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寒太太又生我气了TXT下载 > 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 454你要把相思护好,这是你答应过我的(四更)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454你要把相思护好,这是你答应过我的(四更)


    无论是韩遇白,韩青青还是许安安,都是这个女人一手造成。

    清冷的人,安安静静地坐着,像极了一副美画。睁开眸子站起来,却有这么大的能耐,把一个家族弄得乌烟瘴气!

    “相思。”韩振南喊了她一声,“你知道为什么当年,我能轻易将你嫁给寒沉吗?我有想过,他会爱上你。作为一个家族的下一任家主,心里没有爱,是他所需要具备的。”

    黎相思看着老人这张脸,此时此刻只想用颜城的一句话:具备你妈呢?

    但她出于礼貌,没说。

    “这么放心地将你嫁给他,是因为我知道,他根本不能去爱你,你也不能爱他。”

    黎相思拧眉抬头,对上韩振南老练的眸子,“您在说什么?”

    “寒沉的母亲是小茹的亲妹妹寒晴天,当年她来到京城,第一个相好的是黎正华。黎正华卷了她的财产,令她心寒。后来她跟了我,生下了寒沉。生了孩子之后,离开了京城。”

    “我本来在国外找到了晴天,却发现她再次怀孕了,我也不知道怀的到底是谁的孩子。几个月后她生产,生了一个女婴。黎正华一个月后回国,回来之后黎家就多了一个你。”

    韩振南往前走了几步,“相思你觉得,你是谁生的?”

    黎相思望着韩振南,眼睛有一瞬间的空洞。眼神再次聚焦,定在韩振南的脸上。“这话您也说得出口,您不觉得太荒唐……”

    “去问黎老爷子,你爷爷也清楚这件事的原委。”

    黎相思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攥了一下,她往后退了一步。“您让我有些恶心。”

    “啪”的一声,黎相思的身体踉跄了几下,往一侧倒去。白皙的脸颊上,顿时生出了一个手掌印子。

    “纽约检察院不会轻易放了寒沉,等我这个不中用的儿子从纽约脱身回来,咱们两家人坐在一起好好商量一下这件事。商量一下你和他,今后该怎么发展。”

    “经珠宝辐射案后,heyday珠宝公司扶不起来了。我要让他吃点苦头,把那一身的懦弱风气剔除,再回来管理韩氏集团。而你,自己先想想该怎么做。”

    黎相思慢慢直起身子,琥珀般的眸子被冷冽浸染,眼底只剩寒光。

    她抬头看向韩振南,突然笑了。

    她笑起来是有几分媚态的,“您说我嫁给了自己的亲哥哥?”她笑出了声,站直身子后,稍稍低了低头。

    抬头,阴翳的眸子冷冷地刺在韩振南脸上。笑得,颠鸾众生:“我的结婚证上是他,法定丈夫是他。”

    又加了一句:“如姑姑说的那样,我还要给您生个孙子呢。”

    韩振南近距离看着那张熟悉的漂亮的脸蛋儿,仿佛在精神层面一点点黑化扭曲。女人离开时在他脸上落在的那个冷眼,好似在对他说:不自量力!

    韩振南被气笑了。

    他这些年看到的黎相思,看了二十多年,从小看到大的黎相思,却从来没看透过。

    寒茹走进亭子,看了一眼打翻在茶桌上的茶,以及掉落在地上摔碎的茶杯。

    她看到韩振南打了黎相思一巴掌。

    这么多年,无论韩振南再怎么生气,他都能将情绪控制得很好,从未明面上动手打人。管教寒沉和寒季,他都是云淡风轻地坐在一旁,看着佣人用鞭子打。

    “振南。”她走过去,喊了他一声。

    男人眼底掩藏着愠怒,她在他身边几十年,对他潜在的情绪有一定的了解。

    “汉国的永城矿石资源丰富,寒家是永城名门。”韩振南抬眼,看着寒茹。“你费点心思,让她留在永城。”

    这才是韩振南的主要目的。

    把黎相思喊过来,叙旧谈话。看上去是用话语去劝退她,实则那些话都是幌子。

    韩振南早就想让黎相思去死了。

    大概不曾有人知道,舒英那日下毒用的柠檬树果粉,是韩振南的人故意给她的吧?

