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全境污染TXT下载 > 全境污染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触手的骚动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六十二章 触手的骚动


******

    一间只有几平米的房子,没有窗户,一床又脏又臭的被子直接铺到地上,一桶水,一只同样脏的碗。

    是的,房间里只有这些东西,门锁上之后,里面暗无天日,一束哪怕最微弱的光都透不进来,你可以呼喊,但是得不到回应,你可以拍门,不会有人给你开,这里没有其他温暖的生物,只有你。

    黑暗,死寂,在小黑屋里,正常人待不了五分钟就能感觉到明显的焦虑和不安,就算是再怎么悲观的人,一直嚷嚷着世界抛弃了他,只要把他送进里面带上一天,出来后,相信他绝对会感觉世界其实对他亲密无间,重新找回初恋时的冲动。就是这么一个可怕的地方,据女孩所说,曙光中心所有的学员进来第一件事,就是被关进小黑屋里待上整整十天。

    更糟糕的是,等你出来后,面对的将不是你所熟悉的环境,而是另一个暗无天日的炼狱。

    曙光中心里,学员在教官面前是没有尊严的,殴打辱骂都是家常便饭,同时私下里你还要面对同伴们之间排挤、欺凌,这里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暴力随处可见,没有一个安全的地方。

    女孩是被她父母送骗进来的,其余的学员也是类似的情况,他们内部一直流传着一个传闻,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出去,可能有些骇人听闻,不过这足以说明曙光中心的恐怖。

    提到父母,女孩并没有多少表情,她从进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大概她在心里曾经想过无数遍他们将自己送进来的理由,以及为什么不接自己回去,但总也想不通,所以慢慢的,也就不去想了。

    她半年前来到这个地方,因为早恋,那时候阳光正明媚,花开得很好看,只是再也看不到了。

    唯一能让她庆幸的,就是没在这里,见到她喜欢的那个女孩。

    他们正在聊天的时候,从大门口处,又开进来一辆面包车,几个身穿警司制服的大汗像押送犯人一样将一个十**岁的小青年从车里拖出来,走向远处那栋封闭式的小楼。

    途中小青年还大声嚷嚷着什么,但是那几个大汉无动于衷,继续押着他往那边走。

    “那些人是警司吗?”

    刘秀秀问道。

    女孩摇摇头:“不是,那是曙光中心保安假扮的,不是真正的警司,我之前就是这么被骗进来的。”

    “这么说的话,那栋小楼,就是你们关禁闭的地方了吧?”

    夏仁看着那群人走进了封闭的楼里,小青年的挣扎声被厚重的建筑掩盖,很快微不可闻。

    女孩点点头,看向那边的眼神中蕴含中浓浓的恐惧。

    从她的眼神中,夏仁也能够猜测出来呢,里面绝对不只有禁闭室那么简单。

    “对了,你有个朋友叫做齐珊珊对吧?”

    女孩愣了愣:“嗯。”

    果然。

    刘秀秀想到。

    早晨他们在警署见到的那具名叫穆阳兰的尸体面部因为上吊的原因有些肿胀,但还是能够明显看出,与面前这个女孩极为相似。

    “你有什么愿望吗?可以说给我听听,或许我能够帮到你一点。”

    鉴于她为自己等人提供了不少情报,夏仁决定完成她一个不太过分的小要求。

    “果然不是梦。”

    穆阳兰眼神黯淡,听到对方说出这句话,她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犹豫了一会儿,她咬着嘴唇,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但想必是有些能力的,就刚才提到的那个叫珊珊的女孩,她是我的朋友,如果可以,我想让你们帮她逃出去,可以吗?”

    夏仁沉吟两秒,说道:“已经不用你操心了,齐珊珊已经离开这里并报了警,所以我们才会过来。”

    “这样啊,逃跑的方案是我提的,还以为害了她……”

    穆阳兰目光闪动,“谢谢你。”

    “不客气。”

    夏仁本想用触手解决,想了想,当着秦芸和刘秀秀的面掏出又长又粗的触手不怎么合适。

    穆阳兰仰头望着天空,思绪也仿佛跟着洁白的云朵飘向了远方。

    冰冷的撬棍以闪电之势,捅进她的胸口,已经提升过等级的物理学圣剑威力不同以往,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已经完成了吸收。

    夏仁本想着回去之后在将这份能量取出来,没想到撬棍这次很听话,不用他操心,就主动顺着手臂,将能量全部传输到了他体内,与此同时,久违的系统提示也在脑海中显现。

    【封存等级:一类感染体。可算兑换项:

    增加污染抵抗*1

    消除自身5/100污染值

    增加自身5/100污染值

    获得50成就点】

    “终于等到这个了。”

    自己的成就点数还多,夏仁选择了目前对自己作用更大的污染抵抗属性,经历过第一次古梦之后,他的污染抵抗已经提升到十一,顺带还增加了自己十点理智上限,加上这次的奖励,已经十二了,不知道等提升到二十还有没有额外奖励。

    只是女孩最后的目光让夏仁有些难以释然,还有那句话。

    她们是一起逃走的,肯定也是一起被抓回来的,女孩知道夏仁是在骗她。

    “这么简单?”

    刘秀秀看着女孩消失,感觉不可思议。

    他们调查员想要彻底消灭一只感染体还要费蛮大的力气,这家伙竟然用棍子捅一下就解决了?开挂也没有这么夸张啊。

    “那不然呢?”

    夏仁拍拍手,回忆起自己当初为了封存一只感染体东奔西跑的日子,感觉很满意。

    “话说起来,你到底把棍子藏哪去了?”

    刘秀秀目光一转,打起了撬棍的主意,可是上下打量了夏仁一圈,也没找见。

    刚才好像是看他手拿着撬棍往屁股后面一插就没了,难道……

    “噫~”

    秀秀盯着他两腿之间,下意识地后退两步,感觉到一阵恶寒。

    差点忘记了他不是人,昨天还在厕所里吃了一大团那东西。

    “你想什么呢?”

    夏仁走上去想给他一个脑瓜崩,后者赶紧双手护住头顶,眼神却看向秦芸,告状一般的表情。

    秦芸也比较配合,微笑着阻止夏仁:“行了,他又没说什么。”

    刘秀秀适时地转移话题,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接下来。”

    夏仁望着前方空地上还在训练的队伍,继而目光转向远处那栋转本用来惩罚学员的小楼,说道:“我记得档案中,上吊之绳出现的时间,是不分白天黑夜的吧?”

    刘秀秀瞬间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嗯。”

    刚走两步,嘶哑的嚎叫声再次响起,这次,距离好像更加近了。

    后脑处瘙痒起来,触手仿佛在催促着他,然而系统没有任何提示。

    “到底是什么……”

    夏仁扫视四周,风吹过梧桐树,飘落几片黄叶,潮湿的空气传入鼻腔,带着几分阳光的气息,教学楼的玻璃内晃动着人影,旁边空地上教官的训斥声还在继续,阳光下,一切看起来,都十分正常。

    但这股渴望,是怎么回事?

    夏仁只能甩甩脑袋,继续朝着目标小楼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