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朔明TXT下载 > 朔明 > 第二百零二章 文人喜言火器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零二章 文人喜言火器


    杜弘域这位大公子给的好处没那么好拿!

    从总兵府回来的高进,深深意识到了这一点,五十杆鸟嘴铳、五门虎蹲炮,这是本就说好的,另外高进又拿了十领铁铠和百副布面甲,另外还有五十人的刀盾手装备,以及二十张上好角弓并其他军械。

    只是这么多的军械,杜弘域只让那郑大装车送到关府,至于要如何运回河口堡,那便是他自己的事。

    “高老弟,这倒不是大公子要为难你,而是老爷的意思。”

    关府门前,郑大和高进说道,他是杜弘域的心腹,自然清楚些内情,只是他不好和高进明说罢了,围绕着古北寨的这场仗,从这骆驼城里便开始了。

    “是总兵大人的意思?”

    高进从关爷口中了解过,杜文焕膝下四子,最得宠也最得看重的就是杜弘域这位大公子,他眼下也算是杜弘域的人,所以他实在是不明白杜文焕到底是什么意思。

    “高老弟,接下来若是有什么消息,我自会派人报信于你。”

    郑大没有回答高进,只是让手下将那几车军械交接给高进的手下后,扔下这句话后便告辞离开了。

    回到关府,高进找上了关爷,郑大不愿意透露自己知道的消息,他便只能找关爷帮忙了,说起来关爷是杜家老人,想必应该能看得出杜文焕这位总兵大人的心思。

    关爷的书房里,看着向自己请教的高进,关爷皱眉想了一会儿后才开口道,“小高,老汉问你,你从总兵府领走这么一大批军械,你觉得瞒得过这骆驼城里的将门吗?”

    “瞒不过。”

    高进回答得颇为直接,他听刘循说过,这总兵府里各家将门眼线多得很,但凡有大一点的动静都瞒不了人,他这回去武库挑选军械,用不了半天这骆驼城里该知道的就全都知道了。

    “老爷若是还让大公子派人帮你把军械运回河口堡,你觉得另外三位公子还有胆子向古北寨下手?”

    关爷的反问,让高进思考起来,然后他想明白了关爷暗示的其中关节,自己拿的这批军械是杜弘域答应给他的,但是杜文焕却不许杜弘域派人帮他运送这批军械,那么在外人眼中,那就是杜文焕和杜弘域父子失和,杜文焕很不满意他这个河口堡来的乡下百户。

    这么一来,另外三位杜家公子怕是要卯足了劲对付他,这三位手底下投靠的将门和豪强也会出死力,拿他来邀功请赏。

    “小高,接下来你可得小心些,这骆驼城里虽说没人敢胡来,可一旦你出了城……”

    关爷的眉头不见松开,虽然他知道高进和手下兵马能打,可俗话说得好,猛虎难敌群狼,高进这趟出门带的人手加起来也有四十多号人,真要带上那么一大批军械上路,这回程可不好走。

    “关爷不必担心我,既然总兵大人想试试高某成色,高某必不会让总兵大人和大公子失望的。”

    高进反倒是笑着安慰关爷道,他知道杜文焕父子是要利用他来杀鸡儆猴,给这骆驼城里的将门提个醒,谁才是这骆驼城里做主的。

    高进不怕被利用,他怕的是连被利用的价值都没有,河口堡百废待兴,一切才刚开了个头,他需要时间来发展,也需要靠山来遮挡,这杜家便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关爷也不知道高进是真有了主意,还是只是在安慰他,可他毕竟是杜家的家奴,不好多说什么。

    ……

    既然总兵府那里借不到半点助力,高进便只能耐心等着,他从河口堡出发前,曾派人往神木县给范秀安报信,毕竟当初说好的是一起来骆驼城,他给范秀安和关爷这边牵线搭桥。

    眼下那批军械,他也只能指望范秀安帮他带回河口堡,至于古北寨那里,他一点都不担心,有了鲁达的报信,只要董步芳侯三他们提前做好准备,千把人是拿不下古北寨的,更何况敌人的队伍要集结,要安排好行军路线和后勤辎重,可还有的扯皮呢!

    高进安心住在了关爷家里,压根就不急着离开骆驼城,杜弘域可是说过,敌人的虚实动向都能告诉他,他眼下还不知道到时候杀向古北寨的敌人有多少,是何人领兵,携带粮秣军械有多少,何必急吼吼地回河口堡,然后增援古北寨。

    ……

    “高老弟,你可真够沉得住气的!”