    不曾有人知道,许安安对黎相思做的所有事,背后都有韩振南的一份功劳吧?

    蓝可也许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花钱雇的去割威压的人,早就被韩振南给换了。换成了韩振南底下训练有素的人,最后背锅的,是蓝可雇的人。

    就连她前年的设计,那场车祸,蓝九替黎相思被撞的车祸。她选中即将坐牢的一个大厂子老板,威逼利诱让他们做了这场车祸。

    近期她才知道,是韩振南对那个厂子老板进行打压,令他们背上了贩卖违禁品吃官司的罪名。

    而她,变成了韩振南的一颗棋子,连什么时候进了韩振南设计的圈套,她都不知道。

    听着韩振南的话,寒茹点点头,但她又问了句:“若她没去永城……”

    男人离开亭子,一面走一面说,“她会去。”连寒沉是她亲哥哥,她现在都能说出给他生孩子的话。恐怕让黎相思为了他去死,她应该连眼睛都不眨,就能为他而死。

    站在一个妻子的层面,黎相思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爱妻。

    但站在一个家族主母的层面,她就是一块儿绊脚石。

    站在他这个做父亲的层面,黎相思是他儿子前途道路上,最大的困难!

    司机在林荫道等。

    黎相思进了丰田suv。

    司机见她进了车,正要问她“是否回梅园?”,转过头便从后视镜里看到女孩发抖的身子。

    “夫人,您没事吧?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事。”她哽了一下,“去黎家。”

    司机听到吩咐,便立马驱动了车。

    车子从韩家老宅林荫道出来,沿着街道行驶了十来分钟,司机突然又听到黎相思说:“送我去机场。”

    司机小心翼翼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好的夫人。”

    车子掉了个头,往京城机场的方向开去。

    开了许久,黎相思才慢慢直起身子,将后背靠在后车座上,望着车窗外的高楼大厦。

    这座城市她生活了二十八年,韩家老宅她认识了二十三年。今天才清晰认识到,这些东西有多陌生。

    去黎家。

    这是她上车的第一念头。

    她心里还是有所希冀,去找爷爷求证,证明韩振南的话是假的。

    缓了一会儿,她才从韩振南的话语中抽离出来。是真的或是假的,有什么关系?反正这辈子寒沉就是她的,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步。

    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帮寒沉把heyday公司的珠宝辐射案解决。

    她需要去永城矿场一趟,亲自去看看那里的钻石原矿。

    到了机场外,黎相思将手机给了司机。“您把我的手机拿回去,如果城城问起,您就说我去永城办事了。”

    她的手机里有定位系统,要是寒沉查她,到时候又得说她到处乱跑。

    司机接过黎相思的手机,点点头。看着她进了机场大厅,他才转过身开车离开了机场。

    颜城自然醒来,已经是下午两点。

    侑夏压在她身上,她嫌弃地推了她一把。

    侑夏被推了一把,有了起床气,张口就来,“黎千程你再打扰我睡觉,我等下起来弄死你!”

    颜城翻了个白眼。

    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出了房门。一面走,一面喊:“丑宝?丑宝?”

    王嫂在楼下,听到她的声音,回答她:“颜小姐,夫人出门了,去了韩家老宅。”

    颜城一个“哦”字还没说,就又听见王嫂说:“现在应该到永城了。”

    闻“永城”二字,颜城呼吸一滞,瞪圆了眼睛。“她去永城了?她去永城你怎么不早说?什么时候去的?”

    王嫂被她吓了一跳,缩了缩脖子。“夫人从韩家老宅出来,就直接去了机场。司机说大概是将近十点钟的时候去的,现在应该已经到永城。”

    “是夫人说让我不要上楼叫您们起床,怕打扰您们睡觉。”

    颜城转过身就往玄关走,一面走一面拿出手机拨黎相思的电话。手机铃声很快就响了起来,在客厅响起。

    颜城将手机从耳畔拿了下来,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丑宝”二字,“她的手机没带?”

