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京都贵女手册TXT下载 > 京都贵女手册 > (197)公主威武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97)公主威武


    很快太傅府两个门房的小厮也到了。云想容疑惑怎么是两个人,她以为会是四个人。

    两名小厮给云想容见礼,自报姓名,一个叫招福,一个叫招财。虽然没人说云想容是公主,但看到李雁飞客气的程度就知道,这个女子肯定朝中重臣之女。

    “你们是负责把箱子抬进府的还是抬出府的?”云想容问道。

    “回姑娘,都是我们抬的,当时我们帮江姑娘把箱子放在院子当中,之前江姑娘就给了我们点赏钱,说是一盏茶的时间后,让我们来接她,她还说今天还有别的事情,把礼物送给我家姑娘就走。”招福说道

    “你们来接她的时候,箱子在那里?”云想容问道。

    “已经被放在了院子的大门口。”招财回道。

    “你们抬下这个箱子,看和今天江姑娘,让你们抬的箱子,重量差别大不大。”云想容指着两个丫鬟找出的箱子说道。

    两个小厮去抬箱子,抬完后,放下箱子。招福说道:“这个重量和江姑娘进府的时候,抬进来的箱子,重量差不多。”

    招财点头。

    “好,小红,小绿,你们两个躲到箱子里。”云想容对那两个丫鬟说道。

    两个丫鬟虽然不明白,但也听话照办。

    “你们再抬。”云想容对招财和招福说道。

    两个人晃晃悠悠的把箱子抬了起来,走不了几步,就想放下。

    “放下吧,你们觉得重量如何?和抬出去的箱子重量相比。”云想容问道。

    “好重,比那个重多了,抬出去的虽然也有点分量,但没这个这么重。”招财说道。

    云想容让小绿出来,小红还在箱子里,再让小厮去抬箱子,问重量如何。

    招福看了眼招财说道:“这觉得这会重量和抬出去箱子的重量差不多。”

    招财应是。

    云想容自己去拉这个箱子,虽然自己最近体力值还不错,但基本也很难拉动,关键是拉动后,地面会留下深深的痕迹。

    又让夜海华移动箱子,夜海华虽然力气大,但箱子过大,一个人抬不起来,只能拉着走,但拉过后,地面上也是会有痕迹的。

    最后夜海华和云想容一起去抬箱子,因为夜海华力气大,云想容只是个辅助,两个人还是可以不留痕迹的把箱子搬出来的。

    云想容让小厮和丫鬟都退了下去。

    “李统领,我觉得这件事情,已近很明了了,你们府上有内奸,还是两个,否则奶糕不会不叫。至于你怎么找内奸,这事我就不参与了,但眼下有一件事情,我可以做,应该还来的及,假的江心心肯定是带走了一个人,很可能是喜宝,但她既然乘坐的是冒充昌平候府的马车,应该也不敢走很远,当然如果真是一直不换马车,可就太好了,很快就能查到人。”云想容说道。

    李雁飞没想到,云想容会这么冷静,思路还这么清晰。于是说道:“容公主要怎么做,或者需要我怎么配合您。”

    “你去查府里假江心心走后,府里出去过什么人没有。”云想容说道。

    “已经问过了,发现出事后,府门就关闭了,从假江心心出府到关上府门,就出去过一个小厮,之后所有的人都不许出去,今天府里也没来过外人,那个去采买的小厮,也都已经回府。”李雁飞说道。

    “如果能确认,只有假江心心带着一个箱子出府,那这事就很好办了。海华,去找开阳,让他查从太傅府出门,能走马车的路有几条,每条路上派人勘察,找踪迹。让天枢派人去查,今天上午有没有人见过昌平侯府的马车,最好能查到昌平候府马车的行走路线,不过我估计这马车不会离开太傅府很远,就会被舍弃。不过,李统领,你放心,昌平候府的马车很快就会被找到,看被停放到那里,我们就知道下步要怎么办。”云想容说道。

    夜海华马上就按照云想容的指令去办事情。

    李雁飞觉得自己是低估了容公主,江轻尘有北斗七子的事情,李雁飞是知道的,但这么看云想容不但知道,还用的很顺手,貌似她才是真正的九门提督。

    “容公主,你是觉得,我太傅府,还有一个人,很可能是喜宝的丫鬟,是吗?”李雁飞说道。

    “是的,那个箱子不大的,装两个人很累,或者他们原本计划,就是带一个人出去,丫鬟可能看到不该看的东西,无奈之下只能对丫鬟下手。至于抬箱子找同样的两个人,应该是故意的,他们就是要告诉我们,他们把人带走了。”云想容说道。