    见到上门的高进,刘循忍不住叹道,他刘家如今和高进算是捆绑在了一块儿,虽说因为驼前街那事儿,自家隐隐有些被排挤,不过这好处便是没人再敢小瞧刘家,这将门说到底还是要看谁的拳头够大,刀子够快。

    刘家是败落,可是架不住有高进这等强援在,再加上这几日刘循狠狠整顿了一通家门,砍了各种浮于表面的开销,重新募集家丁,让家里的老家人狠命操练,如今这刘府倒是恢复了往日将门的几分气象。

    刘家有了崛起的势头,这骆驼城里的将门也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有的是人愿意来烧冷灶,毕竟万一刘家复起,这雪中送炭的情分可比锦上添花强许多,所以刘循也隐约知道了些总兵府里,杜家子之间的争斗。

    “刘兄,我这趟过来,可是有事相求?”

    “这是什么话,你我兄弟,哪需要这般客气,高老弟你直说便是,只要为兄能办到的,绝不推辞。”

    刘循拍着胸脯道,他现在也算是杜弘域这位大公子的人,知道高进在杜弘域心里的分量,这也让他越发坚定了要交好高进的心思,就是自家小妹若是也看上了升哥儿,他觉得也未必不能考虑一下结亲的事。

    反正这骆驼城里的将门,他是不敢把小妹嫁过去了,更何况如今自家那小妹,黏那弟妹黏得厉害,人都跑去关爷家里住下了,整日地不见人。

    “刘兄可还记得说过的那位孙大匠,我这几日正空,不知道刘兄可否带我去见一见这位孙大匠,就是不能把人带回河口堡,那《神器谱》总得容我抄写套。”

    高进笑着说道,这《神器谱》是赵士祯当年进献朝廷的火器书籍,朝廷印刷的数量不多,也就是当年刘循这等爱飞鹰走马,拿鸟铳去打猎的纨绔子才弄了套《神器谱》收藏,最后拿去送了那孙大匠。

    “我还当是什么事,原来只是这等小事,老弟你且稍待会儿,我派人去那孙泰家里瞧瞧,若是在家,咱们便直接过去。”

    刘循一边说着,一边却是喊了老管家,让他派下人去孙泰家里问明情况。

    那孙泰是延绥镇里的匠户,也是有名的巧手,只是他的手艺再好,也就是刘循这样混不吝的纨绔子,才会喊一声孙大匠,换了旁的将门子,谁会正眼去瞧一个匠户。

    ……

    小半个时辰后,孙泰家里,正在家的孙泰见了刘府的下人,知道刘循要带那位如今在骆驼城里名声大噪的高阎罗上门,连忙喊着家里婆娘和儿媳收拾家里。

    “刘老爷来也就罢了,怎么连那高阎罗也要来,可不会是什么祸事吧!”

    孙泰婆娘胆小,这几日在街面上听人说闲话,讲那高阎罗是杀星转世,被他看一眼都要折寿。

    “说什么胡话,刘老爷对咱们家有大恩,那高阎……百户和刘老爷是朋友,能有什么祸事。”

    孙泰骂起了婆娘,他虽然被旁人喊一声孙大匠,可他心里清楚得很,自己就是个匠户,哪怕手艺再好,在上面那些大官眼里,还是个贱籍。

    卫所的匠户,日子大都不好过,毕竟上官们要从军械里捞钱,便只能克扣物料费和工钱,匠户们要是不接些私活,压根就过不下去,刘循过去是纨绔子的时候,就认识孙泰,那时候刘家还没败落,他出手也阔绰,在孙泰这里定了好几把鸟铳,孙家才能起了砖石砌的大宅,日子过得尚算可以。

    ……

    高进和刘循一起往孙家去的时候,也命人买了礼物,对于这种人才,高进向来都舍得花本钱,当他们到了孙家时,孙泰已带了儿子在门口候着。

    “见过刘爷、高爷!”

    高进从马上下来时,看到的不是什么大匠,只是个满脸谦卑,想要活得更好的普通人罢了。

    “孙大匠,在下高进。”

    高进说话时,自有随行的下人送上礼物,刘循更是直接在边上道,“孙大匠,我这位老弟可说是极为看重你……”

    收礼的是孙泰儿子,满脸敦厚,当他看清楚那礼物里还压了封银子,拆开看了看后足有十两,竟是直接看呆了,直到被自家阿大拍了记巴掌才回过神。

    这时候孙泰也看到那封足有十两的银子,顿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进了孙家坐下后,高进也没有直接道明来意,只是说要借阅《神器谱》一观,孙泰

    自是连忙交出了那本被他贴身收操的《神器谱》。

    孙泰虽然不识字,可是《神器谱》上诸般火器样式部件都有图,孙泰早已牢牢地记了下来,眼下这书物归原主也无妨。

    拿了《神器谱》后,高进才问孙泰,愿不愿意去河口堡落户,直接把孙泰给惊住了。他没想到自己这辈子居然还有离开骆驼城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