费能从上面报销,然后在分钱下来,一般都是这么操作的。林雨桐和徐媛不会在意这几个蝇头小利,但在这点事上不叫大家吃点利,下面的人会有意见的。

    人出去了,周天南才把文件夹打开,文件夹的一半是各种报表,一半是空白的纸叶。他又摸出笔来,别的话都没有,只在纸张写了一串数字递过来,“您看这个数字如何。”

    这一串数字翻译过来是:还需要我提供什么帮助吗?

    林雨桐摸出笔,在下面又写了一串数字,“我的人每顿饭有鱼有肉就好,要是海鲜便宜用海鲜替代也行。但是吧,这次来的人多是北方人,可能不太吃的惯南方的菜,非要开高点,用来雇佣北方厨师的……”说着,就把文件夹又推过去。

    周南天看了那一串数字,然后马上将那张写着数字的纸连同它下面可能印上痕迹一下都取了下来,团起来塞到嘴里然后咽了下去。烧了会留下味道,干这一行的,就是一点痕迹都不能留。

    他咽下去,然后在纸上重新留下一行字,递给林雨桐,林雨桐在下面又重新还价了。他这才把林雨桐给的数字填到报表里,然后递过去:“请您签字。”

    林雨桐在报表上签了字,又退还回去:“要盖上找外面守着的两人去,大印在他们手上。”

    “那就不打算林处长了。”周南天将笔又合上然后别在衣服口袋上,这才往出走,一边走一边将写着讨价还价数字的那一页抽下来揉成团握在手里,一边去大厅,将文件夹递给之前那个倒水的,“帮着把大印盖了吧。”

    这人早看见周天南手里的那团纸了,这会子还特意看了那白纸上留下的痕迹,这才不动声色的将字给签了。

    等送走了周天南,这人还咂舌的跟边上的人道:“看见了吗?林处长还价够狠的。”

    林雨桐出来就听到这么一句话,她一边上楼一边道:“我可是把你们这半年的烟钱都你们争取回来了。我一晚上都大家找钱去了,连眼都没合……记着,天不塌都别叫我。”

    那两人应的特别利索。林雨桐这才上去了,这次是真睡着了!

    这次睡了多久,不知道,反正困的太狠的人,睡三个小时的感觉跟睡三分钟的感觉差不多的,都是困的要死。正睡的香了,敲门声将人给惊醒,她一下睁开眼,从床上弹跳起来,都要去开门了,又重新躺下,瓮声瓮气的问外面:“天塌了。”

    “不是!”外面喊道:“关在下面的孙三寿中du了,咱们打不开门。”

    这么快!周天南的手够快的。

    她抬手看了一下表,过去了两个半小时,也到了吃饭时间了。

    到了楼下,孙三寿靠在地下室的门边,捂着肚子面色苍白,一脸哀求的看着林雨桐,“林特派员,救命啊!”

    林雨桐将门打开,单手拎着孙三寿的衣领望地下室拖,顺手还把门从里面锁上了,告诉那两个值班的,“守在外面,不许任何人靠近。”

    到了之前关孙三寿的房间,林雨桐看了看门上的锁:“你挺能耐呀!我告诉过你,别碰锁别碰锁,你怎么就不听呢?”

    孙三寿能不着急吗?多大的风险都得试试呀,之前有人在地下室的门那块,不停的敲击那铁门。那声音是在传递一个信息:你的老巢被端了。

    他不知道是谁传递的消息,但是在行动队的老兄弟不少,有人趁着外面没人防备传递点消息也是不足奇!他就想,既然外面没人,那自己就是开锁出去了能怎么着?还就不信她妖狐能施展妖术,结果这开了锁,从房间还没跑到地下室门口,腹部就剧痛起来。开锁的两只手也跟蜜蜂蛰了一样,又扎又疼,紧跟着红肿的跟熊掌似得。这就是中du的症状,发作的这么厉害,他心里怕了。再开一道门,很可能走不出三步就得暴毙而亡。再也顾不得其他了,在地下室的门口就疯狂的喊,可能是那个通风报信的兄弟没走远,听见了,然后给报了信,再然后五分钟都不到,林雨桐就来了。

