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川藏线爱情TXT下载 > 我的川藏线爱情 > 第三十八章这座城市举目无亲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十八章这座城市举目无亲


    匆忙赶到医院,我思索着今天我舅说的话,排除几种可能,我前往急诊室。

    我心里越发的不安,可以的话我甚至希望不要在这里找到他。如果找到他那只能说明事情有点大。这可是抢救室,没人会愿意来这个充满悲伤和痛苦的地方。

    不幸的是,我还是在转角后的长廊里看到了我舅舅。他正在对着墙接着电话,我走到他身后他都不知。

    “你们什么意思?你们这些盖楼的想不负责任是不是?就算不是你们工人,可你们工地出了坍塌,这事你们跑不掉。”

    我听着他愤怒的声音,多少猜到了什么。

    抢救室的门被打开,两个白大褂的医生走过来看向舅舅摇了摇头。气氛一下沉重起来,沉重到他晃了身子。

    晚上的十一点钟,我被舅舅赶回了家。说到底我也只是个局外人,在这除了能看着他的不安和无措,我什么也做不了。

    出事的人是我的老乡,年纪比我还要小,两年前就跟着我舅学,也算是我舅的小跟班。我对他有印象,记得他第一天单干的时候还请了我们吃饭,他跟别的同龄人有些不一样,那个年纪在他脸上看不到玩世不恭,只有看到希望的欣喜感。他的家庭我不了解,我只知道他说想要买一辆车。

    可天不如人愿,谁都没想到他会发生这样的事。

    一个星期后,我跟着我舅舅来到了法庭。由于我不是事内人,所以我只站在外围远远的看着。

    怀着同仇敌忾的心理,我看向被告方,其中有一个女人,一身打扮看不出具体年龄,但感觉不低于三十岁。

    她站起身子说着:“出了这种事,我们也很遗憾,可说这件事责任全在我们,这不可能,死者不是我们的员工,没有我们公司的意外险,我们调查死者并没有相关驾驶证,操作不当引发坍塌也是有可能。”

    ……

    判定结果出来,建筑公司赔偿50万,总共要赔偿家属180万,剩下的130万足以让我舅舅倾家荡产。

    走出法庭,我眼前的人好像突然苍老了许多。我不知道他这一个星期怎么过来的,懊恼不知所措还有家属的围追堵截。

    “小子,你舅我这次算是在劫难逃了。”他轻飘飘的说着,可我知道,这是这句话对他有多沉重。

    我跟在他身旁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切语言文字好像都那么的苍白无力。

    “你打算怎么办?那一百多万的补偿。”

    “把机器卖掉,除了这个能补偿之外,我也没什么办法了。”

    “你考虑清楚,你把吃饭的家伙卖了,以后你怎么活?”

    “本来就是老光棍一个,怎么活不是活?”

    “那姥爷呢?他怎么办?”

    我知道这句话对他还是很管用的,他沉默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支利群点上,看着紫色的烟头他苦笑了一声。

    “你的那些酒友呢?找他们帮帮忙,你现在生意不小了,也就两年你就又回来了不是?”我也点上一支烟说道。

    “你不懂,都是些没用的人,见我出了事一个个都他妈躲着我。这还算好的,就怕有人往火里浇油,趁着我不走时运挣我的饭碗。你知道,我本来就是靠这些工地吃饭,可是现在根本就联系不上买卖,我手底下的工人也走了好几个。”

    “这个地方…我是待不下去了。”

    将他送到他住的地方,我们一起上了楼,打开门我有些恍惚,前几日我们还在这里欢声笑语的吃着饭唠着家常,可现在这里乱做一团,一地的烟头还有散落的空酒瓶回放着这几天他的愁苦。

    他脱了鞋直挺挺的躺在床上闭着眼,我看了他一眼,默不作声的收拾起了乱糟糟的屋子。

    将屋里收拾完,我坐在床边,点上一根烟缓缓的抽着。

    半晌,我站起身对他说道:“我这里有张卡,里面有三十万,密码是后6位,你先用吧。”我说着从口袋里拿出那张卡,放在了刚才我坐过的地方。说完不管他有没有听到,便转身下了楼。我知道他肯定听到了。

    这卡里的三十万有我十万,其他的都是从老杨他们那里凑的。这一次我又一贫如洗,而且还是负债累累,唯一一点欣慰的是,我至少比我舅强一点,在我需要的时候身边的朋友没有掉链子,可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虽然他们说不急,都是老大不小的人,我自己也清楚,手里要是没点积蓄,过年都不敢回家。

    三天后我接到我舅的电话,说他已经回到老家。我们的关系也没有以前那么的僵硬,我听到了他久违的笑声。他说他跟着他老同学在老家的工地上接活,也算是有些眉目。

    而我留下的银行卡他也没有收下,被他放到了床脚,我听到也是惊出一身冷汗,这可是三十万啊…

    除了得知他回了家以外,还有一个非常离奇的事情,那就是他从银行里贷款了80万,昨天莫名的被人给还清了。

    他怀疑是我干的。

    我笑了笑说:“我哪有那么大本事。”

    我听着他沉默了一会后说道:“知道了。”便被他挂了电话。

    第二天,我来不及去店里,就驾车匆匆赶往舅舅的住处,一边祈求房东没有拿走,不然我就成了冤大头。

    来到住处,找到房东。房东还是很好说话的,也可能是因为我舅在这住了也有几年,所以也算是个朋友了,跟我嘘寒问暖了两句,便把钥匙给了我。

    而我也没有耽搁,找到卡后,对着空荡荡的屋子轻叹一声后就匆匆离开。

    拿到卡,我心里踏实了许多。一路上我开的很慢,我不由的想到了很多。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离开这座城市,可我知道那一天一定会来,也许我骨子里就不是一个能安稳下来的人。

    可能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觉得孤独。是的,我又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孤独,我甚至想不通这种感觉是什么带给我的…物是人非的房子,亲人不幸的遭遇,还有这座举目无亲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