    “应该是。”李雁飞说道。

    “李统领,你们府上最近和喜宝走的很近,喜欢奶糕的人有谁,你知道吗?”云想容问道。

    李雁飞明白云想容的意思,可是自己平时真的很少回府,府里除了护卫的事情,别的事情都是不管,云想容问的事情,就是母亲估计也答不上来。

    “我把管家叫来吧。”李雁飞说道。

    很快管家就到了,云想容问了一些关于奶糕的问题,貌似管家知道的也不多,一条不受夫人喜爱的狗,确实很难引起人的注意。

    云想容知道太傅府对安全管理还是很严的,每天人员出入,都有记录,所以让李雁飞拿来了,近两个月来的进出门记录。仔细查看。

    李雁飞也没闲着,又把府里的护卫,好好的查了一遍。

    大约一个时辰后,夜海华回来了,带回来一个好消息,但是表现形式很低调,就一个人进的府,说是找到了昌平候府的假马车,被扔到了垃圾堆,上面有个箱子,应该有人想捡回去,就打开了,以为丫鬟死了,就没敢捡。因为箱子被发现的时候,锁头是被撬开的,箱子已经被打开,里面躺着个丫鬟。

    丫鬟命大,不是有人想捡箱子,她就会被活活憋死。

    人已经救过来了,她是喜宝的贴身丫鬟,去过晨曦山庄,夜海华认识她,已经被带到九门提督府休息,夜海华觉得这事很不对,就独自来找两人商量。

    “我确定喜宝还在府上,只是我们没找到而已,我想可能是他们内部出现了问题,或者计划有变,要不假江心心带出去的就应该是喜宝,而不是丫鬟,他们如果中途换马车,我们想查都很难,当然也可能计划就是让我们误会,喜宝已经不在太傅府,方便之后的行动,证据不足,我做不出太多的推断。但我觉得这次朱紫国行动好像又换指挥者了,和之前的行事风格完全不同,这人喜欢冒险,昨天想引诱我出公主府没有成功,这是一计不成又出一计。”云想容说道。

    “只要人在太傅府,这事就好办,我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找出来。”李雁飞说道。

    “没有那么难,我刚看完你们府上的出入记录,有个人我没看懂和你们府上是什么关系。”云想容说道。

    “公主所说何人?”李雁飞说道。

    “就是董婶和他的儿女们,这个董婶是谁?在你们府上住了有一个多月了,他的儿子还挺爱出门的,女儿出门频率很低,但看记录董婶好像一次都没出过门,正常说家里来亲戚了,主家怎么也会招待出去玩玩,或者吃个饭吧?”云想容说道。

    “公主,您心真细,之前太子说过,我还不大信,今天真的信了,这个董婶是我婶婶的妹妹,我婶婶娘家不是京城人士,她们娘家人偶尔也会来府上看她,今年我叔叔外调到了湖北,不在府中,可能我婶婶娘家不知道。就直接来了。”李雁飞说道。

    “主家不在,她们还能住一个多月?”云想容问道。

    “这个我听管家说过,董婶子来了后,不适应京城的气候,就生病了,养了快一个月才刚刚好,昨天说是去了镇国公府拜会。”李雁飞说道。

    “这个董婶子这么厉害,还和镇国公府有关系的?”云想容问道。

    “也不是多厉害的关系,就是镇国公的姨娘,和董婶子是同乡,说是这次董婶子来京城,老家有人拖她给镇国公的姨娘带了点东西,镇国公姨娘很感激,早就想接她去坐坐,之前董婶子一直病着,就没去,这回病刚好,就被接了过去。”李雁飞说道。

    “李统领,根据你门房的记录,说是昨天董公子把母亲和妹妹送去了镇国公府,结果他还是回太傅府住的,没有行李离开的记录,也不知道何时会离开太傅府。”云想容说道。

    “公主,您觉得他可疑吗?”李雁飞问道。

    “不,是很可疑。可我没见过他不能马上下定论,但我很肯定一点,喜宝这事肯定是很熟悉太傅府的人做的,案发时间太微妙了,选在了午膳前,这正是喜宝院子里丫鬟最少的时间,又是府里下人最松懈的时间,很多人都在等着吃午饭。”云想容说道。

    “是有些问题。”李雁飞说道。

    “海华,我们走吧,这里就交给李统领好了。我们在他下手不方便。”云想容说道。

    这话说的很直白,但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李雁飞把父母送到京兆府,有一部分原因是怕家里还有别的危险,主要的原因是李雁飞要用宫里的方式把家里下人清查一遍。

    云想容进太傅府后,府里下人惊恐的状态,已经说明了一切。

    “下官送容公主。”李雁飞说道。

    “对了,李统领,你要是能联系到江轻尘就联系一下,我觉得你手上的人,很可能是他很想找的人,当然我只是猜测,证据不足,只是我觉得找到喜宝后,最好低调处理。”云想容说道。

    李雁飞应了一声,就送夜海华和云想容出太傅府。

    后来云想容和江轻尘说到李雁飞治府森严,江轻尘说李雁飞就是**上可怕而已,和云想容还差些,云想容一出口就要把直男送到宫里当太监,这个才是最可怕的。好吗?

    现在江船都不敢和江轻尘多说话,有事也要拉上江河,就怕云想容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