    一肚子的话在药丸塞进嘴里之后都随着药丸一起,给咽到肚子里去了。然后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不是很清醒,也看不清眼前到底是有人还是没人。处于那种不知道是睡着还是没睡着的境地里。

    林雨桐悄悄的从里面出来,开了徐媛这边的门,徐媛正在床上坐着,对林雨桐怒目而视。

    “你别这么看我。”林雨桐也坐在床沿上,问说,“看你这表情,关你是白关了。你脑子到现在都没有清醒。从你开始跟俞敏慧合作起,你就掉入人家的圈套了。她是个什么格局,你很清楚。你认为她那样的人,躲在背后算计这些大佬,有多大的胜算。她连我都算计不过,还想算计郝智……其结果,必然是虽无葬身之地。拿王坤做鱼饵,你见过的鱼饵是死的还是活的?钓鱼的,你见过活鱼饵吗?你是在报恩吗?你根本就是又一次犯蠢。笨一点其实没关系,猪八戒还笨了,但人家选的合作者不一样,最后不也修成正果了。好些妖怪的本事都大,可惜啊,一个个的都作死了。你现在就是盲目的作!你也不想想,帮你救工党,在你的手里落那么大的口实,那是俞敏慧会干的事吗?”

    徐媛看她:“但这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敢正面回应我,答应帮我救人的人。横竖是死,怎么着都赌一次又如何?”

    “这话也没错,但你没试过其他途径,怎么知道不行呢?”林雨桐就道,“你跟郝智见过一面?”

    是!见了一面,但随着这次被关起来,这件事就终止了。

    林雨桐看到她眼里的疑惑,就道:“他花了不小的代价,托人找我,要求见你一面。”

    徐媛皱眉:“他肯定是来问,是谁在背后查他,且把这么隐秘的消息告诉了我。”说着,她的眼睛就亮起来了,“俞敏慧既然在偷偷的查郝智,那肯定是她早就跟钱通合作了……”再加上跟钱通合作的林雨桐和王曼丽,郝智其实已经一脚踏进了死局里。他是必死无疑的。他现在一定是很着急……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一点……

    她的眸子里闪过亮色,抬头正要跟林雨桐说话,就见林雨桐已经出去了,顺便还将门给关上了,只留下一句话,“他付出的代价不小,所以,我答应让他见你一面。你放心,他不敢对你怎么样。”

    徐媛追问一句:“你是在帮我吗?”

    “看在钱的份上,也看在你曾经救过我和我先生的份上……”林雨桐回头看她,“我一向恩怨分明。这件事完了之后,你我恩怨两清。”

    “好!”恩怨两清,只要能救出王坤,她不介意提前消费了这最后的人情。

    那边的孙三寿,觉得过了好长时间,这个时间漫长的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可结果了,醒来看看表,才过了两分钟。再看看站在床边还是那个角度站着的林雨桐,他就尴尬的笑了笑,“林特派员,我错了,我错不该听你的话。”

    哼!

    林雨桐看了他一眼,“老实的呆着吧,别惹事。今儿是我在这里,要是换个人当家,得看着你去死信吗?好好留着你这条命吧,还有人巴巴的等着你出去呢。别折腾了,千金散去还复来,你得有这样的觉悟明白吗?”

    不是特别明白。

    谁还等着自己出去了?

    半下午的时候他就知道了,是郝智。

    重新被放出来,一出门就被郝智郝站长给接走了。再次面对郝站长,他有些战战兢兢。毕竟……他是背叛了郝智投奔了钱通的。如今……倒像是郝智花了大价钱,将他给弄出来了。

    “郝站长……不……老大……”孙三寿噗通就给跪下了,“您又救了我孙三寿一命,从今往后……”

    “先别忙着说什么从今往后,我能庇护你到几时还不一定呢。”郝智一把将孙三寿拉起来,“给你听个东西,听完你再说话。”

    说着,就将摆在角落里的机器给打开,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有些小人物,你不用太过袒护,该怎么处理,由着妖狐去处理……这也是为了你好……”

    再接下来的声音就认识了,是钱通,“是!局长。您的意思卑职已经明白了……”

    就这简单的几句话,郝智就关了机器,“这条专线上我有人,他值班的时候偶尔会录到钱通的通话内容。巧了,在你出事的前后时间段了,戴局长给钱通打了电话。这就是通话的内容。你应该就是电话里说的小人物,戴老板不叫袒护你,钱通自然是不会袒护你的。而戴老板又说是为了钱通好,那……你说,戴老板的意思,他是想把矛头对准谁,用谁的脑袋去应付大公子那边的责难?”郝智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只能是我!”

