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坑宿主的一百万种方式TXT下载 > 坑宿主的一百万种方式 > 257、不要相信表象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257、不要相信表象


    狐火暗而不易察觉,但薛青鸟的杀气令地下室加倍低温。

    纵然手电筒的光束穿透黑暗,但她面对的只有空气,两行小小的脚印永恒停止般。

    系统来回扫描对面,但扫描不出异物,对面仅有空气和深灰色墙壁。

    身后的浅川景子却止不住发抖。房间只有门口处沾染红光,房间里面堪比未化的浓墨,她看不见满地稻草人但能感觉到它们在身后。

    千百道视线盯着她后背,她已经一身虚汗。

    房间外、内都不安全。

    薛青鸟与空气对峙一阵,阴森的寒气和压迫感渐渐消失,直到她的鸡皮疙瘩消去才收起狐火。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带上穿你弟弟衣服的稻草人走。”

    “诶?带稻草人走?可是还没找到信之……”

    薛青鸟深知无形的敌人忌惮狐火才离去,难保它不会折返偷袭。“地下室深处不对劲,你也感受到吧?你认为你弟弟的衣服为什么穿在稻草人身上?”

    浅川景子全身一震,一言不发地攥紧衣领。“那么带走稻草人有什么作用?”

    “不知道,兴许有线索。我们不能就这样扛着它下山,先将它藏起来。”

    薛青鸟的手电筒重新照耀房间,白光洒众稻草人。两人蹲下来找穿浅川信之衣服的稻草人,忽而发觉这些稻草人产生微妙变化。

    “你看它们的脸!”

    白布包裹的脸部画了五官,滑稽的眼睛下面多了两道浅痕。浅川景子颤抖的食指迟疑触碰一下,触感有点湿。

    “这……刚才没有的,看起来像眼泪?”

    窒息感紧勒两人的脖子,不知是地下室空气混浊的缘故还是恐惧的缘故。

    薛青鸟敛神,查看其他稻草人的脸部,惊觉它们的眼睛下都有浅痕。

    她迅速回忆初发现稻草人时,确定当时它们眼下并无浅痕。想起系统莫名其妙的提示,她不寒而栗。

    不要相信表象。

    她马上拿出手机佯作打电话,实则使用系统的通讯软件私聊闫欢。“你现在在哪?”

    “在乱葬岗附近。”

    “我发现奇怪的东西需要你的小发明看一下,我们在防空洞旁边集合吧。”

    “嗯。”

    挂了线,浅川景子有疑问但一时间不知道问什么,只好埋头寻找穿弟弟衣服的稻草人。“啊,他也‘哭’了。”

    果然,穿浅川信之衣服的稻草人也出现泪痕,浅川景子强忍泪水,一人扛起稻草人。

    “我们走吧。”她回头跟其他稻草人道歉“对不起,以我们的能力只能带一个走,有机会的话我们会回来救你们。”

    她噙泪背着稻草人走出房间。

    薛青鸟暗自叹气,关铁门、拉铁闸,重新绕铁链并锁上,看上去没有人进过房间。

    很不巧,这时头顶传来脚步声,接着是说话声。两人薛青鸟急忙关掉手电筒,和浅川景子隐在楼梯后面的黑暗角落。

    楼梯啪嗒作响,两束手电光照射下来,原来是两个书迷找到这里。

    “是地下室,真刺激啧啧!”两个书迷边下楼边四处照射,光束总是在她们旁边游弋。

    浅川景子大气不敢出。

    鼻尖的冷汗使鼻子痒,她不敢抓,看着两束白光下来。

    他们同样最先发现亮红光的警告牌,光束打在警告牌和铁闸上。薛青鸟握紧拳头,祈祷他们看不出铁闸打开过。

    越多人发现稻草人的秘密越危险,会打草惊蛇。

    “有辐射别靠太近,我们到别处探险吧。”

    幸好他们相信警告牌的内容。

    随着他们向狭窄的通道移动,薛青鸟和背着稻草人的浅川景子蹑手蹑脚走动,赶紧经过红光沾染之处。

    忽然其中一道光束折返射来,反应极快的薛青鸟赶浅川景子到转角后面贴墙站,光束在楼梯旁边来回扫。

    “怎么了?”另一个书迷停下脚步。

    “总觉得这里还有人。”

    “啧啧,可能不是人是那个哦。”

    两人笑骂着继续前进,脚步声越来越远。

    暗处的她们偷偷松一口气,蹑手蹑脚地接近楼梯。

    走楼梯的声响很大,她们等那两个书迷拐去通道尽头的分岔口才上楼。

    但愿不再遇到其他人,浅川景子暗暗祈祷。

    两人一前一后上楼,薛青鸟走在后面。

    “对了,他们进去没问题吧?”浅川景子回头问她。“刚刚不是有那个出现吗?”

    “我没看到那个,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出现,可能是我们太紧张产生错觉。”薛青鸟心里没有底,希望刚才的东西已经被狐火吓跑。

    她们再无话,加快速度上楼。

    深入地下室的两个书迷倒是满足探险的心理,黑暗将他们包围,唯二光源壮胆。

    通道两侧全是房间,生锈的铁门呈暗红色,锈迹斑斑驳驳,第一眼乍看像血迹淋下。

    “幸村,你有没有觉得越来越寒凉?”

    姓幸村的矮个子吸一口便是凉气,似乎比楼上的气温更低。“这里密不透风而且在山里,是要阴凉些。”

    同伴半信半疑,四处照射的手电筒蓦然照在黑洞洞的地方。他吓了一跳“什么嘛,原来这个房间没有关门。幸村,我们过去看看吧。”

    幸村欣然答应,期待有惊喜的发现。

    两人慢步接近开了门的房间,两道光束率先照亮内部。

    房间空荡荡,他们很失望。

    “防空洞不是该有历史遗留的痕迹吗?为什么都空空的。”

    “对啊,好歹剩些残旧的仪器。”

    他们站在门口粗略扫视,不经意看见门边的角落躺着一个巴掌大的稻草人。

    “好可爱!做得挺精致的。”幸村捡起穿上迷你衣服的稻草人。

    同伴则色变,“我记得山野志郎生前的玩具是一个小小的稻草人,你说是不是它……”

    幸村不但不害怕,反而兴奋。

    “我在网上查了很久,没有查到彼岸村山野志郎相关的真实案例,网上成了两派争执山野志郎的原型到底存不存在。如果我们上传这个小稻草人的照片,一定给质疑的那批人重击!”

    同伴扬起得意的笑容。

    说完不久两人的手电筒莫名熄灭,黑暗如潮汐围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