    王嫂:“司机拿回来的,夫人没带手机去。夫人说如果您问起,就让我告诉您,她去永城办事了。”

    颜城推开别墅的门就跑了出去。

    她去永城办事?她是去永城去世!

    这辈子时间怎么提前了?上辈子黎相思是在临近二十八岁生日,入了冬的时候,在永城矿场去世的。

    颜城冲了出来,就给宋忘年打电话。电话很快就通了,“宋忘年你在哪?”

    对方另一头愣了一下,“城城你怎么了?听起来慌慌张张。我在海城这边谈事情,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有急事去永城,不跟你说了。”颜城没等对方说话,就挂了电话。

    已经跑到林荫道,她加快了速度。太过于慌张,她只一心想着要去永城,都忘了梅园里寒沉的车很多,不必要去外头打车。

    一辆车呼啸而来,在颜城身旁降下了速度,随着她的步伐慢慢开。

    也降下了驾驶座的车窗,秦司霆看向她,“去哪?”

    听到这声音,颜城显然顿了一下脚。偏过头,就看见秦司霆的脸。

    秦司霆见她这般火急火燎的样子,应该是有急事。他将车子停下,“城儿你去哪里,我送你去。”

    颜城抿了抿唇,接受了他这个提议。

    秦司霆正打算倾身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女孩已经走到后车座旁,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男人握着门把手的手,稍稍一僵,慢慢收了回来。

    “麻烦你送我去机场。”

    秦司霆看着后视镜中的女孩,她正着急地拨某个人的电话,但那一方好像一直打不通。

    麻烦你送我去机场。

    终于,她开始用敬语和他说话了。他不在的两年里,她真的和宋忘年搞在一起了?

    想到这一层,男人的眼底染上一层不易察觉的阴冷。

    寒沉从纽约当地检察院出来,是凌晨三点。

    流程还是要走一趟的。

    寒季在检察院外等他,“哥,林工说你不打算采取任何措施,放任heyday珠宝公司在这次辐射珠宝案里自生自灭?直接融资,将北欧heyday财团转移到纽约,不就行了吗?”

    势力丰厚的财团转入,纽约当地政府是特别欢迎的。根本不用按正常流程走,进了三四趟检察院配的调查。就连说,检察院都不会说一声。

    他也不懂寒沉在做什么。

    上次他就察觉到有人准备在公司动手脚,寒沉却让他放宽了几个部门的警戒。这是任凭对方攻击,而默默承受着?

    寒沉没说话。

    只是将自己的手机从口袋里拿了出来,递给寒季,“没电了,拿你手机给我用一下。”

    进了车。

    寒沉用寒季的手机拨通了黎相思的电话,通话声响了几十秒钟,那边接通了。

    男人语调温柔,“吃晚饭了吗?”汉国现在是下午四五点钟,到了饭点。

    那一头却不是黎相思的声音,王嫂十分恭谨地回答:“二爷,夫人不在家,她去永城办事了。”

    “永城?”

    寒沉的手机刚连上车内充电线,开了机。手机铃声当即就响了起来,他挂了王嫂的电话。

    拿起自己的手机,接通了颜城打过来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就传来颜城劈头盖脸的骂声:“寒沉我艹你大爷的,打了几百通电话,你他妈现在才接!”

    颜城声音大到,坐在驾驶座开车的寒季,耳膜都不太舒服。

    “相思去了永城,你马上回国!没有为什么,快点回来!”

    女人怀着怒气的骂声中,寒沉听到了她低低的啜泣。

    与此同时。

    下了飞机,坐了三个小时车程,赶到上辈子黎相思出事的那座矿山的颜城,拿着手机坐在荒无人烟的石头上。

    早已泣不成声。

    她在矿场里找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找到黎相思。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拨通了寒沉的电话,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寒沉说。

    如何开口,难道她要说:我是从上辈子重生过来的,现在相思有危险,很可能会死在这家叫做“永城淮安”的矿场吗?

    颜城紧握着手机,“寒沉,你要把相思护好,这是你答应过我的……”

    ------题外话------

    第三更被屏蔽了,我暂时先把第三更的内容修改了一下放在第四更里。