    孙三寿惊疑不定的看郝智,“他们是想用我,对付老大你?!”

    “应该是这样。”郝智就道,“咱们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明白这个道理吧。所以,我花了大代价,才将你暂时借出来。你要知道,他们定下目标,轻易是更改不了的。咱哥俩想活命,可不容易。”

    孙三寿咬牙:“要不,咱们跑吧!”他艰难的咽了唾沫,“往香kang,往南洋,哪里都能去的……”

    “可去了之后,咱俩讨饭去?”郝智就道,“你的钱不用想了,你藏的犄角旮旯的,人家都给找到了,没给你留下一个铜板来。而为了说服妖狐那边两步相帮,我几乎是花了所有的积蓄。这中间又有你的事,我把给你小嫂子的首饰都拿出来给人家送去了。你知道那个姓金的处长吧,仗着能上妖狐的床,那是狮子大开口,胃口大的很。你是了解我的,我的东西一般放在什么地方你也清楚……你自己去看看,里面还剩下什么了……”

    孙三寿直奔柜子,轻易的就打开,出了法币和两根金条,别的什么都没有了。他艰难转过头来,“那怎么办?”

    “就算咱们兄弟能受得了穷困,那也该知道,钱通的人一定死死的盯着咱们呢,就等着咱们跑的时候好抓现行。到时候乱枪打死更省事了,他正盼着如此了。妖狐刨了你的老巢,收了你手里的最后家底,又把我这里诈的一干二净,不就是逼着咱们就范吗?你以为人家收了钱,就真的会两不相帮。人家说不定拿了咱们的情报转手又卖给钱通了。跑?这是最愚蠢的做法了。”

    孙三寿的眼里就冒出凶光来,“不叫咱们活,那谁都别活。同归于尽干|死他!”

    “兄弟,死不是目的。”郝智给自己倒了一杯洋酒,然后示意孙三寿自己去给自己倒:“活着,且活的好好的,才是咱们的目的。人家要咱们兄弟死,咱们能怂吗?”

    孙三寿听出意思了:“老大,您说怎么办?我都听您的。啥都没了,退一步就是死,我有啥可害怕的?!您叫我往东,我绝对不往西!”

    “很好!”郝智轻笑一声,“咱们这次,不仅要活,还得立一次大功!你附耳过来,我告诉你……”

    孙三寿听的眼里眼里亮光乍现,“您放心,信得过的兄弟还有一些,我知道怎么干了。”

    “关键是要保密!保密明白吗?”郝智‘嘘’了一声,“七天!我们只有七天的时间。能不能活着,能不能以后在沪上横着走,就看这一回了。我把这么要紧的事,托付给你……”

    “要是玩砸了,就要命,我知道轻重。”孙三寿拍着胸脯保证。

    郝智拍了拍他的肩膀:“柜子里剩下的那点钱,你全拿走,吃饭和找人都得花钱,先拿着那些吧,要是不够,过了明天你找我拿。我已经跟一个朋友商量好了,他想接管我这个烟馆。这房子怎么也值几个钱,够咱们这次的开销了。”

    孙三寿没犹豫,拿着钱就走,“您看好吧!”

