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神农只想种田TXT下载 > 快穿之神农只想种田 > 第484章. 替嫁的连春【一更】(求订阅)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484章. 替嫁的连春【一更】(求订阅)


    楼宁被黑洞猛地一吸,这次还不是她不愿意反抗,而是因为主脑不知道为什么,变出了一支细长的针。

    通过了主脑上头连接的无数条银色电线,铺天盖地地将楼宁给包围住,接着就用尽所有角度,狠狠地给她扎了一针。

    药剂与血液在瞬间互换,令人措手不及。

    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呜呜呜呜......阿姐,大嫂她会不会跟阿娘一样,躺了就起不来了?”冥冥中,有呜咽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努力地企图唤醒楼宁的意识。

    ‘啪’地一声脆响,伴随着一阵低柔的骂声,又将楼宁给稍微惊醒一些,鼻头微微地抽动着,

    “你这臭小子闭嘴吧!要不是为了给你做饭,大嫂会半夜摸黑去摸灶肚吗?”

    灶?阿娘?这什么用词?

    淡淡的皂角香,还有一点儿隐约的汗?骚?味,正通过毛细孔,不断地冲击着楼宁的意识。

    身上传来一阵阵蚂蚁咬噬的感觉──那是因为不洁的生活环境,或者说贫困的环境,才会有的情况。

    “呜呜呜,我以后都一定听话,我可以下田帮忙种稻子,会乖乖抓虫,除草浇水,呜呜呜呜......”小孩的哭声有些哀戚,整个家里的愁苦凄凉感,无孔不入地将楼宁给包围。

    深沉的无力、还有疲惫、甚至是愤懑,如同海潮一般不断侵蚀着她的知觉。

    姓名:连春

    年龄:16

    身份:顶替地主家的陈大娘,嫁给投笔从戎、却失联的书生马良。在马家张氏去世时硬是被嫁入马家,现为马家顶梁柱

    死因:过劳,营养不良,撞柱而亡

    背景:锡城景村,位于边境,经常受到哈奴族侵扰的贫困区

    任务:完成水稻年产1500亩/公斤,并完成连春的愿望

    这次系统并没有半点掩饰,还很大方地直接一口气将所有的资料都交给楼宁。主脑虽然不知动了什么手脚,却还算大方地给了一半的能量。虽说并不充盈,大约只够把身体修复到顶尖的程度。

    但楼宁经过上一个世界以后可就学乖了,她拿一半的能量修复身体,剩下的一半,以目前马家困苦的情况,自己这个马连氏,恐怕接下来有一番苦战要熬。

    光脑也准时地将这个世界的资料给传出,显示这是一个古代为背景的世界。只不过贫富差距甚大,而且马家情况特殊,家里上数三代都是读书人家。

    可惜的是锡城太过偏僻,资源也不丰富。除了爷爷那一辈还出过一个做官的,从马良的爸爸开始,父子两人反而因为哈奴族的连年征战,不但没能好好地完成学业,甚至因为现实所逼,从上一辈开始又将家产变卖置了田地,一边咬牙学习种田、还一边读书。

    但即便如此,要养活一大家子可也不容易。最起码马良的父亲在到最后,只能够放弃读书,老老实实地做一个农民,才勉强拉拔大儿子、还有几个萝卜头。然而他也因此过劳,甚至在一次野兽下山的时候,便在冲撞中一命呜呼。

    徒留妻子张氏,还有已经多少可以充当劳动力的长子马良,以及一干嗷嗷待哺的孩子。

    【主要照顾我的人应该就是长女马芳,而哭着的不知道是双胞胎的马耀还是马尉?】楼宁恍惚地想着,能量伴随着精神力的指引,正在不断地修复着身上的内伤与营养不良的后遗症。

    马良投笔从戎的时候是17岁,那时候张氏尚在,咬咬牙还是能够自己下田养家活口。只不过马良18岁在一场边境的冲突中下落不明,伴随着失踪的信件一同到来的只有微薄的军饷。

    随即本来与马良有婚约关系的陈家大娘,因为知道马良失踪,更不想成为未亡人,嫁入马家当不成少奶奶之外还得当主要的劳动力,遂旋即退亲。

    张氏就算饱受打击,却也不愿意随便退亲。她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几个小的还太小了,若是没人照顾,绝对熬不过年头。

    “大嫂被迫嫁入咱们家,还没有抱怨,待我们好好的,你们以后记得多体谅体谅,别闹脾气,知道吗?”马芳的嗓子似乎是因为哭很久、也可能是因为忙到都没有来得及喝水,干哑的可以,“阿娘不在了,大哥也还没回来,你记得跟尉哥儿一起带好阿佩,知道吗?”

    “呜呜呜,我以后不吃大牛给的窝窝头了!”马耀是个实诚的孩子,挨了马芳那一下也不生气,却在谈及小伙伴的时候,噘起嘴来,“那个陈家人太不是东西!竟然还买人替嫁!”

    双胞胎年纪虽然只有十岁,可是这个年代的孩子都知事的早。更因为家中顶梁柱接连消逝,旁人的闲言碎语,从而懂得更多。

    陈家退亲,张氏拒绝。

    按律法,加上马良当时确实有童生身份在。马爷爷当年的旧友关系也多少顶着,所以官府并不愿意受贿而轻易偏帮陈家。

    然而陈大娘夫君都已经相看好了,就等着良辰吉日嫁过去,哪里可能继续被这头耽搁着?

    于是他们干脆心生一计──

    既然张氏不肯退亲,是为了要在自己撒手人寰后,还有人可以接着照顾马家的孩子......那们他们陈家不愿意让陈大娘去找罪受,却可以找人顶替啊!

    买个人认成陈家的干女儿,然后文书替换一下。想来张氏的目的达到了,自家简单地赔笔嫁妆,大家这不就皆大欢喜了?

    “陈家人应该不至于来找麻烦,现在头痛的是连家。”马芳看着床上即使面若金纸也难掩秀色的连春,有些无奈地叹口气,“那些人打着再卖一次嫂子的心理,估计接下来嫂子醒过来,才是硬仗。”

    当初连家与陈家虽然签过文书,不过陈家本身就不是很在意连春,改名都懒得改了,甚至要说......他们根本不想要承认有过这么一段。

    张氏的丧事陈家为了不被人说闲话,所以勉强还打发个人过来帮忙打理。可是在事情结束之后,他们的人手就很快地撤出了马家。

    不是正经亲家的连家反而连吃带拿,还因为有个吴老汉看上了穿着丧服,却难掩娉婷袅娜的连春,回头就跟连春的父亲嘀咕上了。

    这不就,连家已经来闹着好几天。如果不是因为连春白天闹得精神焦虑,又夜半起来给马耀做夜宵、一个不小心撞到头躺着床上......现在还不晓得会是什么个情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