    等孙三寿走了,郝智才叫人:“备车。”

    今晚还得再去见见徐媛。

    而此刻,林雨桐和王曼丽都不在小楼,今儿收获颇丰,连夜里,很多东西都得找人估价然后登记入册,下面的兄弟分多少,这都是有数的。得早早的分下去才行,要不然人心惶惶的,都记挂这笔钱了。

    而两人一走,周天南就伪装了声音在公用电话亭给郝智打了电话:“……有人通知你,现在可以去了……”

    而此时,有人给小楼送了两桌酒菜,酒是好酒,菜是正宗的鲁菜。有财发,有酒喝,有肉吃,人就难免放松。聚在一起吃吃喝喝的,只管吃喝去了。

    守在地下室门口的两个值勤的,能不馋吗?今晚又开始下雨了,这阴冷阴冷的在这里站着,一站半晚上,心理多少事有些不平衡的。就有人在门卫室的方向招呼两人,“我们这里也有酒,过来喝一杯。”

    两人当然不敢去了,这值勤着呢。

    那人就道:“谁不知道你们那大门根本就不敢用手碰。就这你还怕有人进去呀?咱们在大门口,不放外人进去。里面都是我们jun 统战值勤的。你们那地下室又没关着我们的人,我们的人犯得上过去吗?”

    是这个道理!

    由喝一杯到喝两杯,这大门一直没有人要进来,两人就安心的在门房喝起了酒。

    可沪上军统战,又岂止是一个入口。郝智带着人进来,带了皮手套,摸出从林雨桐那里得来的钥匙,自己进了地下室。

    徐媛等着对方的到来,但来的这么快,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她还是吓了一跳。

    但此刻她真不怕,“你不敢在这个地方对我怎么样。”

    “我也没想把你怎么样。”郝智就道,“你上次威胁我的事,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因为知道我根底的孙三寿已经被我赎出去了。”

    “我知道!”徐媛轻笑一声,“我本也没完全指望你。”

    “你想跟我换人质!”郝智点头,“这个想法……挺单纯。但我也看出来了,你想救那个工党的心是真诚的。我这人对那种知恩图报的人还是有好感的,真的!如果你愿意跟我合作,王坤我帮你救。哪怕是马上弄出来都行。你要是愿意,我可以想法办法将她跟你关在一起,他是生是死,怎么生怎么死,你说了算,如何?”

    徐媛心里一跳,这怎么跟当初林雨桐的提议一模一样,那也就是说,当初林雨桐提议,真可能是对自己有利的。

    可此一时彼一时,当时林雨桐那么提议了,可这次林同意并没有旧话重提,那显然就是不合适的。

    有时候,相信一个猪队友,倒不如相信一个狼队友。想来,郝智也未必跟自己结下死仇。自己只要一个王坤而已,救出来直接送到香gang,神不知鬼不觉,谁也不知道郝智救出了一个工党。这对他而言,许是没那么难。

    于是她便道:“我要他自由,你明白这个意思吗?”

    “明白了!”郝智点头,“将他弄出来,然后给他几根金条,远远的送走他,是吧?可以!一个刀疤脸,找个人替代他,谁能确定他的身份,我说王坤死了就死了,这很容易。但是你得告诉你,你身后的那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徐媛一脸的深沉,“你应该清楚,她是想要你的命。只不过,林雨桐是想糊弄事拉倒,他却目的鲜明。”

    “此人有什么背景?”郝智又问。

    “就是什么背景都没有,才疯狂的想要立功。这和我的心态是一样的,我们跟林雨桐和王曼丽不同,她们都是有所依仗的人,风再大,人家能站稳,我们不行。在这一行,像是我这样的女人,除了不择手段的立功,还有什么?靠男人吗?男人喜欢单纯善良弱不禁风的女人,不喜欢我们这种的……用男人的话说,像是枕头边盘着一条du蛇。而且,钱通比你有背景,攀上他,也算是找到了可以抱的大腿。看看胡木兰和她的徒弟们……钱通的资历还在胡木兰之上,想攀上钱通这个关系,有什么错吗?”

    又是该死的资历和人脉。

    没错,这些东西往往比能力更吸引人。

    就像是孙三寿为什么背叛一样,因为他报上期的升迁名单,上面给批的不多。但是钱通报上去的,十成十都能批下来。人往高处走啊!奈何奈何!

    没有了钱通,想稳定沪上站,上面就不得不用自己。关系是处出来了,站住了位子,关系自然就能走动来。所以,还是要干掉钱通。

    郝智就道:“我愿意帮你救人,且按照你的意思去安顿这个人,也答应你,完事之后拿了孙三寿的脑袋给你,算是替你报仇了。有这两件事,咱们可谈合作。至于我跟你之间的恩怨,等咱们这次合作完成,我随时等着你取我性命,如何?”

    徐媛点头:“可以!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你想办法叫那两位姑奶奶将你放出去,然后联络你背后的那个人……我叫你放什么消息给他,你就放什么消息给他,明白吗?”

    徐媛点点头:“好!成交。”

    “成交了?”回到酒店之后,一开门就看见静静的躺在大门内侧的字条,上面就两字:成交。

    地下室的钥匙,胭脂也有一把,他能知道两人的谈话结果,她丝毫也不意外。

    四爷洗了澡已经在床上了,催她:“洗洗睡吧,熬出黑眼圈了。”

    可也不敢泡热水澡,用偏凉的水冲洗了,就快速的上床了。热水泡了,能叫人浑身的放松。可肌肉放松了对他们这种随时准备战斗的人,却不是最好的。

    湿着头发往被窝里拱,四爷又起来拿浴巾给她擦头发,“名单已经甄别出来了,里面有十几个不是很清白的。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引导郝智往咱们预想的路上去走。孙三寿放出来了?”

    “放出去了。”林雨桐就道,“谁去做这个人去?”

    “欧阳白!”四爷淡淡的吐出这个名字。

    林雨桐吓了一跳:“你说谁?”

    “欧阳白!”四爷将她的头摁下去,“他跟俞敏慧秘密来了沪上。”

    欧阳白吗?

    “他行吗?”林雨桐不确定,“这个人……怎么看都不是很靠得住。”

    四爷拍了拍她:“你放心,我有数。明儿我亲自去见一见他。”

    沪上,对欧阳白来说是陌生的。

    反正就是跟俞敏慧在路上辗转了很长时间,才到了沪上。本n京跟沪上之间这么近,真不用这么费劲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俞敏慧是围着沪上转了半圈,才跟逃荒死的,两人一个一个包袱,进了沪上。俞敏慧一路低调的很,来了也不租什么好地方,更别提酒店别墅了,就是那种小弄堂,最普通的民居,租了一间屋子。里里外外住的都是力巴,租金便宜,大家都在一个厨房做饭。这种地方,俞敏慧当然不会关着他了,也关不了。当然了,她也不怕他瞎跑,这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每天就给那么点菜钱,跑也跑不了。她每天打扮的还算是体面的出门,晚上回来。他一个人在这里住着,到街口买买菜然后就回来。偶尔会去附近转转,但也不敢走远,怕俞敏慧知道他乱跑,又把人关起来。这么连着几天,俞敏慧才说:“挺好,挺自觉,知道不乱跑……”他知道,她肯定还是派了人监视他的。

    这天买了菜回来,就见租住在阁楼的李大哥带着一个穿着长衫戴着礼帽的男人一路上楼,言语上很客气,见了他在身后跟着,还热情的招待,“白先生回来了?不用做饭了,来家里吃吧,这是我请回来写招牌的先生,我正愁没人给作陪,白先生也是读书人,一定要来一定要来……”

    “那怎么好……”他刚客气了一半,就见这位被请来的先生转过身来。他的话一下子给卡主了,这不是金……金……金汝清吗?他怎么在这里?

    先是大惊,继而大喜,“你……”

    才要说话,四爷就朝他点头:“是白先生呀,那正好过来,帮我斧正斧正。”

    “白先生可有文化了。还给楼下的几个囡囡当先生咧。”李大哥热情的说着,又招呼欧阳白,“白先生一定来呀。”

    一定一定!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这一部分的大纲很多都得推翻重新做,因此工作量就很大。之前还得抽空修改谋家,繁体出版那边催稿。孩子又放暑假,昨儿要去看电影,当然了,电影还是不错的。今儿又是汇报演出,之前不是叫学架子鼓去了吗?结业了又得表演,正儿八经的那种,得带孩子去化妆,然后带孩子去郊区的酒店,人家课外学校租酒店和舞台,郊区大概便宜吧。我从城南得跑到最城北,一个来回呀!一整天就给耽搁完了。吃完饭回来就接近八点,然后码字才码完。我准备给孩子再报班,等他上学了,我就更的早了,也能来得及捉虫了。体谅一下,现在这宝妈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